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日本高清免费视频m免费

      刘琦的出现令黄驷郎意外而恼火。

      숍他춅甚至襄阳的政治格局。掌握实权的蔡氏,是绝对不允许刘琦染指兵权的。

      刘琦进城的那天,黄驷郎作为乡绅代表也在现场。他认出了几个带兵的将领,都是向阳蔡氏的爪牙。

      莫不是襄阳方面䵵出了什么内情?这样一支部队,收尾不通,将帅不和,能打仗?

      更何况短短几日的行程,他们一走就是一个月。很明떲显,这支部队的目标不肯能是外敌。

      难受的只能是他黄驷郎。他本以为刘贤好大喜功,将给自己留出东山再起的机会。然而这냣样一支部队驻扎在零陵,短则半月,长则一年,无形中成为保护刘贤的定海神针。

      到那个时候,郡府打压豪族的优势得以巩固,那些本在观望的墙头草在两万大军的威慑下齐刷刷导向郡府。自己别说东山再起,就是保留⾋黄家现有的实力,已经是一种奢望。

      征缴名册之后紧接着就是租田ᛥ制,四大家族和其他世家豪族已经无形中被套上了粮息这个巨大的枷锁。只要郡府加大租率,豪族就会被粮息勒得喘不过气。

      最关键的是公屋和募流民,让豪族人丁大量流失。私兵部曲不增反减,平民小农得以脱离豪族庇护,成为充ꂇ实郡ﭯ府力量的不竭源泉。豪族但有反抗,就只有挫骨扬灰的份。

      刘贤这是釜底抽薪之策。耗下去,等待自己和黄家的将是更加凄惨的结局。

      他不能等了。他要一击制敌,反败为胜。

      “诸位,多余的话不用说了。蛮人凄苦,生无繁衍栖息之Ṍ所。我黄景陈邓四家为豪族魁首,以后每年助粮十万斛,并划郡南始安县与蛮人休养。自此汉蛮相安不扰,可保三十年太平。诸君若赞许,便在此状上画押。”

      黄驷郎说着拿出一封白娟,打开,里面写满了刘度刘贤父子的罪状二十条。以及四大家族族长的姓名。

      这是谋逆大罪。三家脸色詡煞白,没有一个人敢举杯。

      “这……郡府不会答应……吧……”邓潘哆嗦着说。

      黄驷郎道:“郡府?密信已经到了交址,恐怕郡府没有反对之理。”

      “딌交……址?郡府什么时候成了……”邓潘抖的更厉害了。世人皆知,荆州与南面毗邻的交州是死敌,交址郡,则是交州的治所所在忑。

      黄驷郎这是要举攴郡反叛,投靠交州!

      那天刘贤的出现,让黄驷郎彻底失去了理智。一直自诩不亚于父亲的黄驷郎,不甘心就这样交出黄家的地位。

      成者王侯败者贼!

      上一个十年,黄家的地位来自黄太公举郡ݮ归降刘表;下一个十年⥐,黄家的地位将来自于他ﶛ黄驷郎今日的槜选择。

      黄驷郎的酒杯仍旧高葓悬空中,目光停留在每一个家主脸上,仿佛架在颈间的刀。

      “我……明日要去交州……啊不,益州讲学,时候不早了,ﭻ我先回……今日就当……就当没来过……凓”

      书香世家的陈升第一个要走。门口已经被黄府的护院的魁梧身材死死封住。

      “陈公,明日去益州,可是要传授房中术啊?”黄驷郎悠悠问道。

      “是……啊?”簂陈升回首,只见黄府下人押出一人,正是当日供出自己与景氏夫人奸情的车夫。

      “不是……我……你听我解释……我……”陈升的脸扭成一团乱麻。

      “说,说说你听到那些话,一个字也不要落下。”黄驷郎命令道。

      那车夫早已经被吓破了胆,呼喊着将陈升与景夫人如何偷情,自己又是如何被郡府擒拿,甚至为了自保,连主人床笫之欢时的淫词浪语都一一供出。

      “黄公饶命!饶命!我还知道……”

      还没等黄驷郎开口,车夫的喉咙已经被竹筷静刺穿,整个人挣扎着倒下去。

      景梓脸色涨红,站在当场。杀人灭口,他担心车夫牵扯出他和嫂嫂的奸情。

      一个不知名的娼妇,竟然成了左右零陵政局的关键。

      릢“二弟,你这是作甚?!”景桑还不明所以。

      “兄长,乱世之中,颠倒反复亦为常事。这是个机会,也许景家就此再起!”景梓没有看兄长,䭉而是仰视着黄驷郎道:“算景家一个。”说完ﺭ,他蘸着车夫颈间流出的血水,在景家名字旁边画了押。

      黄驷郎的目光转向邓潘。

      紾“邓公,上次走得匆忙,此番还是要走吗?”

      邓潘想夺路逃走,却发现出口已经被黄府死士封住。而身后,蛮王白登身后的勇士则虎视眈眈望Й着自己。 㢼

      “在下……可否只出钱……”

      他双腿一软,瘫坐下去。

      ————————————————

      零陵多蛇,自古皆然。

      此㮪刻,夏日的酷暑已经退去。凉爽的秋风送来怡人清凉。

      刘琦正在刘府内欣赏着当地有名的绝技——斗蛇。

      院落内方圆丈余的场地被全部清空,编制紧密的围幁栏里,驯蛇人正全神贯注的面对着一条黑鳞细蛇,脚步时而稳重,时而轻盈,待长蛇一个不注意㣊,迅猛出手,将其攥于掌中,博得满堂喝彩。 洏

      刘贤没见过这种表演,怯生生皱着眉头,仿趪佛是自己在面对长蛇的獠牙。即便蛇只是无毒的草蛇,即便蛇已经被丢进篮筐,他仍旧心有余悸。

      而刘德和花花竟然書欢呼雀跃,毫无惧色。

      橎一旁的刘琦也是大开眼界,不停⌈地往围栏中丢入铜钱和金饰作为奖赏。他冲着捕蛇者喊道:“厉害,只不过一个不过瘾,你一次最多能抓几条?”

      “三条。”捕蛇者说。

       刘琦转头问刘贤:“伯礼,燫你我兄弟久未谋面,今日做个赌戏何如?⹘”

      䝖 刘贤拒绝道:“别了吧,弟弟妹妹都在,会教坏小据孩子的。”

      “你以前ܲ赛马赢钱的时候可不怕教坏小孩子。”刘琦挑衅道。“看来这零陵第一公子,终究是不如荆州第一公子。”

      “放你娘的屁!零陵天下第一!赌什么!”刘贤怒道。

      “好,就赌这捕蛇者,看他能否一次应对六条蛇。限时一炷香。人胜了,我输五十万钱,蛇胜了,你输五十万钱。不论输赢,我单赏这捕蛇者二十万钱。”

      六条蛇?虽是啜无毒,但也是冒险。⧵刘贤没狋有轻易答应,而是问栅栏里:“不要勉强,你能否迎战?”

      酒肉红人面,财色动人心。那捕蛇者起初的确面露难色,但是听到赏金数目时立刻两眼冒光,慨然应允。

      刘贤也点头示意,同意开局。

      只见下人们搬出一个半人高的竹筐,小心翼翼的打开盖子,将六条蜷缩成团的黑蛇倒进围栏。

      围栏外,一炷一尺长的香被点燃。随着烟雾飘扬入场,六条黑蛇随偦之苏醒,顺着捕蛇者的双脚,仿佛墨色的流水,扭动徙着身子分散开来,对捕蛇者形成了包围之势。

      捕蛇者面无㏴惧色,收敛起刚刚因为赏金而兴奋的表情,脚趾轻轻扣地,用最稳重的方式错转着身子,使蛇头始终保持在身体的正前方,渐渐推到围栏的角落。

      “这个捕蛇者不简单,知絗道利用地势。”刘贤说着,似乎在给␀刘琦增加着压力。

      摂“蛇也一样,通人性,懂得利用群战优势。独蛇꼽势单力薄,唯有联盟才能取胜。”刘琦回击道。

       刘贤听得出来,这Ὧ不仅仅是议论赌局,更是在隐喻荆州局势。刘琦是说,他们二人就是围栏里的蛇,只有团结一致,才能战胜蔡氏这个强大的敌人。

      “群战有何惧?六핻蛇虽猛,可是强弱有别。你看这最右边的,身体匀称,走位风骚,当是最强。最左边的,腰身粗壮,却行动迟缓。中间的一个,头尾灵活,却过于纤细。剩下的三条,虽然也都吐信狂舞,却要么太小,要么太笨,根本造不成威胁。”

      “依你所见,先抓住这最强的,便是必胜之法了?”刘琦问。

      “擒贼先擒王自是好的。但先被抓住,又谈何最强?”刘贤解释道。“而弱者易败,不敢⊱轻易出战,一般只有造势之胆。唯有先制服那次强之敌,既能拔除强敌之羽翼,又能震慑附庸的弱敌,使其闻风丧胆,不战自败,方能全力以赴力战强敌,寻得取胜之机。”

      “所以,你就是按这个顺序击败四大家族的?”刘琦追问道。

       这其实是个不需要答案的问题。刘贤没有理会,只是盯着场内㺂,说道:“要见分晓了。”硏

      刘琦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果然捕蛇者退无可退,蛇群摆好阵势,大战一触即发。

      众人死死盯着围栏内䐎的战局,屏气凝神,诺大的宅院里连长蛇吐信的声音都⊆一清二楚。

      突然,群蛇率先发动进攻⭑。当中的一条长蛇像满弦的羽箭一样射向捕蛇者。捕蛇者没有闪躲,而是一个前空翻跳出包围,直接䆮站到蛇群身后。立定时,手上已经攥住튒了刚刚的进攻之敌。

      “一条!丐”刘德高声喊道,花花也高兴的跳起来。

      “切,你这弟弟,不比我那个可爱ⰷ多少。”刘琦撇着嘴ꌴ说道。

      刘贤没有理会,继续盯着场内。一人战五蛇,仍是一场恶战。

      蛇群躃调转攻势。这次它们没有了刚刚的耐心,选择群起而攻之。捕蛇者故技重施,又是一个前空翻,同时双手并用,冒险쪘探向攻击自己的蛇群。

      䔑“两条、三条!抓啦三条!还剩三条!”花花的喊声充满童稚之气,与场内的紧张气氛形成鲜明对比。

      “这人说他最多能抓三条,后面看来就轻车熟路了。”刘偻贤得意着说,仿佛已经提前宣告了胜利。

      “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刘琦不服输。 ළ

      他嘴上不服输,可是场内的胜利的天平已经向有芴利于捕蛇者的方向倒去。

      只见三条强蛇被抓,剩下的两条小蛇竟然退散开去,抢着要往围栏外逃命,被轻而易举抓进牢笼。唯有那只被刘贤评为最强的黑蛇吐着信쪦子,死死盯着捕蛇者不放。

      捕蛇者亦没有放过它。

      人蛇分立战场两侧,互相目不Ꮙ转睛的盯着彼此,面无表情鿅。

      捕蛇者轻轻挪动脚步,突然整个人颤了一下。他的右脚似乎是踩中了一枚五铢钱,尖锐的痛感让他不得不做ᓑ出一瞬间的调整。

      但就是这电光石火的一瞬间,黑蛇发现了战机,猛然发动攻击,冲着右脚方向飞去。

      捕蛇者发出难以令人察觉的微ﴚ笑,就在蛇身飞出的一瞬䙝间,竟然右脚撑地做出第三个前空翻!

      薹 原来受伤竟然是他卖出的破绽,目的就是吸引黑蛇奔向右脚方向。而他顺势翻腾的落脚点刚好临近篮筐,只要抓住蛇尾,便能利用惯性将其丢进篮筐,完成擒拿。

      可蛇也不示弱,竟然在空中缩动身子,躲开了致命一击。

      捕蛇者稳稳落地,虽然没有完成必杀,但是仍旧掌握了主动,引起观众的高声叫好。

      “子璋兄,现在认输,我算你炂输一半。”刘贤挑衅道。

      刘琦也全情投入,将自己这个势稫单力薄的嫡长子当成了孤军奋战的黑蛇。而蔡氏,就是那个想致自己于死地的捕蛇者。

      只要熬ᗽ过了那一炷香,自己就是胜利者!

      熬死他!熬死他们!

      “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刘琦再次喊道。

      经过一番交手,黑蛇仿佛已经受惊,动作不似刚才那般谨慎,开始张开獠牙示威。

      而示威就是衰弱的证明。

      不知不觉,香已经快烧到尽头,唯有一指节的余量。

      ቔ捕蛇者不再犹豫,四肢尽张如网状,步步为营,不断压缩黑蛇的活动空间。

      蛇退无可退,一个猛子窜了出去。

      捕蛇者随即拔腿,五指如网扑向蛇身七寸。

      “抓住啦!抓住啦!”两个顽童高声大喊。

      只见蒱捕蛇者团成一团,任凭黑蛇死死缠住手腕,也毫不松开。

      良久,见蛇身不再收缩,他缓缓站起身,将双手高举过头顶,接受来自观众的赞叹和掌声。

      “子璋兄破费了。零陵第一公子还是有点东西。铎”刘贤笑着ᕙ说道。

      刘琦没有答话,而是继续望着围栏。

      “你看,他怎么了!”

      花花一声大喊,众人看向捕蛇者,俱是一惊。

      只见刚刚还神气无比的胜利者,突然跪倒在地,痛苦万状,攥紧蛇身的手指蟇渐渐松开。

      扅 他死了࠹。 Ჵ

      失败的黑蛇从他胸口游过。男人虎口处,留着两个深深孔洞。

      “这蛇有毒!”刘ꏁ贤大喊一声,身后的刘全迅速上前,将刘德和花花两个孩子腾空抱起,推到屋内。

      刘琦仍旧望着围栏内。哪怕毒蛇被护院们碎尸万段,视线依旧没有移开。

      蛇死于香尽檖之后。蛇赢了,我赢了。

      “五十万钱送到零陵官署钱库,再拿五十万钱给这个男人家里送去,就说是荆州第一公子给他的棺材漽钱。”

      刘琦认输,但是表情比胜者还得意。

      “你为什么骗人!”刘贤已经气得满脸通红,眼角含❒着愤恨的眼泪。 䡒

      瑺 “我没说这蛇没毒啊!”刘琦笑道⑙。“蛇可以㧎输,但是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会咬人。”

      “人命和畜生能一样吗!”刘贤愤怒至极,已经顾不上䳴身份,竟要去和刘琦拼命。

      “贤儿!休要胡闹!”混乱中,刘度的鹌身影出现在院子门口。他刚刚在与邢道荣等军中将领议事,听说院子里出了乱子才慌忙赶过来。

      “都火烧眉毛了,还胡闹呐!”刘度转向刘琦,恭敬说道:“子璋贤侄,刚接到消息,蛮王白登劫掠始安县城,郡兵不敌大败。请贤䜬侄发兵,助我零陵剿匪平叛。”

      蛮夷……就是劫杀过絙自己的蛮夷……

      刘贤望向刚刚的斗蛇场,一时不知道自己是蛇,还是捕蛇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