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雨憧憬两人友田真希

      布鲁克林的一栋꿗老式公寓

      走廊졩尽头的房怰间里

      㦆康斯坦丁正跪㾠在一个四肢被绑在床架的밶华裔女峍孩身上

      “我们在天上的父,

      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愿你的国降临,

      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흧行在天上。

      䖁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쪃赐给我们。

      免我们的债,ᐚ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

      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

      䊦 因Ḇ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蕚。ꐘ阿们!

      离去!邪灵,

      以天父之名,以圣子之名,以圣灵之名!

      以此被赐福的十字架,

      ꒵ 以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上帝,圣灵,命令你!

      殉道者的血命令你!

      因主㍉之名,魔鬼

      我驱逐你!”

      随着渣康用着不知道是否标准的古拉丁语言念完了咒语,那被他压制在身下的华裔女孩突然开始剧烈抽搐着、大声地嘶吼起来。

      “嗷!神圣的便便啊”

      겁女孩礣那完全不像是人类的嘶吼吓得正抬着一面全身镜的四名男子磌浑身发抖。

      愪他们吓僵住了,但还是依旧按照康斯坦丁的话,将全身镜举在康斯坦丁头顶上。

      华裔女孩嘶吼和抽搐着,眼圈周围突然出现了㗭恐怖的黄黑色쬣纹路,然后蔓延到全身,而一丝一丝邪恶而又污秽的地狱气息,正在从她的体内缓缓溢散ꅞ出来。

      突然,全身镜一震娋,传来梆的一声,原騔本只有康斯蜅坦丁ﯻ和女孩的镜面里,一只丑陋邪恶的地狱魔兵正在用力砸着镜面,似乎这扇全身镜就是让它来到现世的入口,

      随着魔兵出现在全身镜里女孩停止了抽搐且四肢僵直,身上的纹路消失,并且恢复了本来的模样,没有了来繓自地狱的硫磺腐臭,随后陷入了深沉的昏迷状态。

      “把你们的眼睛都闭上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睁开眼睛。”康斯坦丁对抬着镜子的四人说道

      但,秃头的微胖中年男人感受到了举过头顶的全身镜传来羭的剧烈㥗震动,忍不住䜩自己的好奇偷偷睁眼看向了镜子,他诧异的发现镜子里有着一个他从未见过的丑恶生物。䘞

      见有人看向自己,镜子中的魔兵张口朝着男人发出了尖锐的咆哮声,中年男人哪里见过魔鬼啊。

      虽然只是地㝁狱ཱུ中最低阶的魔兵,但也是真正的九狱魔鬼啊,况且它是真的丑,没薗有下颚ꦘ以上的任何头部。

      被吓坏的中年男人脑子里瞬间宕机,ƽ身体不停地颤抖着,突然他发现自己的手变得皱折了像老人的手一样,他完全忘记了康斯坦丁说的话,恐惧的离鱞开了镜子。

      而因为他的退开,失去支撑一角的全身镜重重砸在了緜康斯坦丁的后背上。

      “真是淦si你￈个傻ࠍ缺了!!”

      康斯坦丁咒骂一声后赶忙用力掀开了全₎身镜。

      ᤵ镜子被⹝康斯坦丁一把掀到了房间角落。

      见到魔兵还是来到了现世,康斯坦丁满脸的诧异。

      不过他还是从怀里摸出了他最爱的长江牌香烟,点了一㶗支后狠狠吸了一口。

      待魔兵完全来到现世,全身镜破裂开来,它用它̟那只ု有一半的脑袋上,只剩下一半的鼻孔用力到处嗅了嗅,就在这时渣康对着魔兵竖了个中指。

      “恶心到令人作呕的约翰康斯坦丁,让䭝我来带你的灵魂回地狱吧!퍂”

      溆魔兵用魔鬼志语言说了一句话后ꂮ就猛地扑向了半跪在床上的康斯坦丁。

      面对来势凶猛的魔兵,康斯苞坦丁没有ꩻ躲闪,因为他的身后还有一个正昏迷着的女孩。

      뽃 康斯坦丁用自己的火机砸向魔兵,火机㝤上刻有圣父本尼迪克特的圣章图案,魔兵被砸中后一阵哀嚎,身上留下了圣章辒的烙印。

      㼽 接ꃻ着康斯坦丁掏䪄出了用梵蒂冈教堂的金银十字ꤑ架熔铸的,同样刻有圣父本尼迪克特的圣章的指虎对着魔兵一灌顿乱打衕。

      可是痛苦并不会让魔兵退却,反而只会激起了它的ٔ凶性,让它变得更加的残忍凶暴。

      一开始康斯坦丁还能压制住魔兵,可过了一会,随着䬔魔兵的爪子在他킃身上留下越来越多的伤口时,他开始落入下风了。

      就在康斯坦丁躲过魔웭兵的又䙬一次扑击时,他被镜框给绊倒了,魔兵转头顺势一跳,扑向了康斯坦丁。

      ِ 귋眼看䎻着魔兵的双爪就要插向康怅斯坦丁棛的胸膛时,一道金色的气团将魔兵给击飞讯了,康斯坦丁看向门口,只见一个穿着藏青色练功道袍的华裔青年靠在门框上对他说道:“你是康斯坦丁吧,我叫张典衍,我是赫尼斯神父花钱请来的뽮帮手。”

      渣康什耔么都没听清,就听清了花钱请来这鋝几个字,立马爬了起来,对着张典衍说:“一个小小的魔兵罢了,我能搞定的,你깡就不用动手了,䥝当然报酬也不会分给..藉.。”

      话还没说完,渣康又被击倒在地,他只能用两只手抓住魔兵的两个前爪,以免被穿透,“好吧好吧,赶紧帮我搞定这个小㱭东西,如果不是昨晚的女术士太诱人䊆了,我怎么可能搞不定这个魔兵,不过最近Ӊ这些家伙真是邪门了。”

      听到康斯坦丁的话,张典衍从袖子中抽出一张黄符,默念口诀,突然从魔兵背ٰ后开启了一扇金色的空间门,里面走出了一个身披金甲的力士傀儡。

      只见탳金甲力士一把抓起魔兵,将它举过头顶,两只手臂䫭一分将魔兵撕成两半,然后将残骸捏碎。

      张典衍见魔兵被金甲力士解决掉了,随后走向躺在床上还没苏醒过来的华裔女孩,将手覆盖在她的额Ⱅ头上,一道金光后,ꭹ女孩苏醒了过来,女孩的妈妈连忙跑到床边抱着女孩,对着张典衍说着感谢的话。

      张典衍架着受伤的康斯坦丁走出了房间,并对他说:“赫尼斯灘神父叫你完事了去见他,他好像有什么事要跟你说。”随后独自离开了。

      康斯坦糹丁坐着公寓的老旧电梯◎下到了底层,出了电梯又想点上一支烟,结果摸了摸口袋,发现打火机讲还在女孩的房间里,而且刚刚下楼居然忘了收这次驱魔㯖的报狧酬了。 ₋

      “淦你老师,女胢术士果然不好惹,最近得懪锻炼锻炼身体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