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学名著>

      回去的路上,石媛一路狂奔,想将心里无数吐槽都发泄在这被自己一脚一脚踏过的雪地上了。可是每踏出一步,就像是陷进了厚厚的积雪之中,难以拔起,等她跑到边界附近,天空的灰色又加深了一层。

      石媛本想赶在昨日那两个傻乎乎的士兵换岗前回到府上,谁知被宋塾师留下来教了一番“职场生存之道”,时间完全脱离了她掌控。

      此时此刻,石媛抬眼瞧见不远处的路口,飘着禁军绿营的旗子,自暴自弃地停下了脚步。

      “完了,还是晚了。”石媛呆立在路中间,生怕别人看不到这里有个人站着。

      即使眼睁睁看着前面有一对车马正冲着自己过来,她也没反应过来。

      “小心。”

      一只手不知从哪里突然伸出来,将石媛一把拉进了巷子里。

      “苦瓜,你厉害啊,什么时候这么有劲?”石媛也没回头,就对身后的人一同“夸奖”。

      没有听到来自背后的回答声音,余光又瞥见抓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手分明比苦瓜的脸还要大许多。石媛感受到了不对劲,麻利地转过身,她看见身后的人不是苦瓜,却拥有着一款俊朗的苦瓜脸。

      “呃……”

      “你刚叫我什么?”崔肃的声音和着雪花将石媛整个人瞬间冻结住了。

      石媛使劲摇着头:“没什么没什么,我刚刚没看到,就……语气词。”

      崔肃冷眼打量着“长公主”,瞧着她这一副本不该有的傻样。

      “堂堂大将军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干什么?不会是……”石媛见崔肃一副被噎住的模样,不自觉诡秘一笑,像是抓住了他的把柄似的。

      “路过。”

      “嗯?”石媛习惯性地哼了一声。她一抬眼,顿时明白了崔肃的用意,顺势给了他一个白眼。

      石媛气得双手叉腰,拦在崔肃面前:“本宫回自己府上根本没什么压力好不好?大摇大摆就走进去了。”

      说着,石媛就迈着大步往外走。快要走到巷口时,她又停了下来。

      “大将军不回府吗?一起呀!”

      崔肃看了一眼石媛那没心没肺的样子,立刻像被辣了眼睛一般别过脸去。

      他几乎就是以这样的姿势走到“长公主”身边,并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继续走到了巷口。

      看着崔肃就要拐弯出去了,石媛慌忙跟了上去:“诶,你等等。”

      两个人一前一后,距路口还有几十步左右的距离,石媛望见那两个堵在路口的人影越发熟悉。

      突然,石媛就像脱缰的野马,甩掉崔肃就向前飞了出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要闯卡。

      “你……”崔肃来不及拦住她,只好自己先退到一边。

      守在路口的那两个人见一个黑袍女子朝着他们跑过来,问都不问就向两边分开了。

      “你们好啊!”石媛一见他们,没有任何压力,甚至和他们打了个招呼。

      “姑娘……好。今日收获如何?”其中一个人顺嘴接了一句,却被另一个人嫌弃地瞪了一眼。

      石媛一听他这话,觉得自己的脚下滑得厉害:“还好,还好。两位昨日回去可还好?”

      “也还行,就是姑娘什么时候可以不用这么来回跑?看到你咱们还是不安心啊。”

      “你们放心,快了,快了!”石媛被他们这么一问,脚下就更滑了。话不多说,她直接就开溜。

      看着“长公主”真的大摇大摆地进去了,崔肃偷摸着在背后掐了一下自己右手的虎口,然后紧跟着走了过去。

      “见过……大将军!”那两个人正欲聊天,一下望见走到跟前的大将军,腿一下全软了。

      “你们红营的人为何挂着绿营的旗帜?禁军如今规矩都没了?”崔肃没有让二人起身,只是睨着他们俯下的脊背。

      “回大将军的话,今日绿营临时集合,请咱们兄弟顶一会。”

      “刚刚长……”崔肃刚出口其中一个字,就收住了,他回想起这两个士兵见到“长公主连礼都没有行,明白了“长公主”为何还那般有自信。

      “刚刚那女人是做什么的?”

      听到大将军问起那个女人,两人正想开口,可一开口声音全都直打颤,再去看他们,一个个更是抖得胳膊都快要撑不住自己了。

      好不容易其中一个组织好了语言,才让崔肃听清楚。

      “这丫头倒是运气不错。这世上还真有人信她的鬼话。”崔肃这么想着,不觉冷哼了一声,丢下两个像筛子一样发抖的禁军士兵便回府了。

      回到府上,石媛从前院到前厅愣是一个人都没有寻到。她一时以为他们全部被抓走了,急得夺门而出。

      可一走出门,她便听到后院传来比较激烈的打斗声。

      石媛连忙冲到后院,却看见两个人你来我往地打拳踢腿,但谁也不会真伤到谁。另几个人就站在那观看,不时还发出阵阵喝彩。

      霎时间,石媛像是来到了街边的卖艺摊子,自己也差点看得入神。

      “长公主回来了。”浅酌最先发现“长公主”,立刻叫停了其他人,包括正在发呆的“长公主”。

      “没事,你们继续,你们继续。”顺嘴回了这么一句,石媛突然觉得不太对劲,“等会,你们怎么还练起来了?”

      皇甫铭玹见姐姐态度变了,赶忙赔着笑脸跑了过来:“姐,是我让列玉陪我练的,列玉一开始根本不同意,都是我想赶快成长起来。”

      “姐知道你的心思,可这才安生几天,你们就都忘乎所以了,前院也不留个人看着门。”石媛板起面孔,多少看起来还是有点严肃的。

      “奴婢知错了。”浅酌和佳酿赶忙跪下来请罪。

      “铭玹知晓了,往后一定注意。”皇甫铭玹小心翼翼地附和着,但眼睛还在偷偷瞟着列玉。

      石媛的余光瞥见列玉,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还有啊,列玉他们的身份还是要注意些,万一被人窥见,到时候就不好收拾了。”

      “属下也会注意的。”列玉本来只是应着皇甫铭玹的请求帮他重拾练习,没想到其他人闲得慌来凑热闹。

      此时此刻,他只能安静陪听公主的训斥。

      实际上,以前在宫里,“长公主”也喜欢让列玉和月痕陪自己练功。所以列玉他们根本没当回事。

      好在石媛也没心思顾着这件事,他们也迅速散了。

      “月痕!”

      将其他人遣走后,石媛单独留下了月痕。

      “今晚的任务更重了,你们都要做好准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