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学生会长的忠告2

      尸骸堆叠的战场上,那黑脸大汉正背着一个伤员往谷口来,正好碰上了李汗青,不禁有些意外,“你咋又跑回来了?”

      李汗青不禁有些羞愧,神色赧然,“我伤得不重,还能帮上些忙。”

      “真不重?”

      那黑脸汉子却有些担忧,“你的伤可在脑袋上,大意不得……”

      正说着,他便看到那魁梧汉子也跟了上来,顿时便猜到了个大概,对那魁梧汉子一瞪眼,“陈虎,老子从新丰里带出来的兄弟就剩这么一个了,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子跟你没完!”

      那魁梧汉子陈虎却不甘示弱,“彭秀,只有你的兄弟才是兄弟?老子从陈家寨带出来六十三个兄弟,如今也只剩下了三个,好几个村寨的兄弟更是死绝了……”

      他越说越激动,一双虎目已经通红,“我们干的就是杀头的买卖,你要是真心疼这个小娃子,当初就不该带他出来!”

      说罢,他转身便走,徒留彭秀和李汗青愣在当场。

      彭秀是老脸通红,无言以对。

      李汗青则是震惊于那句“小娃子”。

      难道……

      他怔怔地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神情极为复杂。

      那双手沾满血污,却很小,分明就是个半大孩子的手啊。

      难怪他先前看彭秀和陈虎会觉得他们那么高大壮硕了,敢情是因为自己突然变成半大小子了啊!

      穿越成了黄巾军里的小卒李裕,却年轻了十五六岁……难道这是上天给我的补偿?

      汉制:男子二十而冠,女子十五及笄,可嫁娶,他现在这年龄就是个半大小子啊!

      “唉……”

      正在这时,彭秀突然一声轻叹,神色落寞地望着李汗青,“李裕,后悔了吗?跟着我出来半个多月了,饱饭没有吃上几顿,却……”

      李汗青回过神来,强自一笑,打断了他,“彭大哥,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我既然跟着你出来了,那就会一直跟下去!”

      虽然跟着彭秀出来的并不是他李汗青,而是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李裕,但他却听说过汉灵帝的昏庸无道,想来那个李裕也是被逼到了绝路上才会跟着彭秀出来闹黄巾的……

      他应该不会后悔吧!

      至于“会一直跟下去”这话,自然只是李汗青随口说的场面话了。

      明知黄巾军很快就会败亡,明知三国乱世很快就会降临,他可不想陪着黄巾军一条道走到黑。

      他就是个送外卖的,文不能安邦定国,武不能提枪上马,哪敢去掺和这乱世?

      找个合适的时机开溜,躲进深山老林里过一过与世无争的日子……貌似是眼下最好的选择了!

      至于三国那一众倾国倾城的俏佳人,他倒是爱慕得紧,却也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去开玩笑。

      貂蝉是吕布的,甄宓是曹丕的,大乔小乔是孙策和周瑜的……他凭什么去争?

      彭秀自然不知道李汗青心中大的小算盘,听他一句“我既然跟着你出来了,那就会一直跟下去”,顿时便信以为真了,不禁精神一振,“好小子!你放心,只要我彭秀还有一口气,就会护着你!”

      说着,他一咬牙,“你别听陈虎那厮的,有伤就去歇着,他是左屯屯长,却管不到我们前屯来!”

      黄巾军既然举起义旗造了反,自然也是一个准军事化组织:起义首领张角称天公将军,其弟张宝、张梁称地公将军、人公将军,之下又有三十六方渠帅,大方渠帅领万余人,小方渠帅领六七千人,渠帅之下虽然仿效了汉军的编制,却又不尽相同:五人为一伍设伍长,两伍为一什设什长,五十人为一队设队率,两队为一屯设屯长,五屯为一曲设军侯,五曲为一部设校尉和司马……

      李汗青也上过大学,读的却是化工专业,对这些历史知识并没有多深的了解,并不知道什么左屯前屯的,只知道彭秀大概在说自己不归那个魁梧大汉陈虎管,不用听他的调派,便笑着安慰了一句,“彭大哥,不用,我真地没事。而且,陈大哥说得也有道理,都是一起玩命的兄弟,有力气就该全部使出来才对。”

      这倒不是敷衍之辞,他虽然打定主意要溜,但在没有溜出去之前也是黄巾军的一员,自然要尽一份力。

      再说了,这不是杀人,是救人,没什么心理负担!

      李汗青没有再啰嗦,说完便快步追上了陈虎,然后跟着他一起在战场上搜寻起伤员来……

      三五百米长的一道峡谷,遍地尸骸,少说也有两三千具,头缠黄巾的不足半,还有许多是既没有缠黄巾,也没有铠甲和兜鍪的,想来是战死的汉军官兵,只是铠甲和兜鍪已经被扒掉了。

      李汗青跟在陈虎身后一路找过去,良久才发现了一个肥胖如肉山的中年汉子还没有断气,连忙蹲下身子就要去扶。

      陈虎却连忙阻止了他,“我来吧,就你这身板儿……”

      陈虎话没有说完,但李汗青不禁脸皮一热,只得讪讪地让到了一边。

      如今的他看上去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单薄而孱弱,哪里扶得动这么肥胖的一个大汉?

      见李汗青主动让到了一旁,陈虎便没有继续说下去了,蹲下身子在那肥胖汉子身上检查起来,良久,拿起刀在旁边的一具尸体上割下了一块破布,吃力地在那肥胖汉子的腰间缠了两圈,弄得那肥胖汉子又是一阵痛苦呻吟……

      一旁的李汗青看得暗自摇头:就这种救护水平……

      可是,这个时代的救护水平本就这样,更何况,黄巾军本就只是些刚放下锄头的农夫!

      不说陈庭虎和黄巾军,在这种环境下,他也没有更好的救护手段。

      这里可没有绷带,没有消毒液、没有担架……

      突然,他灵光一现,担架还是可以现场做的。

      正在这时,陈虎突然开了口,“过来搭把手!”

      李汗青回过神来,却见陈虎已经蹲下了身子,只得连忙去那肥胖的伤员,一扶之下,竟然轻轻松松地就把那伤员扶到了陈虎的背上。

      这让他多少有些欣喜,看来我现在的力气不小哇!

      “噗通……”

      倒是看似壮硕的陈虎,背上那肥胖汉子之后竟然右膝一软,跪在了地上,一时间竟然没能爬起来。

      “嘿……”

      愣了愣,陈虎又不甘心地挣了挣,但依旧没能爬起来。

      见陈虎吃力的样子,李汗青犹豫着开了口,“陈大哥……要不,让我试试?”

      “你?”

      陈虎微微一愣,扭过头来望了他一眼,看不出喜怒,“行。”

      他陈虎虽然气力不算惊人,好歹还有这么一副身板儿摆在那里,他就不信自己背不起来的胖子能让李汗青这么个单薄孱弱的半大小子给背起来!

      李汗青却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刚刚扶那胖子时并不觉得有多重,便想去试一试。

      陈虎扶着那肥胖汉子,李汗青学着陈虎先前的样子蹲到了那肥胖汉子身前,待陈虎把那肥胖汉子扶到他背上后,便学着陈虎先前的样子“嘿”地一声轻喝,竟轻轻松松地便站了起来。

      陈庭虎目瞪口呆:……

      李汗青却觉得背上的肥胖汉子确实没有多重,背起便朝谷口去了。

      李汗青刚走出三五十米远,一个满脸血污的瘦高青年便迎面而来了,见他背着这么个胖大汉,不禁有些惊讶,“小兄弟,你这身力气可不得了啊!”

      李汗青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却又不知该怎么搭话,只得干笑两声,就准备继续前行,却见斜刺里又过来了一个蓄这山羊胡的小老头,也是一脸惊叹,“小兄弟这点儿年纪就有这一身好力气,再过几年可不是霸王再世,力能扛鼎了?”

      老头话音刚落,李汗青就觉得一股酥麻感自心底涌起,随即浑身一震,脑海里泛起了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力能扛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