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口味番号

      “啊!”

      莫然揉着脑袋伴ﻔ随着自己的叫声醒来。

      足足几分钟,᳟莫然才将大脑里的昏沉压制下去,努力回想着昨天的一切。 

      除了与老王老马的推杯换盏,莫然搜索꭫不到任何的记忆残片了。

      床边的桌子上,有一个厚厚的信封,和自己的手교机。

      莫然麻木的拆开信封,两扎崭新的RMB静静的躺픂在里面,有些慌乱的莫然急忙放下信封,拿起手机想要打给老王,却看见一封未读短信:

      莫然,你小子深藏不露啊,居然能把我灌个半醉,哈哈。

      这钱,Ӌ除襕了你的工资,还有这四年来你的奖金和分红,不要推辞,也不要觉得我老王是在施舍你,我不是那样的人,懂吗!

      说实话봲,这四年,能有옷你这ꆠ么一个忘年小友,实在是我人生一大㜂幸事!

      感谢你这四年为我这个店付出的一切。

      戡这些年你的成长,让我确信,你足以在社会上有立足之地,这点我非常的肯定。

      但是,人生之不如意,十之八九,有些时候,因果报应还෕是要信的,希望你以后,能坚定自己每一个选择,享受每一个过程。

      切记,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日行一善,积報德成阴。 ࿞

      那些婆婆妈妈女人才会说的话我就不说了,

      不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那些衣服要多穿点,饭要多吃点的,也不是不无道理,你该那什么就淘那什么。。

      唉,字数不够了,就这样吧,别嫌你王叔啰嗦啊!-王金宝(痠你王叔)

      “啪,啪。啪!”

      几滴眼泪落在了屏幕上,莫然右手死命捏住手机,左手拿着那厚厚的信封틞,狠狠在上面按出几个指印。

      :王叔,24年了,我本쎝来以为这辈子我不会再落一滴泪了,可是,可是您。。

      心里想着想着,莫然失声哭了出来,钻进枕头里,莫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걅。

      今天,莫然压抑在心头的感情终于宣泄而出,整个枕头都是打湿了大半。

      渪半小时后,电扂话响起,莫然内心平静了下来,擦了擦眼泪,深呼吸两下,

      “喂?”

      “哎哟喂,你可算是醒了,”

      莫然没有接话,沈飞炾继续说到,

      “我̅本来是想给你买早饭的,突然看见我们市有个大工厂招人,一天10小时,工资5椂000,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ࠐ“大工厂?”莫然疑惑道。

      S市作为四线城市,招商引资的可能性为零,派过不䥴少领爬导下来,都想把S市发展起来,结果下来的人是不少,弄丢了乌纱帽的更不少。

      没有资本家对S市有投资的欲望,地Ἓ理环境和生活水平无法打动那些资本家,所以S市发展成三线城市的计划就渐渐淡出人们的脑海。

      䈸“还记得去年做贸易的那㞺个爆发户腸吗,上新闻那个,听说他把我们市最大的纸箱包装行业公司直接买断了,公司准备大换血,现在进去,说不定发展起来能混个一官半职的。” 榩

      沈飞激动的说道。

      “他脑子又没䏫进水,干嘛好端端的在S市买个厂,再说了,这样的厂对他来说可有可无,也不会上心。”

      莫然的打击并没有使沈飞丧失信心았,

      “根据小道消息,听说是把自己的女儿派出来똗历练,改改公主脾气,”

      脑补了一下生活在上流社会的人来到S市体验生活的场景,莫然浑身都是抖了抖。

      “这样的话,这个场恐怕更干不长久吧?”莫然道。

      “难ꨧ道你打算长久干?反正只是现在无所事事,不如先去混着,反正工资也不低,总比市里3000多工资好吧。”

      沈飞的劝说让莫然有些心动了。

      一个嘨月多2000块,确实比什么都不干或者一个月3000来的舒服。

      稀里糊涂算完这笔帐,莫然和沈飞约好了地方,赶紧洗脸刷牙匆堪匆出了门。

      公司招人属于内部直招,面试的地方离市中心的距离不算近,两人只能坐着公交车慢悠悠赶䥆到面试地点。

      来到现场,门口约有数百人,全都是䱃慕名前来报名参加面试的。

      很快,公司就艟有人安排分批进行了面试。

      简单的面试过程,在检查了两人没有案底和纹身后,确认了年龄,便是通知两人面试成功,明天可以来上班了,顺便将他们分配的车间负责ㄾ人号码给了他们。

      쾜 泅有些不可置信,反复翻看手机里的电话号码,许久才相信这是真的。

      怀着激动的心情,两人准备先进入公司内部进行参观一番。

      正当莫然和沈飞绕过其中一处厂房时,一阵马达的轰鸣声响起,一辆ኌ红色法拉利已经来到两人的身前,此刻两人已经是躲闪不及。

      车上驾车的似乎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突然出쿷现的两人也病是将她吓了一跳,急促又尖锐的刹车声响起。

      輄 车是在莫然两人眼里停止了,可是那强大的惯性将车身整个掀飞,差点整个空翻。

      ﮩ 飞起来的车身并没有翻转,可最后还是穭狠狠的砸在了道路旁不太宽阔的花丛里,随着车身一震,保险杠也是应声脱落,车头一栽,左前轮直接滚了出来。

      苩沈飞直接吓傻了,刚刚差ɽ点丢ꄦ了性命不说惫,可转头一看车标,他觉得刚还不如被撞死算了!

      밈莫然的内心也是狂跳,刚才那女孩如果不及时刹车,恐怕两人真的就要命丧当场了,他也没来得及想更多,飞快的冲进花丛里,急忙救人。

      一位穿着时尚靓丽又暴露的美女一把打开了莫빇然伸出的双밢手,艰难的䅎从驾驶室挣㾺扎起身,急忙喊道,

      鄂 “姐姐,姐姐你没事吧蓄?!”

      “嗯,我没事,我腿好像不能动了,有点难受。”一道甜美﮹且虚弱的声音响起。

      䐦脁莫然这才发现副驾驶上还坐着一位带着Ᶎ墨镜的女子,年纪比她没大多少。

      “还看什么,还不赶快救人!”小美女一肚子怒火,冲着莫然吼道。

      莫然虽不炕是善茬,但是此事一会儿说不清楚,眼下救人要紧,便没有吭声。

      莫然和沈飞小心的将小美女扶了出来,让她在一旁坐下。

      컣莫然轻手轻脚혝的爬进车里,此时的美女一脸苍白,看上去极其虚弱,她那雪白的大长腿被整个车台压住,不断地有鲜血从大腿处流出。

      顾不得欣赏这双腿,莫然在确定美导女现在还算安全,没有失去意识,决定将整个驾驶的篗操作台꺴抬起,然后救她。

      莫然与沈飞挤在正驾驶上,可无论怎样使劲,美女那一头始终纹丝不动。

      莫然停下了手,忽然站了起来,对着美女道,

      “得罪了!”

      说完,整个人便是踩着变ഝ形的副驾驶里的空隙,᝭与美女面对面,随后,在小美女的惊呼声中,整个人贴着美女的脸颊,胸部,缓缓钻在了美女的怀釅里。

      “你个色狼,你想干什么!”小美女怒气冲冲的上前想找莫然拼命。

      沈飞也知道莫然是无奈之举,一把抓住了小美女ꒌ的뵠胳膊,

      “要救人你就安静点!”

      此刻,ﶾ莫然与美女的脸庞已经能互相☦平ૂ视,莫然没有丝毫其他的想法,努力将身体控制⭣着不坐在美女腿上,又不碰上美女的胸前。

      只是想要维持这个姿势莫然都有些站不稳,更别提使劲儿抬东ﲋ西了,空间本来就狭小,此刻又不能直视美女,只能盯着美女胸前的地方。

      㣵 “你个混蛋,你再看,我挖了你双眼。”小美女气急败坏威胁道。

      就连沈飞也是有些怀疑,莫然的动ㇷ机不纯了。

      “还看什么,还不赶紧一起使劲儿搬!”莫然双腿颤抖着,有些吃力的说道。

      沈飞这才反应过禞来,急忙数到

      “一,二,三!”

      本来莫然的力气也不小,可是此刻他站不稳不说,更别⦎提眼前的美女与他듚距离如此之近,如果身体稍稍挪动,自己的脸很有可能贴在人家的胸上,这样的身体与精神的双重压力下,他又能使出几分力气?

      正当莫然使出吃奶的劲儿,他的头却不小心贴在了美女胸前!

      美女顿时心慌意乱,情急之下推开莫然的头部,结果莫然重心不稳,大腿撞在了美女的大腿上。

      “啊。”美女只感觉本已经麻木的腿传来一种异样的感觉,那种痛并奇怪的感觉让她发出了一声近乎呻吟的妩媚声音。

      “轰隆。”

      沈飞本来是好好的,突然听到这么销魂蚀骨的声音,身体都是一抖!

      由于沈飞的力气过大,莫然ﻐ这边导致整个人被这力道轻轻一推,一头就要撞向美女的胸部。

      美女紧咬着嘴唇,似乎她也知道躲不了,一手抓着衣领,一手护住胸前。

      整个驾驶台完全倾斜,莫㺝然双手坚持不住,只能咬咬鸸牙㻠,整个人从美女双腿之间快速钻了下去,用自己的后背死死顶住。

      :卧槽,这驾驶台真TM重。

      心里这样想着,⊴不过ò刚才那一抹一闪而逝的紫色是?

      突ᴁ然,一双玉手死死的按住莫然的头部,让他丝毫不能动弹。

      此刻沈飞与小美女两人看着这电光火石发生的一幕,两人都是目瞪口呆,原地凌乱了。

      也不怪他俩,此时的莫然整个身子缩在美女的双腿之间,头也是靠的极其的近,䎔这个姿势很难不让人联想起什么。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拉我出来。”美女有些气急又娇羞道。 멞

      此时沈飞与小美女两人才醒悟过来,两人从后排费了半天劲儿,一人抬胳膊一人抬双腿的将美女总算是救了出来,只是期间美女一只手死死按住裙子。

      莫然的头低着难受至极,好不容易美女松开了手,他当然是第一时间想抬头,结果一只手按住他的头部,

      “咔擦,”

      “啊!!!!”

      ᐭ 莫然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浑身的力道散去,整个驾뗗驶台也是将他砸在了底下。

      쟴(莫名其妙的就写成这样了,笑着泪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