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码色直播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냿。苏州可以说是人间仙境。

      苏閁州在大明时,绝不仅仅齒只有美景,还有着更高的地位。

      如果说南北二京是大明的㱰政갬治、军事쐖中心的话,那苏州就是大明的商贸都会。商品经济十分픍发达。

      苏州及其周边集中了全国最大的木材、丝绸、棉布、稻米等市场。

      ꀥ 另外苏州的丝织业也是大뻟明最发达的。全国ﱀ有二十四个织染局。北京和南京各有一个,其他二十二个都在地方上。苏州织染局是这二十二个织染ஈ局中规模最大的。

      苏州큎还贡献了大明每年税收的十分之一。全国至‍少有五个㬒城市人口超过百万,苏州就圛是ᗾ其中之一。

      以上这些都说明,苏州在大明的位置是覅很高的。

      朱厚照原打算今年夏天到苏州走一遭,实地看一看。

      䧑 没想到行程竟然提前了。

      쥗朱厚照一行由南京坐船顺流而下,在镇江府再由运河直达苏州。

      长江南岸頎应天府段的长江大֦堤已经完工,从船ლ上看着这连绵不绝、十分壮观的大堤,朱厚照颇为自豪。 妟 ੿ ƶ 픷王守仁陪着朱厚照一同前往,他还不时介绍着大堤的一些情况,“殿下,按照㴀您的吩咐。应天府ⲛ段结束后,仍ꏈ然保留了一部分人继续沿着长江大鸰堤向镇江府方向僢修筑。”

      朱厚照说道:“除了长江大堤之外,运河的修缮也是至关䃤重要的。如果时间允许的话,待修到镇江府的运河后,顺道把运河也ﰏ一并修缮。”

      王守仁回道:“殿下。运河这块都由河道衙门和漕运衙门ᙸ管理,轂他们每年都会组织㸜清淤、修缮的。”

      㰝朱厚照笑着说道:“伯安。ᡧ你太高看他们了。每年朝廷拨付的银子很多,可是效果呢?从京城南下,咱们一路走得就是运河,你也看到了,运河简直就是破烂不堪,这里面的水很深呀。”

      王守仁建议道:“殿下。既然您都看出ൊ了问题,咱们何不趁机把运河的问题解决掉。”

      朱厚照摆了摆手,制说道:“伯安。你知道、本宫知道、朝廷也都知道,可是大家都知道,这件事要想解决,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不䩫说靭别的,就是运河沿岸靠着运河吃饭的人就得有个几十万人,如果我们贸然出ℾ手,那这些人当中就得有一部分人没有㉇生计,另外河道衙门和漕运衙门里面也錏是问题很多㘔,两个衙门之间也是矛盾重重。牵一发而动全身呀。”

      朱よ厚薵照说得是实情。运河一事涉及的궉实在是太广了,朱厚照还没桐有说得是,这还牵扯到朝廷。

      ꏞ 江南富庶,一些地方官员孝敬京城的官员,很多礼物都是通过运河运到京城进献的。쉲不仅仅朝廷各位大佬,就是后宫也牵扯其中。

      い悍然动手,必然会招풫致各方的强烈反对。

      出力而쏓不讨好。

      ׸王守仁就是一根筋,他问道:“殿下。就没有解决办法吗?”

      朱厚照回道:“这也不是不能解决。只是牵扯ᶰ各方势力,只能是慢慢来。逐个䗾分化,分阶段⏓进行,或许还能解决。时机一到,咱们再出手,是最好的选衋择。”

      “那什么时候是䝣时机呢?”王守仁继续问道。

      畸对于王守仁这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朱厚照还是无奈的。

      他只好回道:“运河出现决꫈堤、淤堵等情况,我磔们才好借机出面。贸然出즨手,只会引起他们的反感和反抗。”뱭

      有挏些时候,光有庸解决办法还不够,还得有机会。没有机会,贸然解决,只能是适得其反。

      朱厚照的话,令뾳王守仁윉陷入沉思ᠽ。

      朱厚照长舒了一口气,眼下还是把苏州的问题解决吧。马上就要春耕了,耽误了春耕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ႁ 当朱厚照到达苏州府时,应天巡抚彭礼也已餇抵达苏州府。

      应天巡抚,全称为“总理粮储提督军务兼巡抚应天等府”。在宣德五年ﶅ始置,主要是负责江南地区的粮储。

      到了弘治六年,又ⓢ兼理杭州府、嘉兴府和ㄉ湖州府禒三府的税粮。

      ꤌ 彭礼ﻋ当时还在嘉兴府视察,听说苏州府因为田赋出了乱子,急忙赶到了苏州府。

      朱厚照阴沉着脸,也没有搭理彭礼、曹凤等人,直接进了苏州知府衙门。

      朱厚照坐下后,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曹凤战战兢兢地回道:“禀殿下。目前苏州城这边基本恢复正常了。其他各县还在镇压。昆山县有些麻烦,局势尚未得到控制。”

      朱厚照呵斥道:“百姓遭了灾,吃饭都成问႒题。你们倒好,还逼着百姓缴税。这是把百姓往死了逼呀。你们算什么父母官。简直就是催命的无常。”

      滯 这番话吓得彭礼、曹凤等人忙下跪认错。

      朱厚照也懒得与他们计较。吩咐道:“曹大人。通䮸知苏州各州县,去年的秋粮停止征收。百姓所欠田赋,一笔勾销。已经上缴틤的,抵顶今年的夏粮。对于昆山被逼死的农户,由官府进行补偿。其他人员马上停止闹事,一概不予追究。如有继续闹事者严惩朖。”

      欠税的不用交了。已经交的,抵顶今年的夏粮。那就是说免了整个苏州府的秋税呀ꦈ。

      ᥘ 彭礼忙说道:“殿下三思呀。苏州历来是诩大明的重要税赋之地。如果全免的蓏话,会严重影响整个大明的。礀”

      曹凤也附和道:“是呀。殿下。去年的秋粮尚未征收到朝廷摊牌的目标,如果还让那些已经缴纳的抵顶今年的秋粮,那今年的税赋一定෢是完不成的。漕粮不能按量运往京城,后果实在是太严重了。”

      王鏊也ਸ觉得朱厚照这么做,实在是太莽撞了,他建议道:“殿下。既然苏州各县动乱都已平息,那⿰此事就告㬾一段落。昆山历来是苏州府ጱ最穷的ꫥ地方,把昆山去年的秋㇌税免了就是了。如果全府都免的,额度实在是太大了。쌯而且此事是不是得请示一下京城샹呀。”

      身旁的王守仁、刘瑾等人自然也是劝阻朱厚照不可这么做。

      朱厚照之所以这么做,不是突发奇想、不⫋是意气用事,更不是无理取闹。他是想缓解一下苏瞽州府百姓沉䉕重的税赋负担。

      至于如何堵住因为免税而出现的巨大窟窿,在鍇来时的路上,朱厚照早已有了一个初步的打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