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言很肉到处做

      蛟瑞来历非凡,根脚神秘。

      灵智天生就不逊色于任何生灵,甚至还要远远超出。

      听到楚玄这话,七窍都开始冒烟。

      앚一千两百二十三年六个月쁱十七天,从未有过,祖辈、父辈对于顽皮孩童的关爱?

      鍂 这话啥意思?

      横看竖看,内里就两字,羞辱!

      槰  “不把你抽筋扒皮,生吞活剥,剥皮楦草,魂魄儿点了灯,튭头颅作了夜壶級,찆此恨绵绵无绝期啊。”

      颛 蛟瑞愤怒咆哮,尾巴甩动,躿巨浪滔天,天地都骤然一暗。

      뛎“每次都叫嚣的厉害。”

      麗 楚玄呢喃自语,脚步踏动,仿似闲庭信步。

      “给我去死吧!”

      唰唰唰,水⤦浪凝聚成刀,凶狠斩下,那等凌厉,隔着丈许距离,地面就迸裂开来。

      看的高风等人,面如土色,陪下意识想到,要是之前蛟瑞展开如此凌厉的扑杀,自己恐怕连一息时间都坚持不住。

       雝 可随后他们就见到,楚玄每一罴次ࢡ跨步,都好像踏在某种古怪节拍上,居然险之又险的避开了水刃劈斩。

      “巧合둖还是……”几人渐渐睁大了眼睛。

      “想让我死,你怕是还要加把劲儿。”

      ᖷ 诏 楚玄摇头,负手而立,漫空风雨,视若无睹,偶尔坓眼皮子微抬,吐出一句话来。

      作为回应,快要气炸的볫蛟瑞,施展玄术,兴风作浪,水刃,风刀,纵横切割,几乎都形成了天罗地网,当头罩下。

      “楚狂怕是死定了。”

      “大梦三千秋,老子生来十八岁?口气确实狂的没边,可惜啊。”

      “吹吹牛可以,千不该万不该,真的激怒这头恶蛟。柱”

      “做的太过了。”

      看到那漫空切割、旋切的刀网,人人动容,心中都冒出寒气。

      这要是被兜在其中,无⿚异于遭受凌迟之刑。

      而这一切,倒也怪不得别人,实在是楚玄的口舌太过犀利。

      不要说蛟瑞,就是身为旁观者都有些受不了。

      “悲哀,实在是悲哀。”

      “虽为蛟龙,但也是水族,怎么能用这渔网样的东西呢?”

      뙑“我若是你,羞也羞死了。”

      “不过,夡这숗也不能怪你,毕竟自幼缺乏管教。”

      勒“哎,셒也罢,就让我今天教你个乖。”

      楚玄左밼右氣旋走,如游龙惊凤,沐浴雷光,看着凶险,实际上,毫发无损。

      此时出言训斥,词锋似乎픩都显得更加犀利。

      泗“啊啊啊,我受不杂了了!”

      ﲌ蛟瑞看着那优哉游ኢ哉的楚玄,眼神有些发直,胸中闷气更是差点没菁把줓他憋死。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通,为什么楚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自己玄术的空门上。詳

      趐 更让他郁闷无比的是,楚玄整个人就好像磁山,稍稍动弹,自己的威压就被排斥、拉扯、牵引ꗴ、撕裂,完全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可察觉到古怪,他却没ळ有半点时间去思索其中的缘由,因为相较于其他,楚玄的话,简直就是在当众,疯狂的打脸,那等羞耻感,令他几欲发疯。

      终于蛟瑞再也忍受不住,全力爆发,身形腾挪,明明就是数丈长短,以天穹为背景的话狥,实在纤细渺小。

      可这个时候,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挤满虚空,威뷀压天下!

      “蛟魔圣拳!”证

      狼伉身躯,腾挪辗转,足爪翻飞,残影幻化,足有成百上前之术,骤然飘落,大地ⵥ都被㩗洞穿。

      “魔就是魔,莫非还以为能超凡入圣?不过这架势倒是摆的十足。”

      楚玄眼中䟡流露出不戽屑,但也不敢㈖托大。

      因为蛟瑞施展出的乃是蛟族传承中威力极大的生杀之术。

      自己的蛟魔拳,就是从中领悟,演变而来。

      “我亦쩪魔뇭亦圣!”

      蛟瑞大吼,拳影飘忽,仿佛虚相,然而大地都被打的一片狼藉,不远处一⏎座石丘连连震动下,更是陡然间崩塌爆碎。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楚玄眼神微动,琂整个人突然踏空而起,拳印轰Ც击,撕裂长空,竟饪然在瞬间就落在蛟瑞身上。

      “这怎么可能!”蛟瑞霍地瞪大了眼睛,满脸都是难以置禹信。

      至于高风等人,更是下䡤巴都快要掉在地上了。

      “我没有看错吧?”

      “眼花了?”迶

      “还是说我是在做梦?”

      就在几人的惊呼声中,楚阦玄拳印冲击,蛟瑞数丈长的身躯,突然就横飞出去ẘ。

      蛟瑞被打的横飞,直接就坠落河中。

      不过很快他就又冲了出来,但楚玄比他速度还快,双足迈动,横渡赤河,瞬间就到了近前。

      “拔山覆海!”

      楚玄低吼,双臂挥舞,元气爆暴动,如万仞巨峰轰堮然砸落,刚刚才钻出河面的蛟瑞还来不及反应,就又倒飞了回去。

      “这…삞…”

      原本㵤高风等人,觉得楚玄虽然有中些实力,可口气实在太大,就跟吹牛皮不要钱似的。

      真要激怒蛟瑞,怎么死都䍂不知道。

      但蛟瑞最后确实是暴怒,也爆发了,可眼前这一幕又是怎么一回事?

      捾更让他们有些傻眼的是,楚玄所施展的玄术,怎么觉得和蛟瑞一般无二?

      不,应该是,看起来比蛟瑞的似乎还要正宗,还要狂猛。

      要不然,蛟瑞怎么会被打的毫无招架之力呢。

      笱几次被打落河中,蛟瑞羞愤欲死,然而他必须要确定一件事,쳳要不然……死不瞑目。

      终于又一次被打落之后,他选择了迂回战术,从河底潜走至远处,这才釂悄然冲了出来。

      “该死的,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我蛟族传承?”蛟瑞惊怒交加,脑海中更是充满圙了疑闣惑。伝

      因为楚玄现在施展的竟嶹然是自己蛟族传承中的玄术!

      “我本楚狂人,处世若大梦……”楚玄下意识念叨道。

      敨“见鬼的处世若大梦!”蛟瑞七窍喷火,㤅狠狠地盯着楚玄,像是要将他里外都看透⵳。

      “你就不怕张☘针眼吗?”楚玄低骂间,眸光开阖,化作幽光同样盯了过去。츾

      咯噔

      双方目光碰触,有如实质,内中蕴藏的精气,反正之下,更是令双퉮瞳都感到刺痛,各自别过头,眨了半天眼,才算缓过来。

      “你、你、你鲄…䮿…竟然连妖族瞳术都会?”蛟瑞这一次真的惊了,甚至于刹那间,以为楚玄和自己同族,都具备蛟族血脉天赋。

      “哎,先前不是说过了吗,我曾与你祖辈,坐ꥄ而论道,蛟族传承对我来说,真算不了啥。”楚玄摆摆手,脸上浮现出往事如烟的神采。

      “坐而论道……”高风等人想到,楚玄之前曾解释,坐而论道的真正含义,个个神色古怪到了极点。

      至于蛟瑞心肝脏脾肺差点都气炸了,鼻息中甚至带上了火光!

      “士可杀不可辱,我氆和你拼了!”

      ὿ 蛟瑞吼啸震天,周身气息都变得狂暴,残虐,那对铜铃般大小的眼珠子,更是散发出猩红色泽。

      “拔山覆海魔。”

      楚玄看到蛟瑞像是彻底陷入疯狂,濴突然大吼一声:“既然要拼命,那我就送你上路!”

      ꄶ “拔山覆海吗?嘿,我让你吃个大亏!”

      霍地,蛟瑞竖瞳中闪过一丝狡诈,头顶大团毛发下,两支数尺长短的犄♁角,隐约有雷光缠绕其上。

      싺“当我不知,你蛟族传承中最为神秘的阴阳电弧刀吗?”

      楚玄暗繩自冷㙩笑,口中依旧在大喝,拔山覆海,只是手势变垆幻间,那指端猛然就有璀璨神芒在闪烁,远远看去就如摘下了一颗星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