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缘官方

      “融合?”朱天赐怒道:“我不干!我宁可不要那些破烂法术!球球,你想干什么?与魔皇串通好了害我?还是你害怕与他同归于尽,想出这种馊主意?”

      看到魔皇丑八怪的样子都想吐,还让自己与这老东西融合,想想都恶心!

      朱天赐没有太大的野心,只想好好地活着,虽然那些强力法术很让人动心,但也可能招来更大的祸患,平平凡凡地活着,悄悄地增长保命的实力,也没什么不好。

      “主人,你误会我了。”球球有些委曲,“我不是让你与他融合。”

      “哦,啊?”

      “是我与他融合!”

      “啊!你,与魔皇?”

      朱天赐突然呆住,他完全没想到还有这种可能,他还以为让自己与魔皇掺和在一起,弄得不人不鬼,如果是球球,本来就长得够丑了,再丑一些也没什么大不了吧,无非就是碍眼一些。

      “不错,我是智能灵魂,可以与魔皇融合,这样,魔皇所会的法术也就成了我的法术,而魔皇也能保留部分意志,不必完全殒灭。”

      “你的意思是,融合后既是你,又是魔皇?”

      “作主的还是我,但拥有魔皇的记忆和部分情感。”

      “你让我想想,我有点乱。”朱天赐思考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可是,这与我有屁的关系?”

      “你是主人,我必须得到你的同意。”

      “我问的不是这个,我是说,就算你会了魔皇的法术又有什么用?我还是我,我又用不了!”

      “主人,只要你给我放权,你就可以借助我来施展这些法术。”

      “又来了!”朱天赐想都不想:“不行!我信不过你,更信不过魔皇!”

      “主人,我们依赖你才能存在,你死了我们也活不成,我们不可能害你。”球球小声道:“主人,如果你觉得我们碍眼,不想让我们窥视你的隐私,平时仍然把我们拘禁在意识空间里,只在关键的时候放权,让我们放出大招来保命。”

      “哦?”朱天赐怔了一下,不确定地道:“可以这样?”

      “当然可以!”球球确定地道:“我们融合后,还是智能灵魂,还是你灵魂的附属物,你对我们有绝对的支配权利,你的灵魂你作主。”

      这时,魔皇沉闷地道:“我突然有些后悔了,这样就算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一了百了!”

      球球忙道:“莫急,至少在意识空间里,我们是自由的,我们还可以通过主人了解将来的世界,或许有一天主人有了足够的实力后,会将我们放出去,得到完全的自由。”

      魔皇便沉默不语。

      朱天赐笑道:“那你们商量吧,我没意见,就不打扰了。”

      对他来说,无论什么结果都没关系,大不了不放权就是,反正只要不把魔皇放走再回来要他的小命就行。

      他睁开眼,看着躺在地上的无魂尸体,突然心中一动,魔族有起死复生的法术,上一次无魂体应该就是被魔族法术救活的,秦丹阳也是被砍掉了脑袋,现在不也是活得好好的,如果球球真融合了魔皇的法术,是不是可以再把无魂体复活?

      如果真能这样,苏蓉蓉就不必死。

      朱天赐在静静地等待中不免泛起患得患失的焦燥。

      苏蓉蓉没有被魔皇染指,他心里还是有那么一小丢丢的期盼,无魂体就算救活也没有了灵魂,不可能与苏蓉蓉厮守,将来终有一天能想办法解开契约,他和这个曾经与他共渡过温馨岁月的女孩,还有可能再续前缘。

      抛去契约的关系,苏蓉蓉都是他这一世唯一让他牵挂的女孩。

      尽管曾经为了自由抛弃了契约,但他对苏蓉蓉本人,却并不拒绝。

      坐了一会儿,朱天赐心烦意乱,站起来在雪窟里来回走了几圈,算了算时间,大约过去了一个小时,又看了看地上的尸体,他再次坐下来,进入冥想。

      时间长了,无魂体或许就无法再救活了。

      这么长时间过去,应该有个结果了吧。

      朱天赐一进入意识空间就后悔了。

      大悔。

      特悔!

      他不该来这么早,他面前飘着的不是大眼球,也不是大头娃娃,而是一团不断变幻的模糊影子,显然融合还没有结束。

      这是不重要的,要命的是,一股巨大的吸力将他无可抗拒的吸向那团变幻的影子。

      真是日了哮天,日了藏獒!

      朱天赐只觉突然像个气球一样涨了起来,然后浑身像被千百把小刀切割一般,巨大的痛苦使他无法聚集意志。

      他被不断撕扯得支离破碎。

      然后是无尽的黑暗。

      无识。

      无觉。

      无梦。

      没有空间,也没有时间。

      只有永恒的寂静。

      空寂在无尽地延续。

      突然,有一丝悸动传来。

      然后越来越清晰,如鼓,如钟,“嘭,嘭,嘭…”

      那是心跳声!

      朱天赐猛地睁开眼,便看到面前一具已经结满了寒霜的尸体,霜针已经有一指长,就像陡直的绒毛。

      神智迅速回归,想起之前发生了事情,一个巨大的恐惧泛起:“我现在是谁?”

      但很快他就得到一个确定无疑的答案:“我还是我,我还是两世为人的朱天赐!”

      朱天赐迅速将提着的心放下来,他没有被魔皇吞噬,这一次也不像对战神龙那次一样不断地重复剧情,一切都欧拉。

      看着眼前的白毛尸体,他又疑惑起来:这是过了多长时间?

      这么长的寒霜,不可能一天两天生成,少说也要一两个月以上,自己竟然昏迷了这么时间?

      朱天赐开始担心,这么久了,不知还能不能起死回生?

      问问球球。

      虽然心有余悸,担心再有什么异变,但他还是进入冥想。

      反正不怕他们再搞什么鬼。

      但他并没有进入意识空间。

      或者说,那个曾经客居球球的意识空间消失了。

      难道它和魔皇都被自己的灵魂核心抹除了?

      朱天赐很是痛惜,就算他提防着球球,就算球球没有那些魔族法术,好歹也是一个可以说话的伴儿。

      至于魔皇,他倒无所谓,那就是个祸害,抹杀了最好,那些强力法术,原本就是镜中水月,得不到也没什么可惜的。

      他睁开眼想了一会儿,很快就觉出异常,脑子里似乎多了许多不属于他的东西。

      朱天赐再次闭上眼,开始翻阅自己的记忆。

      日,大发了!

      移魂术,空间盾,空间遁,残魂重铸,都是绝逼极的法术,就像原来他学过的疾风术和极暴技等一样,镂刻在脑海里。

      咦,为什么没有空间斩?

      等等,残魂重铸是个什么玩意?

      很快,朱天赐便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球球和魔皇两个家伙都没安好心,根本不是想着如何与对方融合,而是从一开始就作着完全吞噬对方的打算。

      魔皇陷入意识空间之后,根本没将球球放在眼里,可是他压箱底的法术都施展不出来,才终于害怕了,以自爆相威胁,想与球球握手言和。

      而球球垂涎魔皇的法术,提出融合的建议,为了取得魔皇的信任,还假意等待朱天赐到来,取得他的同意,说的那些话都是为了打消魔皇的疑虑。

      当朱天赐离开意识空间后,两个心怀鬼胎的家伙开始融合,起初很顺利,两者确实很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但之后,球球使用了智能灵魂的绝招——读档复原,想完全把融合体占为已有。

      而魔皇也祭出绝技——残魂重铸,想把融合体完全吞噬。

      融合体被两者折腾的支离破碎,丧失了绝大部分的记忆,只剩下最核心的几个法术,谁也舍不得伤害,而魔皇着重修炼保命法术,空间斩法术修炼得不到家,也不太重视,在相争的过程中,被魔皇舍弃。

      两者你争我夺,谁也奈何不了谁,当朱天赐再次意识空间之时,被吸进融合体,然后被球球的读档复原和魔皇残魂重铸血虐,却莫名其妙地没有被吞噬,而是与无意识的融合体完全融合,而球球和魔皇消失。

      “可惜了,球球虽然颇多私心,却是个难得的小伙伴。”

      朱天赐对魔皇的消失一点都不在意,那个丑八怪就是该死!但球球却不一样,除了初次相遇的争斗之外,再没有做出危害他的事情来,反而帮了他好几次,球球给魔皇陪葬,有点冤。

      “魔皇这个傻缺,只留下保命的法术,连空间斩这么强悍的攻击法术都给丢了,真是该死!”

      朱天赐这个心痛啊。

      好歹把修炼功法给留下呀!

      “咦,为什么只有魔皇的法术,球球的呢?球球的计算和存储能力,最重要的是,球球的读档复原呢?哪儿去了?”

      读档复原绝逼是一个强悍得不得了的能力,比魔皇的残魂重铸更可靠,球球就是凭着这个能力,丝毫不惧鬼魔王和魔皇。

      这个能力没有得到实在是太遗憾了。

      不对啊,既然是融合体,应该是融合了两者的能力,

      这时,一个莫名其妙的声音响起:“读档复原没有丢,就在我这里。”

      那似乎不是真的声音,而是直接出现在他脑海里,并且使他完全能够理解。

      “什么人?”朱天赐大惊:“你是谁?你在哪里?”

      “我也是你,是你的一部分。”

      “你是我?”

      “你可以把我看成你的潜意识,或者说第二意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