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老头

      天灰蒙蒙的,阴冷无比,层层乌云遮天蔽日,压抑得仿佛让人⭎透不过气来。

      这是一片苍凉诡异的地域,没有一丝绿意。

      一条被鲜血染红的河道把陆地分割成了两边,里面涌动着一条条瞪着火红Ȇ灯笼大漰眼,血盆大口,面貌可怖的黑色鱼怪,咧嘴的同时,一整排尖锐的利牙渗人不已。

      一个浑身遍布恶臭的黑红血液的男人拿着一把长刀,用以支撑筋疲力竭的身体,踉踉跄跄的走着。

      与此同时,特殊的直播仪器将这画面传达回了指挥处。

      ᜡ安全区指挥处——

      “齐达先要支撑不住了,我们又要失去一㱬名勇敢的战士了。”

      䅼 指挥处是一个宽敞的秘密基地,里面足以容纳一千多人。

      此刻,一名身着灰黑色制服的中年男子,用沉痛的语气ᗲ望着画面里的提刀男子如此说道。

      力  所有人双眼红红的看着荧幕里的齐达先,眼惥睁睁的看着他力竭倒地而亡,鶽却无能为力。

      恿 亀 顿时,指挥处响起了一阵阵压抑沉痛的𢡄叹息声。

      众人纷纷对画面中牺牲的勇士敬了个礼。

      50年前,世界大改。

      全球异变化쏽,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感染源,将摣全世界的生物都覆盖了。

      世界神奇般的划分为了危险区与安全区两大区域。

      異只要身处安全区,里面的一切쐼永远不会受到感染,但安全区没有任何物资,空空如也。

      一切生存的物资,都是危险区的产物。

      人类,需要从危൨险꯿区中,冒着生命危险把生存物资抢救回安全区,才能得以存活下去。

      危险区遍布可怕的感染源,里面生存着各种凶谨狠可怕的感染ꉣ生物。

      除了人类,就连动物和植物同样都会被感染,变得极度욻充满攻击性。

      危险区,就是感染쬋源的톴天堂,正常人类的噩梦폺。

      但人类又不得不去发掘危险区里的资源,小心翼衅翼的存活着……

      本来,异变퐂了的世界,人类差不多便失去了高科技的便利。 ➭

      但不得不说,危险区总是充满着各㐮种令人高呼666的可能性和创造性。

      里面发掘的物资,有一部分异常奇特——

      自动直播跟踪器、人体增幅㦋液、猎怪手枪、储物袋、驱怪喷雾……

      穊依靠这些奇特的道具,人类得以享受某方面的便利,有一定探索危险区的能力……

      为了保障普通人士的安全,所有进出危险区的人,都是被授予资格的强大探索⡸者。

      牺牲了的齐达先就是其中一名勇士。

      此时此刻,工作人员悲痛之余,唯有进行回㎀收工作,将齐达先身上的﨨直播仪器拿回来。

      只是,仪器刚飞离齐达先身边,来到半空中。

      阙前方,忽然发现了一道奇怪的身影。 

      一袭蓝白色的运动服貴,在黑压压的天色衬托之下,显眼无比,想让人忽视都难。

      “啊!”控ﱎ制直ႏ播仪器的那名工作人员不由得惊雊叫了一声,“这个人몡在干嘛?”

      听到他的惊呼,指挥处的其余人纷纷侧头看了过来。

      当看到画面中的情景时,他们不约ﵮ而同的张大嘴宅巴,輗目瞪口呆。

      只见不远处的血溪旁,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半蹲在那儿,嘴角噙着一塕抹热切的笑容,磨着刀。

      而后,男皜子竟然大喇喇휙的娉把手伸进了血溪里,被一群汹涌而来的鱼怪一股脑的包围住了。

      见此,指挥㘅处惊呼声不断。

      琋 甚至有几憫个麨女工作人员不禁捂住了眼睛。

      这个人在自残,他的手不要了吗?

      竟敢徒手放⎗入鱼怪群ꖷ之中,肯定连骨头都不剩了。

      不过,ퟦ令他们难以置信的是,下一秒,男子的手居然安粦然无恙的取出来了,并뀬且还抓着一条퓬硕大的鱼怪。

      鱼怪睁着惊恐的血红大眼,不꣸停的在男子的手中扑腾着,锋利的鱼鳍竟然没能割破男子的皮肉,仿佛那凶狠的模样只是摆着看的……

      但大家心里清楚,埘鱼怪的恐怖之处……

      咚咚几声……

      男子用刀把鱼怪砸晕了,干脆利落的动䒝作简直比水㛐里軕龇牙咧嘴的鱼怪还要凶残万分。

      并且㭵令大家毛骨悚然的是,此人由始至终都是游刃有䫣余的姿态,双㧾眼笑吟吟的,并不把狰狞的鱼怪放在眼㯷里。

      就算是训练有素的探索者,一不小心惹上鱼怪也不见得能全身而退,但为什么鱼怪好像拿这人没有丝毫的办法?

      茝 看这人对待鱼怪,仿佛它只是一条普通肥鱼一样,任他拿捏。

      “这……鱼怪凭什么不伤害他?”

      “难道他是铜皮铁骨吗?鱼怪对他毫无办法?”

      “危险区只有训练有素的探索者才能进入,这家伙是谁?怎么误入的?”

      指挥处的人员惊疑不定的瞪着画面中的男䌖子,长久鷬以来ꅧ的认知被一下춪子推翻了,满眼都是惊骇。 䰓

      真有鍦人能如此强大,无惧感染体的伤害吗?

      œ 更令他们觉得离谱的是,这男子ր轻轻松松的杀完了鱼怪,起身ְ走向了不远处的树怪林里,脚步轻快,竟无半点的犹豫。

      难道他不牯知道树怪林是死亡的大凶之地㍜吗?

       进入树怪林的人,九死뿘一生啊!

      就算他是铜皮铁骨,钢筋水泥锻造的,也不见得能对抗万枝齐ﯓ发吧?

      树怪没有任何叶子,每条枝干都直冲冲的朝着灰蒙蒙的天际,蓄势待发,只等待着猎物的经过,便会撕裂一切,啖肉␟饮血。

      只要男子一进入树怪的领地,必定会千疮百孔,化作它们的养料。

      指挥处人员已经可以预见此人的下场了……

      只是,现实又给了他们一个大耳光子。

      軭 只见画面中,男子慢悠悠的进入了树林里,但树柴怪居然没有一丝异动,仿佛化身为了一棵棵普通的观赏树,任由这人在里面肆意的穿梭游荡。

      䥲 죺 他们甚至看到这人爬上了不知夺过多少人性命的怪树枝上,干净的运动服沾굓染上了斑斑ﰞ血迹,但这些树枝愣是不作丝毫反应。

      쮜甚至被他拿着刀乱砍一通,抱了一堆的枝丫,施施然的走了出去。

      指挥处:“…………”

      满室一片诡异的寂静。

      大家目瞪狗呆!

      不少人把眼箛睛擦了又擦,荧幕上的男子真的笑眯眯的走出⾡了令人闻之色变的树怪林。

      他们惊异不已,不츞由得怀疑起了危险区的⧄这片地᳡域是不是失觤灵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