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失禁资源

      原本一脸倨傲的贺巍被那白焰入体之后딁显然也〻不其之前表现出ᰆ的那般轻松,其面色一阵煞螨白,然后又变得一脸紫青,整个人站在原袝地摇摇欲坠。

       旁边的人隐隐訝可以听到贺巍体内被烧得一阵滋滋作响的声音。 

      不릧过贺巍此人倒是十分硬气,甚至隐隐有火光和烟气从其体内冒出,额头上豆大的ᗒ汗珠如雨而下,而贺巍依旧十分硬气地没有哼出一쓨声。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贺巍依旧站在原地,体现隐现的白色火光与烟气才逐渐趋于平静。

      “名门出高徒,不愧是贺长老亲手调教之人,不仅仙元深厚,而且意志坚韧,小友踏足道基境当无困难,甚至日凝结道果也大有可期。”

      童临山此时看向贺巍的脸色终于变了少许,如果说此前对贺巍客큇气是因窈为贺巍身站后着一个修为深不可测的老家伙。而此时ࢢ童临山的语气中祝对贺巍则多了几分尊敬。

      有这样的家势,本身能经历魔阳烈焰的考验已经足以说明ꨀ其资质。而直到现在对方能在魔阳烈焰的灼烧趵下ꆶ屹立不倒,整个魔阳宗近几十年来所收的弟子中能与其比肩的怕也找不出一两个来。

      童临山本身在道基境中勉强算是中流,可以预期贺巍这小子日后的成就怕是不会在他之下。

      对于童临山的夸奖贺巍只是点了点头,一方面是其傲气使然,另外一方面也是在魔阳烈焰灼体的情况下贺巍也几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此时虽然体内魔阳烈焰脫消退,可体内的剧痛依旧还在持续떹,他也没有多少精力跟旁人客气。

      手托灰白珠子的青年陈靖看贺巍眼中的异色一闪而过。随即注意力又转到那面色枣红的青年身上。只챗见其伸手掮对着灰白珠子一指。魔阳烈焰再次化⏠作<一道白线没入这面色枣红的青年男子体内。

      比起贺巍,这面色枣红的青年男子便显得差了许多,଑魔阳烈焰才入体,其便戄痛叫ᙀ一声,体如筛糠般的抖动起来。

      ﳒ这男子体蹮内被烧得一阵噼啪作响。火光比起之前贺巍经뀆历在魔阳烈焰考̀验要明显得多。大概过了半ྦ盏茶的时间,这男子似乎支撑到了极限。

      蓬!몕伴随蟆着这面色枣红男子的一声惨叫,一缕白焰从其体内蹿出到了表面,瞬间便点燃了其身上的衣物,毛发。这男子顿时被烈火焚身,全身Ꮗ上下越烧越旺。其血肉都被烧出了一阵烤肉般的香气。

      뎸 薫面色枣红男子此时已经是惨叫连连,在烈焰的灼烧下身体剧烈的挣扎,颤抖。随后仆倒在地上一阵阵抽搐。片刻之后,已经被烧成了一层浅浅的꣰灰烬。连骨娸头渣子都没能留下✕一块。

      那些已经上交了信物的人此时都是面色畏惧地退得老远,唯恐受到这魔阳烈焰飑的一丝波及。脸上各自带着庆幸㐎的࣫神色,幸好他们进入魔阳教上交的是信物,൞不需要经过这种魔焰灼体的考验,否则怕也多半落得眼前尸骨无存的下场⚍。

      此时众人看到接了两鲬步的周昱眼中尽是怜悯之色,贺巍能经过魔阳烈焰的考验,是因为人家是名门之后,自幼受到了最好的调教,⋳根基牢固,而且贺巍本身资质,毅力皆是上上之选,才能耚安然无恙的渡过了这烈焰焚身之劫。

      ჵ 而劒眼前的䊙周昱名不见经传,还没开始便在这魔阳烈焰之菪下出现了畏惧的情绪,未战已经先怯三分,怕是下场跟方才那面色枣红的男子一般,也许不会如这面色枣红的男子痛苦,因为对方未必能支撑这么久。

      此时周昱ﷷ面色一阵发苦,原本以为凭借银色小册和魔阳令进䕷入魔阳教,哪怕这魔阳教行事狠辣,是邪魔外道,只要能找到《明玉鹬法典》的后续功펎法,周昱也觉得不虚此行。可事澢情的进展远聫在预料之外,直到现在王世林也还逗尾留在此地,显然对魔阳教招收弟子的方式颇感兴趣。

      王世林的恋栈不去让周昱除了直面魔阳烈焰的考验之外,别无选择。否则一旦被识破身份落在王世林手里,周ꂁ昱自觉怕是多半生지不如死。

      既嬘然如此,倒还不如经历这魔阳烈焰的考验,哪怕是死,也算是死个痛快。心里略一计较,周昱便有了决断。只是那面色枣红的青年死状确实让周昱有几分心惊。贺巍对于自䃇己的资质,实力有信心㜏,周昱自家人知自家事,能这么快的时间修炼到炼뉰气六层뇦,主要还是由于那灵泉之眼闘。

      对于自身资质如何,周昱心里并没有明显的概念。因此多少有些曢底气⣜不足。

      不过陈靖并不会因为ඳ周靁昱内心的忐忑而有丝ꨣ毫޽迟疑,面뤝色枣红的青年男子化为灰烬之后,陈靖便利用手中那灰白珠子再次发出了一魔阳烈焰。⦺

      周昱避无可避䍲,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丝白焰入体。

      㖭滋곯滋!白떎焰一经进入身体内,周昱便觉得自身血꿋肉如同干柴一般被点燃了。浑身上下散发出时强时弱的火光,动静比起方ℼ才那面色枣红的男子还要大。

      周昱闷哼一声,心里暗道一声不好,虽然这白焰入体给人造成极度的痛苦㏂,不过周뾷昱業从青竹县一路厮杀逃亡过来,也是经历过生死之间的磨难,体内虽然剧痛难当,倒也并非不能ﯞ忍受。

      甚至咊那白焰入体后,周昱隐隐觉得自己体内冒出一道隐逸的白光,转瞬间便要将入体的魔阳烈焰彻底吞噬下去。

      挬 这道白光周昱以往在梦境中碰到过许多次,不知从何而亨来,也不知其为何物。除了在⮤梦境中见到过一次外,再便是在北邙山遭遇女鬼,险些被那女鬼所害时,似乎也被体内这道白光,或者是白焰一般的ᾞ东西救过一次,击杀了那女鬼。使得周昱逃过一劫,并且在击杀女鬼之后,得到功法,得以踏憱入修仙之道。

      此时白光再次出陵现,转眼间便吞噬了大半的魔阳烈焰,周昱甚至能感受到这魔阳烈焰遇到白焰,亦或是白춃光时那种近乎本能的恐惧与无助。残余的魔阳烈焰在体内四处奔贊走,周昱此时便清楚安핸然渡过魔阳烈焰的考验应该是没问题了。陚

      可魔阳烈焰的危机一除,新的问题又来了,魔阳烈焰入体后,周昱那易容术竟然被破,王世林肯定是通过涂逸,曲远几人泌知道他具体长什么样子。而此时王世林就在身侧,一旦周昱露出本来的面目,后果自是不言而喻。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