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深入阴

      城西。

      悶百坊楼内灯红酒绿的里᳟面纱幔低垂,地铺绣花毛毡,两旁是八个巨大的刺绣屏风,八张酒桌旁,安立于屏风兩之旁,玉杯林立,其枤上锦缎飘然,灯火交错,七彩斑斓间,高朋满座,胭脂欢愉,逢场作戏。

      “东当铺,西当铺,东西騱当铺当东西。东美女,西美女,东西筞美女美东西!”퉟

      “哪来的假才子,鷀什么狗屁对子!粗鄙浅薄!쇞庸俗不堪!滑天筛下之大稽!” 

      听着楼上一声怒骂,一个书生싑模样的年轻男子被百乐坊管事一脚踢飞。

      砪砰!

      书生一个狗扑屎,重重摔在媬楼板上。

      “东美女,西美女!哈哈!亏他想得出来。”

      “咋不是东男人,西男人呢?”

      下面耍客们哄堂大笑。

      ꥘ 戴着儒帽的年轻书生在众人大笑中,掩面下楼,泪奔着逃了出去!

      太丢人了!

      不时,大厅之上畡,歌舞声再次⭂响起,纸酒金迷中,一片觥筹交错。

      丝㮠竹悦耳,管弦勾人,更有那胭脂妩媚,扶杯对饮,好不销魂!

      “听说了吗,昨个仓州府来了一个秀才都没对出来,水灵儿的对子真是不鳮好对啊。”

      在众人不觉之时,一坐大山,套着宽大的捕快服,突然出现在门口,大声吼道:“老鸨,水灵儿呢,我对出对子了。”

      他这一觺吼,大厅一顿,竟顿时安静了下来。

      众人寻声望去!豁然发现了门口的一座肉山。

      哈哈哈!

      ᪹ 瞬时,哄堂大笑。

      “我倒是谁,原来是我们县衙第四组的伙鯶夫捕头。他……。哈哈了!不行了,让我再笑笑。”

      “哈哈!伙夫捕头,就你?能对出了水灵儿的对子?在想桃吃呢?”

      Ⳟ“这伙夫捕头要真能对出对子,我当众舔他!ﰽ不,我跪着舔他!”䶱

      “他怎么可能对出来,他要能对出来了,我就……就当场裸奔!”

      “就你,还裸奔?还是算了吧,你那玩意别寒碜人了。啧啧!”

      胭脂们也随之娇笑起来。 ᖅ

      陈捕头不理众人的嘲讽,而是看了一眼旁边的苏文墨篹,示意点头之后,挺了挺胸膛,然后自信满满的对着大堂,朗道:“东当铺,西当椴铺,东西当铺当东西。下联是:春读书,秋读书,春秋读书读春秋。”

      声音厚重沉稳,语调不缓也不急,在大堂回荡着!

      陈捕头一说,所有的人或是惊异的看着陈捕头,或是小声议论比对对子。

      ︁ “妙哉!妙哉!这혣对子真是对得妙!对得妙啊!本公子怎么没想到呢!”

      “这不可能吧!就他?”

      大家有些不敢相信,恍然间。

      “兄弟,你要当众跪舔?”

      “兄弟,你真要裸奔?”

      㞽先前说達出此话的两位行脚商人捂脸!

      放过我们턹吧,我们只是开开玩笑!

      这时,楼阁쾚之上,却传出了淡雅温柔的声音:“鸨妈,还不快请陈捕头上来。”这温柔的声音不大,却让大堂上的人都听见了。

      陈捕头鱅看向楼上,朗声道:“此对子是我们三人一齐对出来的。”

      脸上涂满胭脂的老鸨不由一怔,有些畏惧的看了看楼上,不敢将三人一起带上ꯑ去。

      “都请他们上来吧。”二楼楼阁淡雅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

      穀  在众人无比羡慕的目光下,陈捕头微微一笑,随即抬步向前,李五挺直着身板,大摇大摆着,一边以二丫为参照物,一边打量着周围陪客的女子,也慢慢跟了上去。

      百花丛中,苏文墨感受着无数道娇媚的目光,还有些不适,快步跟了上去。

      䀡 “陈捕头,奴家可是你的不良人,你᳹来奴家这屋子坐坐吧。”

      “陈捕头,小女子也是你的不良人哟,你可好久没进小女子的房间了。”

      上楼的路上,㤻路过的女子不时向陈捕头勾肩搭背,妩媚道。

      苏文墨微微一笑:“陈头,你的不良人可真多。”

      李五在旁边捂着嘴笑。

      “一边去。爷今天要执行特殊任务,没空썖鸟你们。”

      陈捕头一门心思在水灵儿馴身上,哪有心思理这些庸姿俗粉。

      纪 “唉哟,这位﹭年轻捕快好俊啊!奴家可以当不良人的뚅,你若来,奴家可以不收钱的。”

      沿路浮华。

      三人来到二楼阁楼门旁,还未进屋,顿时一股沁人的花香扑鼻而来쇢。

      苏文墨略为一怔,随二人进了房间ꛥ,顺手带上了房门。◫

      熏香缕缕,薄胜蚕丝,散出一阵阵清香。

      䲐屋内,一位穿着云裳,手抚丝帐的婀娜女子背影,顿时出现ၺ在众人眼솠前。

      这치女子云裳淡黄,轻盈飘逸,露駖出香肩玉胫,背上的曲线,如春江之流,弯延流淌,多一层则显胖,少一层则瘦。

      ỹ 果真是人间美背!

      Ḅ ꈎ听着三人进来,这女子慢慢放下毛笔,身子扭转间,风情万种,怒姿态万千。细看之下,这是一张白晰的脸,柳眉长睫,大眼朦朦,薄唇柔鼻,虽是素颜,却让人感觉特别疅的淡雅清悠,而在她的眉宇之间,隐隐还露出几分我见犹怜般的愁绪,让人心生怜爱。

      陈捕头顿时看痴了,ൢ李五瞬间觉得,外面的女子,没有一个能与二丫比的。但这女子,似乎是要比二丫要漂亮那么一点点。

      ❘苏文墨看着ꥼ这女子,神情也是略为一动。他定了定心神,目光移动,再看屋内ꈋ的摆设,옊除去䴙一般的圆桌椅、床、帷帐、屏风等常见摆设外。

      在这房间雕花窗左右,挂着几幅春花图,有些婯辣眼睛。花窗下摆放着一张方ר形的长画桌,桌上边沿整齐的摆放着书卷,旁有鱼຺缸,缸内一条红尾小鲤,桌子正中还放着文房四宝及一幅对联,其中下联墨迹未干,正∁是:春读ꛪ书,秋读书,春秋读书读春秋。

      字形飘逸,温婉娇羞。

      真是字如其人!

      苏文墨收岪回眼神,没ߞ有发现异常。刚才进闺阁之时,他明明感觉到了一股阴寒之气,可随着Ḵ这女子的一笑一顨颦的走来,这阴寒之气却又瞬돣间消失了。

      真是奇怪,这阴寒之气从何而来?为何又突然会消失?

      苏文墨不露心思,保持着平静的面容,移转目光,看着水灵儿。

      떳“三位大人请坐。”

      水灵儿上茶,动作优雅之极,看得陈捕头、李五二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陈捕头的手还伸了出去,想去轻抚水灵儿的纤纤玉手뉿,可被水灵儿不经意㧏间飘然䴕躲过。

      水灵儿装着好似﭅没看见,云淡风轻,薄唇轻启,与三人相谈甚欢。

      苏文墨静静地看着他们交谈,便又打量起书桌上那一堆东西,寻找着阴寒之气的出处,꺘表情却平静如⽑止水,看不出一丝波澜。

      居然会对她不动心!

      对于苏☷文墨的举动,水灵儿眼中也闪过一丝诧异,不过,她还是在不露声色间恢复了原样:“人生恰逢万古愁,何时能消渡春秋。春之芳华,秋之萧瑟,春㤸秋尽在读书,却读不尽春秋,端的是好才䱞华昤,竟将小女子的上联这般对出来,真是有些意外。想必,对出小女子上联的是你吧!”

      水灵儿抬起眸子,默默含情般看向苏文墨。

      苏붤文墨微뜖微一笑。

      陈捕头神情不悦,怎么看不起伙夫吗?

      李五倒鹢也不所㕰谓,今天能见到水灵儿,这便足够了。

      水灵儿微唇轻启,皓齿微露,淡雅一笑,“依小女Ⲧ子先前扭之言,若是那位公子能对出第二联,小女子愿与他花前月下、把酒言欢。若是谁能对出小女子的第三联,小女子便夫唱妇随!”

      陈捕头神情振奋。

      在吃饭时他就让韛苏文墨把后面两联的对子说了,他早就烂背于心,嘿嘿,쮾就等着水灵儿出第二、第三联呢。

      然后他立马对出来!룽

      哈!

      想想花前月下,把酒言欢笙,想想夫唱﹏妇随,他就压不住心中的兴奋。

      “望江楼,望江流,望江楼下望江流,江楼千古,江流千古。”

      撒!

      “望江楼……。”

      櫷 这不是原来的第二联。

      陈捕头脸色陡变! ᶾ

      蜰“水灵儿,这……。”

      他可是请了一顿饭,虽然并不是他付的钱,可李五也是承了他的情才付的钱。如此这般好不容易,才从苏文墨那里弄到第二联和第三联答案。

      这咋说ナ变就变呢。

      青ၘ楼女子的诚信呢?

      “这是小女子突然想起的第二联。想必依公子们的才华定然也是能对出来的。”

      白瞎了……。

      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答案背好了,考题却变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