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前侵犯中文字幕影音先锋

      因为人数实在太多,加上这是前线,宴会地点也只能选在露天了。

      鹿毛软垫,桌几,以及清理干净的草地,加上头顶微热的太阳,这就是宴会场地的模样了。

      智朗还没来,三家的人倒是都齐了,而且,那些参会的贵族战俘也在。多日不见,这些人自然有很多话要说,叙旧,诉苦,以及报仇怨……

      不过,那仇怨却不是对智朗。

      “魏贼!”一个赵人挥舞着拳头,朝一个魏氏族人扑了过去。

      那魏氏族人正跟任章诉苦,骤然遇袭,眼眶挨了一拳,急忙连滚带爬的奔走了。

      任章连忙让人拦着那赵人,大喊道:“赵荀,你怎敢如此无礼?”

      那赵荀朝地上狠狠啐了一口,骂道:“我无礼?你看这是什么?”

      说着,他却撩起衣摆,露出背上的大片伤疤来,显然是棍棒所伤。

      让众人都看了一遍,赵荀这才放下衣摆,指着不远处的魏楼怒斥道:“这些伤皆是魏楼所为!不止我,赵氏族人有几个没有受他们迫害的?这些日子,我手下死伤在他们手中的不下十人。这等残忍无德之人,我恨不能手刃之!”

      他这么一喊,那些赵氏俘虏更加情绪激动起来,想起这些日子魏韩之人对他们的压迫,纷纷大骂,有的甚至要借佩剑去决斗。

      到这里,场面已经乱作一团,众人面色各异。任章跟赵嘉等前来和谈的只是奇怪,而那些放回来的三家俘虏倒是恩怨分明,赵氏之人愤恨,魏韩之人满脸涨红。

      “从兄,到底怎么回事?”赵嘉喊了一声,制止了要去追打魏楼的赵荀。

      赵荀瞥了他一眼,愤愤的说道:“我等被俘后,就在这里修筑道路,魏韩是督工之人。可他们不但不念联军之谊,还动辄打骂,克扣粮食。可怜我那些部下,一个个虚弱不堪,而且大多带伤,很多没战死战场,却死在了他们手中啊。我去争辩,那魏楼竟敢连我也敢打!”

      赵荀是赵嘉的亲堂兄,是手中有七千户封邑的大夫,也是这些赵氏俘虏中地位最高的一个。

      他刚说完,其他被俘的赵氏族人也立刻呼应。

      赵嘉的脸色有些难看,说道:“都是俘虏,为何是魏韩之人在督工?智氏之人呢?”

      大家都是俘虏,凭什么魏韩的地位就高一截?

      “我怎会知道!哼,智氏之人倒还算良善,时常救济我等,远不及魏韩之人恶毒。什么联军,呸,魏韩几时把我等当作盟友了?当初智瑶攻打晋阳,魏韩不也是敌军吗,之后的联合不过是利益所系罢了。如今新仇又加旧恨,我羞与之为伍!”

      赵荀说着话,眼睛仍是瞪着魏韩那边,这事显然不是几句话能过去的。

      赵嘉脸色沉了下来,看向任章跟段规,说道:“二位还有话要说吗?”

      听到这,捂着眼眶的魏楼却突然走过来,喊道:“说什么?这难道是我等愿意的?不压迫你等,那受苦的就是我们!你们不去找智朗,却在这里向我等发难,难道就是大丈夫所为?”

      他也委屈,他们虽然是督工,但智朗把工期压得极紧,延误了受罚的就是他们自己了。赵荀又是个刺头,若是不罚他,那些赵氏之人根本管不了。

      当然,后来打骂赵人习惯了,加上无聊,确实存在欺压赵氏之人取乐的情况。但那是少数情况,而且就是打骂,也没死伤几个人啊,这事究根到底,还是得怪智氏!

      魏楼的逻辑倒也算通顺,但问题是,赵人显然不这么想!

      “贼!”赵荀听的大怒,“你以为我眼瞎吗?智朗可让你打我了?可让你把我的部下当牛马骑乘?他固然可恨,但你却犹有过之!”

      说着,他又要挥拳打过去,却被人拼命拉着了。

      任章跟段规对视一眼,都有些无奈,此事眼看已经无法收拾。而且,从刚才赵荀所言不难知道,这就是智朗的计策,挑拨三家罢了。

      可,问题是知道又有什么用?难道那些伤,那些羞辱就不存在了?不可能的,不是每个人都是赵无恤,快意恩仇才是大多数人,谁会理会那么多?

      段规走到赵嘉旁边,小声说道:“你该知道,这是智朗的计策,为的正是分离三家。如今联军已经摇摇欲坠,你真的想彻底闹翻吗?”

      赵嘉脸色阴晴不定,咬牙低声道:“我当然明白,可你让我怎么做?难道置赵荀他们的怒气不顾?……我自然想维系联军,可,你们至少该惩罚魏楼他们吧?”

      段规却摇了摇头,说道:“你认为可能吗?魏楼他们几个可是大夫!部下甲士数百,此事须得各家家主决定,我如何能惩罚?”

      魏楼就算在魏氏也算的上实力派,当然不是他一个门客能惩罚的,就算到了魏驹那,大不了也就责骂几句,难道还真让赵人打回来?魏楼他们能答应?毕竟,不是所有宗主都有智瑶那样的威望。

      所以,这种仇恨根本就是无解的,也可知智朗此招的毒辣。

      两边在那争执,但却始终达不成共识,气氛更加紧张起来。

      远处,智朗却正提着一串薪地来的枣子,一边吃一边站那看戏。

      放魏楼跟赵荀他们回去,当然不是因为善良,智朗需要他们的仇恨。只要有他们在,联军就不可能继续维持,赵氏就只能孤军作战。

      “家主,都准备好了,宴会几时开始?”骝凑过来,说了一声。

      智朗把没吃完的枣子都塞到了兜里,拍了拍身上,说道:“那就上菜吧!”

      当智朗走过去,正在争执的众人如同被卡住了喉咙眼,立刻停了下来。

      看着这个缓缓走来,有着和煦笑容的少年,一股莫名的不安在所有人心中慢慢升起。

      谁敢相信呢?他们所争执的一切,竟都是这少年一手推动。

      从智朗出现,士气如虹的三家就连连受挫,联盟分崩离析,如今更被玩弄于股掌之中。

      智朗坐到首位,招手笑道:“各位都坐下吧!尝尝我薪地特产的佳肴。”

      众人各自落座,拿起筷子看着面前酒菜,虽香气扑鼻,但却都没多少胃口。

      “都吃啊!若是以后离开,可就没机会品尝这美味了!”智朗一边吃着,朝众人招呼道。

      大家这才动起筷子,不过,都吃的相当文雅,这无疑会让厨子有些挫败感。

      “小君子,我等已在此逗留两日,家父还在等候结果!和谈之事,也该快些决定吧?”吃着吃着,赵嘉就忍不住停下筷子说道。

      他这一说,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都聚集过来。

      “和谈之事……,我也厌倦了战争,若能尽快回智氏,我是很乐意的。”智朗随手端起酒爵,喝了一口。

      众人顿时精神一振,前几日智朗的态度可没有这般软化,这是又起了别的心思?

      说实在的,虽然魏韩跟赵氏有决裂的趋势,但却不意味着他们就想看着赵氏覆灭。只是如今三家加一块也打不过智氏,抛弃赵氏是不得已的选择!但如果停战,却是更优解。

      “此话怎讲?”赵嘉有些激动的说道。

      智朗抽出佩剑在地上点了两下,又划了一道,淡淡的说道:“从此地到晋阳,从北至南划一条线,以东属智氏!以西为赵地,若你答应,战事立刻就能结束。“

      赵嘉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半晌,他却端起酒爵一饮而尽,猛地摔在桌几上,不说话了。

      态度很明确,要地没有,要命也不给。

      他总算是看明白了,智朗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和谈的意思,拖延时间罢了!

      其他人也有些失望,这条件已经不是苛刻,而是要命了,跟智瑶当初要皋狼之地有什么区别?赵无恤不可能答应。

      段规却站起来,朝智朗拱了拱手,劝说道:“小君子,割让赵地着实过分了些,不如用钱粮代替?“

      智朗却摇了摇头,“智氏去年大丰收,粮仓早已堆满,我可不缺钱粮!“

      “那,那换成邯郸赵地?……嘉,你以为呢?“段规看着智朗,又转向赵嘉。

      赵嘉抬起头,有些意动。邯郸赵地是一大块飞地,被智氏完全隔开,本来就是半分裂状态,割让出去却也没那么心疼。

      他正要说话,智朗却大笑了一声,说道:“邯郸赵地?段规先生,这世上岂有用别人囊中之物赠送别人的道理?“

      段规愣了一下,看着智朗,突然明白了什么。随即,他却坐下,再也不吭声了。

      此刻他哪里还不明白,智朗就没有和谈的诚意,根本就是在拖延时间而已。

      场面一度尴尬,只有智朗还在那痛饮,其他人却更吃不下了。

      “不说这恼人事了!来,饮酒!”

      智朗晕乎乎的扬了扬酒爵,似乎要把刚才所言驱散一般。又看向赵嘉,面色微醺的说道:“听闻,你那妹妹容貌极美!不知我可一睹吗?”

      “家主,你喝醉了。”一旁守着的骝连忙提醒道,同时朝众人歉意的点点头。

      看着明显喝多了的智朗,众人倒也没什么好说的,虽然举止相当无礼,但也人之常情嘛。

      而赵嘉抬眼看着智朗,目光变换,随即,他竟拱手道:“小君子提起此事,那自然可以。我父本就有与智氏结亲之意……”

      赵嬴跟他说了智朗在她营帐外逗留之事,方才又听那些放回的赵氏族人提及智朗曾去打听赵嬴,很显然,智朗对赵嬴是有意的,此刻只是借着酒劲说出来罢了。

      而赵嬴之前的大胆举止,以及那些传闻,显然成功引起了智朗的好奇心。

      这倒正应了他父亲之前所言,越是智朗这种少年得志之人,就越无所顾忌,更容易头脑发热。

      智朗晃了晃脑袋,有些口齿不清的道:“多谢,呃~!多谢了!”

      听着二人这般对话,赵氏之人面色都有些憋屈,……但又能怎么样呢?其他人也是各有表现,有的叹息,有的轻蔑。

      不管怎样,赵氏这次的面子算是丢光了。

      一顿酒席,吃的众人心情大起大落,等散场,酒菜却还剩下了大半。

      智朗晃晃悠悠的走了,其他人也各自离开,只不过,有意无意的都往赵嘉那里瞧了几眼。

      赵嘉被盯得浑身不自在,站起来,也转身就走。

      过了不久,他回了营帐,紧接着就去找了妹妹。

      “智朗要见你!”看到正支着下巴发呆的赵嬴,赵嘉直接说道。‘

      “啊?”

      赵嬴嚯的站起来,吓了一跳,”智朗?他要见我?“

      赵嘉打发侍女去了门外,端起桌边茶碗喝了口水,咬牙说道:“你带的那支短剑呢?还在吗?“

      “在……真要如此吗?“赵嬴扶着腰上别的短剑,声音有些微颤。

      赵嘉点了点头,说道:“他根本没有和谈之意!不得不如此了。“

      “可……我,我担心……“

      “他此刻已经喝醉,有什么可担忧的?!哼,大不了一死而已。”

      赵嘉情绪有些激动,但看着妹妹,很快又心软起来,说道:”就算此事不成,智朗也不一定杀你啊。“

      赵嬴摇了摇头,擦着眼角委屈的说道:“我哪里怕死了?只是从未经历如此险恶之事,眼泪自己就落了下来。“

      赵嘉有些心烦,搓了搓脸,说道:“还是快些吧,这次乃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不要想那么多,接近智朗,贴身刺过去就是!”

      不久,营帐门帘掀开,赵嘉带着妹妹出了营帐。这次守在外面的守卫果然并未阻拦。

      兄妹俩一前一后的往智朗的营帐走去,赵嬴在后边亦步亦趋,仍然遮着面纱。

      到了智朗营帐外,骝正带着甲士站在门口,让赵嬴过去,却把赵嘉拦下了。

      赵嘉叹了口气,往远处走了一段,但又没离太远,正好能看着这边的动静。

      另一边,赵嬴走到了营帐中。

      掀开门帘,可还未等她看清人,却突然被手捂住口,一把剑架在了她细嫩的脖颈上。

      “不要说话!”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正是智朗。

      赵嬴满脸惊恐的眨着眼,接着,她的双手就被绳子缚着,口中也被堵了绢布。

      智朗这才松开她,但接着却扶着她的腰,很快抽走了一把短剑。

      “你是要杀我吗?”智朗随手把短剑扔在一边,眼中带着戏谑。此刻,他脸上哪还有一点醉意?

      赵嬴痛苦的摇了摇头,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落。

      “哭什么?放心,我不会怎么着你,配合演一场戏罢了。”智朗摇了摇头,拉着她坐到了软垫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