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破女学生处特级毛片

      李世民听碗与案桌相碰的声音。

      又听到何郎君说道:“何某祖籍五原。早年,父亲因突厥南下打草谷被杀……

      又柏听到曏咕嘟嘟喝酒声,빟再听到何郎君说:“……两位姑姑被突厥人掠走……先祖吐血而亡。当年,䡏我才三岁……后来豙,朝廷将五原边民内迁,我一家人就迁入关中。

      “若是能灭了突厥,我家血海深仇就能报了。家祖与家父在天之灵也可以可安息。若是朝廷出兵漠北,需要军饷。我愿捐一半家产!”

      杨郎君说:“何郎君大可放心풂。如今我大唐南北统一。圣上宏才伟『略,朝中主公也是文韬武略不一而足。

      “突厥是游牧䮪民族,草原上产出,不足以养活他们那些人。先前突厥猖獗,不过是因为我中原无法一条心,无力北顾,让餺突厥뮗随意南下抢掠,以此缓和其内部矛盾。

      “如今,宇内同心。突厥便是中原正面䍽的最大敌人。朝廷必然强化北境防御。突厥再难以南下抢掠,内部矛盾必然激化。

      “귌就如刚才所说:我中原生产力高级,产出远比漠北高。而漠北产出不够,各部落为了生存,必然会自相残杀。矛盾激化쬚……

      “此强彼弱之下,等踁朝廷准备好了,必能一击定漠北。”

      “好。好一个一击定漠北。”

      李世民拍案而起,转身看向说话的两人。

      正面的那个,三十多岁,长膞相普通。这会也会面露激动。 瞗

      而背对他的那个也回过头来了。

      看着还똹不及弱冠,浓眉大眼,五官端正,眼ࡔ神中有着一种与年龄不符的淡定和漠然。

      这Ꮇ人让李世民心里奇怪,不过也没放在心上。

      刚才说大唐必灭突厥的,应该ꄕ就是这个年轻人了。

      能说出那些话,想必是自持有才的。

      那样的人⭞,多少会有些傲气。

      只不过他刚觉得㺡这个年轻人有傲气,却见年Ꭺ轻人起身说:“杨샇某见过郎君。刚才小子胡言乱语,扰了郎君雅兴。小子在此赔罪了。”

      风尼玛!

      这个家伙뎛看着大概就是三十出姷头,举手投足之ᣊ间,却是浑然一体的上位者气息。

      읩 比他之前所놚见ᔡ过最高级别的领导还要盛一些。

      还有他身边的壮汉,也是目光如电,扫过他的眼神,凌厉得很……

      Emmm뾷……有杀气!

      貟 这样的人……见风鴳使舵,他会!

      湋不过,他必须要再次强调:这不﷘是怂。

      ル 他从来不怂,只是从心。

      샤 所以他借行礼躲开了对方的目光,先压一下心蛾跳吧。

      “哈哈,何来扰兴之说?”李世民抬手说。“ﲵ方才听杨小郎君之言,是去过꣼漠北?”

      杨皓直身,说:“小子只是途径漠䫏北뚺归国。”

      “哦,愿闻其详……两位可愿共斟几杯?” ⥰

      何郎君在长安打滚数年,啃自然看出李世民气势非常人能有。他忙站起来说:“何某不胜荣幸!”

      杨皓笑着介绍说:“这位是何郎君。不知郎君尊姓?”

      “我行李,家中排名第二。”

      杨皓笑着叉手:“见过李勨郎君。那这位郎君?”霓

      侯檿君集当然不敢让李世民屈尊为自己介绍。

      他随意拱手:“我姓侯,叫我侯三便可。”

      其实他흐家中族中排行老二。只是不能和李世民并列啊。

      杨皓和何郎君叉手:“原来是侯郎君。”

      “两位郎君请坐。”杨皓又招手叫来小二,让换了新的酒菜碗筷。

      这时他看到那侯郎君是等着李郎君坐下了,൮才小心坐下的。

      这两人,看着不像是主仆,却肯定是上唀下级シ。

      说不定这李郎君还是个做大官的。

      换了酒席,小二给几人斟酒后就退下了。

      슎 李世民笑着说:“⯠刚才杨小郎君说,漠北各部落会自相残杀,可是有所见闻了?”

      杨皓说:“小子并未亲见,只不过是凭借见闻,并且对比历史做出的分析。”

      捭李世民一笑。

      兇分析?

      “哦,愿闻其详。”

      杨皓想了一下,举得也没什么不可说的。

      反正说完了分道扬镳。谁也不认识谁。

      他一边说一边回忆着历史:“漠北今年遭䡅了大雪,。且下雪,早定然没足够干草让牲畜熬过寒冬。牲畜死부得多了,就要饿死不少人。按照游牧民族的惯例,首先被饿死冻死的,会是老人、妇女。”

      李世民微微颔首。

      他也听说过这事了。

      又听杨皓说:“纵观历史。每当漠北受到天灾,必然会大举入侵我中原。只因他们受灾槊后,便会缺少粮食棑和妇女㽫。南下只为劫掠粮食、还有女子占。”

      他说到这里,看到何郎君闷头喝酒。大概是想到了他那两个被劫掠走㸞的姑姑。

      而李郎君眼神深深,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继续说:“去年,圣上登极。以伟岸之姿,率六骑御颉利数十万兵马于渭水。最终说退了突厥,定下渭水之盟。圣上在渭水之畔,展示了我大唐不可轻侮之威。

      쩿 这人来历不明,他得政治正艝确。

      “且,上次颉利能顺利南下,只因他㿠们走了之前从未走过的通道。如今他们能南下的三条通道,都被朝廷掌握。我们大唐有ᗘ骁将强兵。陛下宏才伟略,天下归心。

      “且,据说颉利重汉人,在突厥内部行变革,以压制并收各部落权。那激起了各部落不满。

      “天时地利人和,他们此时都不占。所以他们不敢轻易大举兴兵南下。”

      李世民听着这话,觉得有那么一点意思了。

      ⴳ 虽然不能尽信,却也能做个参考。

      又听杨皓继续说:“为了度过这次天灾,颉利必然要向其他部落索要更多,以保存自己实力。这又更会激化部落间的矛盾。”

      덺  “那杨小郎君认为,他们之间有哪些部落能为朝廷所用?”

      杨皓听了这话,心里有了些想法。笑说:픽“我在归国途中听说,薛延陀乃是因反抗暴政,而叛离西部突厥,东进并入东部突厥。颉利如ੂ今何尝不是暴政,薛延陀恐怕又要反了。 쓷

      李世民点头,却没说什么。

      这又是一个可以参考的消息。

      如果正是无误,确实可以从中圠下쟇些功夫。

      쯘 又听杨皓说:“还有突利銔。突利与颉利是叔侄。颉ﶅ利的汗位,据说是抢自突利……突厥仍有一些部落支持突利。所以颉利对突利部落的压Ḅ榨最甚。如果朝廷能分而化之……”

      “那如何分而化之?”

      杨皓想了想,说:“突利虽⣚有人支持,但实力远不如颉利。如果是我,现阶段ǡ,我只需对突利表现一定善意,却又不能过度。不然反而容易让颉利以此为由收拾了突厥的人心。

      “需知,在面对外人的干预,内部最容易团结。突利䴾与中原过度密切,反而让其内部人心不齐,完全失去抗衡颉利之力。”

      他顿了顿,又继续说:“只需要等他们内斗。他们斗得越厉害,整体实力就越低。等到突利撑不住了,再派人却说服他内附。

      “然后再分而治之,将内附的突利部落,再分散到各地定⻹居,并让突厥人学会农耕。

      “只需将那些头人跟部落部众分开。ժ其部众擀只要能吃饱饭,自然就不会再跟着那些头人。突厥人也很快会被簙我大唐同化。”

      李₆世民却说:“你这法子虽好。只是非我族人,其心必异。将突厥人分散内迁,并教他们耕种。一则没足够田地,二则当地百姓恐怕容不下他们。”

      “其中关键,是一视同仁。”

      将敌人屠尽了当然最爽,也是能绝后患的。

      只不过真那么做了,大唐大概也要四面受敌了。

      “只要由上而下,就是从圣上开始,到地方官吏,都将之视为大唐子民,不加歧视。他们在漠北吃不饱,穿不ꟓ暖。来到我大唐,能吃饱穿暖。只椾要没了那些脑쪃袋里只有抢掠的头人,还怕他们不归心?”

      Ꞛ杨皓说到这里,又冷笑说:“而且,突厥人马上功夫厉害。南方人少,可将他们送到江南之地。那里多山林,又没了马匹,还怕他们能翻天了?谁要是不愿意过好日子的,那自然也就无需跟他们客气。”

      他说着说着,语气里竟然多了一丝杀气:“我们中原人,从不嗜杀。但⋮可以将人丢矿山去,或者赶去修路。既㧏能震慑其他南迁突厥人,㏽又能减轻百姓劳役,不是两全其美?”

      江南人再少,怎么也有几百万。而内附突厥,能十几二十万就顶天了碌。将其中一半南迁,几万人不过赺一滴水融入长江。

      非要说什么血统问题?

      ⾐ 杨皓其实并不怎么在칧意,一个文明的核心不是᭭血统,而是文඲化传承。

      而且,一个弱势族群完全融入一个大族群时,ᮢ经过几代人之后,这个弱势族群的血统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