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观看超爽A片

      朱天赐有些担心,他毕竟是被魔族从粇另外一个世界将魂魄拘来,灵魂与身体不可能完全相容,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尽管觉得已经想通了,但他还是隐隐感到某些地方不对。

      尤其是那个循环梦境。

      为什么会数次地循环?

      而且每次循环时间点都会提前一些,还会有莫名的力量滋生,那是什么?

      是᳑因为熟悉剧情带来的信心?

      还是其他莫名的原因?

      “算了不想了,反正现在我还活着,没有真被恶龙烧成灰。”

      朱天赐移过去,拍了拍陶ဦ西风的脸,㥅还是没有叫醒。

      他再次把小胖子扛在肩。上,踏着野草,向山上攀去,一个小时后,到达山顶。

      前面有一个平台,距离约四五百米,悬在半空,能鐊看到十几个同门弟子在那里商议,隔着悬空平台能看到下个山峰,非常高耸,直插天际,峰顶上有霞光隐隐,看样子目的地已经在望,只是那山峰似乎距离很遥敓远,飞过去不易,那些滞留的弟子恐怕能力不足。

      朱天赐将陶西风放下,按照入门功法感应周围的灵气,练习风翔术。

      其实,他继续使用疾风术飞行也完全不是问题,但风㵅翔术毕竟是上界的法术,级别显然比下界高上许多,对灵气的运用更加精妙,離消耗也更小,此时闲来无事,不妨练练。

      他也不想把끓小胖子丢下不管,飞过去他也带不动,至少守护到小胖子醒来。

      让朱天赐惊奇的是,他现在不用灵眼,就能清晰地感应到周围的竊丝丝灵气。

      在下界的时候,他只能发动灵眼才能感应周围天地精气,后来用模拟的方式修炼,效果就差了许多,后来龙皮隔绝内外,更是连灵眼都感应不到身外,如今神龙血脉被剥离,他竟然与其他的修炼者一样能感应到灵气了,甚至可能比别人感应得更清晰。

      朱天赐展开灵眼,섄就发觉看得比以前远了近一倍,昨日在菇田里没有发现那里的灵气混乱,此时却非常明显。

      这肯定与转ɻ换身体有关,青羽将他的灵魂从原来的身体里抽出来,塞进小龙仔的身体,之前魔族对他灵魂的某些淪封禁肯定也被解除,才使他灵眼不再譤有时限,现在都能正常感应灵气了。

      朱天赐用灵眼内视,却发现看得㽀比进入菇田之前更加精细了许多,这让他顣有些疑惑,这显然就与换身体无关了。

      婘 难道是那种每次重复剧情时滋生的神秘力量?

      还是因为信心增强而使意志也得到提升?

      或者是因为梦境中灭了神龙的神念,得到了某种好处?

      朱天赐更倾向于后者,毕竟信心和意念只能在梦中发威,应该不会大幅提升他的灵魂,反而进入他梦境的神龙被抹杀后肯定会留下一些东西,对他大有益处。

      那可是神级耶盜!

      消灭大boss总会有些收获吧?

      但是,这未必是什么好事!

      虽然灵眼的能力得到了加强,但如果因此造成灵魂的不稳就得不尝失了,更何况神龙还会再次对他鏘发难。

      但冥冥之中,朱天赐又猜疑他杀的是神龙的神魂,而不是神䟭龙的一道뗑意念,虽然有些不敢相信,但鱐这种想法就是挥之不去。

      就算神龙真的死了,但未必没有七大姑八大姨以及棋朋酒友,这些人或许会헤给神龙报캯仇,他们未必知道神龙是怎么死的,但肯定会到处寻找线索,而他的灵眼中或许会泄露某些信息。

      朱天赐觉얛得今后尽量少用灵眼为妙。

      既然已经能正常感应灵气,还是用普通的方式修炼吧。

      虽然法术书不㿑像玉简那样包含着修炼的经验ℸ,좳但风翔术毕竟是高级功法,又是修仙第一大派的入门功法之一,经过千锤百炼,修炼起来很容易上手,很快朱天赐就能让自己飘起来褮,但也仅仅只是飘离地面,要想平稳快速的飞行还是需要长时间的磨炼。ኄ

      之后又炼䤝习了一下飞剑术,有控物术的底子,灵天派的制式灵剑质地也很好,让灵剑离手悬空并不难,∐但熟练地遥控灵剑也ᵧ一样需要时间的沉淀。

      但在修炼的过程中,朱天赐发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神龙血脉被剥夺,没晀有了龙皮隔绝内外,他体内的灵气散逸得比之前的身体快得多。

      얠根本的原因是,他的丹田是化矁形化出来的,不是原装货。

      龙体与人体毕竟不同。

      丹田虽然模拟人体化成,但在细节上毕竟比正常的人体有不小的出入,因此无法形成稳定的灵气茧,͍总是会向外散逸,就象气球在缓慢地芤漏气,因此必须不时地给丹田补充灵气,这就额外地占用他的修炼时间。

      好在灵眼已经不受时间限制,暂时用灵嶴眼修炼的效率远比普通修炼高得多,灵天派驻地的灵气也很浓郁,倒不用担心丹田入不敷出,只是不知道频繁地使用灵眼会不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

      丹田的问题最好能彻底解决,否则肯定会越来越影响他的修炼进度。

      朱天赐寻思:“妖族是否都没有丹田,걾他们如何修炼?Ⱐ”

      他猜测妖族的修炼方式主要通过淬体,就像妖兽吞食灵草进阶,最后把多余的精气凝긣聚结成妖丹,这种修炼肯定很艰难,妖丹那一层醁一层的精气网,远比人类需要恑花费更多的时间。

      模拟兗丹田⯯总比没丹田好得多,至䀎少不会ό引起别人的怀ꤦ疑。

      解决的办法也不是没有,就是再次化形,用他更加精细的灵眼把丹田重新改造一下,只是那需要较长的时间,何况他愬不想频繁动用灵眼,这弙事儿先向后放放。

      如果有修炼灵魂的法术就好了,那样不⊁仅可以提高灵眼的能솆力,也不用担心灵魂不稳。 咶

      朱天赐早就猜测,他的灵眼源于他的灵魂,而他的灵魂来自另外一个世界,才ߴ会与别人有所不同,种种迹象都证胄明了这一点。

      要想让灵眼内视更精细,就需要修炼有关灵魂的功法。

      之前的合伙人彭世月说过,魔聅族着重修炼灵魂,这类的功法想必魔族更多,不知在万坊城能不能买到。

      朱天赐把这件事记在心里,軲将来有机会一定弄一套这样的๹功法来。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天转眼就过去了,对面山峰上又少了几人,陶西风还是没有醒过来。

      肚子已经饿得有些发旙慌。

      可能是被剥夺了神龙血脉的缘故,他现在远不如之前能挨饿。

      贴身衣袋里还有从下界带⿹回来的十枚灵豆,只是这东西只能补充灵气,却并不能充饥。

      不过,还是不怕冷,毕竟他还保留了冰龙的血脉,他现在还是一条小龙仔,只是没有了神力。

      饥饿让他无法安心修炼,早早入眠紂。

       当夜,依然无梦。

      第二天,쾽朱天赐被身边的动静惊醒,睁开眼,畉就看到陶西风已经坐了起来。

      他长뛜出了큜口气:“你终于醒了!” 殟

      小胖子再不醒,他就只能放弃,独自⡟过关了,反正灵天派不会让弟子死在这里。

      췬陶西风依然有些晕乎:“这是什么地方?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事,就是中了点毒,我把你扛过㜘来了。”

      “中毒⦾?什么毒?”

      “줇好象是精神方面᫇的毒。”朱天赐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㘎陶븘西风摇头:“头昏㮽昏的,身子发软嗃。”

      “也就是说,你现在飞不起来?”

      “不行,也不知道多久才能恢复,哦,老大,你是想去测试吧?尽管去,不用管我,大不了我这次我不过了,回头再来。”

      鄒 “说的也是,下次菇毒就对你不起作用了。奶”⽜朱天赐笑道:“只是,ᆇ你现在也回不去,只怕时间长了把你这身小肥肉给饿瘦了。”꼹

      “我倒想呢!”陶西风叫道:“可是,我怕饿,你这一说,我肚子就叫开了。”

      他伸手从怀里取出炜一个小包包㉁,鼓鼓胀胀的,䟄他倒出一粒辟谷丹送到嘴里吞下,又倒出一눀颗递过م来:“老大,这下界带来的玩意不大顶用,最多也就止止饿,先将就一下,等过了关咱们再大吃一顿。” 豏

      辟谷丹是下界的丹药,靠的是天地精气,在上界也一样受到极大的压制,几乎起不了多少作用。

      朱天赐接过来:“你怎么带这么多辟谷丹?”

      “我怕饿啊!”陶西风愁眉苦脸地道:“这东西不好吃,一点味道都没有,至ব少能止饿,我去哪儿都多准备一些,反ⱑ正也不贵。”

       朱天赐笑道:“我倒不ܩ在乎口舌之欲,有这隅东西我就不用着急过关,ꤊ等你恢复了咱们一起飞过去。”

      陶西风喜道:“你真是好老大,我一个人在这里还真有点害怕。”

      “这里连只飞虫都没有一只,你怕什么?”

      “我怕人!我怕其他ᤇ人阴我,人心叵测,这个⹛世界很残酷!”

      ꂬ 朱天赐好笑:“你小小年纪,就这么偏激,这个世界哪有你说的那么不堪!”

      “可能你们中洲大陆比较守规矩,在我们东洲大陆,各门派之间都跟仇敌似的,一言不和就动手杀人,除了那些绝顶高手,几乎没쾏人敢一个人上街!”繧

      “啊?”

      “我之所以练那些法术,全都为了自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