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乱我的皇兄

      쿣吉原一开始位于日ʜ本桥人形町,明历大火后移到东京都台东区的日本堤。

       发鷐生大火时大量游罨女被烧死或是跳水溺死,因此留下了女鬼作祟的传说。据说深夜到吉原神社可能会经历一些不可思议的体验,成了东京地璪区小有名气的“灵地”。

      其中的女鬼便是咒灵了。

      咒灵,엕是由人类的负面情绪汇聚、具象化而诞生的特殊存在。

      负面情绪的覆盖面很广。

       㪔 被火烧死的怨恨、彷徨、恐惧、不甘可能会ࢪ形成咒灵,流言蜚语猜忌恶意同样可能会诞生咒ۣ灵。

      吉原神社最开始的咒灵是来源于前者,但在百年之后的今天,连地方都换了还有咒灵诞生显然㱱是因为后一个原因。

      理由很简单,只要有人相信吉原神社有鬼,鬼便会诞生。

      “咒灵,就是这么唯心的东西。”

      明家母子二人此时就站在毗邻神社的堤坝上,享受着晚风习习。

      ά 虽然到了开春时节,晚风依旧透着凉뱦意,好在明家一家都不是粶普通人,有着与东京봦相符的“火热”护体。

      癥 听完母亲的讲解,明理有所领会,同时也有㢞了新的疑问:“既然流言蜚语会诞生咒灵,为什么不ꏎ想办法辟谣,从根本上灭绝߬这맮里的咒灵。”

      “两个原因。造谣容鸼易,辟谣难。辟谣只能灭绝某㘫个地方的咒灵,无法灭绝所有的咒灵,只要人类还在,还彎有负面情绪在诞生,咒灵就不会灭绝。这里没有了,还会在其他地方诞生。”

      “也就是说,咒术师们是刻意放任流댆言的传播,以此来固化咒灵的产生。”

      挮 璲 “正解。与其让咒灵随机诞生,不如固定下来,定期清理,绝大部分咒术师都是在做这样的工作,妈妈的学生时代也不例外。”

      一个人负责一大片区域듹,定期巡逻,和交警片警区别不大。

      咒术师的煦工作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态“原来如此。”

      明理心中了然。

      主角们的生活精彩因为他们正好在事件的中心,不等于全体咒术师的日常。

      虽然놔少祃了几分刺激,但这样对明理反而更好,宝可梦的培育同样是如此,刷刷刷,练练练。

      看来就算到了东京,我的生活也ﺤ不会有多少变化。

      潫反正剧情没开始,自己的实力也没到特级,先继续苟着,继续练级吧。

      “小沙,有没有发现?”

      “沙~”

      杀字发音,显而易见。

      沙奈朵天生对情绪敏感。咒灵这种负面情绪的聚塂合体,在沙奈朵眼中像是Â黑夜里的萤火虫,是她最厌恶的东西。

      得到主人的许可,沙奈朵小手一抬,就要释放力量。 瀦

      “等等。”ㅶ明林美连忙阻拦,“你们这样太引人注目牛了。咒术师守则第一条,隐匿。咒术的存在不⧻得为普通人所知,避免引起骚乱与恐慌,助长诅咒滋生。所以,咒术师在正式行动前,需要先放下‘帐’。”

      说着,明林美双手结印,口中吟诵。

      “由暗餿而生,比黑更黑,污浊残秽,皆尽祓禊。”

      清朗的䯃月色욘被晦暗浸染,如同点墨融入水中,播散下一篇浑浊。

      浑浊以河堤为边ﶽ界,阻隔内外,名为“帐낧”的,隔绝普通䷳人的结界就횄此完成。

      ﮀ放下双手的一刻,明林美挺胸抬头,仿佛在说——看吧,妈妈也是很厉害的。

      琴 明理好不容易才忍懕住不笑,对沙奈朵道:“可以了,随你喜欢的去做吧,把那些碍眼的ꭖ咒灵全部消灭。”

      “沙~”

      沙ᚙ奈朵扬起雪白脖颈,ⲑ如同引吭高歌。

      前一秒,还是波光入境,映月成双。

      下一秒,水中月支离破碎。

      雸一道螦念力击下,无津川为之一滞。

      퓊而后,河水逆流。

      眨眼间,川流不息的河水从中分开,暴露出长达数米,水草丛生的河床。

      还有一些倒霉的鱼虾莫名其妙地离开了舒适的温床,暴露在空气中,大眼瞪便小眼。

      心地善良的沙奈朵赶快将它们送回水中,七秒钟后,它们又摆动身躯游䋴开了,似乎什么都没发単生。

      ꉌ 隐藏在水底的咒灵可没那么好的待遇,被肆虐的念力强行从水里拽到半空。

      一身白衣,一头披散黑发,身形窈窕,随着波光轻柔摇曳。

      隐隐有哭泣之声传入耳中,哀怨婉转,闻之哀伤。

      “딎我好孤单……”

      “我好空虚……”

      쬣 綧“鏬我好寂寞……” 䓐

      “为什么没有人来陪我……”

      只可惜,这一副美女哀婉的场景都给芙黑发下的一张脸给破坏了。

      浮肿的脸颊带着溺亡者的特征,脸颊表面却又不满深度烧伤的黑红伤疤,嘴长的老大,舌홃头下垂足有半长,像是被什么人给拉出来。

      跟同样漂浮在空中的沙奈朵一比,一个天,一个地。

      紧接着,天把地Ꮌ给碾了,直接用念力碾碎。

      虽然比乡下咒灵坚持的时间长了很多,但没有用,从水鬼没有抵抗住念力,被沙奈朵拉覌起来的那一刻起,结果就已注定。ꁒ

      㧬 粉身긖碎骨,不留痕迹。

      但这只是开始。

      ␚水鬼被沙奈朵碾碎之后ꔱ,河面再度动荡。

      水与天的边缘,一线白色潮汐汹涌弌而来。

      由一名名白衣ᓪ女鬼,即咒灵形成的潮汐。

      这一幕,如同当年死于明治大火时惨獼状逆演,足䋟以让目睹这一幕的人为之疯狂,一个搞不好,还会再现连环跳河的惨剧。

      탤然而禍,不管是明理还是明林美都没觉輺得意外,咒灵规则㴦之一——越墿弱越群居,왡越扎堆。

      只有一只水鬼,根本配不上吉伥原㉜神社的传说。

      沙奈朵同样是表情不变,这种程度的杂鱼,来多少都是送菜。 掊

      超能女王优雅地悬浮在空中,伸出纤细的手指,一个接着一个对着空气戳下去,每一个动作,都有一只水鬼噗的一声消散,她就像是戳泡泡的小孩子,玩的不亦乐乎。

      都不需要其他技能,一招鲜,吃遍天。

      だ念力!念力!念力!

      大潮还未靠近,女鬼已经先没了一半。

      棭 剩下的那一半想要逃,却无法挣脱沙奈朵的念力控场。

      虽然她天性纯搤良,但跟着明理这样的主人,怎么可能不懂战术?

      念力这种东西离得越近越好ᗏ发挥,当然是先点杀,再诱敌深入,最后一举歼灭。㏓

      明理呵呵一笑,又在笑到一半的时候顿住:“大局已……不,还没,总算有点百年灵地的样子。”硐

      原来被沙奈朵蛨碾碎的女鬼群中藏着一只不同于其他女鬼的高等㵌级咒灵,居然扛住了一波沙㻚奈朵的念力,并趁着콍沙奈朵控制嚄其他女鬼的时候朝着岸边冲了过来。

      混在鬼群中的城时候没太明显的感େ觉,但当她脱离团体,单兵作战时,无论是气势还是存在感都跃升了好几个档位。

      脚下是暗青色的雾气,周身却有焰气缭绕,人类从古至今畏惧的两大灾害进都被她握在手中。

      “她的等级大概是多少?二级?准一级?”明理微微皱了下眉,问。

      ើ “准一级,不过被小羵沙打成这样,我这个三级咒术师也可以试着将它祓除。”

      咒术界规则,咒术师基本对标高一级的咒灵,៌也就是三级咒术师对标二级咒灵ㄖ,这也是明林美所能做到的极限。

      当然,那是完好无损的状态,沙奈朵对标的可是一级咒术师、特级咒灵,一次攻击,已让女鬼伤得不轻,也给了明林美自信。

      “说起来,一直都没有告㜳诉你,我的咒术是‘结界——”

      话说一半,明林美感觉到一股全新的咒力,虽然没有咒灵那么庞大,却更加긆集中,更加凝练。

      咒力的来源,就在身前,她的孩子,明理。

      嫏 一声“欧啦術”,一次挥拳。

      看似轻描淡写,明林美却仿佛看到了空气震颤的产生的波纹。

      刚到岸边的女鬼应声倒地,胸口尽数全部凹陷,甚至连下方的地面都受到影倦响,现出蛛网版的裂纹。귛

      明林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