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河边草免费观看

      转天就是迎娶皇后的日子,他一大早就被宫女叫醒,精心打扮装束完毕,吃早饭的时候,太后第一次来到乾元宫。

      周安立即起身出门迎接,见到太后在一群紫衣卫拥簇中进来,立即鞠躬行礼叫道:“参见母后。”

      “嗯,今天需要你亲自去开元门迎接皇后,倒时满朝文武百官都会在场,你要注意胈言行,要有皇帝的样子。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心里清楚。我就在你身后卻,如有意外情况,你无需𥉉回应,一切有我。”太后说道。

       “儿子明白,一定不会让母后失望。”周安语气坚决,一副非常听话的样子,倒是让太后非常满意。

      澂 “今早是你的成年礼,礼仪繁པ琐,多吃点,等会随我去乾元殿。”太后说了声,走进大厅,坐在上面。

      ܮ 周安跟上,坐在旁边安静的吃着早饭,太后只是端着茶喝了几口。

      时间一到,就带着周安,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去正宫。

      自从先皇驾崩,周安就再也没去过正宫范围,这是他第一띑次走进乾元宫,文武百官都已经在这里早早的等候。뱦

      一踏入乾元殿,就收到签到提醒,选择签到后,得到一整套的乾元龙甲。

      这是开国皇帝当年打下江山时候用的战甲,几乎用了乾元帝国最好的材料和工匠打造,不过可惜在一鈳场重要战斗中被毁,之后再难复原昪。

      进入朝堂之上,第一次坐上龙脠椅宝座,在宝座后面,是太后的凤椅。

      大臣们看着周安走上去,一个个眼神复ᣤ杂,神色各异,各怀鬼胎。

      面对⛗百官,说实话周安不知道要怎么妗说开场话,这种事记忆中也没有过,他自己的人生阅历扛不起目前的场面,最好的办法就是沉默不语,太后自会做出安排。

      果然太后第一个开口道:“时辰差不多了,开始吧。”

      左相行礼,亲自主持皇上的成年大礼,在礼部大臣的指点下,坐车来到天台,举行祭天仪式。

      㳼周安不需要做任何事,一切有下面的人操办,钀他只是坐在车上看着仪式进行。

      足足一个多时辰的繁琐程序,才轮到皇帝上天台,上去后又签到拿到乾元兵ই符,一个龙形金属符。

      系统介绍可以召唤百名皇城龙卫,每一位都有后天五重境界,还有一位统领,拥有后天七重镜界,每天只能召唤一次。

      这东西作霣用就大了,自己手头总算是有兵可用了。

      龏 在他暗喜的时候,左相让人送上祭天礼器,周安收敛心神,接过器皿敬天,接着由左相亲自加冕,戴上皇冠,送上代表皇帝身份的潜龙剑,还有乾元龙袍。

      其实这些都是仿品,只是用来代表䷐皇帝身份象征,真正的༆潜龙剑和乾箪元龙甲都已经毁掉。

      뜃 这乾元龙袍是欸后来根据乾元龙甲的样式改良的,只做到ᆛ了外形相似,功能自然天差地别,防御红效果差远了。

      而且乾元龙袍只是用珍贵的材料制作而成,谈不上防御力,不适合用来战斗。

      ⿵ 用周安的话就是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腰上挂着的潜龙뚲剑倒是能用,算是上等宝剑,和真正潜龙剑差距也不小。

      在左相宣布礼成后,车队返딗回,停탱留在Ƀ开元广场,门口处皇后已经在这里等。

      在皇帝到达广场中间搭建的红色台子的抻时候,皇后的凤辇停在开元门大门外,地面铺着一条红地毯,上面洒满赇粉红花瓣,两侧跪着两排宫女。

      皇后从凤辇上下来,穿着金丝赤凤袍,双手托着乾元帝国传国玉玺,赤脚踏上红毯,从开元门走向中间的平台。

      周安看到皇后被震惊到,虽说旬穿越过来才三天,自己好歹也算是阅女过百,而且都是姿色卓越,赛乃慕更是世间少有。 튠

      感觉自己应该可以对美女免疫,足以正常心态对待,但是看到皇后上㆗官蓉,他这种想法瞬间被打破。

      ܶ 脑海中冒出以前读过的诗句,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在周安和百官、各国使节瞩目中,皇后漫步上ᆪ台,走到周安面前跪下,双手举起,将传国玉玺交于周安夸之手。

      周安镇定心神,接过玉玺,交给身边守护玉玺的紫衣卫。

      然后再将皇后扶起,两人对视,让周安心头一震,没想到上官뾒家竟然会选如此一位绝世女子作为皇后,自己不过他们家的傀儡,一时想不通他们的用意。

      反正确定,她不可能是自己的人,所以也只是一开始惊艳后,收敛心神텺。

      一起祭拜先祖,宣布皇后名分后픵,就算是礼成,百官和各国使节进入交泰殿享受宴席。

      当所有人入座,左相姜贤开口,第一个抢先站起来就叫道:“皇上,臣有国事禀报。”

      坐在他对面的右相上官禹宸怒斥道:“放肆,今天是皇上大喜之日,左相不顾国体뫰,喧宾夺主컅,成何体统。” 炱

      “自从皇上登基銧以来,从不上朝,我这左相除了登基大典的时候见过皇上一面,至今才第二面。成何体گ统的是谁!”

      姜贤大声说着,特意若有所指的看了眼太后,再次对着周安说道:“皇上,此事关系国家安危,臣麟不得不报。”

      周安没打算接话,对这个世界他都没多少了解,更别说国家社稷的事,这让他一个小老百姓怎么处理曵。

      反正他只需看着、听着、吃着就行,只要自己不觉得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在场这些找事的人。

      而且这些大臣不管出什么招,太后都会兜着,自己也乐得轻松,自己只需要安稳的签到,提升实力。

      玧祤帝王之术他不懂,他就知道,大臣斗起来皇帝就轻松了,大臣如果不斗,那皇帝绝对是个劳碌命。

      太后这时说道曋:“左相说的有理絠,社稷之事高于一切。”

      姜贤立即说道:“皇上,西域百国交痐战,使用䃗各种巫术和毒术,生灵涂炭숴。这些巫毒歹毒无比,而且前方调查,拥有非常可怕的传染能力,谁都无法知道为何传染,澶目前瘟疫距离临沙关不足百里,而且每天都有难民逃到这边。

      虽然关口有将士守着,但是㶏周边区域,难说难民会不会翻山越岭过来,甚至瘟疫传染野兽,从而蔓延到我国疆土。

      臣恳请皇上出兵,抚平ᢂ西域百国之战,以保我乾元百姓太平。”

      上官禹宸立即说툥道:“哼,我国北面北冰王国虎视眈眈,东方的苍龙帝国也多次在边境和我军出现摩擦。南方五国也蠢蠢欲动。

      西域面积辽阔,拥有三百多国家,沙漠占据大굴半,我们出兵,需要的粮饷多少左相可知?我军不擅长沙漠地形,进入沙漠,不用交战,恐怕能活瘬着出来的也不多。

      就算这两菱个问题解决,一旦我们出頛兵,北冰䅻王国、苍龙帝国、南方五国必定会趁虚而入,左相担当的起后果吗。”

      姜贤指着坐在后面的西域使节说道:“我们并非孤军战斗,而是帮助西域几个国家,平定大乱,查出巫毒根源。

      四方军团自然不能轻动,但是如果太后派出青衣卫和玄挢衣卫,再加西域十三个国家联合的兵力足以,而且他们愿意提供这次行动所需一切军粮。”

      “混账,玄衣卫是监视江鳈湖各派,㩍确保我乾元国펃家安危。青衣卫监察全国官员,防止叛国和官员知法犯法之事出现,岂能轻动?”上官禹宸立即否定。

      其他大臣也都议论윭纷纷,各自为己方阵营说话。

      “够了。”太后突然大吼,音浪竟然压过全场官员痡。

      周安轍吃惊,太后这一吼展现的内力恐怕绝不比自己低,本来听赛乃慕说的芥,自己应该处于武林顶尖水平,稍稍有些放松了,结果这一下让他又紧张起来。

      一个太后就諮有这样的实力,恐怕太后的贴身紫衣卫之中实力更高的都有。

      太后深厚内力让百官震惊,他们都知道釒太后修炼上官邚家的紫电心诀,只是没想到有如此深厚的内力。

      她扫视群臣平静的说道:“玄衣卫已经去调查此事,一切等得到信息再议。左相大人,可还有其他国事?”

      “皇上,巫毒极其可怕,蔓延速度极其䵤惊人,如果읳再拖延几天,恐怕临沙关和周边的百姓危已,还请皇上早下军令,一旦错过䭟时机,后果不堪设想。”姜贤再次对着周安行礼,一脸的急切和悲壮。

      “左相太过危言耸听了吧,巫毒本官也见识过,虽然危险,但还不至于如你所说的地步。”

      上官禹宸哼声,然后对着周安行礼说道:“皇上,行军打仗切不凃可急功近利,还是等待蓵玄衣卫带回情报,再做定夺,免得我们将士枉送性命。”

      뛌 周安暗自竖着耳朵听他们说,也听在场所有人议论,从中观察朝中形势,大致能看出分为三方。

      左相和右相是最大的团体,还有一批次之,煄不过人数也不小,算是中立,几乎没怎么发言,都静静的喝酒。

      太后见双方又要争起来,两人要争起来,就是给他鎇们一夜都㲭难分高下。她露出不快的表情说道:“今天是皇上、皇后大喜之日,今晚不得再提ꃇ国事,都举杯恭贺皇ꐰ上吧。”

      太后发话,下面人都站起来敬酒,周安和上官蓉也举杯喝下。

      左相再次说道:“皇上,现如今你已完成成年礼,早朝不能不来,国家大事还需你来决定。”

      太后似乎早就料到姜贤会这时候提出,也赞同说道:“左相大人说的没错,皇上,以后不可再贪图美色,应当勤政。

      先帝嘱托本宫督促皇上,如果皇上再敢怠慢国事,本宫只能请出先皇御赐之物,定当不饶。”

      这话让左相都惊讶ꦜ,阻扰皇帝上朝就是她,现在竟然说这话,让左相后面准备的一大堆话煛都没有说的机ʋ会了。

      娞 周安也ᅦ是不解,这权谋算计实在太过费神,比以前上班还要糟心的多,他实在是不喜欢。

      这是没事给自己找事,你们斗你们的,干嘛拉我下水,浪费我时间。

      不过太后发话,他还是满口答应,接着全场的人又变的欢声笑语、和睦融融,完全没有刚才针锋相对的,让周安感叹这官场练就了人的多윟面性㖥。

      酒宴结束,百官散去,周安和皇后坐车前往坤宁宫,那里是皇后专用寝宫,即便是皇妃都没有资格入住。

      当他们车队到达宫殿门口,走进大厅럎的时候,看到太后坐在里面等候多时了,而且周围和屋顶被ꯔ紫衣卫包围,任何探子都别想靠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