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ndhouseXXX

      正午时分,寂锳静而又晴朗的天空中獔,一道霹雳至天空斜劈而下,祭坛正处于靶心位置。晴天霹雳劈中了祭坛三角区域后,賳引发了多米勒骨牌效应,风雷水火电等齐发,霎时间祭坛原本脆弱的墙面、地面,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断裂开来,按照此速度,相信半个小时左右,整个祭坛将会崩塌,最终整个山谷成为残垣断瓦,随着时间流逝成为下一个遗迹。但是,与想象끠中不同的是,祭坛又以缓慢的速度修复着断裂处,并且修复速度慢慢加快,直到修复速度追上了断裂速度。此时的祭坛好是一䥽个战场,破坏和欽修复相当于两国军队,双方在这个战场上,你争我夺,激烈的厮杀着,双方实力不分上下,短时间内无法分出胜负。

      十万米外一个隐蔽的巨呌石底部,石壁正投䭳影着祭坛上发生的情况,一群人边看边讨论之时,逍遥叹起身,迈步准备向石头外部뚋走去,QQ一个闪烁到前者面前,阻止逍遥叹的离⹰开:“老大,윂你想去祭坛那边?”

      “嗯!只要再加一把力,就像压死骆驼最后一根稻草,整个祭坛肯定会崩的,然后我们就可以离开了,一直在这里等到它自行崩溃,至少半个月以上,太慢了。”逍遥叹不打算再等了,那滋味不好受。

      “老大,你最好还是不要去。我们只내是负责搞破坏的,现在已经朝预期方向发展了,意味枣着咱们任务完成了,没必要画蛇添足觹,这是就让洪蒄荒域的人来做吧!祭坛底部肯定有东西,咱们没必要惹上那个麻烦。”QQ劝解道。

      “你怎么知道祭坛里有东西?我怎么看不出来。”逍遥叹疑惑。

      ܩ “骚年,你在来看一下,这东西可不简ᨥ单啊!洪荒域的最终目的应该是它,听QQ的,你现在去了퐡绝对尸骨无存。”玲珑开口道。

      逍遥叹并未转身看大屏幕,因为异变已经在天空┶上呈现了。原本晴朗的蔚蓝天空,此时正缓慢的变成紫色,由淡变深,范围由方圆十来米变成上百米,并且还在不断的扩大中,祭넩坛方向和天空之间,一个圆柱状物体相连,细如游丝,颜色成深紫色。逍遥叹涹回身看向大屏幕,发现石圆柱状物体是一道气旋,起源处为祭坛顶端三角地带,原来쑵不知何时,三角地带也出现了裂痕,封印在里面的宝樺物气息泄露牉了。此时的逍遥叹也明白,那根稻草已经不需要自己放了,安心地端坐在屏幕前,一手拿着一杯饮料,一手吃着花生䏷瓜子零食,安静地观看着现场直播ʚ,饮料等化骨龙早已准备好,QQ也开启所有防御,然后专心致志看大屏幕了。

      学生时代,老师曾经教过,做事必须要有侧重点,主次ꩼ之分。祭坛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修复由整体趋向于局部,最终除了三角区域外,ὡ其他区域全部停止恢复,随着第一块地面的完全碎裂开来,祭坛正熉式宣告解体,而作为䜠修复的主力,三角区域正缓慢的츖愈合,由于其他❞区域的脱离,整⣎个祭坛术式系统ᑝ也宣告解体,破향坏威ተ力大幅降低。

      필 就在三角区域即将完全修复,紫色气旋即将消失时,天空再次发生了变化。一道流光以迅雷不ބ及掩耳的速度撞向三角区域,为术式带来了最强劲的一道力癕量,在最后一道混合着火雷的绚丽光芒爆发蹖后,也正式宣布术윺式完成了它的使命。随之ꗖ而来的,便是祭坛三角区域裂开的速⾜度远大于修复。一股来自于三角区内的庞大力量喷涌而出,不但以肉眼可见ᒄ速度修复着,还形成一道光膜保护着三角区域。只是术Ἱ式虽然消失了,但术式只是餐前的开ኚ胃菜,正餐才刚刚开始。空中流光不断闪现,或大或小,或快或慢,似流星又似生灵,五彩缤纷,如烟花텢般绚丽。作为背景墙主色调的紫色,此时已经覆盖了整个天宇,此时完全呈现出深紫色。

      콮 “大戏开场,这特效,这成本,都是神壕啊!”玲珑看向天空,无数流光划过,如火树银花,只是天空方是坔那大地,祭坛成那唯一的天空,于光幕中绽放出绚丽的美景。

      “山雨欲来风满楼,人间难得四月天。”无病乱呻吟,说就是此时的逍遥叹。

      “都不要说话,来了。少主,感悟吧。最顶层的大战᭮,可不是煲随时都能见到的。”晨曦难得不当一回哑巴了。

      “嗯!好吧!我睡觉去了,不要打欧扰我。”逍遥叹꧊无奈的说道。

      引“哏,原来藏在这儿,让我们好找啊,紫禁之巅归我了。谁敢跟本尊争,死!”天空中传来䈣一道杀气十足的声音,随后暗幕开启,夜幕降临,妖娆的紫气弥漫在整个空间,让夜色增添了如梦如幻般的诡异。

      “暗,别急呀,你这火爆脾气什么时候能改一改,那层乌龟壳还没破呢,就急着想拿宝物了,问过我风神殿了没有,当本座是吃素的哈。”疾风딨略过,虽未带走黑暗,却削平了祭坛周围万里的大地,除了三角区域外,缯再无突出之物,并且消出了一个巨大的ᘗ深坑。

      “哈哈!本宫也来凑凑热闹,好久没∭这么热闹牥过了。”一道巨大的烈焰光速来到光幕,两者发生最激烈碰撞,火花四射,隐隐可看到烈焰为箭矢,箭身刻有复杂的图案,箭头符文时隐时现。弓箭开了一个好头,密集的攻击全面展얶开,光幕不得不包裹整个三角区域,防御着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攻击。刀枪剑戟,十八般兵器以最强的姿势与光幕对﹮战,风火雷电,九大元素相生相克,以最耀眼的姿态侵蚀着光幕。

      夜幕下,鬼影不现,却刀光剑影频繁,祭坛四周,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个不起眼处的地面上,一物悄然显现,静静的欣赏着半空中激烈大战,好似与它无关。某一刻,某一点,此ሣ物忽然化为一道流光,撞向光幕,细微的玻璃碎裂声响起,肉眼可见的裂痕出现。而那一物竟然是一块板砖,真不愧是传说中的无敌神器,板砖在手,天下傪我走。

      纝 以点破面,是被广泛用于生活的名词之一,它包罗万象,教育,医疗,建筑等均有狩猎,以点破面就像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个整体看起来很坚硬,狦但是也有脆弱的一点,破坏騅了那里,整体也就崩坏了,而将其应用在力量领域,所产生的效果也十分显著。

      “出手。”一道虚无缥缈的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同一时间,原本祭坛周围禌四面八方的攻击全部消失,下一刻万千洪流以板砖为突뼦破口,疯狂的发泄的自己怒吼,毫无例外的,光幕迅見速支离破碎。战争暂告一段落,战利똕品的分配正式拉开了序幕,三道流光至祭坛三角区域向外飞驰而去。

      “本座在此,岂容你等放肆,定。”“定”字一出,祭坛区域时光停止流逝,所有光芒在一瞬间定格,一黑影闪电般的卷起三道流光上,正欲离开时,另外几道黑影阻拦,稍一停顿,便现出原形,前一道黑影为玉如意,后来的四道黑影分别为一刀、一刃㍸、一圆珠、一头骨。玉如意上似花瓣的装饰物崩裂开来,密密麻麻的同时击向四道兵器,自身却向圆珠㋢撞击,头骨硬顶飞驰而来的花瓣,直接飞向玉如意轩。誻

      “既然找死,本座成全你。”玉如意舍杆弃圆珠,掉头径直飞向头骨。

      玱 “哈哈!正好,ꔃ本尊倒要看看谁更硬。”玉如意与圆珠电光火石间,碰撞了上千次,激烈的能量波动激荡下,破坏了原本的禁制,祭坛周围的空间时间流动再次톶开始,而两者之间的激斗,令另外三样兵器不得不退避三舍,但并未离去,随时准备寻得空隙加入战斗,战斗战场渐渐地远离了祭坛,进入了星空。

      祭坛三烼角区域,并未因为五样兵器的争夺而改变,不断有惊天动地的能量波动传出,尤其是三样宝物彻底离开战场后,三角区域的恢复能力已经微乎其微,远远无法跟上破坏的速度鈩,石材上满是密密麻麻的裂纹。 

      “老东西,放弃吧!繓你是守不住紫禁之巅的,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就再也不是你的了。”

        “哈哈׳!老不死的,当年的账和现在一起算,交出紫禁之巅,还可以让你多活一段时间,否则你就永远留在这里吧。”

      “天无绝人之路啊!紫禁之巅即将是本座的了,哈哈哈!”

      “不好,老大。咱们꽒的离开了,真正的大战即将开始,已经不是我们能琻参与的了。”QQ对一旁感悟的逍遥叹写道。

      “。。。”

      “少年,你还这么淡定。小命要紧,只要不死,以后还有机会碰홸到的,现在逃跑要紧,还感悟个毛。”玲珑焦㡹急的说道。

      “。。。”

      “老大,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这是战略大转移,为了之后的大战保存精力。趁现在他们的精力还在祭坛上,没有注意到我们,是时候实施金蝉脱壳之计了。”QQ发现逍遥叹看不见自己写的字,并将之֟发到聊天频道里,并且顺发上百个表情刷屏。

      “。。。”톜

      “靠,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淡定了,难道受刺激了,傻了。蠉”玲珑疑惑了。

      “你们两个安静点,没看到逍遥睡着了,这都能骗过你喔们,要真急的话,直接带走,不要理会他的솮意见,当他是空气。”暗影发话了,受不了QQ他们刷屏轰炸。

      “丫的,就知道这小子靠不住,害得我以为他还在感悟,我说了什么衞时候这么勤劳了。”玲珑愤愤不平道。

      “刀剑,架起老大,随时准备着,一旦有适合的空间波动,咱们立马战略大逃ﴡ。。不对,是战略大转移。。。好嘞,我等去也。”QQ手中法杖点地,地上若隐若现间浮现一个巨大的通道,QQ带头进入,刀剑等人随后跟上,通道消失,石头处再一次恢复了平静。

      此次争斗的中心地带,三角区域内的特殊㍐力量紧紧的维护着法阵的不崩溃,虽然裂纹越来越多,当法阵内部空间依然处于另一时空,쮈星空深处,几十位神境强者交头接耳,对法阵也束手无策,只能希望是法阵力量不断的被消耗,最终强力破解。

      曙光大陆东方,一道流光悄然而至,并混入㜯万千法术之中,悄悄的吸收着法术中的大部分能量,当星空中一禁忌之씵术隐秘的藏于流星雨般法术中时,之前的那一道流光也悄然混入其中。流光、禁忌之术狾同一时间撞上三角法阵上,终于令릶持续了半年多的祭坛完全崩塌,流光也显现原形,一块板砖。瞬间㗨整个曙光大陆,包括无尽星空,浩渺大海,紫气氤氲,一时之间,뗖圣威浩荡。

      三角区域原点,一道紫色流光飞出,伴随而出的是一道愤怒的声音:

      “命运竖子,误我!本座与你们꽘势不两立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