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在野外媾和

      面对李适这种不管你强扭得瓜甜不甜,至少都要先扭到手来说的家伙,张九떈章发现自己空有满肚子的知识学问,最后还是得留下来处理红衣军的杂事。

      虽然在张九章看来很简单就是了。

      䛏 基춷本上刘喜君与王二宝两人处理得头皮发麻通宵的政务,尤其是算术类的,张九章牊轻轻松松便是把一天政务压到半个时辰,剩下来㼬的时间自己就看书去了。汃

      这样子,分᫙明就是那种一个早上把事情做得七七八八,剩下时间努力划水的打工人ꦚ。

      至于帮༟助李适出お谋划策,䃺不好意思张九章肽可没有这么贱格,他可是要脸的。

      怎么可能刚被抓过끅来,就热情投入到工作中,毕竟难道还不允许他生一段时间气了。

      뾅 而李适也打算在襛阳武待一段时间,因为自己的部队扩编,需要训练训练。 ⺥

      同时自惊己也需要时间去梳理一下自己原本的计划。

      毕竟䷝自己不是天才,很多东西自己能看得穿,但想要做终归要脚踏实地的做。

      李适有些犹豫,要不要去黄河对岸的쪸燕赵之地发展。

      主要因为燕赵之地容易弄到ᨙ战马,然后靠马镫这种道具,让红衣军能快速成为强军。

      以这一支漩强军为基础,在巨鹿打一场至少自己知道ᇙ肯定会赢的大决战。

      那自己的军队很有可能会顺势诞生意志力属⼩性的战部属性。

      而这支㭐军队,便是自己在下个版本进行群雄争霸的核心力量,也是面对폄兵겙权谋神仙与兵形势霸者澈交锋的唯一资本。

      更重要得是,通过正面篘击溃秦军,自己更能在戏亭封王时合理拿下一个王꾯位,৯

       在哪里不要紧,只要有一块地盘돎让自己安心裩种田,老子至少有一争天下的资本。

      这是李适这个意外⠖来到游戏中的普通人,借助剧情所能想到的对自己最有利的规划了。

      “但……总感觉,好像有些不够好Ꝕ!”李适叹了一口气,按按自己的太阳穴来。

      喍就在李适思索时,郭七跑嵂来道:“老大,有个O叫做陈知白的士子,说是来投靠䈸您的。

      他不当兵,而是做你的门客,这样能不能给他哥哥家赠送鋍良ꍦ田五十亩ⓙ。”

      “什么?你㖎说谁?陈知白!”李适听到这话,猛然站起来。

      埉时间前推,陈知白自뙣从陈泽乡起义开始,心中涮便是蠢蠢欲动起来,想干一番事业。

      ႘ 陈知白自身虽然是平民,却也看不上陈泽乡的行为,一朝得势便骄傲떻奢靡,在田臧杀了吴旷,还让田臧成为上将军。

      啭 툺 陈知白知道,符陈泽䯮乡退出时代已经是时间问题了。ꭇ

      但楚芎国的豪雄,武臣占领赵迪便是急不可耐的自称赵王,⧇如此性情非自己所喜。

      꾠 魏国周市连下♞魏国二十多城多少是个人物,可惜不称王说明自身的心气不足。

      ▉ 可惜楚国项氏一族첕乃惸是名门豪族,自己这种平民百姓怕是看不上眼。䱂

      陈知白叹了一口气,觉得看看周市会不会称王,再决定要不要过去好了。

      而这时候,李适带着红衣军来到阳武,与其他起义军那种截然不同的精纪律严明的风气很快便让阳武安定下来,这倒让陈知白眼前一亮,多少有几分好奇。

      陈知白回到家中后,老哥陈伯略带几分尴尬的看着틏陈知白,想说什么,却又吞吞蛣吐吐的。

      “兄长,可是有事要告知小弟。”陈知白看着陈伯的样子先开口道。

      “是这样的……知白,你不是一直以来喜爱读书,怴志向远大,连名字也都改成了知白。

      大䢫哥不懂你所说的大道理,只知道知白你如果愿意投效豪杰干一番事业。 鉋

      那你……能不能去投靠红衣军啊!”陈伯犹豫了很久,对陈知白道。

      “红衣军……兄长,怎么也对这事情感࠻兴趣了?”陈知白也㛦没回答,反而好奇问道。

      系 “因为……因为……”陈伯一边说着,脸色却是涨红起来,最终还是癎咬牙道,

      “因为只要家里面有一人掖去投红衣军,那红衣军就给分五十亩田地,这可是五薩十亩啊!”

      正所谓一夫五口治百亩,五十亩田地对任何家庭来说都是大撔收入了。

      陈伯说㻊到这里,顿时伸出双手对陈猆知白摆摆手,道,“知白,哥可没赶你的意思,只是……只是……”

      吞吞吐吐,陈伯最终䰕还是没有说出所以然来。

      陈知白呵呵笑着道:“我反正也是准备出仕,若能给家里弄点安家费用,也足以弥补这么多年,我对哥哥的亏欠⌒了。”

      陈伯听到陈知白这话,松了一口气,꟞连忙道,“胡话!都是自家兄弟什么亏欠不亏欠的。 뗭

      쿓只是๊现카在战乱频频,你是有大志向的,大哥也不拦你,以后若混得不如意,也别不回家。

      你要낋记俼住,只要有哥哥我一口吃的,必然也有ᤢ你的一口。”

      “知白知道了。”陈知白道,“对了兄长,却不知道红衣军的田亩哪来的!”鴲

      “就是我们阳武里几个甮有大田븆的大户,他们被ࢸ红衣军给抄了田地分给了我们。”陈伯对陈知白解释道,“这些在ﺗ城门口都贴着告示呢!”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鮄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陈知白想道:“如此乱世群雄并起,多是行人道者,却没想到居然有人想要代天行道,깂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 첅

      陈知白顿时来了精神,想要去见一见,这喜用老子之道的红衣领袖。

      李适看着面前手无缚鸡之力,但俊秀面容中却散发着一股潇洒书卷气的㧺男子。

      这气质,这容貌,去了晋江肯定是能稳坐男二的美男。

      而玩家对陈知白的评帠价是知白所以专下黑手,是少数以坑玩家为乐,结ꮈ果玩家还乐囊呵呵被卖的家伙,而他更是以秦末顶尖谋士陈平为原型。

      “他不是应该去周市或者魏咎混吗,怎么会在阳糘武?!”李适心中一片七上八下。

      某种程度来说,陈知白跟自己的相性还可以。

      陈知白跟其他谋士有着最大不同,就是陈义知݅白是平民出身,而不是都心黑脸厚桓。

      其他人更看得上那些豪门贵族,而陈知白对自己卖身给谁,好像并不是很在意。獳

      李适道,“第一次有文士ਏ主动愿意与我携手推翻暴秦,在下㈱心中激情难平,若߻先生愿意,还请先生教我!”

      “不敢,将军称呼我为知白就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