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视频邀请您进行多人运动

      以建军的成绩要考上任何一所好的中专没有意外,但是建军的选择却让我很是意外。他没有选择去读中专而是去上高中了。

      㮈在这个年代读高中远没有读中专实用的,高中生回来什么也做不了,至少后面还要跟着四年的大学。七年的经馱济ퟁ负担不是每个农村家庭都能负担得起ꈔ的,所以绝大多数的家长都是选择让孩子去读中专,那样以后至少有门实实在在的技能,몜有了技能总能讨生活。㺼

      建军说他没有填高中自䐻愿,鱛是他舅舅一手给他安排的。但能读书总比在家放牛好。鐕

      䌹虽然我已经认命了,但是当我ӻ看见孩子们ܱ又开始报名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伸难过惆怅。我喜欢读书的,只是因为知道没有希望,所以干脆从一开始就把希望扼杀在摇篮里。

      我羡慕建军有个好舅舅。

      其实我们都还不是能撑握自己쩂命运的孩子。

      ꋉ 回到家里时,我看到一个从来都没有踏进过我家门的人,二伯家的大哥中华哥。

      “明天你不要去放羊了,跟我下去读书去。学校我给你安排好了,왝你就去你嫂子劳动局下面她们自己办的一所学校先读个䄙两年,以后的事我再给你安排。专业我也不是很清楚,你自己过去选。明天别人已经开始军训了。那天我回来看大伯他跟我说你在家里放羊,我今天特地回来跟你爸妈商量的。叔叔同意我把你带走。你看你自첄己有什么想꘾法你现在可以跟我说。”看到我回来后堂哥的第一句话珯。

      我有点不敢相信,以前见到堂쁹哥时只是简单的和他打声招呼,因为父亲和二┷伯的关系实在太遭,所以两家很少往来。 律

      “是学什么的?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学好。”我心里很高兴,我又能读书了,但是又担心学不侦好。

      멅識“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明天你自己下去问你嫂子。大家都欼替你着急就你自己不急,你说你那么小你在家能做什么。叔跟我说了你自己养了羊还去卖冰棍,说明你这孩子是知道上进的。但是这些都可以暑假做的,现在是上学时候了不能影响你学业,哥哥姐姐们都工作的工作了结婚的结婚了就你一个了。”

      我只知道中华哥是在公安局上班,可现在他没有任何干部样,就像亲兄弟一样在跟我说话。

      旁边的父母没有插嘴。看来堂哥在我回来之前已经跟他们商量好了。

      我一直担心学费问题。

      “叔已经把学费都给我了,他们明天还要做农ꑋ活,你一个人跟我下去就行了,你那么大了也应该要学着自己独立生活了。你不用怕别人欺负你,我不在还你有嫂子天天在,她是校长你有什么事跟她说就行了,解决不了的再来找我,你就安心的读书,其它的不是你这个年纪考虑的。”

      “好,明天我跟你去。”大哥那样说我就放心了。

      堂哥走后我问父亲他是哪里来的钱。父亲跟我说家里有块地政府征收了,钱是一直准备留给我读书用的。而且父亲已经一次性地把学费都交给大哥了,要我只管去读书。

      我问父亲他为什么会去求堂哥,父亲是从来不求᥵人的,更不用说去求他的世仇뒠二伯了。

      “不是我去找他是他来找我的,他说你们都是兄弟他能帮你一点是一点,兄弟里쁏你最小也就你一个没有成家立业的。”

      “你不是挺恨你哥的吗?”我不祴是很理解,父亲跟二伯斗了一辈子,用父亲的话说是他被欺负了一辈子。

      “我是恨他,我和他的事是我和他的事,你们兄弟的事是你们兄弟的事,不能混龠起来谈。我和你二伯已经让人笑话了一辈子,你뭹们下一辈兄弟藒就不要再让别人看笑话了。听你哥的,他是⍹个文化人懂理不像他家老弥三,你下去好好读书,争点气。大概他是因为上次你大伯家出的事他没尽到责任䋜感觉对不起你们兄弟。”

       父亲和二伯斗了一辈子,可我觉得父亲也是个讲理的鬒人。

      “那我的羊ᔻ怎么办?”我的羊马上就要下小羊了。

      “你还担쌓心你的羊,不是还有我和你妈吗?我们又不是老到做不动了。”

      我的第二个有钱的梦又这样破灭了,但我可以选择先放緄弃。

      出门时母亲给我钱我没有要,䩍我卖冰棍时自己还存的有点钱。我只是交待母亲쵷她别再把㾍我的羊看死了,这些年母亲跟姐姐的事有所깢缓和,讆虽然她依然不让姐姐进家门,我ᠫ们都能感觉得到她对姐姐打态度有所改变。

      我到了二伯家里二妈说中华哥去大伯家了,我也跟着去大伯家。

      中华哥正在跟大伯说话,看到我进来了就跟大伯说我们兄弟二人先下去报到了,帮我办好手续他再回来看他跟他汇报。

      大伯特地交待我要听大哥的话,然后拄着拐杖看着我们兄弟二人坐上中华哥的车。

      到了路大路上我问他要读几年,我希望自己能读久一些。

      “两年吧,不过你只管好好读书,读到十八岁了我和你嫂子会给你安排的,在学校别给我和你嫂子丢人就行,要不然我们不好给你安排工作,专业你自己挑,想学什么就学什么。下去了你自己看圭着办。你没有考上其它学校也好,你要是出去了出了我的能力范围我也不好给你安排的。”中华哥又一次交待。

      “放心吧,我保证你给䊚你丢脸。”我承诺。

      “大伯都跟我说了,说你懂事,孝顺,你是怕家里没钱你才不好好读书的。其实这些不是应该担心的事,你是獻大伯一手教导的我很放心,我就怕你像你三哥一样的不明事理。

      “大伯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们几兄弟要团结,不能让外人看我们兄弟笑话的?”中华哥一直说着我似懂非懂的大道理。鐀

      䇣我们已经来到了学校大门,车也停了,我准备下车哥说不用,有人给他开门。果然哥摁了下劧喇叭传达室里直接有人出来给他开门,他一直把车开到校内。

      我跟着下车时一名穿着迷彩服的军人立马跑过来籼向中华哥行了个军礼。

      “局长好。”用的普通话,我听上去很别扭。

      “这是我家小兄弟,下面的半个月就交给你了。”中华哥说,用的家乡话。

      “是,保证完成任务。”那军人还是用普通话行了个军礼回答。

      “那쬦现在是让他和我去军训还是另有安排。”说完那家伙才改用本地话问中华哥。

      嬅“明天吧,我先带他去办点手续。”

      那人跑去军训其它人去了。

      我一句话也不敢说跟在大哥后面螱。办公º室里的人每个人看到他也都叫他局长,中华哥直径带着我走向最后面的办公室。

      “嫂子。”进去后我看到他媳妇叫了一声。

      “唉,你下来了,到我这里来读书你可粷要好好读书别给我和你哥丢脸你知道吗?要不然我和你哥也没面子。”嫂子说。

      “知道的,哥都跟我说了。”

      “你先给他把手续办了,我去家里问过了,暑假还边放牛边卖冰棍,不是个坏孩子,就是个子矮了点,不过应该会长高的,还没到十六岁。”中华哥接话说。

      “今年只有两个班삪,一个电工一个化工,你读书时喜欢物理还是化学?”嫂子瘧问我,也不问成绩。

      “物理吧,化学我学不好的。”我确定,我对化学式已经没有任何印象了,除了周区表前20位免强背出来。

      “那你就去电工班咯?有意见吗?”

      “可以,我很喜欢。”我没有任何意见,物理我可还能算是高分线上的人。光听说电工肯定比化工实用。

      “那就让他读电工,到时候给他甩三立集团去。”嫂子对中华哥说。

      籙“那里还有名额吗?”中华哥问,那瓲是他们夫妻之间的商量。

      “没有再说,只要他学习傩成绩好我来安排。”

      “那就填表吧。”中华哥说。

      嫂子递给我一张表格,我开始填写起来。 짲

      “性质写什么?”我不知道这项要怎么填问嫂子。

      빃“你就写自联。瀳”

      我写完后交给嫂子。

      “魱你怎么写出这么好的字来的?要是别人告诉是这是一个中考没到300分的初中生写的字我不是亲眼看到是你我都不信,大学生也没有你写的好啊,你能写出这么好的字你尽为什么不好好读书?”

      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삇她。

      “家庭条件限制了他他也没办法。看到这么好的字那我也放心了,不愧是大伯ꗝ教出来的孩子。”中华哥也看了一믭眼后说。

      嫂子让他去财务交钱然后去找铺位,明天开始军训。我的入学手续算是办完了。我看了一眼财务收3800。

      䘖其它人都在军윿训,中华哥带我在学校转了一圈,确实不像个学校,倒像个收容所。

      大哥一直帮我把所以东西都买好后才回去,并一再交代我不要怕被欺负,没有人敢欺负我,但是我也不能去欺负别⿴人。我倒是想欺负别㚳人,可身高不允许,看军训的那些孩子个个比我高大鳛,不过读书我一直都是坐前排最小的一个。

      第二天军训还是昨天跟哥打招⧦呼的人来接我到军训三班。并莫名其妙地就给我地安排了훸个三班队长。我也确信了哥说的所有的话,全靠䷦关系,我到这里是带着光䦈环来的。这里面都是关系生,竟然有比我还小的孩子来这边读书,也有㉜二十来岁的大个子。

      䕮 “程墨程墨?怎么是你,昨天我看到你过来我还不敢相信。”休息的时候突然有个人跑过来叫我,穿的迷彩服我也没有注意看竟然有49班的一个同学。

      我没想过在这里能碰到同级同学。“我只知道你是49班的,但是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쎡

      朗“我是运顺啊。你那么出名肯定我知道你名字了,你怎么也来了?”运顺问。

      “我也不知道,我前天接到通知到现在都还没到48小时,前天白天我都ဃ还没有想过我还会来读书的。”确实到现在我还像혒做梦一样。

      蟟 “昨天带你来的那个人和你什么关系?”

      “我哥啊?怎么了?”运顺那么问我觉得他进来也是哥的关系户!

      “你亲嚛哥?”

      “不是,堂哥,同爷辈的,你认识他吗?”我不知道运顺和中华哥是什么关系。

      “我不认识他,但是我认识他开的车,公安局局长的䌏车。对了,你读的什么班你知道了吗?”

      “电工,你呢䌷?”要是他也在电工班那至少我就多个熟人了,我㺄现在连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

      “你都分班了?我都还不知道我会去哪个班,我也想去电工班,不知道能不能分到。”氘

      ꢫ“你不知道你读什么班?”我不敢奆相,竟然读书还不知道要读什么的⪭。

      “很少有人是已经分班了的,不信你去问,反正只知道通知进来读书,分班那是学校的事,要军训完了才知道,要看脸的。”运顺说。

      半个月的军训刷下了很多人,有很多人打了退堂鼓,我答应过中华哥说不给他丢脸的,所以一直坚持到了最后,虽然脚上起了泡。

      不敢相信的是我们的军训竟然以实弹射击结束的。每个人똰今天还能够真枪实弹的步枪射击,每个人20发子弹,当然,这是要交拋钱买子弹的,每发十块钱。但是班长没有找我要,收钱时直接跳过了我,我钱奴也没有去问他为什么不收,不让我打也罢,有两百块钱我可以做很多事的,박但我还是被一起坐上去射击基地的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