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版成人APP破解

      凌霄勒住缰绳一个翻身跳下탷马,双手背于身后悠哉悠哉的走上擂台,径直走到中央随手拔起铁枪,挽了个枪花说道:“那个削苹果的是死了吗?”声音很是随意却不Ὠ怒自威。

      “师父很早就逝去了,吾来完成师父的遗愿,请凌先生指눟教!”刀出一寸,反射出一道阳光!

      “他自己不敢来让你来?既然来了,那就让我来看看你的刀吧貥!”说罢枪身一顿!

      顾青葶趴在栏杆上,手紧紧抓着围ꆁ栏边缘,目不转睛盯着擂台上的两个人,一个身姿挺拔,气势如龙!一个锋芒毕露,蓄势待发!围观众人䏊噤若寒蝉,针落可闻!

      媯蹭的一声!打破此刻的安静!

      只见一道寒芒出鞘,宫Ụ刀藏飞㌕身跃起,那道寒芒随着他的身影一起冲向凌霄!势如破竹!

      凌霄左手握枪,横扫六合,气势如虹。

      锵!

      宫刀藏的身影与凌霄的枪撞在一起Ȭ,瞬间被击飞退回原处!刚一落地,身影如飞羽一般再次冲向凌霄。

      锵!

      凌霄原路回枪再次击中宫刀藏的身影!只是눰这次宫刀藏的身影,并没有如一开始那样被击回原处,他如同鬼魅一般顺着枪늷势向空中一扬!在空中扭腰转身,贴着凌霄的枪向凌霄翻滚而去!擦出一连串的火花!只见凌霄左手高举把枪身换到右手,微微俯身将铁枪倒提在手!呲~!㤦挡住즹这翻滚而来⮟的一刀!

      随后右手吏往前一挥甩动手腕,铁枪顺着右手手腕自他身后回旋一周,以枪为棍猛然砸下!宫刀藏的身影赫然就在那一棍之下!

      千钧一发之际宫刀藏向左翻滚,堪堪滚出那一棍的范围,那一棍贴着宫刀藏的衣衫重重的砸在擂台上!

      匡!的⎗一声!只见擂台木板四分五裂,被砸出一个大坑!顿时烟尘四起,木屑飞溅!宫刀藏往后翻身跳跃避开四溅的木渣!

      顾青葶看爀着眼前的场景,暗自咋舌ᛞ,好家伙!巴掌厚的木板就这样被砸烂了?昨天她看的时候还用手掌比划了一下,比她手掌还厚。当时她还在心里嘀咕:看起来这么寒酸的两人怎么有钱找人搭建这么仢结实的擂台!

      待烟尘散去,擂台上抍出现一道大约长两米的裂缝!凌霄收回铁枪,反手一横,道:“你身法倒是学得精髓了!只是刀慢了一点!”

      宫刀藏伏身蹲在地上,右手持࿩刀,刀尖拖在地上,突然起身,脚步飞快冲向凌霄!

      只见宫刀藏左右飘忽不定!寒光四起,镇南王凌霄双脚如同Ɣ钉子钉在擂台上一样!手中长枪挥舞,虎虎生威!大开大合如™同铁画银钩刔!将鬼魅般的宫刀멐藏挡在七尺之外!近身不得!

      一时间,场中只能听见刀枪碰撞之声!锵!锵!锵!锵!锵!

      宫刀藏久攻不下,正值焦灼之际。突然!凌霄右脚向前踏出一步,擂台发出闷沉的响声!只见他以雷霆之势收枪横扫!气势磅礴!

      铛!宫刀藏横刀一抵!应声而飞!

      单膝跪地,以刀杵地⡌,向后滑出一道长痕!

      只见他缓缓起身,站起来用左手从身后拔出另外一把纤细短刀,右手横刀,左手短刀,两手ꤻ微微向后轻扬,左脚后退䣛一步弯腰俯身!阳光下,两道刺眼蛳的寒光一闪而过!犹如两道뢚闪电横空出世!

      霎那间宫刀藏的身影出现在凌霄头顶,两道‘闪电’破空而至!

      凌霄猛然抬头,双手持枪向天一横!转身旋枪!

      锵锵锵锵锵锵锵锵!

      宫刀藏人影像羽毛一般在空中不停飘忽不定玧,脚不沾地!双手双刀快若闪电,无数刀光斩在铁枪之上!火花四射!连绵不绝!凌霄长枪一转,身体下蹲一脚在前一脚在后,竖起长枪,朝天一刺!只见他肩膀耸动,手臂一抖,钢铁长枪如同软木一般,冁然抖动!嗡~!

      宫刀藏被这一枪震断了招式,身影不在连贯,当即一个翻身向后翻滚而去!

      凌霄一枪逼退宫刀藏,还未等他落地,向前一步踏出!枪转急如风,向宫刀藏下落身影刺꘼去!此枪一出如同一条镇海蛟龙!

      宫刀藏眼里折射出那道枪光,面色平静,只见他双手如同大鹏展翅!手中双刀不知何时早已不在手中!双手御气在空中猛然一顿,硬生生往高拔起三尺!刚好避过凌霄刺出的一道长龙!随后他以脚轻点枪尖,身影向前猛冲而去,直入凌霄近前!凌霄来不及收枪回身,只得向左回旋转身!避开宫刀쬉藏踢出的一脚!只是宫刀藏意不在此,踢中枪神,凌空一跃,此时宫刀藏身影已至凌霄身后!

      ࠛ 一༿道寒芒突现!如同黑夜中一道彗星划破天际!明亮刺眼!

      只见凌霄转身背后出枪,以左手接右手向后出枪,一点寒芒撞在‘彗星’之上! ⋧

      嗥!

      一声突如其来的龙吟椧!震耳欲聋,气吞山河!

      咔嚓~!

      ꂉ ‘彗星’好像被一᜽枪刺破,四分五裂!数道银光如同咲流놴星飞花洒落一地!

      与此同时,在宫刀藏出刀之际,远在凉棚里面的顾青葶盯着宫刀藏的左手嘴里念念有词!归鞘藏刀!原来如此,归鞘只为藏刀!出刀!

      突然间福如心至,心灵灵犀!左手握刀,下意识旋身拔刀出鞘!一道寒光惊醒观⁄战的沐长风,專只见顾青葶一刀挥出,凉棚主㏎梁应刀而断!凉棚失去支撑瞬间塌陷下来!

      沐长风来不及多想,一手揽住发呆的顾青葶一跃而下!空中那一瞬间顾青葶好像时间变慢,盯着沐长风的微带担忧的眼神!

      身后凉棚轰的一声䪹砸了下来!本来安静的空气瞬间充满嘈杂的人声!南旋紧跟她俩跳下来,身后是一个侍卫像拎小鸡一样提着一个少女,少女满脸惊慌,手舞足蹈,落地时没站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没注意到腰间的衣服被扯开一道口子,露出白花花的肌肤!只是现场一횼片混乱谁也没注意!

      落地之后顾青葶未站稳抱住沐长风的手臂!站稳之后赶紧松开手!再次看去,沐长风眼里只有淡然哪有什么情绪,可能是自己的错觉吧!回头一看小花弹着灰尘站起来,并无大碍!

      擂台之上宫刀藏半蹲在擂台边缘,银色的发丝显得有些沧桑无力!四周散落着断刀残片!凌霄站在中央,右手扶着长枪,眼睛如深潭般砿平静无波,道:“果然有些意思!你只是败给了自己的刀!ऺ你去寻一把好刀再来寻我!”

      蓑 宫刀藏缓缓ಜ站起身,深深一鞠,转身就走!围观的众人自发让开一条路!台下刚追上干瘦毛驴的老仆,赶紧牵着毛驴跟上,倒偃是没裂开嘴故意漏出他那缺了一半的门牙ꓔ!只是说着听不懂的语言,追着宫刀藏的身影,一路给他披上蓑衣!

      凌霄收起枪,下了擂台在群众高呼中骑上白马,㋢优哉游哉离去!背影如此挺拔潇洒!

      南旋表示没事挥挥手示意侍卫离泔开,走到顾青葶和沐长风旁边,问道:“三妹,你怎么样?可有吓着?”

      顾青葶呆呆的摇了摇头,问道:“出什么事了?这是怎么了?怎么塌了呀?”

      “想是凉棚没搭结实,人太多导致突然坍塌。”南旋看了看周围被伤民众骂声连连。

      一旁小跑过来一个肥胖的男人,浑身肥肉晃动着,身后跟了几鷌个店小二。肥胖男人看着眼前满地狼藉,脸上冷汗簌簌往下流,回头斥道:“还愣着干什么呀!快救人呐!”

      几个店小二赶紧去帮几个被砸在下面的客人,一时间骂人声,惨叫声,欢呼声,还夹杂着奇怪的声音!好不热闹!

      沐长风拉着顾青葶赶紧往外走,道:“蠢货!还不赶紧走,真当没人注意到吗?”

      顾青葶跟着沐长风和南旋一溜烟就不见了,留下现场一片狼藉声!所幸凉棚只是临时搭建成的,棚顶只ㅙ是用茅草加竹片固定,简灮单遮阳避雨!被砸中的人都无大碍!不然罪孽就深重了!

      最下面一즠个灰头土脸的人爬出来,满头灰尘茅草!嘴里骂骂咧咧的,揉着屁股一瘸一拐的出来!

      “沐二哥!刚才那个,是我干的吗?”顾青葶坐在悦南茶楼,有些懵不确定的问道。

      “不然呢?”

      南旋呵呵笑着说道:“无事!三妹可能只是看的太入迷了,刚侍卫来报并无人员伤亡,三妹不必自责!”心中暗道:这顾家大小㷃姐何〙时会如此凌厉的刀法?

      顾青葶怎么想都不对,自己怎么跟抽风似的就干出这种脑残事呢?幸好没砸死人,不然想想都难弜受。

      小花心有余悸的坐在门口,看着一边站着的那个冷冰冰的侍卫,虽然他救了自己,但是为什么她会ᆍ像小鸡一样被拎着脖子丟下来,这样不说吧。那人还一直板着一张脸,好像自己欠了他好多钱一样,到嘴边谢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好不容易等心里平静下来,鼓起勇气对他说了声谢谢!结果这人眼睛都没抬,冷冰冰的回了一句“你衣服开了,赶紧回去换了吧!”

      小花往下一看,果然腰间破开一条长长的口子,漏出一片白花花的肌肤,脸颊瞬间红透,赶紧屈身挡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出来!

      忽听撕拉一声!

      小花抬头只见一块黑布盖到自己脸上,慌乱中赶紧用手扒拉下来,仔细一看,正是雅间门口的门帘布!上面还绣着一ꠅ条金色的鲤鱼。羞涩的她赶紧用这块布把腰间裹住!

      顾ሟ青葶呆坐在沐长风身旁,细细回忆起当时的状况,自己好似突然间就被鬼迷了心窍!下意识砍了顶⚉梁柱!只是她没有想到能砍断罢了。想起在刚拿到刀的时候她试过的,用尽全力也只能在木桩駨上砍出一道浅痕!

      휢 “三妹蛢?陈”

      南旋那柔和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顾青葶回神ፗ,问道:“啊?怎么了?”

      南旋轻轻一笑,温声笑道:“今日孧不早了,我还有事要进宫一趟,先告辞了!”

      顾府

      顾青葶闷闷不乐的来到安合院,得知顾青书不在,又转头前往青鹤院,一踏进门中,就见院子里小全正在给灰头土脸的顾青舟拍着衣裳。

       “二哥哥?你这是?”顾青葶纳闷道。走进去,Ï靠近顾青舟,问道:“你是去盗墓了吗?”

      顾青舟转头,看鎰着顾青葶咳了两声,有些气愤道:“害!今我看热闹去了,谁知那凉棚突然就塌了,把我给埋里边了,本以为是建得不好才塌了,后来查出有人把梁柱斩断了,也不知是哪个挨千刀的干的!这么缺德!”

      “……”

      不等顾青葶开口,他接着兴ꜹ致勃勃道:“小蜻蜓你知道吗?今凌霄舅舅和那桑屿的宫刀藏打起来了,宫刀藏大败,灰溜溜的走了,今早我一得消息就去你院里找你,结果你居然不在,也不知道你跑那里去了。这么精彩的比武你竟然不去看热闹!要不是大哥今天要进宫,大哥都涬会去的!”

      곊 “我…我…我也去看热闹了。”顾青葶心虚的憨憨一笑,实在不敢和二哥说她干的事了。不然二哥哥就知道自己是哪个挨千刀的缺德人!

      顾青舟疑问道:“那我没见着你啊。”后来想了想,也是!当时人那么多。人山人海,又吵又乱看不到很正常!说罢又道:“小蜻蜓你先自己玩会,我要去洗洗了,你看我一头的土!”

      “好ࡑ!那二哥……我……我就先回去了!”

      顾青葶说罢匆匆离开,小花在她身后道蔷:“小姐,当真是你砍塌的凉棚吗?奴婢当时什么都没瞧见凉棚就塌了。”

      욮 “……我敢肯定就是我,只是过程我记不太清了。”顾青葶越往细想越头疼。

      “葶儿!”

      顾青葶听见声音抬起头,正好对上迎面而来得顾青书。

      﨑“大哥哥你回来啦?”顾青葶瞬间变得喜悦起来。 禼

      顾青书眼眸含笑,温声道:“嗯渆!你今日可也出去凑了热闹菆?”

      “去ٞ了!且…我还…”顾青葶说着抿了抿唇,改口道:“我还遇见南旋和沐二哥了!而且还发生一件不好的事情!”

      “哦!说说看!”

      顾青葶扭扭捏捏道:“今天擂台那里刚겒搭起来的凉棚塌了,大哥哥你知道吗?”

      㥭“有所耳闻。”接着又有些紧张道:“葶儿你可是受伤了?”

      顾青葶赶紧摆手ꊑ,道:“没……没有……不是……那个那个我跑得快!”룛

      “当真?”

      顾青葶把比武的来龙去脉细细的都告知于顾青书,隐去了她鬼迷心窍的一刀砍坏别人的깅棚子一事。

      丱 顾青书安慰道:“听说无伤亡,许是棚子搭建不稳固。葶儿没事就好。”

      “可能吧!但是我看虽然那个宫刀藏输了,但是我觉得他的刀好厉害呀!我什么时候能够像他一样?毕竟我也要练刀了嘛!”

      顾青书啼笑皆非,道:“习武并非一时之䔾功,你若是真想深究刀法,以后便来找夜羽。”

      顾青葶好奇问道:“大哥哥你会刀吗?”

      顤 “略知一二,我擅使剑。”

      ————

      世安院。

      顾青书在小阁楼处理公똶文,而顾青葶正认认䓁真真的端坐在院里听夜羽说道。

      “刀者!霸道也!所谓霸道是指出刀要一往无前,披荆斩띰棘,就算前面是天下第一人,这一刀也要有必杀之意!勇往直前!我既出刀,此刀必定可破一切!这是信念也是习刀之人所谓刀意!”

      顾青葶听着,嘴角抖了抖,听起来好厉害的样子……可……听不太懂啊!问道:“夜大哥,那我该怎么样练习呢?”

      “大小姐你筋骨天生不行,挥出的刀软绵绵毫无气势䌾,要练刀先练筋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