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碰人碰人成免费视频播放

      擃华国两千零三十年,刚毕业的方云看着手机上各种疯狂㺚爆炸的各种新闻,心中没有一丝波动䠯。

      “太阳潮汐,关我啥事。又不能帮我找个工作。”

      㶲 刚毕业的理工男方云擦了擦译额头的汗,埋怨了一会鬼天气,迈步向下一个面试公司走去。

      炙热的❓天忄气让方云头昏脑涨的,舍不得那两块钱的公交费用,方云迈开틈双腿,不断走着,突然眼前一黑,发现自己掉到了一个井里。

      㓶 “那个天杀的把井盖挪走了!”

      方云奋力扒住边缘,大喊救命,井下的下水道里的气ꔰ息差点没让方云晕了过去,抬头看到一辆车飞驰过来,轮子马上就要碾到自己的䡛手了,方云当机立断,立焮即送来了扒着边缘的手,直直的往下面落下去。

      “我这是落到了哪?这下水揠井有这么深吗?”

      方云一落下,就感觉自己像是失重了一样。始终落不到ഘ底。

      “我该不会摔死吧……”方云心里恐慌,眼前一片黑暗,恐惧感,恶心感,眩晕感,无声冰冷的黑暗让方云极为难受。

      方云不知道的是,在他掉到井里落地的瞬间,头就碰到了一个突出的钢筋,当场身死了。但他的灵魂,却因为潮汐涌动的时⸜空错乱,被吸入了错乱的时空之中,不知飘向了哪里。

      ……

      大梁边境,绥州一个小县城安县旁边,一处山林深处,有一个名叫黑角갣寨的山贼营地内砢,有两个身着大红喜服,面容年轻的男女,无声的在这黑角寨里呆着。

      周边断尸血泊,数不清的尸体躺在地上,血色映衬着大红色的礼服,平添了一抹鲜艳。

      퉲方云不知在黑暗无声中待了多久,只觉得自己都快要意识不清楚了,才看到一抹极致绚烂的色彩,眼前一花⁆,睁眼就看到了这幅场景。

      “说,你是域外天魔夺舍,还是转世重修的老妖怪,亦或ଗ者是佛家轮回,还是某个阴魂野鬼,想要借尸还魂!”

      一双纤细洁白的小手狠狠的卡住方云的脖子,头戴霞珠,红ᅞ唇娇艳的新娘子面无表情的问道。

      一边接受着庞大繁杂的记忆,刚睁眼就感受到快要窒息的感觉,方云双手拉着她的胳膊,大叫道:

      “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个普通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䤩到这鬃了!”

      삮 “你说不说!”新娘子俏脸生寒,一只手捏着这位身穿新郎官衣服的年轻男子,冷漠的发问。

      酑 “我真不知道啊!”方云融合着记忆,感觉情况跟穿越的十分相似,大喊到:“我可能是穿越了!不是鬼呀神呀之类❾的!穿越你懂吗……”

      “穿越?”

      这形容倒是贴切,冷漠又美艳的新娘似乎在自言自语:“这么说我也是穿越了?”

      没时间给方云继续考虑发生什么事了,感觉马上就要窒息而死的方云大吼道:“疯女人,你快松手,我要被你掐死了!”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追杀我的那些人!”

      新娘子感ﱬ觉这人确实要快死了,手劲才松了一点,但并没有放开方云,俏脸含霜,杀机弥漫。

      方云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杀意,看着这满地尸体,红色嫁衣之上沾染的血迹,对方虽然长得漂亮,但这一只手就快掐断自己脖子了,感受到她的杀意,方云忍不住抖了抖。幓

      䠧迅速整合了脑中融合的记忆,方云感觉这辈子都没这么快䖦的用过大脑,飞速的浏览了一遍原身的记ݴ忆,方云示黫弱的笑了笑:

      “大姐,我连你是谁都㕔不知道,你看我这个样子,手无缚鸡之力,像是能追杀你的人吗?”

      “那你到底是谁!”新娘子不为所动,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方云怎么也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手那么细,人那么漂亮,怎么手上劲就这么大,人怎么就这么凶!靮

      “我是方云啊!姓方,方方正正㾄的方,云,云彩的云……”㦰

      方云小心翼翼的试探扒拉她的手,摸到几根手指,软软的,很舒服,就是不要放在羙自己脖子上就好了。

      “不对,你不是方云,我感受到一股元神波动,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夺舍此人!”

      新娘手一用劲,冷漠的举起来方云,杀气깴弥漫的说着:

      ⢠ “莫不是知道我必须了却因果,才故意夺舍此人,来断꟔我仙路!”

      “咳咳,”方云双手握着她卡着自己脖子的手,腿脚不断踢蹬,眼睛都翻白了,用劲全力的说道:

      “疯女人,我没夺舍,我就是方云!咳咳……你快松手쵀!”

      人都快窒息死了,方云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不怕她了,拼尽全๭力的说ꓓ道:

      “你这疯女人,我看是你夺舍了人家,想杀人灭口,才想要杀我的吧!夺了人家身子不说,还要谋杀人家亲夫!”

      “嘭!”方云感觉屁股墩一疼,人被狠狠的摔倒地上,但能呼吸了。方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看向这个面无表情的女子。

      死亡的压力之下,方云极快的融合原身的记忆,得知了对方的底细。她叫᤾林妙玉,跟原身是青梅竹马,今日成亲。

      林家和方家是世交,林妙玉她家住在城外,原身骑着马去迎亲䄾呢,回来路上就被山贼劫走了,原身是个先天不足的早产之人,身子ᕨ很弱,惊吓颠簸中就死了,自己来到这后,看到的情景就是这一幕。

      林家是诗书世家,林妙玉在原身的记忆里是个知情达理,饱读诗书的才女,只不过身体也不好。

      但绝不可能믵是眼前这幅女魔头的쓚形象,动不动就要杀人。

      结合她自己所说的什么重生,夺舍,方云怀疑,对方才是这样的存在才对。 

      思绪在脑海中只是一闪而过,䔁方云被林妙玉甩到地上后,见她一甩长袖,㡂双䲕手賑四指相扣在腰前,气质灵动,但面无表情的说着:

      “你胡说什么?这副身体跟我元神完美契合,名称相떏貌也同我一模一样,简直跟我就是同根同源,或许是我在诸天万界之中的某个投影,何来夺舍一说?”

      “卧槽,你这说的,莫非你暶是仙人!”方云感觉想쐯在听故事似的凙,站起身来对她委屈的说道:

      “那你好端端的要杀我干嘛啊?啬我又没招惹你!我一个普通人,什么仙路的,因果的。我听不懂啊!”

      林妙玉皱了皱眉头:“你既然是一介凡人,何德何能有诸天投影,使得他跟姩你同源同根,完美融合?”

      方云懵逼:“我不知道啊!”

      看着满地尸体,还有坍脖子上依然有的刺痛之感⦁,方云对这个女魔头怕极了,赶忙说道:“我真的是方云,大佬,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啥情况,他的灵魂跟我融合了,真的!”

      “我还知道你叫林妙玉!跟我是青梅竹马,今天኿是咱们俩成亲的日子,被这山贼抢了过弈来……”

      方云还没说完,看到女魔头盯着自己,吓得赶紧把剩下的话咽了下去。

      方云揉了𣏕揉生疼的屁股。尽量摆出诚恳老实和善弱小无助的表情,笑了赜笑道:

      “我是说,跟你那个身体的林妙玉成亲,不是跟仙子你。”

      林妙玉淡淡的回了一句:

      “我就是林妙玉。”

      方ϋ云心里撇俳了撇嘴,怎么也看不出眼前这囯个一身嫁衣红装,冰冷凶狠的女魔头,跟原身记忆里꧋那个温柔可爱,温婉动人的小姑娘有什么联系……

      但嘴上却毫不耽搁,立即开头道:

      प “对!

      您就是林妙玉!

      谁敢说您不是,我方云第一个跟他急!”

      檚 “嘿嘿,女侠,仙子,你就放过我吧。”

      练㜻 “愚昧凡夫,”林妙玉皱了皱眉,拒绝道ᚧ:“我也融合了她的元神,有她的记忆䣘。但是我不能放过你,我们之间有因果。”

      “卧槽,你也是穿越者ꡑ!”方云震惊,之前被掐着脖子,没听清楚她讲什么,现在知道她也柅是穿越者,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笑道:

      “大佬,大家同为穿越者,应该互帮互助,一起在긖这方世界,闯出个名堂才对,干嘛打打杀杀的。”

      林粔妙䉋玉不屑的道:

      “不过一方囚笼天地而已,有何名堂可闯,你过来,我要仔细检查一下,这该死的因果之力……”

      林妙玉一只手就薅住了方云的衣领子,拽到了自己身边,白白净净的小手捏着方云的天灵盖,方云一动也不敢动,两缕汗从脸颊流下,看着她另一只手好似在掐指算些什么。

      “仙子……咱们俩都刚来这,能有啥因果ഌ,没仇没怨的泷,你放过我吧……”方云小声的说道,看到林妙玉皱了皱鰲眉头,冷冷的开口:

      “闭嘴!”

      竨 方云赶紧把嘴൩巴闭上,没办法呀,性命不由人,别看这捏着自己天灵盖的小手白白嫩嫩的,可周围这尸体,一个Ը二个,缺胳膊少腿的,死亡的表情各个都很生动,也都很吓人。

      良久,林妙玉才收回了手,开口道:“你我都是用其身,融其魂,再也不㹗可分割,自然要承其因,了其果。不管你我二人之前有无瓜葛,都要了颗却这段因果。”

      方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回答自己刚才的问题,看着她不似平凡人的气质,弱弱的问了一句:

      “啥因果啊?怎么了却你才会放过我,羰不会要宰了我吧。”

      糄方云掩面痛哭:“仙子!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孩子,正值青春年华,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以后我见面遇到你绕着走行吗。”

       “闭嘴。你的情况我一清二楚。”林妙玉依旧语气平淡,没有一丝波动。

      “你和我的因果是姻缘,放心好了,我不会杀你的。”

      “姻缘?”方云立马停止了装模作样,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林妙齘玉。

      精膲致的鹅蛋脸,大眼睛,个子很高㯭,有一双大长腿,瘦瘦的。

      离得近,方云还能闻到她身上的一缕清香,对还没有交过女朋友的自己来说,算得上是女神级别的妹子了,只是这气质太……

      “看完了吗?”林妙玉问道。

      “还没。”方云下意识的回答了一句,赶紧꺨摇了摇头,否认道:

      “仙子,我没在看你,我是在思考!”

      “思考什么?”

      林妙玉不管是语气,还是表情,都看不出情绪。

      只是这气质不像是人该有的……方云心口不一回答道:

      “思考这姻缘的因果是什么东西,能不能尽快帮仙子您解除了。”

      釃林妙玉似笑非笑,因出嫁打扮的盛妆显得十分娇艳,红唇轻启:

      “很简单,只要我嫁给你,然后等你自然死亡就好了。”

      自然死亡还不在方云的考虑范围内,一听她要嫁给自己,方云使ᩲ劲的摇了摇头。

      “得了吧,没娶你,我还能自然死亡。娶了你,怕不是要当天去世。”

      心里想着,方云컘蹭蹭蹭的往后挪了两步:

      “仙女姐姐!我配不上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