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球大战下载

      52,₪同时使用念力和怒气

      四个木头人不同程度的损坏。

      ᨵ 前面틝第一个木头人没有规则。

      后面三个是被自己的鞭子拦腰截断的。。

      念力确实比愤怒好用。

      第一次有效果,那么,第二次肯定更容易。

      “我忘了告诉你,绳标之上有鳞片。”训练师提醒。

      帏“什么鳞片?”向天然问。

      训练师走过来说:“绳标给쨣我。”

      䏜向天然将绳标双手奉上。

      “绳标ɚ的后面,也就是手握的地方,有三段组成,每萕一段都有不同的功能。第一段是控制鳞片收缩,第二段是控制绳标,切换成硬态和软态两种実。”

      髫 训练师边说,已经展示了前面两种功能。

      将第一鯳段的往긏右⵵扭一圈,光秃秃的绳标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黑色的鳞片。

      往左扭一圈,鳞嬌片收起,ႎ并且消失盯。

      将第二段往右扭一圈,绳标变硬态,可以当成棍棒使眫用。

      往左扭一下,绳标菅又变成了软态。

      쏫“那么,第三段呢?”向天然问道。

      训练师首先扭一下第二段,将绳标切换成硬态,才方便演示。

      ख़ “绳标之所以叫绳썈标,因为顶端有一片类似匕首的刀片。”

      “可以当成刀使用?”

      “对,也可以这样理解,在关键时候,你就知道它的作用。第三项功能只是出其不意,平时不建议使用。”训练师不说具体。怪

      “记住了。”向天然说。

      训练师再把第三段往右扭一圈,顶端果然冒出一把类似匕首的刀럻片。

      “刚才为수什么不告诉我?”向天然问。

      “才想起来,怎么了?有问题吗?”训练师问。

      “没问题,就问问。”向天然说。

      “给。”训练师将兵宝器还给她。

      向天然拿着绳标,用鞭子抽打第六个木头ㅕ人。

      她忘了,绳标还是在硬态。

      木头人是硬的,绳标也是硬的,硬碰硬,对木头人肯〇定作用不大,甚至无用。

      绳标直接弹了回来,震得她的手一阵麻木,差点丢了。

      向天然要把绳标改成软态,可是不知道扭鬘哪一段?

      惡要么鳞片冒出来,要么刀片自动弹出。

      “扭哪嘜一段才能改成软态?”向天然问。

      “刚才不鮍是说了吗?”训练师说。

       “忘了,我刚才在思考㳑如何对付木头人?你的话絍,我只听了前面两句。”向天然说。

      “将第二段往右扭一圈。”训练师指示。

      向天然将鍹绳标的把的第二段,也就是中间那段榜往右扭动。

      绳标立刻变成了软态,成了一根鞭子的形态。

      向天然继续训练使用绳标。挟

      “正面面对着木头人,绳标不好使,我建议你站在侧面。”训练师说。

      向天然移步到侧面,也就是木头人的左边。

      她舞动鞭子打去。

      鞭子套在第六个木头人的脖子上。

      “前面两次都成功了㢭,怎么这次又失败了?”训练师问。

      “我忘了注入念力,精力也没有集中。”向天然答道。

      话落,向天然将念力注入鞭子之中。

      她舞动鞭子又要打。

      “我有个建议。”训练师突然说道。

      此话来的突然,向天然的奵鞭子在半空中停了下来チ:“有什ꏎ么话,你直接说呗。何必说一句话,停一下?”

      她埋怨,又恼火。

      “我建议你,同时注入念力,再运用怒軯气挥使鞭子。”训练师说。

      “这方法不错呀,谢谢你的建议。”向天然笑道。

      “我是训练师,我说的每一句话对你都有ꂺ用。”训练师说。鍋

      “对对对…………”向天然笑着点头。

      向天然법对着第六个㡌木头人,毫不犹豫的挥动鞭子一抽。

      鞭子套在木头人的脖子上,木嶏头人却纹丝不动。

      向天然心想,自己用了足够的力量,不起作用,自己差点又被带偏。

      她懵了。

      「我明明注入了念力,为何对木头人没用?」向天然喃喃自语。

      “初学的学员,念力比较弱,持续的时间也比较短。在注樏入念力之后的二十秒之内就要立刻使用,否则,过期无效。你刚才至少耽误了一分钟。”训练师说出原◖因。

      递 “念力还有时间限制呀?”向天然问。

      “那当然了。”训练师回答。。

      第二次。

      向天然又把念力注入到鞭子之中。

      挥动鞭子狠狠的抽打木头人。

      木头人齐胸的位置,裂开了三分之二的口子。

      向天然依然不满意。

      刚才,她明明做到了㩮一鞭子下去就打断了四个木头人。

      这次,只打断了一个木头人,还只是一条三分之二深的口子?

      威力远鲎远低于自己的预期。

      向天然还在思考是怎么回事?

      ⤘ “注入念力还቗不够,只能对木头人造成伤害。需要怒气ᱵ,怒气才是섇关键,有了怒气,拌才能破坏木头人。”训练师讲明了原因。

      “怪不得,我用了念力,效果却ᰉ不明显?”向天然说。

      她把第六个木头人当成自己的仇人。

      虽然,她返知道,霉不是真正的仇人。

      而是发泄的对象。

      只有这么做,自己才能完成训ム练,达到目的。

      “呀。”向天然一声厉喝。

      啾哧。

      蓀一鞭子下去。

      咔,当,当!

      六号、七号、八号,一共有三个木头人齐大腿的位置齐刷刷的断为两段탏。

      怓木头人的上半身倒在地上滚动着。

      “念力只有维持二十秒,你要在这二十秒之内………………⡺……”训练师无法描述,只能用手比划。

      “知道了沽,我会鿍把握时间。”

      向天然不再停留죣一秒。

      啾哧,啾哧!啾哧。

      向天然挥舞着樠鞭子,连续打了三下챾。

      第一次两个。

       第二次一个。

      앸 第三次三个。 妘

      三鞭子ꁅ下来,一共打断了六㊦个木头人。

      刚才五个,现在六个。

      用力过大,而且,连续打了三下。諮

      她的胳ẋ膊有点累了,向天然愣了两秒。

      訔 “还有四个,继续呀。打中剩余的四个,你就可以休息了。”训练师鼓励。

      向天然想起贾ꂢ经训练的时候,眭都要顺时针甩着短链,以增加力量。

      贾经和自己,武器虽然不同,但是原理都是一样,甚至,作用都␤有相似之处。

      向天然顺时针甩着鞭子,打向第十二个木头人。

      咔。

      只打掉了木头人左手。

      失误了。

      䰃向天然朝뿜着木头人的腰打去。

      这次威力更小,只掉了一溜二指宽的木屑。

      刚才间隔了十五秒,训练师说两句话,又是过了五秒时间。

      她知道,是念力失效了。

      又把念力输入鞭子之中㎉。

      啾哧,啾哧!

      生怕力量不够,她使劲的打了两鞭子。

      剩余的四个木头人才被打的四分五裂。

      用力过猛,把末端的刀片甩了出来,扎在了最后一个木头人的肩膀。

      向天然顺便收回鞭子,却把木头人肩膀给卸了下来,将巴掌大的一块带了起来。

      咚。

      砸在向天然的额头。

      “哎呦。”

      她跌倒在地。

      这块木头虽然不重,却有点疼。

      向天然揉了揉额头:“你看一下我这里,肿了吗?”

      她指着痛处。

      “没有。”训练师摇头说。

      “真的没有吗?”向天然问。

      Ꮡ “没有。”训练师盯了땕一眼回答⚞。 ௯

       向天然不信,用手机的前置摄像头当成镜子照了照,虽然没有破皮,没有出血,也没有肿。

      却有一团,微微的,不明显的乌青色。

      “确实没有肿,也没有伤,但是,也好丣不到哪里去룫?”向天然说。

      㷽“学员在训练期间,难免䖢磕磕碰碰,这是常事,你为何这么在意?”训练师问。

      “这是我的脸秚,长在我身上,疼的也是我自己,你们当然不关心咯。”向天然没好气的说。

      “我关心的是你们的学习?㛩和成绩ヨ。”训练师说。

      “所以,不关心我们是否受콋伤?”向天然问。

      稑“不影响学员的学习和生活,我们不会太多干预。除非有危险,威胁到了生命…………当然了,我们不会让学员涉及这种事。再说ꎽ,这点小伤,你可以忍受吧?”

      向天然只是‘嗯’的一声,没有评价。

      “엑给疼吗?”

      lj “可能要休息一会儿。”

      “那你去歇歇。”

      训练师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