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姑娘

      说实话,被这么多人盯着自己,段庚还是很尴쨣尬勞的,他觉得自己不该吃苹果,这个声音ϕ太响了……应该吃香蕉的。

      䇣甄志敬很享受所有人害怕自己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觉得自己被重视誤了,可这人的表现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受到了侮辱。

      昨天华文ꘁ君比武招亲时甄쨅志敬就在附近暗中⁎观察,他知㖌道这人好像有两下子,但并未放在心上,毕竟修仙界里会真气护体的大有人在,算不上什么稀奇事。 殢

      他已决定,今天在场的除了顾清霜都要死,段庚自然也不例外。

      最重要的是,段庚长ꉀ得太帅了,让他看着心里很不爽,因为甄志敬的相貌不出众,从小他就极度讨厌那些长得帅的人,连选护卫都要选丑的,因为这样可以衬托出ᇳ自己的帅。

      “小子,我在说话,你居然在吃苹果!”

      흧 甄志敬对段庚怒目而视,他最讨厌别人不重视他了。

      可段庚似乎没抓곺住重点一样,将手中的苹果放下,然后又从果盘里拿出̎一根香蕉,剥开蓾,咬굹了一口,然后看向甄志敬,示意他继续说。

       现场气氛一时之间十分尴尬,大家不知道这人是真傻还是单纯的不知死活。

      “ꙮ你是륟想死么?”

      甄志敬已是到了爆发的边缘,除了顾清霜,从未有人敢这般轻视他。

      顾清霜好歹是破念宗宗主,㴵他ⵝ的女神,有轻视他的资格,这小子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也敢在他面前这么放肆!렀?

      段庚两三口吃完香蕉,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甄志敬道“你说你的,我吃我的,我又没不让你说,你干嘛不让戸我吃,你针对我ꌾ啊?”

      你特码……!甄志敬都有点被段庚气乐了。

      મ “好,壶有胆⍻色啊,疤面!”

      甄ఔ志敬一声令下,院外那名满脸刀疤的ᴅ护卫瞬间出现在甄志敬身旁。

      “给我把这小子的四肢打断,再把他那张脸皮给我剥下来!”

      疤面听令而动,没有一句废话,出手袭向段庚,手腕一翻,一柄短刃出现在他的手上,身形快如闪电的冲向段庚。

      “叮!!!”

      关键时刻华팷文君及时出手,用长剑荡开疤面的短刃,这长剑是顾清霜当初送与华文君的灵器,怀已经认主,可收于她的灵府之中,不必碍事的쮸带在身上。

      华文君一把摘掉头上的珠帘,持剑护在众人面前“有我在,你休想得逞!”

      疤面行刺不成,没有退缩,再次持뽸刀而上,目标依然是段庚,ꗌ看来对于这些护卫ᙹ来䶈说,任务高于一切。

      华文君也再次与他缠斗在一起,长剑和短刃互相碰撞,刺耳的金鸣之声响彻整个大堂,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长剑走,刺、劈、斩、砍,以势压人,大开大Ղ合之道;

      短刃行,挡、突、隔、஡挑,以巧破力,灵活走位之路。棲

      光影交错,灵气四溢,这场战斗就在段庚面前展开,视觉效果十分섗震撼,让他大呼过瘾,然后又把之前没吃完的苹果拿起来吃。

      见龒疤面好像一时之间싶拿不下ꔊ华文君,甄志敬又叫上另两名护ꨋ卫武丑和苦陀一起上롙。

      华老爷见状连忙打了嘅个手势也一声令下,华府周遭ⱁ暗中藏着的护卫应声而出,与甄志汯敬的两名丑卫交战在一起,不就是摇人儿么鱍,谁没有啊!

      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华府的一众护卫对䙟上甄志敬的两名丑卫,就像普通用뎋户遇上VIP用户一样,不是一䯨个量级啊。

      歪鼻龅牙的武丑运棄起灵筠气于双手之中,곎几道汹涌的掌力打出,华老爷的护卫还未有反应,便被像苍蝇一样拍飞,散落到四处,砸坏了不少桌椅板凳㌪,人群춡也폥受到了波及。

      一护卫恰好落到段庚面前的桌上,慌乱之下,段庚只賰抢救下一串葡萄ᒴ和一块馒头,

      段庚一手拿答着一串葡萄,另一手拿着馒头,看着面前还没吃完就已经被糟蹋的食撩物,一阵죤心疼,心中直呼浪费可耻。

      至于手脚畸形的苦삗陀,因Ꮾ为他手脚不便,所以他修炼的自然不是适合近战肉搏的能力,而是精神力。 귪

      苦陀身体不动,那些冲向他的护卫手中的武器,就突然诡异的飞走了,好像有了自己的ꍿ意识一样,转而攻击那些护卫,一时间现场乱做了一团。

      华文君和疤面的战斗也到了尾ᰬ声,尽管华文君天赋异禀,但终究修行时间尚短,可疤面的实力却是从一次次刀口舔血的战斗中练出来的틨,二者不麟可相提并䞎论。

      밅至于华文君的大招“破念·穿云刺”,有技能CD,而且需要蓄力,无法瞬发。

      对上战斗方式以灵巧为主的疤面,就有些相形见绌了。

      因父亲的护卫落败,华文君一时分神,被疤面扎抓到了륂机会,手中短匕一ꁅ挑,将华文君持ᚒ剑的手割伤,吃痛之下멱,华文君灵气不稳,面门大开,疤面转而一刀冲着华文君的脖颈袭去。

      “不要!!!”

      “住手Ⰶ!聶!!”

      眼见女儿即将命丧刀下,华老뒾爷和华夫人目眦具裂,恨不能뭑冲上去挡刀。

      α ⴂ可结果再次出乎意料,在疤面᫚的刀即将刺入华文君的脖颈之时,一层无形的屏障展开,将他的刀挡住了,关键时刻,段庚终于出手,不再吃瓜了。

      Λ 华文君连忙借此机会一剑逼退了疤面챚,下意识摸ᣁ了摸自己的脖子,一阵后怕。

      三丑卫本想继续进攻,却发现面前突骛然多了一面无形的壁垒,将他们和华府的人隔开了,无论他뤔们怎么攻击,都无济于事。

      看着这诡异的情况,华文君好像想到了什啬么,转头看向段庚。

      突然出现的情况也让甄志敬谨慎以黋待,抬手示意三位丑卫先退回来,倒是没想到这里竟还有个高手。

      迸 段庚见쯢暂时休髶战了,于是吐掉了嘴里的葡萄籽,走到华文君旁边,把手里的葡萄和馒头递给她,华文君也不知怎么回事੟,居然也下意识的接过。

      只见段庚走到甄志敬面前,与쮡对方坦然对෗视,甄志敬惊讶道“是你干的!?”

      一时眼拙,没想到最不被自己放在眼里的人,竟然是藏得最貽深的那个。

      段庚没有对他解释,对他说道“好歹꿳今天我结婚,不管怎효么说,都是个大喜的日子,要不给我个面子,今天就算了怎么样?”

      武力䏎永远是最ᇉ后的手段,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树敌太多,万一自己以后还回来怎么办?

      段庚决定讲物理之前先讲道理,用一波面子果实的能力看看有没有用。

      甄志敬看着段庚嗤笑一声道“你觉得可能么?”

      就知道是这样,毕竟自己又不是香克斯,谁会给自己面子啊,段庚撇了撇嘴,像甄志敬这种人,不到最后关头,就意识不到事情的严重性啊。

      “那要不这样?”段庚提议道。

      ㈍ “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自己心甘情愿的离开,要么我把你打到心甘情愿,然后你再离开,你自己选吧。”

      段庚身后的华文君顿时感觉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