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删不掉有影响吗

      撒贝斯大河在草原中是一条非常出名的河流,千百年来,它从雪山上一直流淌下来,整条河流贯穿了半个草原,是无数草原民众和动物们的生灵之河。

      乌察勒富那部的迎亲队伍,在选择前往科隆索部的路线上,所途径的这截撒贝斯大河,在草原人心中早已成为一处圣地,也是一处凶地。

      不但因为那个美丽的爱情故事,也因为不远处的野狼丘。

      野狼丘是一片极为广阔的丘林山脉,这片山脉中有着无数个高低起伏的大小山丘,这片丘林山脉中还生存着非常多的野生动物,但却极少会有草原的猎队进山捕猎。

      因为野狼丘里有狼群,非常多的狼群。

      没人知道这些狼群从何而来,也没人知道这些狼群生活在哪,野狼丘就像是它们的聚集地,在这片丘林山脉中,狼,就是皇者。

      修罗军只在孛尔斤部休整了半天时间,这期间就只有孔帕多卡派人为他们送来战争干粮,这些战争干粮都是草原的特产,一些被腌制过后,风干的动物肉干。

      这些肉干包含了大量的营养成分,且轻薄,非常方便携带,口感还非常的好,在这点上,还真比战争时期,伏国军队吃的面条馒头要好得多。

      当然了,与修罗军的伙食自然是无法相比的,谁让修罗军背后站的是宋大老板呢?

      入夜时分,集结完毕的修罗军在玥宸等人的带领下,快速的离开孛尔斤部的军队营区,他们牵着战马,尽量把发出的声音降到最低,一直到彻底离开孛尔斤部后,修罗军才翻身跨上马背,照预定的路线快速行军。

      夜晚在草原上赶路对修罗军来说是一件难度非常大的事,地势平坦的草原一望无际,沿途还要提前避开有部族生存的地方,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就会彻底迷失方向。

      所幸,修罗军中还有大猴小猴这样的人物,他们是采药人出生,对辨别方向有着专属于自己的判断能力,而且这样的判断能力还不会被黑夜所影响。

      在出发前,兄弟二人也真是非常用功的针对这次行动,修罗军所要途径的路线,及野狼丘周边的地理位置做了非常多的分析,要说胸有成足,这话的确说得有些满。

      可要说把握,大猴小猴心里还是有不少把握的。

      一路无惊无险,修罗军在大猴小猴的引领下,终于在傍晚时分来到野狼丘附近,那条非常出名的撒贝斯大河就在不远处,这个时间,基本不会有人会在附近逗留了。

      在玥宸的示意下,修罗军的将士们快速靠近河边补充水分,冰凉的河水让连夜赶路的将士们精神为之一振,生灵之河,果然名不虚传。

      :“老大,这草原的环境还真是不错,就连空气都是那么的清新,”小龙对玥宸笑道:“要是以后,我们有机会在草原上生活一段时间,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啊。”

      :“等老大把草原公主拿下了,以后咱们想来草原还不是随便的事?”熊霸插嘴说道:“别说是来生活一段时间了,就是咱们要进山打猎,窝在山里永远不出来也没人会说的。”

      :“熊哥,那牛肉干还填不饱你肚子?”小龙打趣着对熊霸问道。

      三句不离就是进山打猎,熊霸的小心思完全就是放在烤肉上了,要想从对烤肉的思念中走出来,怕是难咯。

      :“嘿嘿,这哪能比。”熊霸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笑道。

      :“好了好了,我们是来执行任务的,你们都扯到哪里去了?真是的。”玥宸诉了熊霸和小龙一句,这两货,不管在什么情况下,神经永远是大条的。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大猴小猴和冷邪带着两队修罗军从野狼丘的方向回来,在修罗军刚到的时候,他们就带人去附近巡查环境,寻找合适的扎营地点。

      :“老大,”大猴策马来到玥宸身旁,说道:“我们刚刚到达野狼丘外围,就发现了些许狼粪和残留的脚印,看来,那边是不适合扎营过夜的了。”

      :“河边也不行,这里没有避风的位置,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扎营,目标太大,还会留下痕迹,”玥宸摸着下巴说道:“只能另觅地方了。”

      :“我们往那个方向走吧,”小猴一手拿着地图,一手指着一个方向对玥宸说道:“那边的地势比这边要低,大约走上百里后,应该能找到可供我们驻扎的地方。”

      :“而且地图上显示,距离此处最近的一个草原部族也约有四百里之远,”小猴继续说道:“只要我们小心点,可以保证不会被人发现。”

      :“百里路程,修罗军全速奔袭无需半个时辰,”玥宸低头分析道:“泰斯坦的迎亲队伍如果真的是要猎杀狼群,那必定也会在白天到达,因为他们要提前做好准备。”

      :“如果他们只是为了节省时间而选择这条路线,那肯定也会选择在白天通过,避免与狼群遭遇……”仔细分析过后,玥宸有了决定。

      :“那行吧,就按你所说,”玥宸对小猴说道:“命令将士们,以雁形阵势向指定区域前进,沿途保持警戒,一旦有发现,立即返回禀报。”

      :“是……”众人一声遵令后,聚集在河边的修罗军很快散去。

      ……

      ……

      在最近的一段时间里,泰斯坦的心情非常的好,自从在两年前亲身经历了战争的残酷后,或许是遭受了一定的惊吓,也或许是终于醒悟了,知道外面的天地到底有多广阔。

      反正在回到族内后,泰坦斯整个人都变了,变得不再像以前般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现在的他,脸上总会带着温和的笑容,时不时还会往军营里跑,也总会向将领们请教军中的各项事务。

      很多人都认为,他们的少族长终于长大了,已经开始懂得自身的责任,也会主动的去了解族中的一些事务,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有句古话说得好,狗改不了吃屎。

      如果一个人长久以来的性格突然发生巨大的改变,要么就是因为他遭受了巨大的心里打击,要么就是,他把自己伪装起来了,以便在日后更肆无忌惮的展现自己的獠牙。

      而泰斯坦,显然是后者。

      与小希约定的婚期马上就要到了,心中一直压抑的欲望终于可以得到宣泄,随着婚期的到来,与中原那位大人所约定的大事即将进行,整个草原的势力将被重新洗牌。

      届时,辽阔的草原将会出现第一位帝皇,真正的帝皇。

      而这个帝皇的姓氏也必定会是,乌察勒富那。

      大将军乌察勒富那.阿鲁木,在去年的战争中没有依照族内的计划行事,以导致乌察勒富那部所属的势力遭受到一定的战损。

      在族内的长老会上,由族长戈力提出建议,族内长老表决同意,阿鲁木被免除了大将军的职务,更是被发配到乌察勒富那部族域的边界处驻守。

      成家立业,这个词无论是在中原还是草原,都具有着同样的意思。

      泰斯坦即将与科隆索部的公主完婚,这也意味着他成了大将军这个职位的有力竞争者之一,或许他身上还没有丝毫的战功,可那又如何呢?

      双重的身份已经让他拥有了足够的筹码,只要背后的关系够硬,就没什么是得不到的。

      没看见吗?仅仅只是一个迎亲队伍,父亲就派出族内最精锐的三千名勇士为他护卫,而渡过撒贝斯大河后,他将会超越那个美丽故事的主人翁,成就草原第一勇士的称号。

      在若干年后,他更是会成为整个草原的第二任帝皇,前路如此美好的风景,泰斯坦如何能不开心?

      :“禀少族长,前面不远处就是撒贝斯大河了。”一名护卫策马来到泰斯坦身前,向他禀报着前方的情况。

      :“很好,”泰斯坦对这名护卫吩咐道:“命令所有人,到撒贝斯河边寻找合适的地方驻扎下来,同时将我们准备好的东西全都拿出来,按计划去布置。”

      满脸的威容,不容置疑的语气,现在的泰斯坦像极了一位久经沙场的大将军,在顷刻间就将所有命令全部发布出来。

      :“是。”护卫遵令后,迅速策马离去,而整个迎亲队伍的速度也瞬间加快起来。

      营帐一个接一个的被搭建好,无数的火堆冒起了滚滚黑烟,数十辆板车有条不紊的向野狼丘的方向走去,远远就能闻到车上传出刺鼻的血腥味。

      泰斯坦坐在河边燃起的一个火堆旁,颇有兴致的翻烤着架在火堆上的羊腿,他非常享受这种由权力带来的满足感,只要他一个命令发出,所有人都要为他所用。

      而此时,在撒贝斯大河的另一边,范逍遥和李石宇正趴在茂密的草地上,偷偷的观察着迎亲队伍的一举一动。

      :“真是让我们好等啊。”范逍遥不满的说道。

      :“可不是吗?足足等了他们两天,话说,那板车上装的到底是什么啊?为什么那些护卫会将板车拉向野狼丘的方向?”李石宇对范逍遥问道:“还有,你看清他们手上拿得那些黑黑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