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里戏外po

      “聘请你做翻译的事情我已经与望月队长提议,队长采纳同意,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就正式上岗。”靖洲说道。

      “谢谢主任,谢谢队长。”

      “还要麻烦望月队长给定波办理一张通行证,不然每次来机场,都太麻烦。”靖洲说道。

      “这个没问题,一会去照张相,今天通行证就能办理好。”望月宗介处理此事不难。

      两人对话,都由魏定波翻译。

      之后望月宗介和靖洲聊的更多的是有关重庆防空方面的事情,还有就是打听重庆航空军事力量的消息,多少架飞机多少飞行员,配备的炮弹情况等等。

      你问防空方面的情报,靖洲说的头头是道,可有关航空军事力量,靖洲知道的就很片面。

      且民国政府方面,得到了外国航空志愿军的支援,具体情况靖洲确实不太清楚。

      他们还问了魏定波几句,他同样表示不知道。

      之后勉励几句,望月宗介起身离开,靖洲带着魏定波起身相送。

      “跟着我去照相。”

      “队长让我去照相办理通行证。”

      “去吧。”

      跟着望月宗介来到另一处房间,这里有照相机,还有洗相片的暗室。

      照了相之后,魏定波就从中出来,之后相片洗好会送去办理通行证的地方。

      “麻烦队长。”魏定波对等在外面的望月宗介说道。

      望月宗介眼神看到了魏定波昨日新买的手表,不是什么好货色,引不起望月宗介的关注。

      可此时他却盯着手表在看,吸引他的不是手表本身,而是手表上的时间。

      时间是与东京相同的‘新时’制,日军施行‘新时’制,可很多人并不习惯,手表时间没有做出调整,只是心中知道时间提前了一小时。

      反观魏定波,上次见还未佩戴手表,此时的手表一看就是新买的,却在第一时间便调成了‘新时’制,可见用心。

      “你的安居证是不是也没办理?”望月宗介目光从手表上挪开问道。

      “是的。”

      “一会办好我让人一起给你送去。”

      “太谢谢队长了。”

      “不必客气。”

      望月宗介原本不管安居证的事情,可手表一事让他心情不错,就顺手给解决了,毕竟就是他一句话的事。

      魏定波昨日在百货商场,买到手表的第一时间,就将时间调成‘新时’制,柜台销售暗中鄙夷的目光犹在眼前。

      但魏定波并未在意,他需要考虑的是每个细节,方才望月宗介目光在手表上做出短暂停留,他便知道自己的细节,起到了作用。

      别小瞧这一个细节。

      往往一个人对你的印象,就是从每一个微小的细节开始积累。

      回到靖洲办公室,看到他在吃东西,倒不是说他早上没吃,而是靖洲就喜欢吃。

      “要不要一起吃点。”

      “不了。”

      “别客气,坐下。”

      魏定波依言坐下,却没有动筷。

      “你说我要是能提供一些有关重庆空军方面的情报,日本人这里会不会刮目相看?”靖洲问道。

      “日军现在很需要这些情报,如果真的能提供,必然会让他们刮目相看,可这些情报难以打探。”

      “说的也是。”靖洲嘴里好像放弃,可魏定波总觉得他心里还有打算,难道说他真的能打听到这些消息?

      日军机场内部戒备森严铜墙铁壁,民国政府同样如此,靖洲凭什么打听?

      可他的反应又让魏定波不得不起疑心。

      只是接下来靖洲将话题岔开,魏定波不好再问免得引起怀疑,只能心中留一个问号,打算再观察观察。

      翻译的工作很轻松,日本人不来找靖洲,魏定波就没有工作。

      他也没有办公室,靖洲就在自己办公室内给他找了一张桌子,算是临时办公室地点。

      下午日军士兵就将机场这里的通行证和安居证给送了过来,日后魏定波在江城活动再不用担心路口哨卡。

      “有了通行证,宵禁时你也能在外活动。”靖洲在一旁说道。

      “宵禁都闭门闭户,商家也不开业,在外面还不如回家。”魏定波笑着说道。

      “谁说不是,搞了个宵禁,夜总会歌舞厅俱乐部全不敢开业,晚上一点乐子都没有。”靖洲抱怨。

      “晚上不出去也好,军统虎视眈眈,免得被他们算计。”

      “是这个道理。”魏定波的话得到了靖洲的肯定。

      突然靖洲又问道:“军统在武汉的规模,是不是很大?”

      “有六个小组之多,所以能不能给我配把枪。”魏定波提出要求。

      他同样是军统榜上有名的暗杀目标,没有枪防身就没有安全感,现如今通行证和安居证都拿到手,是时候配备一把枪了。

      “我给你开个条子,你晚上去枪械管理室领一把手枪和子弹。”

      “是主任。”

      “日军之前给了一本手册,你下午没事给我翻译一下,手册在桌子上。”

      靖洲下午上楼休息,魏定波在下面翻译手册,手册内容就是日军制定的一些规则,和需要遵守的条例。

      手册不大却挺厚的,翻看到后面变成了日军宣传的语录,其实整本册子没什么价值,只是靖洲让翻译,他就照办。

      翻译不难,难在还要工整的书写到另一个本子上,其次是减少错字和避免错字,不然整体不美观。

      一下午魏定波什么都没干,就独独翻译这本册子,还没弄完。

      晚上到了时间,靖洲从楼上下来说道:“下班了,明天再弄。”

      魏定波也不表现的好像自己爱加班一样,和靖洲打了声招呼就走了,离开机场前拿着条子去领了手枪和子弹。

      走在回去的路上,魏定波心里觉得,这靖洲是不是花了钱雇佣自己,看自己轻松心疼钱白花了,故意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毕竟靖洲可是视财如命的人,弄不好还真有这样的想法。

      今天回来得晚,回到家中时冯娅晴已经在做饭,陈禾苗在帮忙打下手。

      看到魏定波进来,陈禾苗立马停下手里的工作说道:“我给自己布置的作业,我已经完成了。”

      “那可以继续布置。”

      “妈妈说要劳逸结合,不然适得其反。”

      “你知道劳逸结合和适得其反的意思吗?”

      陈禾苗歪头眼球滴溜溜的转动,然后居然是真的将劳逸结合与适得其反的意思给说了出来,虽然说的磕磕巴巴,但意思全对。

      魏定波目光越过陈禾苗去看冯娅晴,冯娅晴果然露出得逞的笑容。

      这冯娅晴猜到了自己会这样问陈禾苗,就提前让陈禾苗将两个成语的意思背下来,好让魏定波吃瘪。

      结结实实被算计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