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播放绫濑遥

      何洛尴尬地笑笑,引见道:“魂后,这位是灵凤宫的尊使紫荆长老……”

      没等何洛说完,魂后冷冷说道:“灵凤宫?许城可不是灵凤宫的后花园,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欺负完这个欺负那个,灵凤宫好大的威风!”

      紫荆脾气再好,一见面挨了这许多抢白,也不免怒火上升,冷笑道:“这么说,你们魂谷想给百草宗找场子了?”

      魂后声音立时拔高,道:“百草宗都是些废物,幸亏次祖还活着,不然,连给别人当奴才的资格也没有!”

      魂后说话时,运用了修为,声音并不尖锐,却传出很远,附近的人全能听得见。百草宗无奈沦为灵凤宫附庸,这是宗门上下心中的一根刺,也是最不愿意让人提及的逆鳞!听到魂后的话,宗门内顿时乱将起来,有些脾气大的青年弟子按捺不住,纷纷高喝。

      “我们不是奴才!”

      “宁愿站着生,不愿跪着死!”

      “走!我们找掌门请愿去!”

      ……

      紫荆心中暗怒,却并未失态,缓步走到主位上坐下,娇笑一声,道:“魂后果然是女中豪杰,令人敬仰!你这次来,寻方小渔是假,策反百草宗是真吧!”

      “策反?你们潜入许城辖区,采取卑鄙手段,以毒丹胁迫,驱使小宗替你们打前阵,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们如此肆无忌惮,是欺许城无人吗?”

      魂后的声音蕴含修为,百草宗上下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灵凤宫果真如此卑鄙?真是个垃圾门派!”

      “怪不得掌门和大长老听她们的话,原来是被逼服下了毒丹!”

      “不用魂后策反,我们也反!”

      “打倒灵凤宫!”

      ……

      听着外面越来越大的声音,紫荆即使再沉稳,此时也不免有些发慌。她指着魂后,冷声喝道:“来人,将此妖女拿下。”

      大殿内,灵凤宫弟子纷纷上前,百草宗的人却犹豫不决,一齐望向何洛。何洛与东方治对视一眼,猛然下了决断,大喝道:“保护魂后!”

      紫荆脸色难看,指着何洛厉声喝道:“你不想要解药了吗?”

      魂后冷哼一声,一拍储物袋,取出两粒丹药扔给何洛,道:“区区毒丹,难道只有灵凤宫能解?”

      何洛大喜过望,与东方治分别服下,立时在旁运功催化药力。

      大殿内,局势异常紧张,灵凤宫的人少,但是高手多,百草宗的门人数量多,但是高手少。若是计算战力,即使加上魂后,在何洛和东方治不能参战的情况下,百草宗这方还是没有优势。

      紫荆见事情不可挽回,不想在此拼命,冷声喝道:“撤!”

      魂后哈哈笑道:“灵凤宫在夏城是条龙,来到许城就是条虫!众人随我杀!”

      眼看混战难免,半空中波纹晃动,一位老者的身影显现出来。

      “次祖!”百草宗上下立即上前见礼。

      老者脸色红润,头发斑白,比前些日子明显胖了不少,挥手道:“众人免礼。”

      接着,他看向魂后,道:“小丫头,你不用激将,老夫也不会坐视!”

      然后,他盯着紫荆,道:“前番老夫闭关,真身不能出外,不得不与你们虚与委蛇,你们真当老夫是贪生怕死之辈?!”

      说完,百草次祖身影忽然在原地消失,瞬间在大殿内转了一圈,随即出现到原地。大殿内此时忽然传出阵阵惨叫,紫荆这一行人,无论是结丹境界的高手,还是凝气境界的随从,除了紫荆以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摔倒在地,气绝身亡。

      “看在金灵子的面子上,老夫也不赶尽杀绝,你给金灵子捎个话,你这条命,是金灵子昔日的情换的。你再给贵宫宫主带句话,老夫势单力薄,但骨头硬,倘若灵凤宫继续寻衅滋事,百草宗死一人,老夫就杀灵凤宫十人!滚吧!”

      紫荆脸色苍白,她的修为比百草次祖差一个大层次,有心交代几句场面话,在百草次祖威压下,竟然张不开口。她猛提一口气,一言不发,疾往外冲,一到室外,立时御剑远去。

      何洛吸收完药力,上前与次祖见礼,随即吩咐众人整理大殿。

      听说方小渔已经离开,魂后此行任务完成,向次祖抱拳一揖,道:“前辈既然出山,灵凤宫实力再强,也不敢再来欺凌。在下告退。”

      次祖哈哈大笑,道:“你师兄妹的赠药之恩,老夫记住了。待我整顿完师门,会去一趟天河宗,面谢你师兄。”

      魂后微微一笑,再次向次祖施了一礼,带着院柳诗离去。

      “娘,还没找到小鲂鱼呢。”

      院柳诗的身影消失,她的话却留在原地。

      次祖在主位上坐下,环视一圈,道:“得到老祖传承的是谁?”

      何洛恭敬地答道:“我宗长老方小渔。”

      “不是灵凤宫的人?”次祖一愣,道:“此人身上没有我宗功法的气息,怎成了我宗长老?”

      何洛道:“禀报次祖,方小渔原是天河宗弟子,因为误会被大长老捉回我宗,后来,方浩丹师发现他丹道资质不凡,试探着让他炼了一次丹,不料此人天赋惊人,竟然炼制出了中品丹,方浩长老推荐他为客卿丹师。再后来,灵凤宫施加压力,逼迫我宗开启秘地,方小渔符合条件,天赋又高,方浩丹师为他讨了一个名额,不料他竟然一鸣惊人,力压灵凤宫和紫云阁天骄,十二关全部获得第一,获得了老祖传承。这是我们百草宗的骄傲,我当众宣布,方小渔此后是我宗长老。”

      次祖默然一会,徐徐问道:“他现在身在何处?”

      何洛道:“数日前,他从秘地传出过信息,说灵凤宫其心不善,他不敢露面,会寻机逃出去,以保存我宗传承。”

      次祖放开神识查看,不一会,他收回神识,道:“秘地空空荡荡,他早已离开多时。此事你们不要管了,老夫来处理。”

      何洛迟疑一下,道:“次祖,方小渔资质上佳,又获得老祖传承。晚辈请求次祖,收方小渔为徒。”

      东方洛及几名长老,同时起身,道:“请求次祖,收方小渔为徒。”

      次祖脸上浮现出古怪的表情,沉思片刻,道:“此事……等我寻到他再说吧。”

      ……

      血滩。

      方小渔已经进入第三个血池,他的修为近日暴增,修为已经突破至第六层,皮肤已变成浅黑色,若是皮肤变成深黑色,他的皮肤将达到铁皮的境界,算是小成。再接着修炼,皮肤变成金黄,达到铜皮境界。之后是银皮、金皮,若是变成钻皮,皮肤就修炼到了极致。单纯修炼皮肤只是一个方面,其后是筋、骨、肉、脏,若都修炼到极致,就是不老神体了。

      血决并非只是炼体之术,同时可以修炼灵和魂,与灵修层次相若,分为储气、筑基、结丹、元婴、斩灵、入道。储气境不算修炼层次,而是踏入修真门槛,只有达到筑基层次,才真正算是修士。从筑基到入道,也是五个层次,再往上要渡劫再晋一步,是另外一个大层次的修炼高度了。

      血决与寻常法决有许多不同之处,寻常法决只能吸收灵气,而血决除了吸收灵气,还可以吸收、转换其它能量。像方小渔,若是平常修炼,只能通过吐纳积攒灵气,奢侈点的做法,是服用丹药或吸取灵石内的灵气,而血决不排斥通过吐纳吸收天地灵气,同时,全身毛孔皆可吸收,吸收能量的源头大增,修为提升的速度自然极快。

      短短几日时间,方小渔便从四层大圆满突破到六层,足可证明血决的强大。按照这个速度,方小渔泡完这九个池子,应该就能筑基成功。

      方小渔做事很认真,一旦决定要做,就全力以赴,否则,他年纪轻轻,草木造诣不可能达到现在的高度。如同为了研究丹道,将修炼暂时扔掉一样,如今的方小渔沉浸在血决修炼中,早已达到忘我境界。甚至过了多长时间,历练还剩下多少天,他也没放在心上。

      时间一天天过去,方小渔的皮肤变成了深黑色,皮肤达到小成境界,体表坚硬如铁,体修算是起了步。他的筋骨也逐渐强悍,血气精华开始改造他的血肉,他的内脏开始出现了血气。

      第九天,方小渔突破至凝气七层。第十二天,至凝气八层。第十六天,至凝气九层。第二十一天,至凝气大圆满。第二十六天,正式晋升为筑基灵修。

      第二十七天,方小渔九血池历练结束。皮、筋、骨、肉、脏均小成,类同筑基体修。

      “九池结束。接下来……”

      粗狂的声音刚响起,方小渔就打断道:“请问还有几天时间?我刚晋级,想在这里再巩固几天。“

      停了一会,正在方小渔提心吊胆时,那个声音又响起,道:“距离限制时间还有三天,三天后血海历练开始。”

      方小渔一本正经,重新迈入第一个池子,运功一个周天,感觉所得甚微。他见池内血气依然充盈,摸了摸鼻子,召出灵壤,化成一幅手套,置于池内,心道:“血气精华还有不少,我吸纳不了,就是浪费,就便宜灵壤吧。吸吧,吸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