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夜狼直播差不多的

      吃完饭又创作了一会儿,就上床ᯍ睡觉,一个人真툐是孤枕难眠,眼睛望房顶看了一个多小时,翻过来倒过去困意来临,才沉沉睡去。

      这次习ꘔ武有了先觉条件,天不穭亮就到钻井公园的空场地,打鷰起了形糠意八卦拳,他是쾮伸胳膊抬腿,走行门卖阔步,按照八卦方面,独自练了起来。

      没有沈老的指点,刚开始自⃿己练Ⴭ习是有些吃力,但自己总Ꟍ结的经验,感觉到更扎实,随着演练速度也随之加快,有一层낒薄膜即将突破。

      他深知,就是突破下一个境界,最快꿒也得春节前后,没三两个月是达不到二流武者的,现在习武和古代没有可比性,以前是天天练习靠此谋生,现在大多是强身健体。

      一轮红日䠟从东方冉冉升起,也是该他收殺功的时候了,一㇄看手表已经五点多钟,一个人也懒得做饭,就在풉街边⟾的早餐☢摊上对付了一口。

      打着饱嗝回到了家中,又写了一个多小时的小说,看看时间也七点多了,收拾一下穿好衣服,拿着公文包去等厂里的通勤车。

      繀 他的家到附企楼下,也就五分钟的路程,也没有快走反正屴时间来的及,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走着,连消化食都有啦!

      쥀正在他信步由缰地走着,就听到后边专有个Ũ女声喊他,回头一看荗,不是李玉凤那个臭婊子又是谁,本想装做听不见,可距离垨不过二十米,骗鬼都不信。

      他站直了身体,不耐烦地说:“这一大早上呼天喊地的,勞赶快走到,琍通勤车马上就要开走了,有什塵么事到办公室再说”쩻。并

      李玉凤穿着高跟鞋小跑了几步,还稍微有些喘,装作娇呻道:“你前两天不是说让我帮你补习吗?怎ﮩ么没去。

      再说放假这一个多星期,你也没到我家来,都在忙什么,痛快给我交待,要不然饶不了你”。

      ├ 惹 刘长远这个腻歪呀,本来是残花败柳,还愣装青春美少女,还在自己面前撒娇,该有多恶心人,想想就想呕吐她一身。

      劓 츀 膆 刘长远边走边说道:“这两天忙完进货,又帮朋友一个忙,帮他家搬家,都快累死了,我빳能去哪儿,自己好好的休息一个晚上”。

      李玉凤信以为真,不知道是刘长远在胡弄她,也不追问了,屁宱颠地在后面跟着,感觉到刘长远没以前热情了,兴许太累心烦也䑌没在意。

      不大一会儿,来䝊到通勤车旁,早已聚齐了一帮人궫,年轻人在议论到哪去游㛂玩,到哪里去购物,买了什么时㵦尚的东西等等왭。

      见到刘长远和李玉凤到来,看到李䄤玉凤在后面累的气喘吁吁,有的人就开玩笑,说象是ꉫ老处女在追风度翩翩的小伙儿,给大家逗的捧腹大笑。

      给刘长远整的无地自容,而李玉凤确老道的很,不在乎这些人的玩笑话,依旧和人打招呼,等于默认了这个事实。

      过了一会儿,范师傅也来了,大家都上了车丽,勛刘长远不愿意再受ꚣ到奚落,自唭己坐到了最后排,可往往不如你所愿,负责宣传的何小娜一屁股坐到了他旁边。

      刘长远这个郁闷哪,最烦她还凑到跟前来了,究其原因是这个人嘴不好还好说,和刘书记那点破事传的满城风雨,一个二十来붰岁的小姑娘,图五十多岁大老头子什么,就是手中那点权力吗?

      戌何小娜冲刘长远笑了笑,低声说:“长远兄弟,你看咱们姐弟相处还算可以,姐不想在这个破单位干了,能不能帮我活动一下,调到其它单位閥,人情钱我认出”。

      耟刘长远装作苦笑,“小娜姐,我只是一个小工人,虽然有两个干亲戚有点能耐,认你是门亲戚,不认你什么都不是。

      ꩝再说,你就是个㒢大集体,调动起来更困难㉕,我真是没这个钟本事,实在是爱莫能助,你看老弟我有这能耐,还会在这里呆着吗”?

      何小娜见此路不通,也就没和他磨叽,身子一扭一扭的回到了前面。电工大刘风趣地对他说:“纒长远,小娜不会看上你了吧,要不我给你搭个桥”珿。뉛 ᰈ 䃧

      刘长远看了一熩眼,䲘这个唯老不尊的家伙,没好气地说:“您떚就少鐛操这份뫋闲心,要是觉得她好,给你쐮儿子留着吧”!

      给大刘说的满脸通红,不知道如何应答,和边上的电焊工老郭说辞,他是一片好心人家还不领情,ꉀ老郭装吏作没听见头偏向了一边。

      前面的小冯和大曲两个人,讲述他们去钓鱼的趣事휮,说小冯捞鱼没站稳,被一下子带到了鱼池里,将前面的大姑娘麼小媳妇儿,逗得是捧腹댷大笑。

      车已经开动篖了很长一段时间,刘䲩长远望着一片绿盈盈的景色变得有些枯黄튊,他的心情有点象外面的风景,淡定而又寂寞。

      八点之前,终于到达了养猪厂,刘长远望着驷上一世呆朿了三厄年的地方,这一世由于机缘巧合,一个多月即将离开,还是有些不舍的。

      到了楼곈上迂,李玉凤他们俩个急急忙忙将两位领导的办公室收拾完,回到了办公室就坐,李玉凤象平时刚要和刘长远亲热。 婪 嬅 拎 刘릌长远躲开了,说自己这两天支气管炎犯了别传染给她,还装作捂住前胸轻咳了两声,李玉凤有些半信半疑,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正当两个人有些尴⡾尬的时候,不知谁喊道“发工资啦,㡈到财务室领工资”,今潧天正是八号,是每个人期盼已久的日子。

      刘长远也没喊李哣玉凤,一下子串出䌙屋,向财务科走去,心想避开这个臭婆娘是根本,避开一时掀是一时,这两天自己即将离开。

      到ნ了财务室,里面有几个人排着队,工资已经装在了䜙工资袋,还有一张工资훃条,上面记载着应得的费用明细,刘长远是第一次领工资,心情还是很激动的。

      纉轮到他的时候,将工资袋的钱䋘数了数分文不差,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从屋内出来,也在手上拍打,悠悠然回到了办公室。 ꮲ

      李玉凤没去领工资,也没在屋里,这个臭娘们肯定被领导喊去了,䎫不会要调整࠷自己葭的工作吧,要是那样的话,这领导的格局也太小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