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安子君广场舞拜新年

      董大同是越挫越勇,许好之前躲着他,好多话只能指桑骂槐,毫无针对性。虽然大家都觉得董大同直接报许好身份证号就行。

      现在你公然挑衅前辈,那能说的话可就多了。还䔤占了道德的制高点。

      可是现场公然支⡰持董大同的人几乎为零。

      董大同不是没有拥簇,但是他今天所有的发言完完全全是把新生代艺人全包⟰进Ⅷ去了。

      而新生代艺人中,顶流不少,粉丝战斗땞力全⩸都爆表。

      蟲 没有人愿意被网暴,尤죮其是大多数已经有些江湖띉地位的大佬可不愿意自降身份亲自下场落下神坛。

      更何况,许好一句话没说,只是玩游戏比较훷认真。有什么可指谪的?

      ⸯ李凯现在也佛系了,董大同爱怎么说怎么说吧躐,反正拦也拦不住。

      现场观众散播出去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至于播出时候如何剪辑,相信台里的领导会看㾱舆论导向的。

      到时候收视率可能还쇖爆了呢。

      ᐫ现在真正着急的只有董大同的经纪人。恨不得上去把董大同的嘴缝上。

      但是董大同完全不理会经纪人,只是沉浸在自己正义的光辉中ꈎ。感觉自己是正道的光。

      现在这些小年轻,就得敲打敲打,要不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

      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董大同的前世今䞾生了。

      캶 픒董大同,演艺圈混了数十载。但并不是苦熬过来的。

      因为演技过硬,一直在连续剧上有着不错的成绩。甚䍜至观天电影也是能有股份的人。 ↱

      칱一路走来,不能说一帆风顺,⽽但确实没什么挫折。

      所以还是保持了一些愤世嫉俗,唯我独尊,并未遭受过社会毒打的纯真风情。

      因为董大同的指点江山,他周围几乎没人一起站着,生怕受搻牵连。

      白羽本来就站在董大同旁边,一个男主角,一个女主角。双C站中间没毛病。

      但是现在,白羽已经悄默声的幻影移形到了许好旁边。

      所以少年楚侯和成年楚侯到底和二夫人白羽谁更配,大家一惁目了然着。

      观众席上的照相声音就没停下来过。

      如果说白羽和许好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那么白淊羽和董大同就是强取豪夺虐恋情深。

      对比过于惨烈,反正大家已经留图保存。

      再一看站位的变化,C位女主角自动站到最靠边的新人身边。

      宫斗剧,艽有༨那味了。

      뫍就连只关注自己蒸煮的粉丝,现在都是满眼八卦的吃瓜模式。

      台上每一个人的微表情、小动作全都被无限放大,㯈观众看得心潮澎湃。

      台上的风景们虽然身在戏中,但不妨碍吃瓜。

      董大同到底能作死成什么样没人知道,所以期待值拉满䄌。

      李凯也是个妙芔人⬒。

      阻止董大同没效果,没关系⟁,节目节奏还是要保证的,那就不理那个绊脚石,继续读台本就好了。

      这次节目组截获了所有人随身携带的包,要挨个翻춃看。

      要说这种环节,必须提前跟艺人打过招呼了。所以翻出爆点只能是艺人默许或者故意为之。

      这不,白羽的包里就翻出了藏在钱包里的和许好在时装周走秀的照片。

      当场啊,不说大家什么表情,许好꩏是心里只有㖬一句话----天要亡我봪。

      这但凡要被冯怡诗之流看见,许好肯定玩完。都不带打磕本的当场送走。

      许好吃惊害怕的表情落在大家眼中,那解读可就多了。

      比如什么撞破恋情啊,原来女神对自己有意思啊。

      再看白羽,落落大方的解释说觉得照片拍的很好就保存下来了。

      李凯作为主持人,只能接茬往下说。

      “许好,你怎么看啊。”

      许好生无可恋,“我也觉得照的挺好的。”

      没有拈人想到许好会这么回答。这是承认了吗?

      ꎨ 许好说完一看大家表情就知믹道说错话了。

      TMD烦死了!

      슜 “我的意思是…飀…”

      还没뙰等许好再补充说明一下,白羽说话了:“该看看许好的包了,我特别好奇。”

      天啊,这是查岗吗?

      现在从宫斗剧变成了言情剧吗?

      伴随着台下观众的尖叫声,李凯从善如流的打开了许好的包。

      因为许好也接到了要翻包的剧本,所以包里很干净。只有装装样子的一包从化妆师那里借来的化妆品和两包零食。

      婠 就这两包零食,又⌧掀起了轩然大波,是白羽代言的……弽

      白羽那半身像就印在包装上。

      许好:就差个休息时间,这两包就能直接消灭,毁尸灭⦅迹啊。关键是,还是化妆师送的!

      这还不算,化妆品里还有好些都是白羽用的同נּ款。甚至好几个是女性用品。因为化妆돔师是女孩。

      许好:拜托,好用的东西当然大家都有了!

      许好现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麎

      这场综艺,许Ꟃ好血亏。

      董大同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还把白羽给捎带上了。

      “现在的年轻人,也不知道都怎么谈的恋爱。一个一个的不仅换的快还不承认。”

      白羽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似笑非笑地说道:“我没放董绖老师的照片,看=来董老师吃醋了。”

      董大同刚要接话,李凯拿出了董大同的包。

      “那咱们现在就来看看董老师的包里都有什紱么。”

      然后就是各种说,难为主持人卖力打断董大同每一次的发言。

      但是董大同的包实在是没什么可看的,也是早就被经纪人清理过的。

      董大同总算找到机会继续。

      “有些人啊,演技上进步不了了,就开始想着ሀ弄些绯闻炒热度。影视圈乌烟瘴气就是㉇这么来的。”

      许好一边想着白羽不地道,一边也是烦董大同在这叽叽喳喳的过不去这个坎。

      “前辈,你话真的太多了。”

      董大同:?

      许好继续说道:“不仅话多,还都和节目无关。”

      垝 董大同:?!

      许好朝台下董大同的经纪人隔空喊话:“下次彩排还᭷是本人到场的好。”

      董大同指着许㙆好直接吼道:“你还不让说了?我有哪句话说的不对?你……”

      蚠许好直视董大同,“我没不让说。而且你不是一直在说吗?至于你说的对不对,自有公论。”

      再不多说了。

      经纪人这回直接冲到台上把董大同拉走了。拍摄一度中断。好在⺫录的也뜒差不多了。

      现场观众和综艺PD觉得完全值回票价。好些观众的手机内存都不够了。

      因为签了保密协议,现场׈观众是不能在M台播出这期综ᯀ艺前路透的,但是超话上不放图隐晦的说说总行吧。

      谁还规定不能和同好们分享激动人心擠的时刻了?

      而综艺PD更是觉得自己能剪辑成四期,一个月都来播。收视率不仅稳了,自己升职加薪也指日可待。

      白羽散场之后走到许好身边,眼波一转,“许好,待会我做东,去吃烧烤啊。”

      “实在是不好意思,前辈,我飞机是晚上的,马上就得弣走。”

      “我让助理给你改航班,怎么,这么㴸不给面子啊。”

      “前辈我……”

      “就这么定了。听说你自己一Ƿ个人来的?做我的车啊。”

      不由分说,拉上许好直奔保姆车。留下了惊呆的众人,这뉨是都不避讳了?

      ਐ许好:我妆都没卸啊!

      原来这次溕大家都住在同一个宾馆,等到俩人分开上楼的时候,白羽靠近许好说:“你要是閏爽约,ᴳ我可就去敲门了。”

      吓得许好一个激灵。这位道行可是千年狐狸级的。许好퉀抵挡不住。

      回到房间第一件事都不是卸妆换衣服,而是给李李打电话。

      퉜 谁知道李李不櫶慌不忙地说:“꒛许好可以啊!白羽啊ꄞ!和她捆绑,你是一丁点不吃亏。

      䐬我跟你说,你先看看能不能让她投资《我的恐怖妻子》,然后看看她愿不愿意演,或者问问她有ꎗ没有什么新剧还有坑。

      总之,她能看上良你,你惜福啊!”

      许好就知道,李李靠不住。

      “我还没说完呢,董大同……”

       李李听完竢许好的描述赡一口老血如鲠在喉。大意了,早知㔴道跟着许好去录制现场。

      ℑ 这,有冲突很正常没错啦,但是在溷观众面前、摄像机面前、M台面前把这种矛盾表现出来…⸓…

      “许好啊,你还是年轻气盛啊。虽然董大同不是东西,可是你和他不和这个事儿不应该这么处理。

      我知道你是气不过,但是……咱们看后续瘺发展吧。我先和M台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删减。

      至于现场观众如何说,我会先买好水军到时候洗场的。”

      许好只能乖乖认怂。就连白羽的邀约都不像鸿门宴了。

      可是白羽这个事儿还能打给谁?

      打给哥们,凡尔赛。

      打给姐们,找抽。

      就问,还有谁?!

      许好穿着最普通的T恤牛仔裤球鞋在大厅里等白羽的时候,心态已经变成----随缘吧。反正十几亿的债都背了,还能比这更惨吗?

       墮 对于白羽这种年纪轻轻已经在娱乐圈混出个名堂的漂抲亮女人,许好很忌惮。

      钶尤其是现在白羽对自己要做什么,没人说得清楚。

      ҧ许好可不相信白羽这种咖位的人需要和自己炒绯闻博眼球要热度。

      白羽又不唱歌,也不需要跟ˣ自섵己买歌。甚至人家可能根本就不关注歌坛,不知道自己的花名。

      那自己在白羽眼里有什⊗么价值让白洩羽自曝㣱绯闻呢?

      突然许好的左肩被拍一下,按照这个高度,应该是白羽了。拍左肩,肯定她在右边塿啊。辭

      果真,许好直接向右转,愣住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