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当道大结局

      赵新接过志乃递来的热水,轻轻喝了一口,没有接话,他梲知道胜三郎还有话要说。

      果然,胜三郎接过志乃递来的水杯,却放在了身旁没有喝。他等赵椽新放下水杯䆸,继续道:“我从近江一路南ꠄ行,要不是因为财物被盗,可能也就早早离脿开了江户。

      可也正是因为我在江户停留的几个月里,飲看到了灾情爆发后,那些大商人们开始哄抬米价,这让我看到了世道艰险,人心险恶。

      等我决定来陆奥,救助灾民后,一路上我又看到了那些大小藩主们依然在拼命压榨领民,根本不管农民的死活。냣

      我不檽知道这世道究竟是怎么了。自从被您救了之后,我就止不住的想这个问题。”

      胜三郎面带痛苦的摇了摇头,双手握拳狠狠的攥着,骨节被捏的咔咔做响。

      “《五轮书》上说,‘武士之道就在于主宰他手中武鄖器的力量。’

      可我手中的刀,如何能用武器去主宰那些大商人વ,如何……如何能去逼迫那些藩主和老中们开仓救济呢。”

      赵新看过《五轮书》。这部后世被人称作“世界三大兵法书”的著作,㬀在碵赵新看来,比《论持久战》差远了。

      《五轮书》的兵法核心其实就是对时机的运用。以水的灵活多变为质,攻势⸤如火,随心所欲的控制柯斗志来战胜对手。最终境界就是能做到不被道理所束缚,从而进入呷自然籯真实之道。而这一切,都需要在日常生活中不断进行锻炼。

      不过在宫本武藏的思想体系中,还是认为武士修炼兵法的终极意义就蓞是要通过修行,为主公获取力量和⦗名望而已。当然,这也是这个时代里武士们的唯一进身之道。

      赵新盯着胜三郎煦,试图搞清꙰对面的这个家伙脑子里在琢磨着什么。

      胜三郎却毫不在意赵新的目光,他端起水杯喝了口水,抿了抿有些发干的嘴唇,继续说道:“祂所以啊,我即便有刀,凭我的能力也是无法拯救廦这些难民的。而经过了这叙次的骚乱……”

      说道这里,他苦笑的指了指自己头上包扎的伤口。

      “宫本武藏当年在一乘寺决斗,一人对四百人且能ⶀ杀出重围。而我的武艺连这场小规模的骚乱都无法制止。

      我想问大人您的是,营地里的这一百多人,大人您究竟有什么打算?㏋下一步您想怎么做呢?”

      赵新的表情渐渐变得严肃,他看着胜三郎,明白了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䋑在经历了诸多苦恼䧁和挫折后,对숛自幼学习的武艺和知识失去了信心,对之前树立的人生目标起了怀疑。

      思考了一会,赵新有些苦恼的胡噜了一下后脑勺,叹道:“我也没想好啊。按说是有几个地方可以去,但需要乘船渡海才可以。这事有撽点麻烦啊。”

      “坐船?渡海?”

      胜三郎有ח点懵,这已经超出了他的思考范围。

      赵新也是没办法。

      话说历史上发生在岛国的这次大饥荒,史⨌称“天明饥馑”。这次灾荒,在后世也被称为“冰火地狱”!

      自公元1782年,即天明二年开始,岛国各地就因♹为气候失常而灾难频发,而到了早春时节,关东地区又开始了阴雨绵绵㉈的天气,甚至在进入初夏,大部分人还都穿着冬季오的棉衣。灰暗阴冷的天空和泥泞如沼泽뀗般的土地,预示着一个⃟黑暗的时代即将到来。

      发生在天明二年的这场被称为“山背”的冷湿东北风席卷了整个岛国东北,并由此形成了让粮食大面积绝收的冻灾。

      数年之后,甲斐国八户藩的儒生在对泉院“饿死万灵供턡养塔”上,以幸存者的身份记载了这段真긨正的历史:“四月十一日,电闪雷鸣,山背袭来,倾盆大雨至八月未歇,九月一日始靛晴ퟞ,水旱作物始终青青如初萌。”

      到了天明三年,岩木山和浅间山接连火山爆发,尤其是以浅间山的火山爆发极为严重。巨量的火山灰乘着偏西风,飞向东方及东南方向,就连相距甚远的江户也落下了厚达一寸的灰尘。 ⇉

      因为火ꭏ山灰被喷涌到平숎流层,遮挡住了阳光,所以当年的太￸阳始终黯淡无光。这无异于是在由“山軴背”所造蠀成的冻灾之后继续雪上加霜,因此岛国的东北地区很多地方继上一年后再度绝收。

      这场大饥荒,将会持续六年,૫数百万人将会被饿死,而灾难的顶点则是发生在四年后ɵ的⢋“江户大暴动”。那些背井离乡,生活在城里的流民们饱经欺压,而他们多年积葨累下来的不满一经爆发,立刻就点燃了整个市民阶层,从一场小纠纷变成了无数城市居民参与的打砸抢暴动。

      以至于后世有历史䓦学家看来,这场暴动几乎是两年后法国大革命在远东的彩排!

      这场市民大暴动直到四天后才被平息,留下了满目疮痍的江户城下町。时任老中的田沼意次也因此下㹁台,随即遭到政敌清算。

      긓 从此,岛国进入到了幕末时代。

      赵新没敢对胜三海郎说明未来会发生的那些事,他只能说道:“在我看来,这场饥荒将会持续很久,最少要五年才能慢慢缓解。”

      ᜏ他犹豫着停顿了一下,缓慢꥽而沉重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帐篷内的空间:“会死几百万人。ﲭ”

      “什茊么?!”胜三郎大吃一惊。一䕴旁静静的听着二人对话的利吉、志乃、还有万造的老婆也被骇住了。

      “ሄ五年?!”志乃大惊。

      “您是说几百万人?৞!躃这,这怎么可能᠔……”胜三郎大惊之下,高声喊了出㶦来。

      轨“是的,数百万人死亡,灾情持续可能还不止五年。”赵新的语气颇为沉重,螓他看着几人解释道:“咱们这一路上的景象你们都看到了。胜三郎你是从江户过来砺的,相信你也看到了很多。有多少的村子都毁了,有多䦄少人都被饿死了,又有多少人倒毙在路上?很多村子都开始吃死去的人了,早晚,恐怕他们连活䨯人也会吃的。

      而各藩,哦ම,就说弘前藩,按照利吉所祠说的,灾情过去了这么久都没有发放救济。津轻家是小,可再小也多少能拿出点粮食吧?至于江户那边,你应该比我知道的更多。”

      赵新的“神仙手段”营地里的人都见到了,而胜三郎更是偷珄偷看到了赵新凭空消失的“仙术”。赵新出手帮助这些灾民,并提供粮食、衣物、药品的行为,让胜三郎等认为赵新大人就是佛祖菩萨的使者,甚至就是菩萨下凡。

      뮻所以对于赵新的话,他本能的完全相信。

      “要死这么多人吗?实在太多了啊……”悲愤的胜三郎伏地痛哭。他痛恨自己在这场灾难中不能做点什么,痛恨那些藩主们、老中们和将军大人的见死不救;痛恨那些江户城内的大商人们的囤积行为。

      而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下级武士,牻无能为力。

      如果没有赵新的出现,胜三郎现在也只是一具化作路边枯骨的无名尸罢了。

      帐篷内,几人都是潸然泪下。

      万造的儿子看着突然痛哭起来的大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随即也开始哇哇大哭。

      얄 ⭣万造的老婆一把搂过瘦骨嶙繂峋的儿子,将他埋在怀里。女人在啜泣声中,泪水不断的掉落在垫子上。

      “粮食都绝收了!村子里死的死,逃的逃。这叫我们以后怎么活啊。”万造的老婆突볠然抬头哭喊着。

      赵新的身后Ò传来沉闷的啜泣声,那是万造,他已经被之前的说话声音溕吵醒了,一冓直静静的听着。此时则把头埋在被子里,低声痛哭。

      大家心里都在想的都是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农民,为什么这么苦啊?

      在这个时代里,德川幕府虽然高喊着“士农工商”,看上去是把农民排在仅次于武士的阶层第二位ቂ,但那是在农民可以正常生产、缴纳粮食的情况下。一旦农民因燕为灾荒等原因逃离了农村并开始流亡的时候,他们在统治者眼里就根本不是人了。裸

      自宽永二十年(即公元1643年)起,德川蕁幕府几次下令对农民进行各种严厉的限制,用以防止土地的兼并和控制农民的纳税能力。

      比如不许随便吃大米;不许买酒、茶以及不许饮酒、饮茶;不许种植和消费烟草。农民家中的妇女如果喝茶过多或者喜欢游山玩水的,必须离婚等等。

      而等到幕府倒台后的明治维新时代,田地间的产出再也无法维持国家的工뤾业化发展,统治者们就把许多来自农家的年轻女人统统送到南洋当Ⴗ妓女。

      你们爱死不死,只要能把挣来的太钱寄回国内就行!

      ␸ “那些藩主、将军大人根本不会管我们的死活!”愈发愤怒的利㩟吉收住了哭泣,抬起胳膊擦着泪水,万分感激的看着赵新:“幸好我们遇到了大人您,否则……”

      “离开!离的远远的!”蒙着被子哭泣的万造一把掀开被子,翻身걐扑倒在赵新脚下,嘶哑的嗓子发出了绝望的求救:“请大人您带我们找条活路吧祟!”椤

      “请大人您带我们找条活路吧!!!”

      突然,一片齐声的哀求,在帐ᅡ篷外响起。

      帐篷内的几人一惊,赵新于是站起走到帐쌹篷门前,胜三郎则赶在赵新身前撩开了门帘。

      门外的地面上,跪满了其他帐篷里的流民。被胜三郎喊声吵醒的人们,拉着、抱峮着自己的孩子,一同跪在地上,不少人也在低声哭泣着。 壠

      “请大人您带我们找条活路吧!壵!!”流民们看赵新没有说话,继续哀求着。 桏

      赵新被所有人的댛情绪感染了,泪水也禁不住涌了出来。

      他知道自己面前的都是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有哭有笑的人。如果他不去救助,这些妇孺最终都会成为史书上的一个死亡数字。以前自己那种帮一把就开溜的想法让他十分羞愧。

      既然是在岛国得到了玉佩,既然老天让自己出现㩀在这里,那他就有义务并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带领这些人走出一条活路。 巋

      赵င新抬起了头,被泪水模糊둥的双眼眺望着远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