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app污版下载

      [叮!恭喜玩家完成支线任务。]

      紸白君唯取出之觎前炼恁制的伤药撒在花믫蛇身上,这边还没怎么样,头顶上方便不断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 收回视线前,就见霍斯酒从掀开帘子负手而来狸,白君唯看到他也不觉得意外,转头视线落在花蛇身上。

      “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说话,先让我看看这只小白鼠。”

      霍斯酒看着地上已经不能誸称之为人的东西,厌恶的视线移开:“这就是你带白术来的目的?”

      “冶对啊,没有他的通风报信,我怎么可能顺利被带进来。”白君唯说的理所当然,更没想着隐瞒他。髓

      鲭 霍斯酒本打算将白术带回去重罚,听她这么说,不由挑眉道:⼧“何以见得?”

      “手啊,他手上ᗮ的老茧明显就不是常年握扫把奲的手,并且还在王府七年都只是个下人。

      当然,之前也只是我的猜测,有可能他是你派来保护我的人,不过花蛇刚刚直呼摄政王妃,我就确定了。”

      [叮!恭喜玩家完成支线任务。]

      果然,白术就是隐藏在磭摄政王府的奸细,还是个在哪混都是个下等人的奸细。

      霍斯酒这下有些对她另眼相룓看,头脑不错,观察入微,还意外的帮他解퍵决了个奸细。

      对于培这种小人ז物,霍斯酒不甚罹在意,有时候消息传出去也未必是坏事,不过能少则少。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好在她这次碰到ᗾ只是打探消息的花蛇,没有任何武功内力。

      “雨露不是已经给你通风报信了吗?䣆说来我的行动也是得到你的默许。”她早就㗁知道雨露是他的人。

      否则一个婢女怎么可能会有武功?还被派到她身췝边,白藤君唯实在想不ങ出其他可能。

      㙌 霍斯酒不语,显然是默认她的펠话,早在她䙪离开的时候,他就已经跟在不远处。

      㶷  “白术就处理了吧,他应该是花蛇的빮人,没什么尅利用价值。”在哪都混的这么差,也是ɳ辛苦他了。

      ⶢ “嗯。”

      知道了白术的身份,霍斯酒也不打算留着他,如她畹所言,白术⛽已经没有利用价值。 

      花蛇没过多久便咽了气,得不到有用的结果,マ白君唯起身打了个哈欠,也不打算继续留在这里。

      掀开帘子从竹木屋内出来,抬眼看去,ꉑ外面的人已经뛵被清空,石桌上还残留着刚做好的诗词。

      隐藏在暗凾处的人全部被霍斯酒鸅带来的人解决,她的任务也都完成,白君唯懒洋洋的坐上马车。

      “王妃为本王铲除奸细,本王便许你你嬏一个要求如何?”霍斯酒视线放在她身上,等着她提出的要求。

      白君唯慵懒的眼眸一亮,刚张开嘴就被一道不和谐的声音打断。

      [叮!主线任务:跟霍斯酒同床共枕ᛱ。]

      白君唯:“…虰…”

      她有一句mm뒩p,不知䋃当讲不当讲。↍

      “今晚我要跟你同床。”

      硸 霍ಊ斯酒动餕作一顿,不知是不是他看错了,刚才白君唯明餀显想说的不是这个ꯈ,可又为何改变主意?

      ⚗不譊过訬霍斯酒还ㄥ是应ॸ了,本以为她会提出离开摄政王府,现在看来,她根本不需要。

      当晚,白君唯就被伺候着沐浴更衣桜,她漵满脑门的黑线,像༲是即将要被扔进油锅。

      只见一席大红色轻纱裹在ῖ她身上,曼妙的ᣈ身材凹凸有致,柳眉弯矼弯,红唇如樱。

      她솘就是去睡个觉而已,至于打扮成这样吗?搞得웧好像她就是个礼物,等着摄政王亲自拆开。

      白君唯阻止她们想要在她脸上涂涂抹抹,随便让她们重新找了풛身平时的素衣换上。

      雨露脸上明显带着着不赞同,也开口提醒道:“摄政王妃,您这样去恐怕有些不妥。”

      “雨露,皁摄政王让你来是保护本王妃,而不是让你来质疑本王妃的决定。”

      雨露见她脸上似有怒意,立刻跪在地上:“씸奴婢逾越,还请摄政王妃责罚。”

      白君唯摆摆手,慵懒的脸上带着不怒自威:“下不为例,带本王妃去主卧。”

      “是。”

      雨露起身上前带路,白君唯身后还跟着婢女,手里拎着灯笼,夜ﷷ晚的路也被照亮。

      来到主卧门前,핓雨露率先柤推开房门,带白君唯走进,便关上房门退在不远处候着。

      霍斯酒애这时也刚好沐柳浴更衣结束,墨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上面滑落下几滴水珠。

      “霍斯酒,你真的没有千面蛇的消息Ῥ?好阶歹你透露一点儿,我也好心里有数,比如他们的首领。”

      好歹也让她幺完成个任务什么的。 㼤

      霍斯酒听言转向她,䒻见她正端着茶杯把玩,泛Ӹ着困意的眸光正执着的看着他。

      “首领很神秘,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他们手上接的任务从未失手,并且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白君唯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砲的视线扫向他:“所以能不能查到还得看我这个诱饵发挥呗。”

      線“本王已加派人隅手在王妃身边保护,安危的问题不用担心ଅ。”一百两的悬赏金,真正的高手也未必会出手。

      沕 “晚上少喝䣣点茶,小心失眠。翶”白君唯不走心的提醒,并且已经起身蹵朝着床榻走ꎥ去。

      别人玩游戏做完任务好歹掉个装备,再不济好歹也ﳷ是有点儿功夫底子的人。

      把她一个送外卖的良民,丢到这种飞檐走壁的世界,就不怕寒了老百姓的心吗?

      莫名而힉来的怨气,让准备起身的霍斯酒脚步一顿,好看的眉头也皱了皱,随后重新坐会软榻。

      白君唯躺在床上就见他又跑过去喝茶,她强忍着困意说道:“喜欢喝明天再喝,我困了,过来睡觉。”ᩍ

      䙡 霍斯酒仔细辨认她的神色,那股怨气突然间消失,就好像刚刚只是他的错觉。

      确定她眼中并异色,霍斯酒这才起身放下麚杯子,合着里衣躺在床上,挥手熄灭屋内的烛光。

      [魒叮!恭喜玩家完成主线任务。]

      接触黑暗没多久,白君唯就已经熟睡,翻身抱住霍斯酒的胳膊,白皙的腿搭在他身上。

      霍斯酒闭禣上ॳ的眼陡然睁开,扑鼻的香气憯自她靠近便传入,并没有那些难闻的胭脂箒水讅粉味道。

      本以为会柣难以忍受,不想并没有任何不适感,手គ臂上的柔软,还能感受到她打在肩膀的呼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