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电影

      뵓 对于簿那几人投过来的打量目光,安良视若不见。他知道他的存在在蛊林宗中肯定是个异类,但凡仙宗都有些许的排外,就连他曾经待过的云仙宗也岆是一样。

      ⎥ 但排外也是有程度的,所以安良虽然表面咇上若ɞ无其事,但暗地里也在观察他们的反应。

      一时间气氛有些凝固,就连店中的小二都有些犹豫要不要出来迎客。对此安良只是皱了下眉,主动喊了一句:

      퐲“小二,你们这里有什么吃的,给我说说。”

      一边땸说着,他一边直接找了个桌子坐下,离那两桌人远远的。而小二听了安良的召唤,也是终于敢名正言顺的出来相迎了。只见他一阵小跑,手上拿着抹布,跑过来后连忙擦了擦桌子,满面笑容큰道:

      “ꅝ这位삢客观,我们这餎主打的有飞天灵鸡汤、妖兽猪肘、഍爆炒十蛊。素的有金方豆腐、盘龙茄子、小炒七翠。凉的有拌蛊林笋丝、竹藏小腌碟、冷吃密冻。괠您要是常来的话,也可以自己叫想吃的菜,我叫后ᾳ厨给您做,请问你要点什么?”

      安良略微想了想,但却一时也难ሪ以作出取舍。毕竟小二可是行家里手,这报的菜名安良都想裭见识一下,便大手一挥道:

      “每一样都来一盘,我要挨个尝尝,再给我来碗米㾇饭。”

      氁“好嘞~”

      小二鰡笑呵呵的跑去了后厨,ꨟ前厅便因为他的离去而再次静了下来。那两桌蛊林宗弟子本来戛然而止的话题,他们也没有丝毫说下去的意思了。几人只是在那安静吃饭,时不时往安良这边瞅上一眼。

      见到这㔌种情形,安良也是知道了蛊林宗对于外人大概是什么程度了,那就是非常排外。

      本来人蛊子对他提点那么多,他还以为蛊林宗是比较热情好客的呢。但如今看맱来,他们对于外界的态度可是比迂腐ᨚ的云仙宗还要恶劣,不过仔细想ꩴ想倒也情有可原퉘。

      毕竟蛊林宗因为自身宗门修䖌炼法门的缘故,不得不在这种偏僻地뎅方建立主宗,为了食国所产的大量蛊虫以及适合蛊修成长的环境。 讀

      但名义上,蛊林宗섘又是大常国的修仙势力。虽然Բ门下弟子时常去食国境内历练,但都大多隐藏身渎份,很少与食国人接触。其目紖的就是为了与食国人拉开距离,以ꬢ免扯上太多的关器系,被人非议触及到大常国的敏感神经。 虜

      ӵ 可是就是因为地处偏僻,所以他们也不好与常国人打交道了。大家只是㼕知道角州南蒙沈府有个蛊林宗,是个有些底蕴的宗门。但若论有多少接䫲触,恐怕大部分势力对此都是零。

      所以蛊林宗才会建立分宗,来维系絛与뻣常礁国的关系,得到常国的利好갥。但就算如此,副宗的设立也是近一两百年的楟事,之前蛊林宗几百年来的传承,使得这种风气还是被流传至今了。眵就算是为了与外界交流所创立的副宗,也在所难免,更遑论这里还是主⭤宗。

      如此一来,想要接触并借此打探消息的念头是泡汤了,安良也只好静静等菜。不一会他要的菜便已经上来了大半,安良自然不客㯇气的开吃。

      最先上的是冷碟与汤,ង听汤名可以知道,这是一道用低阶妖兽‘飞天灵鸡’煲成的汤셎。安良先是尝了一口汤,其中只撒了微量的葱花与胡椒,所以这几乎是最纯的原味鸡汤。刚入口쑞时只微烫㘼,宥因为这种妖兽鸡非常的灵巧与精瘦,峲所以汤中并没有㾞多少鸡油,喝起来一点也不油腻,还能保持着适当的温度。

      写而像这种妖兽料理,其实最精妙的地方还不在这单纯的味道上,它汤中存留的妖兽灵气也是品味的一环。修士要去吸收这股独特的灵气来增益自身,同时还能通过这股灵ᛪ气来拓展这道菜带来的感觉,这就是独属于修士的第二빏味觉。

      就比如这只飞天灵鸡,它的灵气给人的感觉就是轻灵、缥缈。那灵气从汤汁进入棽胃里之后,修士必须轻轻ᳰ的去引导它,决不能心急,就像捕捉它时的Ӵ诀窍一样。

      一旦修士操之过急,这股灵气就会开始乱飘,⧐穿行于血管经络之上,遨游于五脏肺腑之间,最后化成屡屡微气,从毛孔中溢散而出。如此一来,虽然灵气从身体中疐穿过㑉也是一种奇妙的感受,但这只鸡的灵气就算废了,其中뒮好处一点都没得着。

      安良当然不会如此做,他在云仙宗上也时常吃到这种专供修士的灵气餐。只不过当时的他才只有炼体修为,对于引气并没有多少经验,吃的也都是些粗狂暴躁的淬体灵气。

      但借䬼助之前的经验,安良好歹也不是对灵气餐一无所知。他意念下沉,对着那股沉在胃中的灵气轻轻引导。虽然这股灵气很轻,但却也绝不是虚不受力,安良的意念每次都用微弱的力量推动它,让它在身탴体中微微旋转的同时,也开始逐渐随着力道向下飘。

      ൺ 不一会功夫ਊ,这股灵气便穿过肠胃,到了丹田气쵆海얦所属的位置。而安良ഴ只要在这෱时丹田稍微吸纳一下,那股灵气便自然而然的纳入了他的丹田之中,随着뵗他的经脉流괷动起来。

      第一次正式吸收处理过的妖兽灵气的感觉很奇妙,随着那股灵气在他体内的运转,安良只感觉自己的真气也变的越来越轻,越来越快。不过这感觉还没等他细细品味,那灵气便ꉖ彻少底转化为了他的真气,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安良叹了口气,理论上来讲,灵׼气餐是有助于炼精化气阶段的修士修行的,但如果퍵想要效果明显的话異,首先灵气餐的品쓒质要上去。

      但很显然,这只是一只最低阶的飞天灵鸡,估计也就才刚刚纳气没两年,想要精进安良的修为还是太勉强了。

      与人类不同,妖兽并没有什么锻体练气筑基前中后期的概念꾌,它们只要成年肉体便璶自然成长到了极쫬限,不会锻体邂,也无需锻体。

      而并非所有野兽都叫妖兽,只有开了些微灵智,能够感受到天地灵气存在的野兽才叫妖兽。并且它们的修行无需主动去吸引灵气,只要开䯤了灵智,灵气自然会聚集并改造它们的身体。

      不同的灵兽吸收的灵气不一样,能吸收多⃐少、吸收几年能够引发质变也不一样。

      像飞天灵鸡这种低阶妖兽,没开灵智的野兽时期能活十年左右㊶,开了灵智成为妖兽就能最多活二十年。

      彸一般来说需要纳气十年能够发生一次蜕变,成为游天灵鸡,但因种族限制,游天灵鸡也就相当于人갃族修士练וֹ气中期的战刈力洅,不过练气中期想抓游天灵鸡却是ﺓ痴心妄想。

      每一种妖헀兽嘮的不同阶段都有不同实力,其中细节颇为复杂,非得专门研究䩚这方面的修士才能知훝道详情。

      不过安良也不关心这个,他现在只负责把自己的⽰肚子填饱。喝了一口鸡汤意犹未尽的他,马上又喝釂了一口。 쬾

      不过这回只有单䄵纯的鸡汤味道,灵气却是没有了。 瑮

      毕覡竟灵됳气说白了只是一口气而已,自然只有第一口才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