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震应用

      “咳咳!ꈈ!!”

      秦诺掏出手帕捂住嘴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㵄

      在梁帝面前,寒疾还是要有的。

      咳嗽瘾完,秦诺把手帕收起来,塞进了衣袖中。

      “陛下,秦ꦽ言之当街打杀巡防营士兵,还打断了我儿子的腿斾,这件事还폍请陛下给我做主啊。”秦言之来了,户部侍郎跪趴着,歪头瞪着秦诺。

      “秦诺,你怎么说?욈”梁帝问。 ꮓ

      “皇帝舅舅,我也冤枉啊,我初入长安,萧庭君要杀我的时候巡防营的人在干什么?他们就站在一맷旁看热闹,要是不是老奴霍咬金,我早就被萧庭君打死了,我的命就不值钱了,咳咳咳!”

      “我的人打晕了萧庭君,巡防营顴的人就上来抢人,还要杀我,凭什么?我可是你的亲外甥,不能让人随便这么欺辱吧?”

      秦诺说的义愤填膺,气势十足。

      要ↀ是不咳嗽的话。

      一咳嗽,气势就全没了。

      闻听此言,三位御史冷哼:“萧庭君一品军侯之女,士族出身,身份高贵,你只是一个寒门世子,就算是打你䦚,你也得ᕠ受着。”

      在大梁,寒门是没有地位的,哪怕北凉㚡王是异姓王,也是寒门,就算北凉王手握北凉二十万重兵,士族门阀也不会把ᎆ北凉王放在眼里的,这是惆士族百年里骨子里养出来的傲气。

      “士族?哈哈,咳咳。”秦诺咳嗽的冷笑:“我母亲乃是先公主,我罌舅舅是当今皇帝,你说我的命不值钱,你们这是在藐视皇帝,藐视朝廷,你桹们想干嘛?”

      “你.......?”

      㙹 三位御史闻听此言,顿时被吓的脸色苍白Ꮛ,慌忙跪下:“陛下,벭臣等绝不敢藐视皇帝,请皇帝明察,秦言之纯粹就是胡搅蛮ᵌ缠。”

      “我胡搅蛮缠?我哪里褖说错了吗?我是不是皇帝的亲外甥?你们口口声声我出身低贱,那我母亲朝阳公藯主呢?我舅舅呢?你们......咳咳咳!!⥍!”뜙

      ⌂ 秦诺䡩又拿出了手帕捂住嘴,剧烈的윱咳嗽。

      这丹药引㹳发的寒疾,跟糘真ꌛ的一样。

       梁帝嘴角含笑,秦诺把三位御史和户部侍郎说的连话都说不来了,就他这皇帝都被拉出来当了挡箭牌。

      胡搅蛮缠,梁帝也是这么认为的。

      攷“好了,言之,你身患寒疾,这又刚刚回京,还是先回王府修养几日,就当是惩罚你禁足了⧊。”梁帝挥挥手:“孟傲,你送世子回府。”

      “臣,遵命。”

      “皇帝舅舅,餓我就先走了,等禁﯉足后我再来㻝请安。”

      “好,你先下去吧。”

      孟傲推着轮椅走出养心殿。

      ᶵ“陛下.......?”御史还想进言。

      왴 “好了긲,这件事不要再说了。”梁帝面带怒色,怒声卹喝道:㼗“户部侍郎宁志正教子鰅无方,罚俸半年,出去!”

      “臣,退下。”

      户部侍郎和三位御史一脸袣不不甘的退懎出了养心殿。

      秦诺入城的干的那些事,不管那一条都算是死魅罪了。

      现在倒好,仅仅只是禁足而已。∏

      粴这些御史愤懑之情溢于言表。

      “呼延灼,霍붽咬金是怎么回事?辑侦司到现團在还没有查出底细来吗?”梁帝转头看向了辑侦司的掌令使呼延灼,面色和善,平淡的声音中隐藏这怒意,

      平淡的䉫眼神和话语把呼延灼吓得慌ꞡ忙跪地:“陛下,臣无能,霍咬金十多年前突然出现,之后就一直跟在世子秦言之괦跟前,武功高强,来历至今是个谜,我也曾派人去太崂山试探,想从武功路数上探其身份,只是쓞.........。”蓰

      顿顿,继续说道:“怎奈霍咬金手段⻳狠辣,凡是踏足太崂山上太崂观的人,无一活口。”

      삻 “哼!废物,滚出去竑。”梁帝冷哼,怒哼哼的把呼延鼧灼赶出了养心殿。

      ⿦ “臣告退。”

      待呼延灼出去,梁帝把一旁伺候的小太监都赶了出去。

      篞只留了老太监李湛在身边。

      梁帝獋动动身子,选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李湛,你怎么䑇看?”

      “陛下。”大太监李湛笑道:“秦世子聪明啊,从头到尾就没有提过北凉王,满嘴都是皇帝舅舅,他这招聪明啊,把御粇史和户部侍郎都吓唬住了,陛下倒是成了他的挡箭牌。”

      “聪明是很聪明,就是敯他这身子骨ﷳ,朕倒是有点担心啊。”梁帝轻抚腮下胡须:“回头派御医去北凉王府,我这个当舅舅的也关心下外甥的病情,不是吗?”

      “老奴懂的!”

      “霍咬金也要查一下,想来能有此能力的人,在江湖上也不该是ꡉ寂寂无名之人。”

      “当年陛下担忧江湖人士以武而乱禁,大肆斩杀江湖人士,江湖门派大큯多被屠,当뉀时北凉ᑢ王也曾派兵协助绞杀,霍咬金若是江湖人士뭨,那北凉王可就犯了........”李湛顿֟顿说道:“欺君之罪。”

      闻言,梁帝冷哼:“这朝里朝外,那个不欺君?”。

      “秦言之回京,太子和皇后便臀上书,求朕把清华郡主赐给秦言之,拉拢之意太明显了,太子都出手了,齐王呢?他那边有没有动静?”

      这时。

      一个小太监跑了进来,跪下:“陛下,齐王在养心殿外接了世子,和世子璁一起出宫了。”

      “哦?”梁帝摆摆手,小太监退了出去。

      “齐王也闲不住了。”梁帝笑얈道。

      老ꇠ太监李湛无言聵,他只꺏负责执行梁帝的命令即可,其他的跟他没有关系,跟在梁帝身边这么多年了,他自然是懂的的。

      话多了,命就不长了。

      鬡 “朕老了,朕这三个儿子谁能接替朕的位置?就看他们的릿本事了,秦言之父子就是他衤们的磨刀石,谁活到最后谁就是我㹄大梁皇帝。”

      戨如刀的目光扫过李湛,就这一眼吓得李湛慌忙跪地,脸贴地面,不敢直视梁帝的目光。┠ 徥

      “传帝喻,刺杀秦言之,他要是侥幸能活下来,就让他进入辑㟐侦司查看密档。”

      可恶的分割线........。

      晇齐王朱友亮,越贵妃所出,皇长識子,鞅封齐王。

      齐王朱友亮大约二十七八ᚳ岁年纪,头戴紫金冠,脸如雕刻般惇的五官分明,ຠ有棱有角,眼神凌厉,走起路是龙行虎步,完全继承了其父梁帝的气度。

      和那汉王一比,在气势这块就已然压了汉王一头。

      汉王朱友瞰面柬皮粉白,气势远远不如齐王ᮔ朱友亮,有些娘里娘气的,不过那

      狠辣劲倒是一点不差。

      要不是秦诺说情,那几个吹唢呐就被汉王给打死了。

      秦诺还真没有想到齐王朱❹友亮会在他出宫的路上等着。

      ㇺ他这才到长安不到的一天的功夫,梁帝的三个儿子他见到俩了,连梁帝都

      见到了,不得不说他还真是挺吃香的痄,当然了첳,这还是靠着他父亲屨的手里的那点兵权,要不然也没人搭理他一个寒门出身的軠世悀子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