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师2:复活 电影

      “蓉姐鮖,你就拿这点东西就够了???”刀子在等待了许久之后,看到杨蓉拿着东西走出来后疑惑的问道。

      确实如此,刚才看着杨蓉这里面好一顿收拾,랆刀子还在屳担心杨蓉要拿的东西有很多,可是当杨蓉出来以后,她只是拿着一个小小曤的医药箱和一件外套而已,就再没有拿其他的东西了。 ఉ

      “拿⤑那么多的东西干嘛?咱们这是去战场,又不是郊游,是你傻还是我傻!㼂!!”杨蓉用一副看智障儿童的表情看着刀쇈子回道。

      딥“·····矷···············”刀子顿时十分的无语。也不知道鮹该怎么继续说磝下去了。

      擿 “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出发吧。”杨蓉说道。

      “好,这就走吧。”刀子䢁说完,就转身向门外走去。

      “哇·~~哇~~~~”就当刀子要走出门外的时候,白皇忽然鸣叫起来。像是送别,更像是再说,不要抛下它。 ㊞

      顿时,准备离开的两人都停下了脚步。确实,㌨刚才,没有注意到白皇的安排。

      픂“蓉姐,白皇~~~~~~~喒”刀子㻂轻声说道。

      “哎~~~你先拿着东西。”杨蓉举起手里提着的医药箱和外套对刀子说道。在刀子᛹接过东西之后,她就折返到了白皇的面前。

      先是默默的打开了套在白皇脚上的锁链,然后抱着白皇来到了阳台。紧盯着白皇赐的双眼说道诓:捡“我不知道苻这一去,下场到底如何。所以,我还你自由。去吧,你自由了!!!”说罢,就把白皇轻轻地放在了阳台的护栏上,转身离开。

      白皇则是歪着头静静地看着杨蓉,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跳下栏杆,开始翱翔。就在杨蓉就要踏出房门的时候,白皇像是发现了什么,紧紧地盯着外面的河道,做出了起飞扑鵡击的姿陪势。

      儷楼道里㡈,杨蓉찿和刀子两人一前一后的뵁走着,在木质楼梯的嘎吱作响之中,两人沉默的走到⑸了一楼。

      两人望着灯火通明,喧嚣无比的火赌场大厅,皆是驻足沉默片刻,然后,杨蓉率出声说道:

      “走吧。”

      䠈 “嗯”

      “上船吧,蓉姐。”先上船的刀子将杨蓉的外套和ퟒ医药箱放好之后,对着还在岸f上的杨蓉说道。

      “好。”杨蓉밻应了一声后,就踏上了船。

      矱“坐稳,蓉姐,咱们这就出发了!”刀子解开了缆绳说了一声后,也不待杨蓉回话,就拿着船桨顶着码头的基㠮石,向河水中央飘去。

      郏 当小船已经平娿稳,不再摇晃之后턑,刀子划着船桨,将小船向前驶去。

      “蓉姐,其实,ಪ咱们可⩽以带上白皇的。”在船桨一起一落的水䳒花声中,刀子向着杨蓉说道。

      ┅“我튘知道,可带上ୋ它干什么,此一去不知后果如何,还不如就这样放它自由。”杨蓉清冷的声㵠音传来。刀子一听,也就不再说什么ࡦ了。

      可刀子没࡛有看到的是,背对着他坐䅛下的杨蓉脸上,泪珠慢慢滑落。

      白皇是一只先天ꥺ患有白化病的孔雀,因为从小自己身上的羽毛就和其他的小孔雀的羽毛不同,所以,在族群之ᇮ中懶一只受到排挤。

      像这种基因突变的ࡓ存在,在自然环境中一膐般都不能活到成年的。因为,像是孔雀这种鸟,在幼鸟的时候ハ,身上的绒毛呈甹现出亙的是棕灰色的,并且有隐蔽于成鸟翅膀下的习性。

      可白皇自小身上的羽毛都是白色,可是在自然蓯环境里太过显眼了。虽然也有在成鸟翅膀下躲藏的天性,可是成鸟根本就不让白皇钻进它的翅膀下,还向外貿驱赶白皇。

      槻 所以,嬁在幼年的时候,白皇过的凄➞惨无比。

      鄉 幸运的是,杨蓉在퐎那一年去往⯗云南购买药材,发现了白皇。当时是刚下过一场大雨,气温很低。当时因为药材购买不顺利,杨蓉有些郁闷,就趁着雨后的空气清新出来透透气。

      孍当熩她一个人在山林中散步的时候,听到了已经白皇的叫声,在发现白皇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

      一时心软,就把白㻫皇抱了回来,这才让白皇捡回了一条小命。而后,就一直养到了现在。

      虽说,杨蓉在刚才向白皇说峆道放它自由,可刀子知道,也就是这段时间,因为战争的原因,才将白皇给困在了赌场里。

      在平日里,白皇根本就是自有的状态,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整个租界,谁不知道,荣华赌场的蓉姐,养着一只纯白的孔雀。

      “要不,蓉姐㍭,现在咱们掉头去接上白皇吧。”已经发现蓉姐有些伤心之后,刀子轻声提议道。

      而杨蓉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根本没有回答刀子的提议。

      “哇~~~哇~~~”空中,忽Ꙏ然传来了白皇急促的叫声。

      㦲 杨蓉下意识之下젟就站了起来,小긡船顿时在水面上开始了摇晃。荡起的波纹,一圈一圈的向四周散去。

      刀子在慌忙稳住小船的同时,就听到翅膀拍打的声音向这里传来。

      最后,从小船的⺸船炓头,传来㽄了“嘭”的一声,白皇准确的降落在了小船之上。

      接着,白皇就很优雅침的向着杨蓉走来,爪子在船板上发出来“咔咔”的声音,在走到了杨蓉身边后,狠狠地向櫳着杨蓉的小᭘腿啄了两口,就抬起头静静地看着杨蓉。

      杨蓉则是慢慢的蹲了下来,一手抚摸着白皇身上的⿾羽毛,ሧ一手捂住嘴,啜泣着。

      刀子看到之后㻩,则是裂开大嘴,无声的笑了起来。随后用力的划动船桨,继续起航。 지

      按理说大部分鸟类在夜里都是瞎子舮,根本看不到任何东ᒝ西。可白皇能在夜里找到杨蓉,还准确的降落在了小船之上䔼,这确实是有些不可思议,也许,这ྉ就是缘分吧。

      最后,白皇像是领航员一样藡矗立在船头,杨蓉坐在小船的中央,微笑着发呆。而刀子,则是在船尾,卖力的划动着船桨,努力前行。

      随后,两人来到秘密仓库里,将马超之前抽到的那五百盒青霉素注射液搬上小击船后,向着青浦地区赶去。

      一路上,两人一鸟走的很是顺利,捔顺利的都领穗他俩不蘇敢置信。就连之前时不时可见的日军巡逻队,都没有发现踪影,如此反常的情况,令杨蓉和刀子的ؓ心中有些不祥的预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