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低胸奶头离罩视频

      道人正色看着狐狸精道,“我早已算定你在这青山冈祸害人间不少,为了修炼竟然吸取凡人精华,你这种修道根本就在作恶,今日我要是不将你正法,就对不起那些被你残害的孤魂野鬼……”

      眼前的赤尾蓝狐听罢,连忙泪眼涟涟地跪地求饶,“万望仙师饶我性命,乞求仙师开恩,饶我性命。”

      道人看着眼前的狐狸,没有说话,转过身,看着孙公子,怒斥道,“孙志郎,你这等凡人败类品行恶劣,本应将你放逐山林任由野兽撕咬,念你家中还有仁慈老父,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你现在去吧。”

      说罢,没等孙公子反应过来,道士用拂尘往他头上一敲,孙志郎犹如中了疯病一般,双眼呆滞,面无表情,嘴里嘟嘟囔囔,径直走下山去了。

      后来,这个孙志郎被道士点化以后,依然如痴人一般,虽然口不能言,但是在家里对孙刺史孝敬有加,每日干完家里的活之后,就跑到各家被他祸害的人家门前磕头,拉都拉不起来。

      再过了几年,孙刺史因病辞世,孙志郎在给最后一家磕完头之后,便在后山的悬崖上跳崖自尽了,这是后话,暂且不说。

      且说这道人抓住狐狸精以后,念她在荒山野岭修炼不已,她虽然祸害人间,但是祸害的都是品行恶劣,行为不端之人,她从未欺侮善良人家。

      所以,道人跟她说道,“如今,我有一事交给你,你若完成此事,未来我必定让你修成正果,但是你必须要按照我跟你说的去做,否则,我现在就将你正法。”

      狐狸精连忙跪地叩恩,“多谢仙师点化,我一定谨记在心,绝不辜负仙师的嘱托。”

      于是,道人便在狐狸耳边说了一通话,狐狸精听完,径直跑上山去了。

      这道人则腰身一变,现了真身,原来这是螣刹尊者的师弟远山圣人,只见他招来彩云回了自己洞府,至于圣人向狐狸精吩咐了什么,我们后话再说。

      且说这贡央城内的云王自从上一次从上元神殿归来之后,突然惹了怪病,总觉得眼前黑白一片,食不甘味,寝食难安,郁郁寡欢,性情大变,找了许多御医来看了都不管用,文武百官见状也是无可奈何。

      这一日早朝之上,众位官员见云首王横躺在龙椅上,茶饭不思,精神颓废,一个个都不知所措。

      恰在这时,官员中有人表奏,“臣殿前大夫丹井有表要奏。”

      云王听闻是丹井有表上奏,不禁精神一震,殿前大夫丹井是云首王朝中红人。

      但是此人每次在朝上都是报喜不报忧,谗言献媚,阿谀奉承,时时哄得云王开心,他所表奏之事云王无一不允。

      云王连忙起身问道,“丹井爱卿有何事要奏?”

      丹井在金阶前叩拜,“臣见大王自上次上香上神殿之后,神情萎靡,茶饭不色,郁郁寡欢,想必是大王进香之时,天庭神灵见人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万邦来朝,四海一统,这江山社稷全部是大王功德所造。”

      “天神们觉得大王功高盖主,心生嫉妒,便用些妖媚法术让大王心神迷离,意不由心。今观我堂堂中元王朝,历朝历代近千年,皆是大王和祖上仁慈所致,百姓匍匐,敬仰垂拜。”

      “臣窃以为,大王统治我中元大地不再需要这些神灵所护,况且大王天生神力,当年勇救司贤先主于为难之中,大王之神力和功德足以跟天庭媲美。”

      “所以,臣以为可以拆除这些庙堂殿宇,专制神厅供奉我中元王朝各位先祖皇帝,这样既能让我们光宗耀祖,又能让百信诚心敬服,以感我王之恩。”

      丹井话音刚落,首辅大臣登恺连忙跪地参拜,“大王,万万不可,我中元朝代历代祖先都供养天庭诸神,更何况天庭与我开朝女皇签了和平契约,如今却要撕毁契约,万万不可,如此一来,天神怪罪,人间将生灵涂炭,百姓苦矣。”

      丹井听完反讥道,“不知登宰相从古至今见过几次上神现身人间呢?”

      登恺立刻涨红了脸,沉默不语。

      丹井继续说道,“大王,所谓这些天庭古神只不过是历朝传说罢了,他们每年享受我朝子民进贡如此多的贡品,却一事无为。

      统治天下皆是由大王费心费力,秉烛达旦,操劳终身,依仗的完全是大王的雄韬武略和子民们的真心爱戴,以臣看来,应该立刻拆除那些没用的庙宇。”

      云王听完,喜笑颜开,大赞道,“懂我者非丹井莫属也。”

      登恺听完,只能在一旁暗暗心里大骂这个奸臣佞贼,却又无可奈何。

      云王随即对众臣说道,“传我旨,自明日起拆除我中元疆土之上所有的神仙庙宇,另着能工巧匠雕琢我中元各位先皇的神像,修祠建厅,让百姓叩拜。。”

      丹井听完,连忙匍匐在地,高呼“吾皇圣明。”

      其余文武百官心里各怀鬼胎,但见云王主意已定,一个个只能忍气吞声,跟着跪倒,高呼万岁。

      云王让百官退朝,只留下丹井一人。

      丹井见百官都已经散去,继续对云王说道,“大王,微臣还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爱卿但讲无妨。”云王道。

      “微臣今天想举荐一个人,这个人精通医术,懂得炼丹造药之诀窍,这些年在老臣手下炼成了几粒丹药,此丹若是病人吃了会立刻百病皆无,无病之人食用则可延年益寿,长生不老。”

      云王大喜,“还有这等神药?朕之前怎么没有听过?”

      “只因前些年此些丹药仍未炼成,臣不敢欺瞒皇上,如今丹药已成,才敢向皇上斗胆推荐。”

      “好,极好,爱卿果然是朕最信任之人,你赶紧把炼丹师和仙丹献上。”云王道。

      丹井听完,退出金殿,一会儿之后领着一个道人模样的人来到金阶前。

      那个道人看到云王之后,俯首便拜,道,“小人周道元参见大王,我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吧,朕听丹爱卿说你懂得长生不老之法,还炼成了仙丹,可有此事?”

      “回大王,却有此事,此丹乃小人用了数十年时间练就而成,今日有幸献给大王,实乃小人之最大荣幸。”周道元双手举着一个红带锦盒,恭敬答道。

      云王命人把丹药取来,仔细一看,只见丹药晶莹剔透,黄畇畇,红彤彤,却是世间罕见的丹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