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视app安装

      宵 ——泉进入聊天室——

      胒 【塞顿知道dollars吗?】

      〔晚上好。〕

      “知道啊,可是只听过名字。话说回来,甘乐ﶯ上次不是也问过这个问题㛜吗?”

      “晚上好,泉。好久不见。”

      【啊,对耶푹。不小心忘记了,不好意思。晚上好。】

       〔谢谢塞顿的关心,工作挺忙的啦!〕

      壎“没关系。不用在意。”

      【我今天也从朋友那边听到有벵关他们的传闻,好像真的很厉害。顥】

      “嗯~可是我从来没有亲眼看过他们,真的有这群人吗?”揶 写

      【你觉得这是网络流言吗?】

      “也不是啦,我也不知道。再说,就算真的有这群人好了,我们这些安分过活的人,大概也不会遇到吧。”

      【说得也是……】

      “还是尽量别接近那种人比较好。”

      ——袾甘乐进入聊天室——

      《大家好~!甘乐来了!》 ᳫ

      凍【晚安啊~】

      “安啊~”

      〔晚上好。〕

      《什么什么,你们枠在聊dollars啊?굏》

      《真䍫的有这群人啦,因ᣐ为他们还有专属的网站呢~!》

      《不过想浏览的话,必须要有id跟密码才行。》

      【是喔…】

      “反正我也不会去看,所以没差。”

      뮛 ̞ 【…ﹿ…甘乐真的很博䎝学多闻呢。】

      《这是我唯一的长处嘛w》

      〔甘乐是做什么的陎?〕

      《秘密哦~》

      ʓ 悄悄话〔甘乐能把网站地ᵝ址告诉我吗?我想去看看。〕

      㑁 悄悄话《要有id和密码哦㭟~》

      悄悄话〔甘乐你肯定有吧,借借我看一眼喽~我很好奇呐!〕郥

      悄悄话《泉可真是厚颜呢~☆嘿嘿,可以倒是可以啦,那泉帮我一个忙,怎뿉么样?》

      悄悄话〔先说好,我不能轻易离开横滨,可去不了东京哦!〕

      쾉 ᔬ 悄悄话《不会那么麻烦的,相信我哟~☆泉答应㧄了对吧?》

      雂悄悄话〔是的。〕

      悄悄话䷜《www.。就是这个啦,doพllars的网站娽。虽然很宜想问泉的职业和怎么知道这个聊天室,룢想了想泉大概಄一䜓个都不会回答的…䉓…哎呀~就这样吧,账号和密码稍后发给你哦,不要下线~》

      悄悄话〔谢谢甘乐啦!〕

      ……

      “呜……想休假,想换心情!” 쮫 嘞 귁翻了垤个身,白川泉握着手机发出淁了悲鸣。 䘶

      攡 “大姐,我想放假!”

      正常人当然不可能和自己上司这么开口,说不定放得是去ICU或者刑讯室的假,为此,白川泉准备了三百六十个方案如何合理ఓ地开砣口索要假期。

      유 匢——都没用上。

      輙尾崎红叶:“等抗争后续清理完,把混水摸鱼的小老鼠处理豈干净,泉你跟我昻去趟东京。”

      “诶?ᒭ”

      牽 ᶼ尾崎红叶睇了白川泉一眼,解释道:“东京的日出井组粟楠会不知从哪听说了我们的名声,想走我们的路子进一批限制货。”

      “白面?”

      尾崎红叶语重心长:“泉,你需要好好了解港口黑手党的业务内容了,我们不干这种低端生意。”

      和政府交易,投资,强买强卖,灭门,走私,高利贷……哪个不比废人心志的白面利益更高?

      白面还得小心谨慎自己人别跌入坑里,森鸥外上任之后,大刀阔斧地整改了被先代首领的任性弄得乌烟瘴气的港口黑手党ꣂ,如ဍ今整合业务,只剩下那些精而优的生意。

      圩 댲白川泉一脸虚心:“๠我知道了,大姐。”鴁

      受教了,港口黑手党走的是高端路线。

      “那粟楠会他们要的限制徑品…㴍…?”

      “是枪。”ੳ尾톗崎红叶淡淡道,美目瞥了眼一脸震惊的白川泉,“东京似乎与国际㦎港口的横滨不同,即便是枪支,也被把控得很严,他们往常进这种货需要不少人力物力……”

      白川゙泉:“……”

      쏮 “好的,大姐您的묶意思,我明白了。”

      癇 这是什么?这是冤大头啊!ᵹ

      难怪尾崎红叶要自己去谈,要是一不小心把冤大头放跑了,绝对会心痛得损失了几个떤亿吧?

      而且,没有枪支的普通人,对上异能力者,根本就是脱光衣服的鹌鹑,难怪尾崎红叶也㰝不需要带什么手下,带个战五渣的白川泉也没有⳽问题。

      白川泉:“有被冒犯ᴜ到읾?”

      想到横滨港湾那一大片属于港口黑手党的仓库,以ᆗ及里面密密麻麻的军用品,白川泉擦了擦嘴틚里流出的眼着泪。

      ଲ这都是钱啊!

      身为五大干部之一的尾崎红叶,对于下属并݇不吝啬。

      “还有一件事。”尾崎红叶本想转身离开,看见了门边的身影,竭力忍住想叹气的想法。

      鸥外大人,您是真把她这里当托儿所了吗?

      中也君就算了,中也君是很容易激起女性母性心理的乖巧孩子,听话又懂事。

      这位……性格很难磨啊。

      明明年纪没有对方大,却要为对方忧心的尾崎红叶微微垂首,看向白川泉:“新来了一个新࠻人,泉由你负责带她吧。”

      “是刑讯小队加入了新人吗?”

      正如铃木大雄对白川泉的照顾是出自尾崎红叶指示,白川泉如今也成了铃木大雄的角色?

      尾崎红叶摇⮝摇头,“还不确定她要ᜎ去哪里,先让她熟悉港口᳢黑手党吧,ꃎ是鸥外大人要的人。”

      关系户?

      ﬌ 尾崎红叶说的隐晦,白川泉懂了。在别人藺眼中,饱㥚受尾崎红叶照顾的他,也是关系户的一员。

      港口黑手党是讲究人情与利益的地方,这种事倒也不罕见。不然,要那些子承父业、为港口黑手党卖䎒命的成员怎么想?

      尾崎红叶没再看白川泉,为脱离了烫手包袱松了ﺿ口气。

      自幼生长在港口黑手党的尾崎红叶,对于新人的天真蛖最是看不惯。真让尾崎红叶负责,她恐怕第一步就是让对方先去刑讯架禁闭室待上几天,感受一下港口黑手党的“温暖”。镲

      但新人是首领森鸥外点名要的人,她自然蚴不能这么做。

      白川泉虽然一开始是她受人所托带进港口黑手党的下属,办事还算干净愉,很快ᾤ就融入了港口黑手党的氛围,甚至还做出了相当不错的贡献,尾崎红叶非常放心这个还盆没成年的少年。

      此时,承受上司厚望잜的白川泉依旧一无所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