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猎艳寻芳

      第三얕十章:朱重八的夜校(下䠉)䤵

      “重新造,重新造!”

      “对,重新造!”

      “……”

      群情激愤,徐达终归为自己的偷奸耍滑买了单。

      “徐达,你重新造一个,不可偷奸耍滑!”朱重八做了最后的裁决。

      他有点不明白平常看着挺老实的徐达怎么会搞这些道道,स难道真的是玩战术的㉿心都脏吗?

      “重八ઊ哥,好的!”

      徐达心里还有好几个腹稿,用“妄ᘗ自菲薄”造个句而옣已,没那么难!

      䢰“快造,达子,你可别想再偷奸耍滑了,哼,咱们可都看着的。”周德兴撇着嘴,明显有些不服气。

      如果是㨜像徐达那样造句,天底下就没有造不出来的諈句子,那么朱重八要求造㱉句的题目还有什么意义?

      “德兴,你以为咱是你个憨㈼包吗灻?”徐达嘴角上扬,造句之前还不忘损一下周德兴。

      䋪 气得周德兴腮帮子鼓鼓的,像个癞蛤蟆似的回怼到:“达子,믁咱怀疑你Ⲿ有故意拖延时间的嫌疑,你还棴是快Ჱ点造句吧,十个é数之内你要是造不出来,就得认输喊咱大晎哥!”

      徐达、周བ德兴两人年岁相差无几鐖,也正a因如此谁也不服谁,都想着做酙对汩方的大哥。

      这就跟后世一个寝室的大学生똄总想做对方爸爸是一个道理,开玩笑之中带着几分认真和调侃的味道,非常的有趣。

      㚂“好,咱要是造不出坑来,以后藩你就是大哥,可咱要造出来了呢?”徐达不甘示弱道。

      “咱就认你做大哥贠!”

      跎  周德兴脾气也上来了,佛争一현柱香,人⃳争一口气,怕个毛啊!

      ῷ “好,德兴你听着,重八哥让周德兴……”

      “哎,慢着,你咋又这样,你这样造出来也不算哈!”

      “德兴,你他丫的听大哥给你造完了再吭声也不睏迟啊!”

      “好,看你能狡辩到什么时候!”

      说徣着,周德兴还给数起了数来,一开口数的还縻不是ﻪ“一”而是“五”。

      好家伙,确实也㚾够无耻的。

      一旁的朱重八都忍不住想给周德兴竖个大拇指点赞,缓兵之计又给使上了。

      他丫的,谁要再敢说흦周德辬兴憨包,他绝对会对其嗤之以鼻。

      没瞧见为了争做对方的大哥(爸樄爸),所有脑筋都开动了吗?

      果然,男人只有在关乎自己尊严之战面前才是最强的,哈哈!

      㧃“德兴,你丫无耻!” 辶

      “达子,谁无耻?难道咱们说话不算时间吗?对了,忘记告诉你了,现在还剩三个盶数了,你୵快认输叫大哥吧,哈哈哈哈!”

      “想得美!”

      “八!”

      稔 “好生听着。”

      “九!”

      “周德兴不会造㢹句,憨包一个,不过咱劝他不要妄自菲薄!”

      䲵 “十!”

      两人声音几乎同时落下,徐达真造出来了句子,而且还把他周德兴狠狠的损了一顿,气得周德兴嘴角一抽,一张黑脸可难看了。 

      “德兴,你可认ા输氿了,哼哼!”

      ꐑⳙ “算你厉害。”

      “嘿嘿,快叫大哥!”

      “見大……大哥!”

      읳 周德兴一张黑脸憋得难욞受᪳极了,看得ೋ出他鯲明显还有点쾁不服气,ܾ故而目光落到П了朱Ⱄ重八身上,很想让኱朱重八帮他的忙먚,找回一点场子,可惜朱重八理都没理他,又继续开始上课了。

      ……

      每㷰天傍晚的煷时候,借助太阳最后的余晖,朱重八都会教授众人五到十个左右的生字,并且尽量˰让他们明白生字的意思和用法,以此来增长众人的文化知识。 ⴥ

      当然,因为教的是简化汉字,众人想要自学几乎不可能,而朱重八闲暇之时也会做另外一件事,学习繁体字和翻译简化文言文。

      这种事情做起来操蛋得要死,遇到后世学过的还好说,没学过的简直要人老命,一晚上能翻译出一篇来便已是大幸,很多时候是好几个晚上都搞不定一篇文章,比当初高三学习的时候还要苦,当真哔了狗了!

      有时候朱重控八甚至都忍不住在想自己为啥要去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

      在古代社会简化汉字真的有必要吗?

      Ⴏ 会不会被那些老夫子、老学究喷得体无完肤,骂他是千古罪人?

      想的有点多了,但最后朱重八还是坚定了目光,知识的숮广泛传播一定要建立在通俗易懂的前提上。

      那些好听的故事和戏曲许多老百姓为什么都能说上几句,哪䐢怕不识字的⡫也能쁂唱两句里面的台词,原因就在于简单、通俗易懂。

      简单来讲就是学起来不费劲,大大的契合了人喜欢偷懒的本性,自然而然就传播得很快很广。

      朱重八可陾是一个很有理想的骚年,未来除了统一国家的伟大闎理想外,还有更大的梦想要去做,所以他必须要有大量的噛读书人帮忙。

      然而读滥书ꊆ人从哪里来?什么样的人才能算作读书人?

      再往ࡏ深处继续延伸,便会发现困扰华夏封建王朝的千古难题,一个ᩬ帝王到底该怎么驾驭读书人,到底该怎么与读书人分配手中权力?

      首先谈不分䖈配行不行? 둷

      那肯定是不行的,皇帝家天下,可天下太大,事情太多,哪怕皇帝有一万只手、᏷一万只眼也处理不过来。

      期所以与读书人分配权力是必然的结果,所以才有皇帝与士大夫共天下的说法。

      士大夫是士大夫,可不是万千黎民百姓,更加无法代表黎民百姓,双方有着本质上的差别。

      按照后世的定槮义ꛙ,属于农民和地主两个天然对立的阶级,皇ჷ帝一直以来也是国家最大的大地主。

      然而皇帝虽是㑿最大的地主,却也难免受到天下所有的地主裹挟,而且皇帝只有一个人,怎么可能谠斗得过千千万万的士大夫?

       事实上,越往后期皇帝有所作为便越难,看着有高高在上的权力,生杀予夺,无有不爽。

      廼 可一旦士大夫不陪你玩,你还能有什么办法,有붚本事你皇帝一个人去治理天下。

      皇帝显然是没那本事的,所以揂皇帝被士大夫裹挟乃쬰至架空,也算历史发展的潮流和规律。

      如竘果不从源头上去改变,压根破除不了这个死循环和令人操蛋的问题,朱重八现在所做的便有这方面的考量。シ 뼲

      读书人不是金贵吗?

      老子就让你变成大路货,随便抓一把到处都是读书人,就跟后世大学ö扩招,满地都是大学生一样,大学生一多谁还敢说自己有多了不起,多不一样؄?

      物以稀贵,人同样如此,当读书人多到满大街都是,谁还能꣋裹挟皇帝的意志,谁裰还能标榜自己是个쾕读书人?

      ཉ不得不说,朱重八有点用心不良,但又确确实实是件好事,对天下人都有利,唯独对读书人不好。

      ᱲ 恌 哎!

      ……(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