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短裙丝袜美腿扛起来挺进

      三五0团警卫连在纵深战斗中歼敌九百余人,荣获军授予的“战无不胜的铁军”锦旗;

      一营营长黄秀法指挥灵活,完成和平门突破,在纵深战斗中斩获甚众,受到上级表扬。

      天津大战,是黄副团长一生参加的规模最大的战斗,给他留下了终身难忘的经验和教训,黄副团长也永远怀念在和平门突破中牺牲的战友们。他们的丰功伟绩,永远记载在步兵一一七师三五0团的史册中。

      战后,牺牲的烈士们被集体埋葬在天津西面的杨柳青。他们从这里出发,又回到这里。永远地长眠在杨柳青。

      天津战役结束之后,一一七师奉命在落垡、廊坊休整,保障我军对果党傅作义部的和平改编。

      4月20日,果党政府拒签和平协定,21日老太祖、朱总司令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二野、三野百万大军突破长江天险,解放南京,米国人没有军事干预,四野奉命向华中南进军。

      一一七师于27日从落垡、廊坊出发,经霸县、献县、南宫、馆陶、大名、濮阳、兰考、太康、周口、上蔡、汝南、正阳、明港、信阳、武胜关、广水、安陆、应城、沙洋,于6月上旬抵达沙市以北的拾回桥。

      至此,历时40多天,行程1300余公里,纵贯河北、山东、河南、湖北四省,完成了进军华中的任务。

      8月渡过长江,经过三湘、八桂大地,直抵中越边境的隘店关口,完成了从松辽大地直到中越边境纵贯中国的大进军。

      一位伟人说过:

      中国革命的胜利,是靠两条腿走出来的。人的两条腿是伟大的运动工具。人类的奇迹很重要的部分是依赖两条腿来完成。

      1948年12月还在白雪皑皑的关东黑土地,1949年1月入关,歼灭天津守敌12万,迫使傅作义集团接受和平改编,完成了解放华北的任务。6月上旬已进抵荆楚大地,完全是靠两条腿一双脚板走出来的。

      7、8月间部队在沙市以北拾回桥地区休整,第一次度过酷暑盛夏。

      高温炎热天气,加上蚊虫叮咬,水土不服,对从黑土地来的干部战士是一次艰难考验。痢疾、疟疾等疾病使部队非战斗减员巨增。人员、马匹体力普遍下降。

      经过两个月休整,采取积极治疗,改善生活保障,控制了疫情,减少了发病率,指战员体力得以恢复。结合江南山地、河川、水网特点,进行教育,使广大指战员从思想上、战术上以及管理上生活上来了一个大转变。

      8月28日,一一七师从湖北沙市渡过长江,进入三湘大地,参加衡宝战役。这是黄副团长有生以来,第一次渡过万里长江。是在没有战火硝烟,风平浪静的情况下渡过的。

      部队在湖北公安东岳庙作了短暂休息,团长马常胜调三五一团任团长,由黄副团长接任三五0团团长,政委仍是柳寅夏。黄景明任副团长,黄秀法任参谋长,黄建民任副参谋长,黄千祥任政治处主任。

      9月13日,四野主力和部分二野部队发起衡宝战役。一一七师从公安出发,经澧县、常德、东坪、烟溪,进抵溆浦。

      30日晚,黄团长和柳寅夏政委在溆浦师部接受命令:

      三五0团奔袭湘黔公路上的江口,限令10月2日天亮以前占领该地,切断湘黔敌军东西联系,策应宝庆方向友军作战。

      三五0团于10月1日6时从溆浦出发,沿溆水南进,进入雪峰山脉。沿途高山连绵,壁立万仞,奇峰怪石,云雾在山间缭绕,大小瀑布飞流而下,溪水潺潺流淌。青松翠竹,桔黄柚绿,绿野芬芳,鸟儿在林中飞翔歌唱。竹林遮掩着农家茅屋,升起袅袅炊烟,赤脚农夫,青衣秀女,好一派南国风光。

      部队沿着山间小路行进,为了争取时间,只在午后吃了一顿饭。天黑后,部队继续沿着小溪和崎岖的山路缓慢前进。越走山越高,路越窄越陡,行进速度越慢,每小时只能走两至三公里路。

      黄团长不时地派人前后督促,加速前进,但指战员们仍然摸着山边的石头拽住树枝,艰难地前进。

      东方已经发白了,黄团长看了一下表,才两点钟。

      黄团长问柳政委:

      “几点了”?

      柳政委要警卫员用电筒照了一下说:

      “五点了”。

      五点了,部队还在向雪峰山上爬行。黄团长找向导问了一下,老乡说:

      “这里到江口不远,翻过雪峰山就到了,一上一下六十里”。

      糟了。天明夺取江口的任务,已不能按时完成。部队昨天只吃一顿饭,饿着肚皮是难以爬过这高高的雪峰山的。

      黄团长命令部队停止前进,休息吃饭,吃饱肚子再爬山。

      大约7时30分,部队吃过早饭,继续向雪峰山攀登。雪峰山纵贯湘西南,山高陡峻,道路崎岖,为了争取时间,部队小休息两次,喝水吃干粮。

      午后3时,终于翻过雪峰山,下到山下的湘黔公路上,经过八小时的连续行军,上山又下山,尤其是两个多小时,沿着70多度的陡峭山路下行,下到山底公路时,所有人员都双腿麻木颤抖,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能行走。

      正如常言所说:“上山容易下山难”。

      江口有敌地方部队二百余人,发现我军时未加抵抗,仓惶逃向山中,前卫营只以机枪和六0炮火向其实施火力追击,未见效果。

      在江口缴获数十桶汽油。分路向江口以东约15公里迂回的三营,翻山后沿溪而下,下午1时左右,抵达湘黔公路,截获敌西行汽车三辆,俘敌一个教导队90多人。

      至此,三五0团经过两天一夜的连续而又艰苦的行军,行程90公里,完成了切断湘黔公路的任务。这是部队进入江南作战的第一次考验。

      大家对南方山地特征缺乏了解尤其复杂的山区地形对大部队行动的影响估计不足,预定行动计划不能如期完成。

      这次一一七师三个团分别对湘黔公路上的大城、塘湾、江口的奔袭,皆因道路难行,没有如期完成任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