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念游戏

      “事关九尾,让宇智波一族参与进来,恐怕有些不妥。”猿飞日斩听闻水门果然说出了那个他早已猜到的名字,略经思考后便反对的道:“还是再考虑一下其他方法吧……”

      这还要考虑?明明都已经到这个时候了。

      波风水门心中着急着,之所以这个时候才提出让宇智波富岳出手帮忙,也是他有意为之。

      毕竟只有等到束手无策的时候,人们才能够接受那些不太愿意接受的事物。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猿飞日斩拼着木叶普通忍者伤亡更多的代价,也不太愿意考虑叫宇智波出手,真不愧是二代的弟子,忠实的执行着疏离警惕宇智波的火影策略。

      自来也见到猿飞日斩否决了波风水门的提议,只是觉得有些遗憾。

      对于自己老师的政治主张,他无法发表什么意见,更何况他还是个不愿参政之人。不过宇智波富岳竟然有影级实力,还是让他吃了一惊的。

      作为火影一系关系较近的中立派,他对于这名年轻的现宇智波一族族长接触并不多,在他眼中,自传说中的宇智波斑和其弟泉奈之后,宇智波就再也没出过什么特别强的忍者。

      和猿飞日斩同辈的宇智波镜,倒是个天资卓越之人,可惜英年早逝。

      “水门,我知道你心急九尾的封印,但身为火影,一定要顾全大局。”猿飞日斩似乎知道波风水门心中所想,此时劝慰道:“更何况,眼前控制九尾的人,也是出自宇智波一族的忍者。”

      “在他和宇智波斑的关系,以及整个宇智波一族之间的关联,在彻底查清之前,还是不宜让他们再参与进来……”

      说了半天,竟然还在怀疑带土和宇智波的关系。

      这让波风水门有些始料未及,也幸亏团藏不在场,不然的话恐怕别说请宇智波出手了,如果清楚了带土身份后的他,就算当场对宇智波富岳发难责问,都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放着手中这么好的牌不打,波风水门只觉得心中难受。

      脑子一热,他忍不住发问道:“三代大人,警惕宇智波的策略就这么重要吗?”

      “请您好好想想,当初二代大人在制定下这个防备宇智波的政治方针时,是出于怎样的目的?”

      此话一出,猿飞日斩和自来也顿时目光诧异的向他看来。因为波风水门一时心急,没注意自己的语气,完全不象是平常那个谦逊的波风水门所表现出的样子。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管不了许多,一口气继续说道:“防备宇智波的初衷,只不过是因为出了宇智波斑这样的先例而已。”

      “为了不使他们之中,再出现意图颠覆木叶的异类,才在之后成立了木叶警备队,将整个宇智波一族圈在里面,并观察他们的举动。”

      “但即使是这样,宇智波现在依旧是木叶的一员,他们绝对有义务在村子面对九尾这样的大敌面前,为木**身而出。”

      “如果为了防备,而让木叶受到更多的损失,那岂不是已经本末倒置了吗?”

      波风水门说完这番话后,便仔细地打量起二人的脸色来。

      自来也眼中明显对刚刚波风水门的言行有些意外,而猿飞日斩则陷入了沉思中,他并不是一个顽固派,只不过有时候会优柔寡断而已。

      看样子,他确实有在仔细考虑波风水门的劝言。

      “日斩,我赞成四代目的意见……”

      远处,两名顾问忽然越过护住火影的几名暗部,向着这边走来,刚刚说话的是转寝小春。

      待走到近处,水户门炎也是赞同的道:“四代目的这个决断,还真有几分扉间老师的风采。”

      他们两人,在担任顾问之前,便曾是二代火影护卫队,实力虽然比不上猿飞日斩,加上现今上了年纪,不过忍者的实力,还不至于退化到上忍都不如。

      之前在与九尾的战斗中,都有出手帮忙,两人此时都是一副披挂上阵的姿态。

      水户门炎身上挂着大幅卷轴,显然是使用通灵卷轴的操纵忍具战斗的忍者,至于转寝小春则是一名医疗忍者,二人都久疏战阵,但临敌时也算出了份力。

      波风水门没想到二人会忽然出现,并且支持自己的言论。更没想到的是,顾问水户门炎对自己的评价,有这么的高,让他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真没想到,你们也赞同宇智波参与进来……”猿飞日斩看了眼顾问二人组,有些意外。

      “是你太过死板了,日斩。”水户门炎直言道:“九尾的力量如众人亲眼所见,根本不是一般忍者所能对付的,对木叶来说,尽快收回这个力量才是最重要的。”

      “对木叶内部来说,减少损失是非常必要的。对外来说,你也忽视了某些重要事情。”

      “别忘了,三战虽然停息了一年,但云隐和岩隐,却至今还没有正式的和我们签署停战协议,如果这两国趁机再度发难,木叶再经过九尾的巨大消耗后,又该怎么对敌?”

      当然还有一点他没有明说,那就是请宇智波富岳帮忙的同时,也是能够观察他在对抗操控九尾的宇智波带土时,是否有出全力。这也算是一个能够观察宇袭击者和宇智波之间的联系的机会,所以对宇智波的防备,并不会因此就算是轻易的放下了。顾问心中的想法如果被波风水门知道,恐怕又得惊讶他们两人的老谋深算了。

      这番话,也算是瞬间点醒了猿飞日斩。

      他刚刚确实只顾着思考内部,而忘记了木叶的外部情况。

      原著里面,在四代火影殉职之后,木叶经过九尾之乱元气大伤,岩隐和云隐确实再度挑起过局部战争,直到几年后,云隐派出忍者头目再签订停战协定的时候,趁机掳走雏田那一年,才算是第三次忍界大战的正式结束。

      “看来是我目光短浅了些,水门,为了村子中的忍者能减少损失,就按照你说的去做吧。”猿飞日斩摇了摇头,随即自嘲地一笑:“看来让位给四代,果然是没有做错……”

      看着众人都期待的看向自己,波风水门心中一喜,立即道:“既然如此,那我现在就去请富岳族长过来。”

      说着,他已将感知搜寻向火影岩像之下的地下避难所中,确定了那个带着他飞雷神苦无的男子,随即立刻发动了飞雷神之术,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