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选廉

      那个白긩发男人捧着《乌萨斯刑法大全》,一板一眼,如同机器人一样陈述道:

      “我是拉特兰公证所的执行人,代号-送葬人。本人在拉特兰大学选修过乌萨斯法律,你们的行为不仅违反人道,而且ᧇ触犯了你们刑法第四章第一百一十六条:乌萨斯公民的基本……” 

      打人的士兵和他亄的队友相视数秒,哈哈大笑。举棍子的乌萨斯边检成员一棍子把送葬人手中的书打翻在地,樍一边笑一边喊道:

      “你竟然和我谈法律?笑死我了……在乌萨斯,感染者不适用于任何法律。我们说的话,就是对感染者的法律!”他面带蔑视地笑了一声。“我看你不像是感染者的样子,在这里管什么闲事?该滚多远滚多远去치!”

      姬 送葬人弯腰从地上拾起书本,拍了拍上面的灰。

      雊 “没错,不管是这个感染者还是什么感染者,他们怎样与我无丒关,但是……”他伸出右ԅ手,把眼睛缓缓摘下。“你们的行为,阻碍了我前ꑗ往乌萨斯完成工作的进程。你知道纳税人在拉特兰犯了重罪反而还逃到他国是什么后果吗?我的存在,就是为了保ᐧ证拉特兰的条例得到有效的执行……所以,我还请你们不要拦路。”

      “我去!”可颂眼珠子都要瞪出眼眶来了。“他摘了眼镜好帅啊!啊啊!他好霸气,说的话都那么男人!不行,我要上去要一下他的联系方式,顺便把我的收款码转给他……”

      众ꐝ人满头黑线。

      那士兵听完便是狂妄地大笑起来。

      “你这家伙,口气怎么这么大?别以为你是拉特兰䊣人我就不敢教训你,小天使……”那个乌萨斯士兵举起警棍,抬手便要挥击下去。“代号送葬人?今天我就给你下下葬啊啊啊鋀啊!”

      惨叫划破夜晚的天空。檵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送葬人的手是何时卡ⱦ住那乌萨斯士兵的手腕,并⧻将其折了1㴎80度的。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可辨。那个白发男人幽幽叹了口气,另一只手按住士兵的脖子,忽一发力,一把坙将他的脑袋拍在大帝一行人的小货车上,头盔都拍裂了。

      “你……”

      셷 㪧另一个乌萨斯士兵见到自己的队友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眼神中露出一抹惊讶和凶狠。他很凌快地反应过来,从身上抽出铳枪,对准了鈶送葬人。

      䪸 ꚳ 但他的速度更快。

      送葬橙人手上䠽也有一把铳,那是一把单管散弹短铳。但送葬人并无开铳的意思,而是反手握住短铳的铳管,抬手一击,把握柄连着铳尾狠狠地砸在了那士兵的太阳穴上。

      “砰!”

      一声闷响。那乌萨斯士兵应声而倒。

      剩下的几名乌萨斯士兵见状,齐齐冲过来。送葬人整个人的身体几乎没怎么动过,只是抬抬手加蹬蹬腿,地上便只퍸剩下一佽堆横七八扭的边检士兵。

      “简直太帅了啊……”可颂开始在꒷车子里面扭来扭㑓去,像只蛔虫一样。“我要这个男人全部的信息……”

      Ⅹ“真麻烦……”大帝盯着打完便走,冷漠拒绝中年夫妇谢意并转身上了车的送葬人,低着头拿出手机。“我给魏彦吾打个电话,让他从龙门交涉一下,我不想在这㔮儿浪费时间……这男人看起来不简单,不过他随手打昏这几个士璑兵也是憦够折磨人的了。不能让别人发现这里째的事,否则咱们就算有一百张嘴也难辩解。”

      德克萨斯看见送葬人在自己的鏉车里朝她点了点头,好筱像是在因为把人头拍在她车上而向她道歉。德克萨斯很冷淡地看了他一眼,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她还在为下午的事情耿耿于怀。ᵈ

      㷸 ऊ ……

      不远处,一条豪华轿车车队。

      车队的最中间有一辆长体黑色防弹车。车内奏响的췚是一首知名古껷典钢琴曲,曲调悠扬舒缓,时而优雅时而沉郁,扣人心弦。嗯……是能天使最讨厌的那种歌……

      撷锡兰用咖啡匙搅了搅手中的那杯浓咖啡,乘了一小勺,含在嘴中尝了一口,摇摇头。

      “糖和牛奶有点少。”

      “是,小姐。”

      黑从됔车内的豪华搁镶银柜中取쨪出一小盒硬ꀃ糖和ꃰ一小罐纯牛乳,各取了一些,放到锡兰端过来的咖啡杯当中。

      ⥨ 锡兰吹了吹杯上的热气,又尝了一口。

      “这下䕖就完美ಂ了。”

      她托着盘子嗅了一下咖啡的香气,把它放到车内的小桌上,朝着外面那块挤满了人的空地望去。

      “小姐,뎍老爷他……”

      “放心,父亲ᯆ与乌萨斯帝国的一位前任高级官员是旧相识,边关会为我们开路的。”锡兰眯眯眼。“不仅是我们,还有﫽这群无辜的感染者……”

      ⻧黑的手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身后的狙击弩,抬头看了一眼锡兰,又扭头向车外望了望。

      ꡚ “小姐,我总觉得那里的吵闹声越来越厉害了籉。”

      “越是压댊迫,越是不公,不满的声音就会越大……”

      戴着优詌雅的蕾丝小礼帽,穿着粉軔白连衣长裙的粉硿发少⫝̸女,面色中却充满了担忧和隐隐的哀伤。她朝着她忠诚的保镖看了过去。

      놲“ᔉ参加完゛这次龙门的公务宴会,我就向父亲报告,让他同意我和你一起加入罗德岛。”她顿了〥顿,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对着感染者悲惨的命运袖手旁观,成天坐而论道、无所事事却又津津自得,这生活是再也隉不能够忍受的了……”

      “小姐,老爷他恐怕不会允许您……”

      “管他同不同意,他要꾍是不同意……”锡兰伸出双手握住黑的左手,朝她温柔地笑了笑。“那我们两个鳒就逃出家。”

      “我们呠……” 搓

      “就我和你。茉那对于我来说,便足够了。你说你会效忠于我的,是吗?黑……我在㧧维楇多利亚学了那么多年的源石技术,又会医疗术式,可以在罗德岛成为一名医疗干员。你呢ፐ?狙击技术⡹这么高超,又有近20年的作战经验,待遇怕是会比我的还好。去罗德䴦岛,我们就能为这世上的无辜之人ꨁ做些实际的事,再不用参輯加这些虚伪者的集会,再也不用和那些各怀鬼胎之人于席间聚首……”

      黑低下了头。

      “更重要的是,他们可以治疗你的矿石病……”

      例“是……小姐……”

      小桌上的咖୉啡杯在颤抖,咖啡匙敲击着瓷制㲶的杯壁,发出清脆的响声。

      “小姐……”黑的豹耳忽然一动,好似察觉到了什么。

      “怎么了?”

      “我感觉……”她䭑皱着眉头,向那片눔感染者聚集的地方看去ݓ。“怎么有些不对劲?”

      火光冲天。

      轰鸣声同时响起。刺眼的光打在车窗上,映出了车外一张张惊膡恐的脸庞。

      数十辆连在一起的轿车被餟炸上了天,整个空地上燃起了熊熊大火。黑一只手按下警报按钮,另一只手从身后抽出狙击弩。顿时,排成一条的车队一下子확收拢,把锡兰所在的这辆车团团围住。一群西装保镖从车上冲了下来,里三层外三层的将这辆黑色豪华轿车裹在最深处。

      “小姐,有敌휕情!”黑推开车门。“您呆在车里不要走动,我先出去……小ﯵ……小姐!”

      黑嘱托的ꋁ话还没有说完,锡兰就率先将车门一俀拉,猛地冲进夜色当中。这个背着重弩的女人长힎久以来冷漠的ㄩ脸上难得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她将装满箭的箭筒别在腰上,后锡兰一步踏入车外。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