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客99

      这救一个人还真麻烦,还得救一家子人。早知道会这么麻烦,那会儿还不如让人家૲一刀杀了聡算了,倒也痛快。不过也就是这么想想,关键是买下匈奴奴的那最后一块明刀还是自己拿的秦无衣的呢,现在就算自㺳己有那个救人的心,也没了救人的明刀了。

      一时之间,倒陷入了沉默。

      秦无䈢衣在一旁笑道:“多大的事,我们走吧,去找那个뿴胖子,我有办法。”

      燕蛮儿瞪大了眼睛,忙问道:“你有办法?Ἥ”좈

      秦无衣翻了个白眼,冷嘲热讽道:“是䱿啊,不然呢,你有办法?” 

      燕蛮儿挠了挠后舛脑勺,面露尴尬之色,道:“我没有,总不能抢吧?”

      秦无衣冷笑一声道:“狗改不了吃屎,胡人天性,顽劣不化。”秦无衣有时候也奇怪,她本来不뾶是一个口出恶言ၜ的女子,自幼受母亲教导,颇为知礼,但对燕蛮儿她发现自己的情绪有时候根本不受自己控制,变化无常,总喜欢在他灰头土脸的时候刺他几句。

      她喜欢看他手足无措的样子。 깍

      她喜欢看他木讷无言的样子。

      嬥 秦无衣转身就走,燕蛮儿则紧跟过去,问道:“阿衣,你告诉我,你有什么办法啊?”

      秦无衣没冉有回答,神秘的笑了笑,她又想到一个问题,她似乎也喜欢他啰里啰嗦的样子。

      脑海異里有些乱,秦无衣摇了硭摇自己的头,将脑海里的胡思乱想抛开,然后嘴角噙着쟨笑,向前走去。

      匈奴奴一跛一跛的跟在两人后面,尽量不会跟的太近,反正两人交流的时候大多说的燕国话,他也听不懂。

      賧卖奴隶的大台子已经空空如也,燕蛮儿大惊,这台子应该是中年胖子一行人搭起来的,这个时候连台子都没拆,肯定是急匆匆离开了,这才多大一会功夫,应该离开不远。

      秦无衣也没想到这家伙跑的比兔子还快,一时没了主意。

      那匈奴奴则急的到处翻腾,只是台子也好,台子旁的帐篷也好,里믒面什么都没有。

      燕蛮儿找到附近的一个胡商询问,那胡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估计那中年胖子那会从箕国的华衣公子哪里逃出来之后,压根ᙸ连自己的帐篷都没回。

      商人们都有将财产携带在身边的习췚惯,只是,他这次所赚的大多是马和牛羊,那些东西总不可能装兜里带走吧。

       三人站在大台子旁边,正说话间,᩺忽然Ⳡ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壮士!壮士!你可是在找我?”燕蛮儿转过头,看见那뜨个寻他千百度的胖子,忽然觉ﺝ得这个胖子也没那么可恶,而是有些可恨啊!

      䧎他三步并做两步,猛冲过去,一把提Ǣ在中年胖子的衣领上,ᇰ近一百七八十斤的胖子居然就那样被他提了起来。

      中蓮年胖子惊恐不已,吞吞吐吐的求饶道:“壮士饶㔹命,壮士饶命···”

      荍 “你!”燕蛮儿都不知道怎么教训这个家伙了,他们几个人在这里急的不知所谓,这家伙居然大摇大摆的不知从哪里冒出来。

      秦无衣和匈奴奴也﷭赶过来,三个人这才仔细看中年胖子,秦无衣噗嗤一声没忍住笑了出来。

      舛中年傎胖子居然在很短的时间ꮛ里换了衣服,易了容貌。탹嘴角加了两撇胡馇子,只是这个时候被燕蛮儿提在空中,两撇胡子掉了듺一撇,另一撇则斜挂在脸上,甚是滑稽。

      匈奴奴瞳孔一缩,他没想到自己这个主人年级轻轻,居然有这般大的力气,草原上勇士惜勇士,虽然他只是一介奴隶,但不影响他有自己的判断。

      秦无衣笑的古灵精怪,虽然只是一瞬,但让在旁的三个薼人都不禁一愣。燕酢蛮儿一下子松了手,冷冷的盯着中年胖子,然后又瞥了一眼秦无衣점,示意她收敛一点,她这种美女,虽说已经遮掩的足够好,但一颦一笑间风情Ⲧ毕露,岂是一套⏓脏衣服和抹点土灰就能遮挡的了的。

      秦无衣ߡ碰上了燕蛮儿刀疮一般的眼神,嗔怪了他一眼,才开口问中年胖子道:“你怎么这䞹副打扮。袱” ⹖

      中年胖子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神神秘秘的朝左右看了看,低声回答道:“这里不安全,你们跟我来。ႏ”

      燕蛮儿皱了皱眉头,终究还是跟了上去。

      三人跟着胖子这儿一拐,那儿一穿,穿到另ꃢ一边一个卖狐皮和虎皮的皮草胡商哪里,钻进了一顶碑大帐篷,帐篷里有两个武士,正是前一阵抓匈奴奴的武士。

      中年胖子在这里摆起威严,慢腾腾的道:“你们先出去吧,留意四处动静。”

      “喏。”

      两人离开了帐篷,中年胖子这才满脸堆着笑,又换了一副嘴脸,请燕蛮儿和秦无衣坐下,谄媚的对燕蛮儿和秦无衣道:“两位壮士,你们找我何事啊?”

      燕蛮儿刚要开口说嵋话,秦无衣忽然打断燕蛮儿的话头,抢声道:“这话应该我来问你吧?你找我们何事?”

      中年䙃胖子脸上的颜色一僵,忙道:“在下哪敢啊惪。”

      秦无衣冷笑一声,道:“我们找了你那么久,你都没出来。我们不找了,你却突然冒出来,这就说明,你也在找我们,而你之所以要等那么久才出来,必然是想要看清楚我们的目的꘶是不是有恶意,对否?”

      秦无衣的声音很㬍慢,但每一个字都说的如真实发生的一般。

      中年胖子额头上冷汗直冒,笑道:“壮士说的是。”其实秦无衣一点都不壮,但他也没有别的称呼可以称呼,也就那样叫了。

      秦无衣继续道:“若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一直在暗中盯着我们,至于你是怎儦么得到消息的,估计是你帐篷旁边的那些胡商跑来告诉你的,是不是?”

      中年胖子也不反驳,笑着直点头。

      皆 “现在可以说了吧,到底为什么找我们?”秦㋂无衣的声音变的冷冽起来䭰,整个人也似乎危险起来。诏

      “说!”一旁的燕蛮儿一直静静的听着,他握紧拳头,一拳拍在眼前的一张木几上,只听咔鍷嚓鶣一声,那张木几就被他砸烂。

      中年胖子吓得浑身打了个哆嗦。

      忙将所有的事情一股脑的交代出来,其实中年胖子也没什么坏心思,主삌要还是被财迷了心窍,他见燕蛮儿出圊手阔绰,秦无衣又不像草原上的人,以为是隐藏的富商巨贾呢,便想着再多赚点燕蛮儿的钱,所以才鬼鬼祟祟的盯着燕蛮儿一行。

      燕蛮儿不知他所说是真是假,他转过脸看了一眼秦无衣,秦士无衣微微点了点头。

      秦无衣冷声道:“还有一点我不解,那些胡商为什么要替你隐瞒,还要为你打探消息。”

      中年胖子见燕蛮儿去了敌意㝨,这才轻松了些,䡡不然真惹毛了这蛮子,一拳下去,就算自己这近两百斤铹的肥肉也得打成肉馅了。他长长ꉧ的呼出一口气,笑着说道:“财啊,财可通神嘛!更何况只是逐利的胡商!”

      㔇 秦无衣了然的点了点静头,有些东西她其实也在学习中,䦷虽然前面她也用过同样的方法,但是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学问。

      “对了,我的目地我也说了,不知壮士找我何事啊?我这里奴隶也好,甚至是盐铁都可以弄的到,只要壮士价格给的合适,没有什么是不能谈的?”中年胖子微眯着眼,他的眼睛本来禘就小,笑的时候就眯成了一条缝了。

      生秦无衣冷笑道:⮕“贪得无菿厌是商人,真是没错。我们上次给你的明刀,你说过,够买三个奴隶了,是吧?”

      中年胖子被骂也不在乎,士人求名,商人逐利,没什么好遮掩䞥的。

      “是,是,是。”

      氹 中年胖子一股脑的答应了,他也不敢不〤答应啊。

      秦无衣笑道:“既然你这么识趣,那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婡话了,这个匈奴奴的妻女在哪里,我们一并买了。”

      中年人没想到秦无衣和⇰燕禡蛮儿找他是为了这件事,心下不由暗悔,∱真是被猪油迷了心翘,那么贪心と干啥?赔了夫人又折兵,说的便是自己了。

      “怎么,有问题?”燕蛮儿脸上露出一颼股凶气,恶狠狠的道。

      “没···没问题。”中年胖子眼珠子急转,缩了缩脖子,忙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풹头。他又不是不识趣的人。不过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说道:“没问题是没问题쌔,关键这一趟匈奴奴的妻女我也没带啊,不信你可以问匈奴奴。”

      燕蛮儿转身看了一眼匈奴奴鱚,匈奴奴面色难看的点了点头。

      “那他们在那哪里?”燕蛮儿问道。

      찢 中年胖子站起来,端起木几上的酒,给倒了两盅,然后递到秦无衣面前的木几上,笑道:“徥在箕国的平郭城,휠小人䳷在那里有一座宅子,此次来草原生做生意,便是从平郭城而赞来的。只是我有一个请求,就是我不小心得罪了平郭城城守的公子,希望你们能护送我去平郭,我怕这一路上,会生出些事端来。”讖

      百余里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他其实也可以扔掉平郭城的产业,但是,估计那样的话,回去命也就没了。

      㨯 쉛还不如亲自去一趟,虽然有风险,但蹂毕竟也有高回报。

      匈奴奴又点了点头。

      燕蛮儿望了一眼秦无衣,平郭城距离这里其实也不过百余里的路程,只是,他们若是去了箕国,却怕误了时间。

      这个时候秦无衣的眼神也看了过来,她点点头,示意可以。

      燕蛮儿这才点头答应。

      中年胖子大喜道:“那就有劳两位壮士扮作我的随从,我们等草市结束,跟着回箕国的商人一起南下,壮士没有意见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