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口理红

      水卜睁开眼睛,幽幽一叹。刚才的时候,她借着面前小姑娘的记忆了解了很多事情。

      库洛已经死了,它的造物也开始寻找新的主人了。外面的港省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至于自己,只是一个不肯消散的执念罢了。

      “库洛他,当真消失了吗?”

      小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眼前的人,事实太过残忍,她不忍心告诉这个痴心人。

      “哈,明明等了很久,还有很多话想当面对他说,他怎么就,怎么就??”

      小樱感同身受,如果没能救回大家,她也会和水卜小姐一样吧。

      “那个,如果您想见库洛先生的话,还是有办法的。李同学手中的回库洛牌可以让人回到过去的时光中,只不过很耗费魔力。”

      “那个小男孩吗?他是你的朋友吗?”

      “嗯嗯!”小樱点头:“他是我的好朋友!”

      “好朋友么。”

      水卜水卜随手一招,把困住李小狼的水球提到小樱身前。

      “醒来!”

      李小狼应声而醒,看了看身旁的小樱,又看了看眼前的水卜,握着剑上前一步,警惕地盯着面前的女人。

      “送我回过去吧,魔力我来出!”

      小狼看了眼身旁的小樱,得到肯定的答复,便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回库洛牌,开始回溯时间。

      在水卜操控下,整片水世界开始分解,化为纯粹的法力,源源不断地注入回牌之中。

      “谢谢你们了,小家伙们!临走之前,我为你们卜一卦吧!”

      水卜正准备施法占卜,却发现两人的命运被重重遮蔽,让人看不清。

      “小姑娘,你会向心爱之人传达出自己心意的。你也一样,小男孩。”

      “这是占卜的结果吗?”

      “不,这是我对你们的祝福。”

      水卜一头扎进时牌开创的通道中,至此消失不见。

      “恭喜宿主完成成就——往事如烟,获得抽奖机会一次!”

      小樱小狼凭空出现在古亭外,困着桃矢等人的水泡也因为主人消失而散去了。

      “太好了,大家都回来了!”

      小樱雀跃,拉着小狼转圈圈,而小狼看到李女士一刹那,吓得身体都僵直了,只能任由小樱摆弄自己的身体。

      等两人转够了圈儿,李女士新手招回了小樱额上的蝴蝶,对准雪兔和桃矢扇了下去。

      “您这是?”

      李女士淡淡说道:“这种事解释起来很麻烦的,我让他们下意识地忽略这件事。”

      “小樱,看这里!”

      小可指了指身边蔫蔫的的火库洛牌,招呼小樱过来封印。看着走过来的小樱,火库洛牌没有一点挣扎的想法。

      它本以为游乐园那次逃走是它做的最英明的决定,没想到是苦难的开端。

      从游乐园逃走后,它觉得留在友枝镇不保险,就一路来到库洛曾经待过的港省。

      结果时运不济,被曾经一直找库洛麻烦的水卜抓住了,镇压在水世界之中。

      天知道它这些天来是过的什么日子!要是小樱来得在晚一些,它就要熄灭了。

      “变回你原来的样子吧,库洛牌!”

      有气无力的火库洛牌有气无力的变回了卡牌本体,库洛牌里威力最强的一张牌就这样被收服了,说起来也够荒诞的。

      一直关注小樱的知世突然开口:“小樱,雪兔哥送你的发饰呢?”

      “唔欸?”

      小樱一摸头,果然没有摸到发饰,她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丢的,回想一天的经历,她猜测是之前躲避水卜攻击的时候,遗失在那片水世界了。

      可现在那片空间都消失了,大概永远也找不回那个发饰了。

      “不过大家都回来了就好!”

      随着女卜的离去,库洛的情债的情债也告一段落,一切尘埃落定,木之本一家的港省之旅也接近尾声。

      桃矢和雪兔商量着给藤隆买礼物,小樱则和知世说着悄悄话。

      “我说当年那个女人为什么要一直挑战库洛,原来是这样啊!”

      不解风情的小可发出了原来如此的感叹,以前它还以为水卜小姐是百折不挠,越挫越勇。现在才明白过来,原来当年的水卜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小可,你说水卜小姐最后见到库洛先生了吗?”

      “大概可以吧!”

      不解风情的小可继续说道:“那个女人真够傻的,明明当年有那么多机会表明心意,非要等到现在,绕那么大一个圈子。”

      “小可!”

      小樱恼怒地瞪着小可,她总觉得小可连自己也骂进去了。

      “干嘛?”

      小可觉得莫名奇妙,现在自己主人的心情真是说变就变啊,还不如李小狼那个小鬼情绪稳定。

      摄影师知世拍着四周的景色,希望可以将快乐的记忆封存。

      “李同学的家乡风景真不错啊,希望下次还能有机会来!”

      “李同学~”

      小樱喃喃地念叨着,这两天,她总是会想起李小狼喊着自己的名字,抛出幽兰剑,鼓励自己的样子。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李小狼叫自己的名字,她记得两人刚认识的时候,李小狼对她的称呼是“喂”,后来两人之间的经历的事情多了,李小狼对自己的称呼也从“喂”变成了“木之本同学”。

      “要是能亲口告诉李同学就好了。”

      小樱总结着自己的港省之行,看到漂亮的风景,吃到好吃的食物是一喜,认识了漂亮亲切的李夜兰李女士是一喜,收到了雪兔送的礼物是一喜,帮助了水卜小姐是一喜,和李同学友谊更进一步是一喜。

      遗憾的是丢失了雪兔送的礼物,没能亲口告诉李同学自己的决定的事。

      小樱想的入神,眼前一花,座位旁就多出了一个人,正是李小狼。

      周围的人一点都不奇怪,仿佛突然冒出的李小狼本该就在这里。

      “李同学,你怎么在这里!”

      李小狼无奈地解释道:“我大哥试验他的新学的道术,然后我就到了这里了。”

      “呃~若城哥还真是??”

      词穷的小樱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索性换了另一个话题。

      “对了,李同学,很感谢这些天的款待。还有,我们是好朋友了是吧?”

      “哎?”

      李小狼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愣在那里。

      “我以后可以叫你小狼君吗?”

      李小狼看着窗外,貌似平静地说:“随便你了。”

      “嗯,小狼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