夜勤病栋第二部

      “好,我答应你了。”良久之后,黑衣女子沉声੶回应道。然后直接问道:“那你如何帮助我拿到琉璃双鱼玉印?”她那犀利如刀锋般的目光ᜆ直视北凤轩,如果北凤轩脸庞上的表깻情有一丝一毫的迟疑,她可能就会拔刀宰了眼前这釨个胆敢戏耍她的ꐆ家伙。

      北凤轩淡淡˜一笑,手抚折扇,悠然轻笑一声,带着绝对的自信说道:“山人自有妙计。”

      㫋 黑衣女子皱着眉荳头,眸中冷光寒意闪烁,显然对于北凤轩的回㷘答很不满意。北凤轩和她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对于她都这种䃜反应,她也见怪不怪。他轻笑一声,櫈道:“所谓天机不可泄露,你放心,本少爷볗既然答应了你,自然是不会食言,必定帮你拿到琉璃双鱼玉印。”

      “如此最好,否则,就算是拼掉性命,也定然会让你后悔终生。”黑衣女子一字一顿的说道,声音冰冷如同六月寒霜,犹如万年玄冰,其中带ㅆ着丝毫不掩饰的浓浓威胁之意。 ꀽ

      北凤轩信心十足,洒然的笑了笑。黑衣女子冷哼了一声,偏过头去,뾤不再理会眼前的男子。北凤轩看着她蒙着黑色面纱的神秘面孔,心中有一种被猫抓的好盆奇,想要伸手去揭开黑衣ⅶ女子的面ꏜ纱,目睹眼前껜女子的尊容……但是想糕一想这黑衣女子恐怖实力,苦笑叹一息一声,还是强行忍耐住自己心中的念头。

      在道观外离别縳之时,北凤轩突然开口问道:“錱到㤼现在我都还不知道你的名字,既然咱们现在是合作伙伴,是不是应该显露点诚意?这名字便也没必要再隐藏了吧?틧”

      黑衣女子和他在石梯台阶并肩而立,冷冽漠然的美眸瞥了骕他一眼,淡淡吐出三个萗字,“海云裳。”说完,黑衣女子便飘然而去,身形闪烁间,几个跳跃便消失不见。

      “哇,不愧是大宗师啊,这速度,就더是不是普通的武者可以比拟的。”北凤轩赞叹一声,看着已然消失不见黑衣女子的身影,眼中有着几分艳羡之色。如果自己的身体能够练武就好了,到时候也能够和黑衣女子一兙样飞檐走壁,徒手攀岩싕,轻轻松松,根ꦐ本不在话下,如此想一想,北凤轩的心中也不禁有些火热起来。自从他继承了这具␝身体上一任主人意识的记忆,她仿佛又彻底的回到了曾䓗经年轻的时代,那种热血澎湃的盛气少年感觉,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薂“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云想衣裳花想容,春刭风拂槛露华浓。”北凤轩看着海云裳消͘失的那一个方向,打开手中的扇伞,伞面山水风景돞秀好。轻轻地在身前摇晃了两下,低声呢喃了两句。将前世的两首诗分拆开来,诵了其中的第一句诗,倒也是很符合黑衣女子的芳名。 适

      “海上生明月,ᶖ天涯共此时。ꐽ云想衣훼裳花듳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突然,北凤轩的耳边,传来了一名୎女子的声音,声音婉转动听,如同九天之上的仙籁天乐,似乎是在品味这几句诗的含떧义。

      北凤轩侧头一看,发现原来不知何时自己的身脒边多了一位身穿粉衫罗裙的女子駕。如瀑的青丝在帠晨光之下闪烁着碎金色的光点,婀娜的身姿呈现出绝对完美的黄金比例,腰间一缕金丝绸带勾勒出动人心魄的惊人弧度。

      秋水为肌玉为骨,风姿卓越,双十年华,真是绝代佳人啊!

      粉衣女子面覆桃红色轻纱,下角点缀着一햔朵白色的兰花,她的双乌黑明眸晶莹如玉,闪烁着迷离勾魂的光泽。清风吹拂柳枝花叶,带来ᝃ旁边女子身上的胭脂幽香,浸入鼻尖,江北凤仙也忍不住有些沉醉其中。

      “公子好文采,妾身觉得,这应该不是同㷛一首诗吧?”粉衣女子极为的聪慧,玲珑剔透,微微一思量,便发觉到了螮北凤轩所吟编的并不是同一首诗,而是被拆分开来的两首诗。

      北凤轩虽然秾并不知道眼前的女子是何人?但是相逢即是缘,更何况人家开口问话,他也不能够装做没听见。收敛起眼中的惊艳和那一丝痴迷,眸子中很快便恢复到了以往那深潭一般的深邃与平静。他卓然而立,白铓衣出尘,束发银冠,手摇折扇,完全就是一个潇洒倜傥的翩翩君子,再加上他那一张俊秀清朗的脸庞,更是宛若凡尘间的㜖谪仙人物。

      “姑訂娘也是文采斐然,看来也是对诗词歌赋的了ᇁ解颇深,造魯诣非凡,姑娘所差不差,我刚才所说的那几句诗,确实是出自两켮首诗作。”

      “那公子可否将那两首完整的诗词说于妾身一听,让妾身一饱眼耳福啊。”粉衣女子轻笑,柔声说道。

      “呃……怜这个……䤢”北凤轩张了张嘴,眼眸眨眨,最后还是笑了笑,他着实对眼前这位粉衣女子有큵点意外。自从他来到这个世界上,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偏爱诗词之人。

      粉衣女子见此,轻声道:“难道公ꖽ子不ᢰ愿意分享于妾身吗?”她暗自皱了皱眉头,但那一双带着淡淡抚媚妖娆的眸子却是紧紧地칡盯着北凤轩,她确实是对那两首诗极为的╘感兴趣。“公子,妾身愿意用奇珍异宝来交换,还᪍望公子可以割舍。”

      ㉘“姑娘,这话㫇说的严重了……”北凤轩无奈的笑笑,刚想要继续缩下去的时候,醡这个一道声音给打断了。

      䩥 “瑶瑶。”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似是⿓在向獪这边呼唤。北噾凤轩和粉衣Ü女子同时回头望去,只见一位锦锻蓝袍的男子迈着大步走了过来,面含亲切的笑容,目ᘁ光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身边的粉衣女子。

      “寒兄。”粉衣女子点头く示意,看来两个人是认识的。北凤轩看了看天色,估算了一下时ᅳ辰,对粉衣女子拱了拱手,笑着说道:“在下还有事,得鲜也不离去了,若是姑娘真想要那两首全诗,也好说。댑若是下次有缘相见찙,一定双手ꄆ奉上,告辞。”

      “뤨瑶瑶,他是谁啊?”男袍年轻男子走到粉衣女子的身边,看着北凤轩离去的背影,眼中隐隐有着几分警惕妩,但是面对粉衣女子面色依旧温和儒雅,微笑着开口问道。 죊

      “萍水相逢罢了,事情办完了,我们也该回ࠊ去了。”粉衣女子淡淡的说道♁,对于蓝袍男子,她的语气既不生分,但娳却也带着一丝疏远。

      “嗯,我立刻吩咐人去牵马车过来。”

      粉衣女子看着北凤轩的背影,再次低声念道:“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쵽时。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北凤轩之所以离开倒也不是真的有事情要做,而是不愿意去当电灯泡。他的眼晴何等的毒辣,自然是看得出㸃蓝袍男子看粉衣女子,眼中深䪣处所暗藏的爱慕之意。ꃛ北凤轩轻笑了一声,抬头望着蔚蓝白云的天空,这年轻人的世界可真好啊!青䩏春的气息,年轻的味道,充满了活力和热情。

      这一座㞩小道观虽然并不怎么出名,但是每天还是有着一定的香客来此,其实最主要的还是这里比较幽静,适合一些心情浮躁的人来此处静心养神,倒也颇有几分㺉妙处。

      礑北凤轩对于这个世界也了解的越来越深,以前荒诞的神鬼奇谈,在这个世界上是完全成立的。例如人的信仰,所供奉了神灵,也许有可能是真实存在的。而这一座小道观所供〠奉的道祖神ᒬ像,承天道尊,传闻在上古时期的的确确存在,乃是开天辟地,鸿蒙初开,从混沌之中诞生뭄的一尊神灵,之后便成为⷏了承天道教첖的开山鼻祖。∢

       这所谓的承天道教之所以衰败至此,便是因为人们对他的信仰퇝渐渐的淡化,供奉日益减少,承天道尊没有了信仰的支撑,渐渐的失去了神力,最后消散于天地间。若是再想要复活重生,每一次降临人世间곌,就必须要拥有源ᒭ源不储断的香火信仰,方才能够办到。当然,这一切都只是传闻秘辛,至于真假是否?其实谁也不知道……对于传说中的神灵,人类所了解的一切都黴实在是太少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