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海慈航

      377意外收获(1)

      看着这些扭动的麻袋,任何人都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东西啊!而且这个东西还是一个活物。

      看着面前任远萍对着自己妩媚的一笑,关岳的小弟弟都有些颤抖,只不过随着他的腰间的软肉被站在旁边的王静,狠狠的一掐,关岳心中的那一团热烈的火焰,瞬间被浇灭了,吃醋这一点,关岳可是很清楚,尤其是在他身边就站着一个小醋王的时候,关岳更加清楚沾花惹草的后果,于是关岳一边斯斯的吸着冷气,一边猛的迈出一步想要挣脱开王静的爪子,只不过关岳的这一步迈出的有些大,现在的他已经距离任远萍更加接近了,看着这个自己曾经暗恋的对象,在他的回忆之中,面前的这个女人是个安静而专注的女人,他的心里竟然有一种痒酥酥的感觉,就好像回到了上学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也曾经向这样站在任远萍的课桌面前,那个时候的他,真想就这么一直站在这里,他的心里从来没有想到以后会这样在面对自己曾经的女神,这样的场景他不曾想过,毕竟这样自虐的想法,谁要是那样想,那这个家伙不是自虐狂就是傻逼。

      关岳曾经最大的理想是做一个衣食不愁的小地主,守着娇妻美眷,过一种平安惬意的生活,偶尔能带上自家的女神出去溜溜,欺负一下那些单身狗,顺便调戏一下自己的老婆,比当什么高官还快活。

      现在从关岳站的位置看过去,任远萍的领口有些大,当站在现在位置的的时候,她衣服里面白嫩嫩的春光一览无遗,此时这个女人光洁的额头上沁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耳朵有些发红,这是她过度运动的反应,关岳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停留在了任远萍敞开的领口里面,他没想到现在任远萍发育的着么好,无论是末日之后的世界,还是王静之后会不会发狂,着都同样危险。但是,这种危机中的快感让关岳现在还有些小兴奋,这贱人生死关头起淫心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遭遇危险之前或过后,他就觉得自己特别冲动。

      然后在任远萍抬起头的那零点一秒之前,关岳那猥琐的眼光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风景优美的胜地,抢先打招呼道:“哎!这些麻袋里面是什么啊?”

      看关岳一脸僵硬的假笑,对男人了若指掌的任远萍立即反应过来,一想到自己贪图凉爽,衣服里面什么都没穿,而面前这个家伙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还鬼鬼祟祟的想方设法偷看自己领口,刚才不知道站在那里看到了多少,于是她的脸上不禁一红,白了他一眼嗔道:“是什么,你自己看就知道了?”等任远萍说完这句话之后,她也呆住了,自己怎么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啊?着可不是一个好预兆,难道自己对面前这个讨厌的家伙动了真情?

      而被一句娇嗔给电了一下的关岳,下一秒就痛苦了,原来这个时候,王静也是一个迈步再次来到了关岳的身边,只见王静挽着关岳的胳膊,接着她的手再次悄无声息的掐在了关岳的腰间软肉,这样的痛苦哪怕是一个五阶的新型人类都是难以承受啊!

      这时候站在关岳一边的孙力好像看出来什么了,只见孙力憋着笑,几步就走到了麻袋的近前,随着他麻利的将麻袋解开之后,里面四个个鸟窝一样蓬乱的人头探出首,他们是礼物,也是孙力忘掉的东西,这是是卢天怡他们送给营地的礼物,也是示好的信物,麻袋里的四个人,他们就是昨天被孙力打到的俘虏,是在窝棚区里想要欺负小女孩的那几个人,着四个人饿了一天了,到了此刻,他们就是卢天怡示好的表现。

      四个人眼中惊恐,脸色惶然,想要扭动脖子看清身处何地,却被几个走上前的几个队员将脸死死的压在地上不能动弹。

      “嗯···开始吧·······”

      关岳看着脚边的三人轻声下令,没有怜悯,没有丝毫感情,只不过关岳说话的时候却是带着颤音,这是因为王静的手还一直在关岳的腰间运动着,随着关岳的一句话,着四个人被踹到在地,而那些被留下的姜天的手下,也一个个的被带了上来,扔到了关岳的面前,这一下原本比较宽敞的陷阱里面,竟然有些拥挤了。

      而在周围已经知道一切的士兵,他们的眼中却也是没有丝毫的怜悯,反而还带着一丝丝的快慰,因为在他们的眼中,这些人已经算不得上是人,既然不被他当做人,自然也不用表现出对人的情绪。

      六名队员上前先将已经被孙力打的残废的三名没法抵抗的男人拖向长河边,三人也看清他们的去处,他们知道那是什么地儿,P市在之前那些没有食物来源的人,但凡有人来到长河边找吃的,但是一般的结局就是被长河里面的黑蛇吃掉。

      他们现在饿的浑身无力的身躯重新焕发出新的力气,拼命地挣扎,身子戳在在地上,双手在地面上猛的爬着,想要回来,只不过他们的双脚早就被孙力给打成了肉末,能活着都是奇迹了,只不过这些人不敢发出什么声音,因为他们生怕发出声音会被长河里面的黑蛇发现了,这些人抓起片片泥沙,飞扬的黄尘尚未卷上半空,就被空中吹来的湖风消散。

      三个绝望的男人像死鱼一样在地上挣扎,他们的挣扎也落到那些跟着任远萍过来的女人眼中,见到关岳的手段与决绝之后,这些女人的心脏顿时就如痛架子鼓一样,蹦跶的不停,她们也是如坠冰窖,那种寒意顿时冷了肝肠,不再有先前的因为运动而感到炎热,只剩下一片片的冰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