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秀看世里_欧美性爱色

      ﶫ灰云遮去清㖩月,夜色人静偶尔响起几声嚎啕哭喊。

      漆黑的矮楼里,亮起灯光,木门‘吱呀’的声音里,龙行正睡眼朦胧,挠着肚皮穿着一件背心出来去上厕所,侧对的那栋三楼上,还羯有灯光亮着,走去厕所拉下裤子嚌,瞥了一眼,嘟嘟囔囔嚅着嘴。

       “喵..鷦....这么晚还开灯钘,不要电啊。”

      舒坦的晃荡两下,甩掉尿渍쒣,咂着嘴出来,听到那边楼里响起男人哀嚎,原地打了一个激灵,扒着护栏,微张着嘴。

      蛴“这声音....⼻..嗨呀,我就说那死洋鬼子花那么多钱住去隔壁,又是敷面膜,又是穿睡袍的,肯定有问题,原来是好这口!”

      想到这,老头朝ᾌ那边呸㽙了一口。

      “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啧啧,叫的真惨。男人情谊值千金,上刀山下火海......不及我尿完甩两녱滴,啊滴啊滴~~”

      哼唱着,拉了拉背心一角,仰起圆圆老脸,背过手去,摇头晃脑的走进房里,呯的一声将门碰上。

      亮쏫着灯光的门上小窗内,斜躺床上的身影忍着疼痛坐起来,看着手里完好的芯片,目光又落去哈罗德手里捧着的银行卡,浓眉皱紧。

      켬‘都放在一起.......竟然没损৳坏。’

      想了想,还是先将芯片的事鼄放下,再怎么神奇,终究不知道ﺍ来历鰺,也无从下手,自ﳂ己的记ꩳ忆一旦解开,那芯片的事就能想起来。

      “哈罗德,明天一早,我跟你一起去找那位哈勒斯教授。”

      “什么时候了,你还想找人?”

      哈罗德擦了擦眼角,摊着手里的银行卡,要不是打不过淂,恨不得冲上去挠死这个大汉:“你就不心痛吗?这是钱磜啊。奙”

      빂“就不能挂失找䃆回?”

      那边,王如虎将他手挪开,起身挤去卫生间,拿过毛巾打湿,避着血孔擦去身上血垢,看去外面,哈罗德发疯的在床上捶打几下,快步过来靠着卫生间门框,挥舞手里的银行卡。䥸

      “팊我没交税啊.᲌......还有,你越狱的事,我也㌓跟着被牵连,原卡拿不回摩洛西亚,是没法更⥮替!!”

      嘭嘭!

      鴦“阿虎,你还没睡啊,跟谁说话呢?”

      外面几声敲门,紧跟的是罙李兰的话语传进屋里,王如虎ꍜ擦着ڑ手臂上的血迹,让哈罗德去开下门,后者翻了一个白眼,将卡揣去怀里,打开房㏯门,一个裹得严实的㳔女人ά站在那里。

      见是∸一个褐发蓝眼,瘦瘦弱弱的外国人,李兰也愣㷃了一下,微微张嘴,指着里面,一时间不知道说英语还是华㵬语。

      “大老妹儿,我会说你们的华语,不用一副纠结的表情。”

      “呃......”

      这古里古婻怪的语调,李兰挤갑出一丝笑,还没等她说话,屋里,王如虎擦着毛巾从卫生间出来。

      “兰姐进来吧。”

      ꭰ “哎!”女人点了下头,缩手缩脚的绕过看上去有些娘的哈罗德,小心翼翼的侧挤进去,随口也说道:“刚̝龙叔在外面唱歌,弄的睡不着,起床出来透䓖气,就看到你屋里灯还亮着,就过来看看。”

      嬀女人闻了一下鼻子。

      “这什么味.......”目光里,看到走去床边的王如虎,全身上下都是密密麻麻的孔眼,吓得呆在原地,“阿虎......你这身上的伤怎么回事鴎?”

      唔......

      女人对自己算是有恩的,王如虎就想着让对方进屋再说话,倒是忘记身上这伤,正想着怎么뛋解释,李兰叹了口气。

      “兰姐也是过来人,心里面都明白,你别不好意思,这是去洋鬼子的工地弄的吧?他们做事懒惰,你也别太勤快,这么多洞洞眼眼的,是不是钢筋滑下来戳的?”

      ފ 正喝水的哈罗德一蠝口水喷了出来,就连王如虎也有发愣瑮,我都还没想好说辞,爹这就帮我圆上了?

      女人关心的说了几句,也不好在男팺人的屋里多留,叮嘱王如虎好生休息,挽着发丝走出房门㽅。

      回到女子宿舍推门进去,转身看了眼那边三楼还亮着灯的房间,叹了口气,进去响着鼾声的䕙卧室,从属于自己的那张床榻下,翻出药箱,坐到床边,捋过垂散的秀发,将几卷绷带一一涂上啊药水,悄悄回到亮着灯光的门外,敲了敲门,将绷带放下离开。

      紧闭的房门打开,光芒沿着门缝照去地上的药箱,王如虎看着转身下楼的侧影,一时间心里说不出的暖意,拿起药箱,走到护栏前,看着下方披着一件单衣快步走去侧面那栋楼的女人,喊了声。

      “兰姐。”

      女人回头,听到后面巫那句“谢谢”眉开眼笑的点了下头,真如大姐般叮嘱男人早些睡觉,便㒁回去房里将门关上。

      ...ɮ.摒...

      㦇 “我银行卡这事,你䈴怎么说?”

      謬哈罗德接过药箱,拿着绷带坐到欄床边,拉出一截,边缠边说:“我哈鹺罗德人很聪明的,现在没钱了,咱们是᷆不是得想办法赚钱?”

      听着旁边唠唠叨叨的阵话语声,王如虎打了长长一Ꜯ个哈欠,加上之前的打斗,疲倦排山倒海般席卷而来,坐在那里,脑蹌袋一点薞一啄,仍由他缠着绷带。

      等到忙完下来,早已经呼呼大睡,랖哈罗德也困的要死,随便往旁边一躺,抱着大他两圈的身躯,流着口水在上面쥓蹭了蹭,也跟着睡了过去。

      ᰚ 夜色渐渐过去,东方泛起鱼肚白,破开云隙的晨阳推着金光驱散黑ꍵ暗,覆去林立的⎐高楼,笼罩去小小鏫的庭院。 鯍

      ᪓ 哦......哦喔噢~緺~

      쭙楼下笼子,公鸡伸出Ꚋ颈脖发出嘹亮啼鸣,安静的小楼响搓起嘈杂的人声,二楼的女人开火煮起早饭,化妆穿衣吵媜吵嚷嚷混杂簾一片。

      㡜胖胖的老人也早早的쭉准时蹲在护栏后面,撅着屁股,透过望远镜看的嘿嘿直笑,不时吸溜几下口水。

      另一栋楼里,王如虎裹着满身绷带坐了起来,看着窗外倾泻进来的阳光,心里想着恢复记꧘忆的事,随手拍了一下身旁的哈罗德。 鱍

      “起床,出门了。”

      啊~~呼~~

      慢慢坐起来,打着哈欠的哈罗德,揉着眼睛,看着횾缠着一圈绷带的男人就要往外走,扇了下手,提醒道:“就这样出门?不怕被警察盘问?你等等!”⭩

      ⿳ 丠说着,哈罗德摇了摇头⁛,先一步出去,到隔壁房间换了身衣服,接着下楼、上街,不久提了早餐,还有一套宽大的休闲衣物丢给王如虎。

      “牌子货,别澾弄坏了。”

       是一件超大号的調连帽长袖卫衣,胸口还印着一颗篮球,王如虎穿上正好相衬,之后,两人也不多说什ݒ么,吃完早餐,婦便匆匆出了门⟜,哈罗德带着他去寻洛约拉大学的那位哈勒斯教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