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无限观看二维码下载

      A市虽然是个ᓼ小城,却一直是个地级市,图书馆则是市文化局管理的一个科级单位,张馆是副职,就是副科级干部㱠,而接替他的咉领导,自然是同一个级别了,这个层级的领导干部,可谓き兵힒头将尾,虽然级别不高,却需要上级单位也就是文化局任命,因此,下午的会也是局人事科派人过来宣布的。

      图书馆大楼的后边㫀有一个小礼堂,能容纳百八十人开会,平时偶尔觟承接点社会上的图书推介或者什팸么演出,多数时间都是空着,下午的会,就在这个小礼堂召开。

      王姐速来工作认真负责,对这种㹚会议是绝不会迟到的,距离会议正式开始尚有十五分钟,她就衜开始催促我动身了。

      来到小礼堂,王姐找了个靠后的位置,我也挨着她坐了下来。因为时间尚早갘,来的人不多,人与人之间保持着距离,就像豪猪一样,生怕离的太近会刺到彼此。

      过了一会儿,李姐也来了,她看到我和王姐┺,笑着招了招手,走了过来,抬湶手让我俩往里坐Û,她则挨着我坐到了最外面。

      坐下后,李姐㕯弯腰隔着我朝王姐笑道:“来这么早,有你呀?”

      偬王姐被问的一愣,反问道:“什么有我?”

      李姐笑着解释:“宣布任命啊,纸上有你名啊,你来这么早。”

      王姐这才明白李姐虤是拿她开玩笑,便也笑着说:“我倒是想,可惜没有,估计朝我这辈子也就一次机会,等将来宣布退休,哈哈。”

      正说着,我看见菲姐和两个同部门的同事走了进来,便远远的看着她,见她把目光投向自己,便点头闒示意了一下。

      ḍ菲姐也点头回应了我,却跟着同事坐在了远远的角落,我料想她会发欰信息给我,便默默的拿出手机,果不其然,也就一分钟的功夫,信息来了。

      “有两个美女陪着,怪不得不乐意跟我吃饭呢。”

      我笑了笑,无奈的摇了摇头,抬头见她跟同事有说有笑的,有心回复,䩙又怕被左右李轆姐和王姐看到,只好默默收起了手机。

      随着同事쳞们陆续ደ进门,时间也迅速魕流逝,十五分钟ᦎ很偭快就过去了,然而,通知的会议时间已龞到,㠫主席台上却依然空空如也,会场里也依然熙熙攘攘,各部门两三个人一拨,聊的不亦乐乎。

      又过了五分钟,礼堂大门人影闪动,综合办的工作人员快步走了进来,随后进来的是馆里的几位领导,这就包括即将调离的张馆,当然,还有那位新来諒的丁副馆长。

      见各位领导在主席台就位瑚,会场里也逐渐安静下来,馆长닩主持,简单说了开场白,便由专程赶来的局人事科科长宣布了任免文件。䯫

       令人碤惊诧的是,除了免除张馆的副馆长职务另有任用,新来的丁ᵯ副馆长馤可并不是简单的接替张馆,而是多了个常务줘。

      这就耐人寻味了,李侐姐的政治嗅觉比我和王姐都敏感,听完文件便歪过头ᶀ对솚王姐说:“这是来ꛌ接班儿的吧?”

      王姐扭头看了看李姐,笑了笑,却没说话。

      我对会议内容毫无兴趣,便又拿出手机ಱ,用手挡着屏ၨ幕小心翼翼的翻看着菲姐的信息。

      ٤  ၗ不得不说,菲姐这个所谓的“闺蜜”还挺有商业头脑的,不管她说的什么“投标”“标底”是什么意思,我还是能理解到她大ן概能通过这种超能力获取商业利益,既然她能,为什么我不能的?

      只是깚,ₛ我能借此获得什么利益呢?

      正在胡思乱想,会场响起了掌虜声,我如梦方醒,赶紧也跟着拍了两下,这才发现已经轮到张馆表态发言骉了。

      我偷偷看ㅂ了看旁边的李姐,见她神色暗淡,竟然有些同情这个苦命的女人了。

      张馆的发言很简单,除了感谢组织信任,就是感谢臇多年来同事们的支持和帮助了,我来的时间短,尚且不足一年,显然,张馆所谓的孞“多榽年来”,大曱概是不包括我的吧。

      㣾丁馆看上去挺年轻的,估计也就四十岁,留着寸头,显得干净利落,轮到他发言时,他先环视了一下会⇇场,看上去意气风发的。

      丁
馆说曖什么我1并没有细听,满脑子都是菲姐那个蜻闺蜜㷁的想法,梦想着自己能一夜暴富,也能开上豪车、美女相伴左右,直到馆长宣布앇散会鴻才一下子惊醒过来。

      散会后,领导们先退场走了,接嚚下来才是员工乱哄哄的起身出门,路过菲姐身边,我扭头看鳎了她一眼,她㨞也迎着我的眼神看着我,一言未发。

      回到阅览室,王姐照例坐到了电脑旁,我则坐到常坐的椅子上继续翻看菲姐的线信息,翻到最后见她说我美女相伴,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

      正看着,屏幕闪了一下,正⽕是菲姐的信息。

      颫“不理我?”

      我再次摇头,回道:“没,刚才开会,不方便。㺜”

      헢몣“是开会不方便,还是怕她俩看到不方便?”

      “都不方便。”

      “哈哈,做贼心虚?”

      我满脸不屑,故意回道:“我没做쟓亏心事,没啥心虚的。̯”

      “切。”

      ⺘过了一会儿,菲姐又问:“说真的,你晚上有事꯫没有?一起吃饭吧。”

      鸷 我见菲姐盛情邀请,不便再推辞,只好回道:“那好吧,不过我提前说好,不一定能帮得上她。”善

      “甯不是跟你说了吗,帮不帮无所谓,就当交个朋友,她跟你年龄差不多,也没结婚呢。”

      㗢我突然想夆到孟醒,不袃知道是否应郇该跟菲姐实话实说,铃可是,我该怎么说呢?说我有女朋友了?孟醒算吗?

      㛧 正拿着手机发呆,我突然听到门口响꫊起敲门声,原来是我们馆的综合办닩主任站在门口,后面还跟着新来的丁副馆长क़。

      곌我赶紧起身,扭头看着王姐,这样的场合,我不知该如何应付,只能默默的等着王姐的反应。

      果然,王姐也站起身来,热情的迎了上去,桵笑着喊了声“丁馆”,于是,我也紧走几步,站到了王姐身后,努力ቨ挤出一丝笑容来等待领导训话。

      综合办主任笑着닳说ˠ:“丁馆来看看大家。”

      丁馆笑着跟我们握手,问了我们俩人的姓名⚞和家里的情况,又简单问了两句阅览室的情况便走了。枎

      目送着二位领导去了别的房间,王姐笑着夸赞:“这个丁馆人不错。”

      我问道:“是吗,您认识?”

      撏 王๺姐摇了摇头,笑着说:“不认识馎。”

      “那您怎么说他人不错?”

      “刚宣布礪就到各部门看大家,以往的领导从来没有这样的。”

      我哦了一声,在心底暗自感叹,原来职场也有这么多学问,这么小的一个细节竟然能迅速建立起员工的好感,看来蛶这丁馆还真是个腭人物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