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她直s播app

      最终,在周六这一天林洪天也没有再治疗上一个病人,新手任务停留在完成了三分之一的进度上。

      不过,那个买┐六味地黄丸的᧳富二代已经被他预定上了,估计过不了几天,他就会再回来的。

      “小天,用不用我送你回去?”

      秦清已经感受到了林洪天的巨령大变化,对待⟯他的态度也不知不觉地发生了改变。

      放在以前,她是决Ϊ计不会问这样一句的。

      ᚺ“乳谢谢清姐了,我溜达回去挺好,坐了一天就当运动了。”

      “好。”

      “你开车慢点,明天见。”

      林洪天和秦清告别,两个人朝着不ᛡ同方向各奔东西螟。

      ꒗ 想起来也是挺有意思的,原主之所以一直没有买车,不是因为没有驾照,而是因为抠门。

      早在빬十六岁,原主就有了驾照,但他是只铁公汃鸡,觉得买了车,又要交保险费,又要每年检修,换机油什么的,又浪费钱又耽误时间,所以他就迟迟没有买车。

      好在他住的地方距离新世界商㙲场步行只需要二十几分钟,上下班也믅算是方便。

      原主很抠门,但他银行存款可是不馵少。

      想到这一幕,林洪天忽然回忆起,本山大叔的小品,这不就是人走了钱没有花了吗?

      正好便宜他了。

      上辈子没来过美利尖,也没机会花美元,穿뾺越到给了他这样的죯机会。

      穿越过来也十几á天了,髚一直在适㞠应原主的生活,是该找一天出去潇洒潇뭒洒!

      毕竟是世界顶级大都市,扭腰!

      时代广场,帝国大鵒厦啥的,还是要去看看的。

      就这么边胡乱想着,边溜达着,林洪天就回到了家。

      打开房子的大门,走入客厅,他看到ڪ两个室友之一的男室友正坐在餐厅的餐桌边。

      “哎,小天回来啦。”

      男室友率先打了个招呼,他叫秦重,华夏留学生,物理博士后。

      林洪天发现餐桌上有一瓶牛栏山二锅头,一碟椲子花生米,一个水煮牛肉和一道火爆腰花,两个热ꑤ菜明显是外卖,因为包装盒还在呢。

      “秦哥,这么有雅兴啊,月쥒下独酌。”

      林洪天笑着说道。

      “嗨,瞧你这话说的,不⶧亏是研究中医的,঱说话讲究,怎么样,和老哥一起喝点?”

      身 开始秦重只是随便一问,因为之前他有几次想和对方拉近点距离,但无奈,原主压根就不鸟他。

      是原主的锅,林洪天表示没我事。

      “行啊,那就喝点,正好我带回来盘海参饺子Ꞧ,算加个菜了。”

      “哎呦!”

      秦重很是意外,对方竟㏓然同意了。

      “那感情好,我正想吃饺子呢。”

      ⾰ ⏌ 林洪天用微波炉热了饺子,便坐到了秦重的炤对面。

      “来,给你满上。”

      杙 䵈秦重又拿来一个小酒盅,给林洪天倒了满满一杯。

      看着杯子里的白酒,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让林洪쌎天想到系统里的那瓶三年陈饢酿“五鞭酒”。

      嗨,我这是魔怔了么!

      我两都是ᑖ单身汉,喝⿯那玩意不셝合适,肯律定不合适!

      彼“走一个?”

      秦Ⲓ重开口道。

      ퟗ“走一个!”

      林洪㡔天也不含糊。

      两个人碰杯,都是一口驢闷了。

      䅕接下里,两个人的话匣子就算是打开了。

      “这饺子真不错!我再来一个。”

      “王姐饺子馆的,必须好吃。哎,秦哥,咱那女室友还没回来吧?咱们不会打扰到人家吧。”

      “没有,她今天打工,下了班还要和同事去嗨,估计要下半夜或者明天才⟣回来呢。橼”

      ↗ “哦,对对。”

      林洪天不䲿懂装懂地应付道。

      原主属于节能型人才,只要给他个手机,他能一天不离开屋子,对于两个室友的一切都不关心。

      此刻,林洪天脑海中仅有的一些关于两个室友的信息也全都是他穿越过来之后获得的。

      秦重抿了一口酒,不无羡慕地说道。

      “咱那室友潇洒啊,脑子好,长的漂亮,又会读书,又会赚钱,幫又会玩,真羡慕啊!”

      哎呦,这里边有事情啊!

      林洪天吃了一粒花生米,慢慢咀嚼着。

      香!

      薋 “秦哥,你这是有想法。”

      林洪天还真不知道自己那个女室友这么十项全能,莫非也卅是堪比릎秦清的人物。

      囱 不过,从颜值方面,两个人不是一个类型,要是用花比喻的话,秦清应该算是百合花,清丽娟秀,落落大方,有着华夏人固有的矜持和温婉。

      而女室友属于红蔷薇,妖艳鎽迷人,绚烂怒放,很外向,也很넕容易让靠近她的人被刺깕伤。㤸

      詪 “没有,没有。”

      秦重赶忙否认。

      “我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哥刚吃了好几颗花生米,璥还没飘。”

      “哈哈ꯦ哈!Ӕ”

      林洪天看的出,秦重懵并不是违心之言。

      有些人属于煮熟的鸭子,就剩嘴硬了,明明内心喜뷒欢,嘴上死活不说ﴖ,后者明显泎不䁔是。

      “对啦,小天兄弟,你是中医,我问你个问题呗。”

      “行啊,你问。”

      林洪瘟天看对方有点犹豫,还以为秦重也有什么隐曲之患,便想着这位能不能算一个任务目标呢。

      他さ的热情就上来了。

      “你说,……这个便秘有什么比较好的中医篃治疗办法,或者什么偏方吗?”

      哥,你到是真会挑时候,咱们这吃饭呢,你和我提这个,换个人估计会立刻吐给你看。

      好在林洪天是研究中医的,禚米共(粪)都研究过,也就不太当回事。

      望闻问切中的望也是長包含观察人体排泄物的,比如粪或者呕吐物等等。

      “秦哥,你还嘴硬,虽然不是因为咱那女室友,你今天自己喝酒,肯定也是因为女人。”

      “哎,我就问你个问题,怎么又扯回这个问题了?”

      秦重明显一愣,却쑝说道。

      “年轻女生很多都有便秘这个问题,你别告诉我,你是为自己问的呦!”

      珖 鋹林洪天挑衅地看着对方。

      “要不说中医神奇,这你都能推断出来,老哥我就实话实说了,是⠐帮我小师妹问的,至于今天喝酒,也是因为她……”

      秦重话头一开,算是把泄洪闸打开了,开始倾吐内心的话语。

      林洪天喝了一口小酒,调整貟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又扔进嘴里一粒花生米,就听到了“一只舔狗的故事”。

      原来,一年ԣ多前,秦重实验室来了一읋个国内的交换访问学生,小姑娘长的清秀可騦人,情商高,又会说话,对秦重总是“师兄长,师兄短”的。

      开始秦重是好心,毕竟是师兄⺦,时不时接送小师妹上下班,都是一个实验室的算是举手之劳。

      后来,慢慢地他就喜欢上了人家,接送从偶尔变成每天,时不时还给宲人家带点星巴克咖啡或者甜甜圈什么的。

      䉃不过呢,日子就这么过着,眼看着小师妹来了一年多,再有几个月就預要回国了,两个人的关系没有一点进展,他就发愁啊。

      这就有了秦重“月下独酌”的一幕。

      쓃 彆 林⑙洪天笑了笑。

      쌿 今天刚遇见一个浪到把自己整得严重肾虚的富二代,跟着就又遇见一只助人为乐一年多,连人家小籲手⻃都没牵过的Ό“舔狗”。

      这世界真TM的精彩啊!

      “秦哥,我给你说,想泡妞学中医!”

      林洪天부一句话,立刻提起了秦重的兴趣,让他的眼睛闪闪发亮,好奇地追问道。

      “你快给老哥说说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