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彩黄漫火影忍者纲手无遮挡

      ᳠大殿香案上点着两支巨烛,香炉里燃着三支线香,青烟袅袅,香炉前摆着四个青瓷盘,堆在满各色斋果,上首供奉着一尊神像,是上清派ʸ祖师魏夫人。

      天目道人在香案前焚香,对着神像拜了四拜,口里祝祷:“无上天尊,保佑弟子早日炼成金丹,光大本门。”天目拜完圣像,便坐在蒲团上,给헪小道士们讲《黄庭经》。

      갥到ᑥ了晚上,方交二鼓,青君趁看守的小ᇍ道士们都睡着了,拗断绳索,也替石白解开绳索,两人从柴房里ꬣ溜出来。

      效青君受了法明法性两个小道士羞辱,一心想要报仇,便对石白道:“你不会武功,徒留无益,我还有事要办,你从后门下山去吧,待我办完事,咱们在山下子房湖汇合。”

      她不等石白答话,便䢰跃上屋顶,鹿ӕ伏鹤行,向东而去。越过几重屋檐,来到后院,忽꾛听一阵莺声燕语,只见一干道士和几个年轻女子在院中嬉戏调笑,那几个女子浓妆艳抹打扮得十分妖娆,淫声荡语不断。其中一个女子倒在一个道士怀里,嗲声嗲气地说:“好道஝爷,再亲我一下嘛。” 

      ̧ 那道ꧢ士淫笑着说:“道爷今晚就多赏你几次。”

      这些人的对㖡话越来越ࡸ不堪入耳。青君不想再听,心想:“这紫אּ虚宫果然是藏污纳垢之地。”

      她又越过两重屋檐,看到东廊庑下有十几个火头道士正忙忙碌碌地往一间房里搬东西,那间房里火光冲忋天,不知在搞什⨧么鬼,那些火头道士搬运完,便退ⴍ出去掩上了门。

      青금君顺着屋脊走过去,使了个珍珠倒卷帘,身子倒挂在房梁上,捅破窗户纸往里瞧,瞥见那间屋子正堂有一块牌匾,上風雨文学中间有一只巨大的丹炉,下面炉火烧得正旺,旁边滬堆着朱砂、曾青、雄黄、黑炭等物品。天目道人坐在中宫,旁边八个小道士,按八卦方位坐定,法明、法性皆在其中。

      天핰目忽道:“人身,法天象地,与天地同一阴阳。欲成丹道닆,必修五行八卦,识龙虎交会,使精炁神固化,方能元气不失。尔等皆׬是我门下悟性줔最好的弟子,今日为师传授你们炼丹之道,你们要仔细听。”

      ᓠ八个小道士齐声道:“弟子谨遵师命。”

      天目道:“炼外丹之关键在于“炉鼎”、“药物”与“火候”。“炉鼎”乃炼丹之所,“药物”乃成丹之袶源,“火候”为结丹之功夫。

      乾为鼎뇅,坤为炉,炉鼎㚽为炼丹之神室;欲炼还丹,先设乾鼎、坤炉为神室。乾鼎、坤炉既设,投铅޵、汞等᱅药物于其中,铅取象于坎,汞取象于离。坎、줩离药物在乾、坤鼎炉中烹炼,掌握适쁭当火候,取坎撶填离,至铅汞合体,化成丹宝,方大功告成。”

      青君此刻方才明白,原来朱砂、曾青、雄黄、煤炭这些东西都是炼丹用的。

      法明道:“师父容艾禀,弟子有一事不明,请师父指教。”

      天目道:“你有何事不明?”

      法明道:㜠“何为‘取坎填离’?”

      天目道:“取坎填离,乃丹道入门之基,即以坎中之阳,补离中之阴。外丹之中:坎为铅,离为汞,取坎填离,即以铅补汞。内丹之中:坎为人之精与炁,离为人之神。取坎填离,即人之神炁相抱、性命双修。只有内外丹兼修,方能成ὠ就丹道。ﱲ”

      法明父道:“곰弟子懂了,不知这丹炉里的金丹需要炼多久?何时才能够炼成?”

      天目道:“炼丹周期为一个太阴历年,前七十天和后三十天都用武火柤,中间的二百六十天需用文火,今日正是炼丹期满之日。只等子时一到,便可开炉取丹。”

      天交三鼓,夜半子时已至,天目命小道士们打开丹炉,只见金光闪闪덗,满室异香。

      天目大喜道:“我的龙虎金丹,今日终于练成了,逐日服用,可使功力大增,再也不用⺰怕那个龙凤派了。”他命八个小道士退下,一连服了八颗龙虎金丹,回坐蒲团上,五心向天,打坐运功。

      青君在窗外瞧见,心中暗想:“这老道士虽然心术不正,但武功着实不弱𣏕,方才他讲的修炼内丹之法,实为增强内功的一大法门。只是服食丹药,却是偏门蘤左道之术。”

      青君正思索间,忽见屋内天目双眼赤红,行为失常,像发疯了一样,抓起几案上的瓷瓶ﱞ茶盅乱扔乱掼,又倏地抽出七星宝剑,将屋内悬挂的字画帷幔砍得七零八碎。

      一个小道士推门进来送茶水,看到这个景象,吓得拔腿就跑,却被天目赶Ϩ上来一剑刺中胸口,倒地身亡。 㶅

      青君看到这一ఛ幕,正不知如何是好,忽听耳后讍有刀剑劈风之声,原来天目早就发现了她,追出门来挥剑便砍。

      天目服食丹药过量,心智已乱,只是乱砍乱劈,不成章法。青君虽然武功不高,但也能同他周旋一番。

      青꜠君忙᫂乱中,瞥见东廊下一人夹头夹脑地向屋内张望,正是小道士法明。法明觊觎龙虎金쿗丹已久,方才并没有离开,一直躲在暗处窥视,看到师父误食丹药发了疯,突然阴沉一笑,大步上™前右手一挥,袖中释放出一阵毒烟,天目和青君没有抱防备,被毒烟熏得都双眼流泪。

      法明趁机又从袖中拿出一把飞星毒针,漫天射芟来,天目心智失常,被毒针射瞎了双眼。青君听风辨器,闪避不及,左腿悬钟穴上中了一针。一场打斗,惊动了其他道士赶来援助。

      青君匆忙拔掉毒针,从怀中取出两颗澡雪뿀心神丸吃了,一路打出门外,飞身逃走。

      紫虚宫法字辈共有十二名弟子,法明一直不满师父偏爱大师兄法清,妒火中烧,所以突施暗算。那飞星针엵是紫虚宫ꕹ的独门暗器,按人体九宫方位㫿攻击人身上的穴道,这门功夫叫‘飞星取穴’,十分阴毒。

      坮 쟓天目麑双眼流血,体内丹药的药力渐渐散去,神智恢复清醒。但双眼已盲,却哥无法复明。

      頡 法明趁机搬弄是非,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青君头㟲上,道:“昨天捉来的那个臭丫头偷了弟子的싓飞匱星针,趁师父练功正在紧要关头,用毒针伤了您的双眼。不过她也没得什么便宜,被弟子用剑刺伤,负伤逃走了。”

      셨天目信其所言,怒不可遏,派门下数百名弟子分头追杀青君。 诃

      瓒 青君逃出紫虚宫后,不敢逗留,在茱萸树林中乱走,腿脚都被树枝划伤,流血不止,不知走了多久,忽见前面一片长松古柏,如同伞盖,到了一个山村,村口有个残破的木牌楼,字迹斑驳,上书“六爻村”三字。她挨了两鞭在前,中了一枚毒针在后,又饿又累,走到牌楼前已虚脱无力,昏倒在地。

      恰好此时,一个反穿羊皮袄的羊倌从此经过,将她救回家,喂了一碗豆粥,她方才慢慢苏醒。鬓

      那羊倌问她从哪里来,青君说明原委。

      陪羊倌吃惊道:“哎呀!原来舛你是从紫虚宫逃出来的。俺们村的人都说那里是魔窟,进得去,出不来。你这女娃娃真是命大。”

      青君从羊倌口中得知,这紫虚宫臭名昭著,为祸地方,实为怀州第一大害。

      她在羊倌家将养Ḽ了一晚,翌日便혷要告辞。羊倌苦留不住,见她身子虚弱,走不得远路,臝从自家草棚里牵出一头灰驴,道:“俺家这头驴子走山路很稳当,脾气也温顺,不会半路尥蹶子,就送给你做脚力吧。”

      青君见羊倌家光景不太好,他穿䏭的羊皮袄毛都掉光了,推辞道:“老丈,已经打扰一天了,恕我不能接受你的입好意。”

      型 那羊倌仍퉺坚持要送。 狌

      青君䟳道:“平白无故把驴子送给了我,对你来说岂不是个大损失?”她从怀里摸出一块马蹄金,送给羊倌。

      羊倌拒不接受,道:“一头驴子,值得什么?你一个女娃,出门在外,要多加小心,盘川须省着点用,ゃ这样大手大脚可不成。”蔵

      老羊倌几句温言关心,让青君想起了自己的爷爷。她俯身下拜,道:“老丈既不受金,请受我一翜拜䵇。愿乞姓名,以图后报!”

      컿羊倌扶她起来,道:“俺不要你的金子,难道还会图你的报答吗?”

      青君十分感动,她寡摸了摸那头灰驴,那驴子看着她닪,伸了蛥伸脖子,动了动耳朵,糟好像在打招呼轐。她骑上驴背,向羊倌询问去子房湖的路径。

      羊倌说去子房湖,还需绕道,于是又꫓送了一二里,为她指明了釹路径,方才返回。

      青君叹道:“俗话说:㥩仗义每多屠狗ⓨ辈,到今日方才明白这句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