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级good电影网

      马道长这些日子过惯了好日子,有心拒绝。却没想到被张顺提前应了下来。

      马道长埋怨道:“这李百户忒小气,䯭看咱们吃他的喝他的心中不唘痛快。这是要赶咱们走,张哥儿为何还应下他?”

      “李百户毕竟与我有救命之恩,不要说咱们白吃白喝这么久,䀮就是毫无相干,提出来我也得应下梪。道长要是觉得路途困苦,你在这里等我和应贵回来也行。⿭”张顺心想这厮脸皮也㽯忒厚了。

      “哪里哪里,您到哪儿,贫道我就跟到哪儿。血这辈子能得遇真龙,不知何时便飞,我可得抓紧ᛵ了。”马道长立刻表态。

      “您这是封建걔迷信!随你便,别最后什么也得不到,不要恼羞成怒怪我就行。”张顺见他又提到这个,心中无奈。

      㨼 本来年前,自己无辜入牢䮹,又被人无端救出,他一时间也生出了“天命在我”的㌝想法。奈何之后这半年,自己生活还是没有半点起色,反倒是混到ㅆ蹭吃蹭喝的地步,哪里还敢奢求什么虚无的东西。

      人呐,还㦲是要踏踏实实走好脚下路,ᴨ过好当前日子。本来前段时间他自以为自己掌握着“屠龙之术”,还试图拉起一帮人马,学文字,练队列,在乱世有一番作为。结果自己村的村民不支持自己,这李庄主的庄客也不赞同㐚自己,可见“真命天子”什么都是瞎扯,还是要坚持唯物主义呐。

      不过,好歹这半年时光,自己和马道长学习一些冘繁体字,벌勉强算个裫文化人了,顺便还把刘老头的孙子刘应跪给教了几百个字。其实他却不知,נ那马道长ᝀ知他不曾上过私Y塾,找过先生,却学习读写如此迅速,更是坚信了他拥有“真命天子”的命格。更不要说,因为之前他因为面相命格而٫入牢,现在陈州城关于张顺是“真命天子”的谣言更是越传越广。

      只是因䗈为他这些天릌闷在张家庄和李家庄,不︩得而知而已。甚至陈州知州,早已因此坐立难安,⟓时不䏚时就催着李百户,让他赶快把张顺赶的远远的。生怕哪天上级听说了这个谣言,深究起来牵扯出之詊前웋释放张顺的事情。这也是李百户想把他峮们赶走的原因之一,生怕自己被牵扯进去,丢了自己㓠一家老小性命邘。

      且说过了几日,天气渐暖,已至五月中旬。李百户他们从南直隶购买了五百石粮食,已经经颖水运至陈州颖岐口岸边。

      时值深夜,李百户先是带着他们在庄外等了几个人汇合,然后,再坐车赶往颖岐口쐄。这颖岐口是颖水之上重要的水上枢纽,他们感到时,只见到水上灯火辉煌,如同白昼。到处一副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的繁忙景象。就连习惯了繁华的廯现代人张顺都不由感慨道೼:要想富,先修路,修路훈不如走水路!

      众人上了船,汇合了原来的购粮队伍,继续逆颖水而上,赶往洛阳方向。

      这一世张顺不曾出过远门,对道路却是不熟悉。他不知道正常通往西面的水路,应当是先逆流而上去扶沟县,到往朱仙镇或㪑者新郑附近,再转路运。而䓃李百户他们为了防止被人发现粮食数量和盐引数量不符的问题,故意来回铫不走同一条道路。这次去送粮时的道碰路为逆颖水,经商水县、西恱华攕县、临颍县、许州、襄城县,至禹州下船,转牛车陆运。

      这条道路虽然看似远一些,却是相对扶沟县方向那条道路,路上检查的关卡少一些,利于这种黑白簆间杂的买卖。张顺等人作为北人虽然并不晕船,但是连续坐了几日,也个个都脸色发白。

      众人到了禹州,却是有一个落脚点。禹州有一个豪杰名叫任辰,与李ᡉ百户他们颇᭯有往来。这次诸人便下了船去任辰府中休息,李百户的侄子一个总旗和知州的ꉹ钱夫子在岸边安排卸货倒运到牛车上的事宜。

      这李总旗便是去往南直隶购买粮食的负责人,而钱夫子则是之前和他们汇合,一起上船的头领。这钱夫子本是知府的钱粮师爷,因为怀疑李百户从中私吞,特意派来监督此次买卖往来的。至于有没有取代李百户的心思,便不得而知了。

      所以这二人片刻也立离货物不得,而张顺、马道长、部分奴仆已经轮休的二十来个卫所兵丁都住在了任辰府中。

      略这任辰本是个好爽的性子,正好当日府中也来了几个豪杰。他ᤶ见张顺、马道长不似一般人物엑,便招呼着一起过来喝酒。

      到了席上,一番推辞之后,任辰自坐主鹇位,其次又有四人依次陪坐。众人招呼张顺、马道长坐客位。张顺自家人知自家事,连道不敢。那马道长哪里肯依,只是口称“公子”,便把他“架”上了客席。

      诸人不知深浅,鸹只见他器宇轩昂,簥却身着布衣흢。或以为大家公子,白龙鱼服;或以为穷酸无赖,装模作样。只是见主人任辰发了话,才暂时放下心思不提。

      这任辰三四十岁年纪,长着一副大胡子,声音洪亮,颇有些豪杰之气。一番介绍,方知其次四位豪杰分别是:李际遇、申靖邦、张鼎和陈金斗。

      这李际遇长的虎背熊腰,看其筋骨,颇有些武艺在身;旁边的申靖邦和张鼎虽然也长大高大威猛,却时不时顺着以上二人搭话,看衻来是两个跟班。

      剩下那个陈金斗最有特点,他上唇留着八字胡,下颌上却光溜溜的,脸上一双如斗的小眼时不时咕噜噜的乱转,一副贼眉鼠眼的模样ꑵ,看起来最不体面。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诸人也熟络起来,任辰起个头,七个人便聊起了天下大势。或云流寇虽盛,朝廷䶋派遣精兵,旦夕可灭;或云太祖亦昣起于微末,或有豪杰可趁时而起也。

      弞 说是“煮青梅煮Ὤ酒”,其实和后世年轻人论坛吹水也差不多。刚开始张顺还不敢插话,生怕有所忌讳。后来,看他们越说越不像样,便起了兴乿致,便说道:“朱罚家有天下近三百年,而今西南ů有土司之乱,东南有红夷之寇,东北有建州之叛,西北有蒙古之余。内有乱而天灾起,稍有不慎,改朝换代可知之矣。”

      这时代大多数人士还是线性思维坮,言辞之间,只抓一点,不及其余。只有熟读文章史书的精英才푄能如此侃侃而谈泒,面面俱到。诸人不由惊而异之。

      任辰起身肃然而拜道:“谨受教!不知能得天下者,何人也!” 셰

      马道长听了,以目视之。张顺当然知道马道长的意思,但是作为知道历史发展轨迹的现代人,他还舍不旲下面皮,说什么“舍吾其谁ﮧ也”,更说不了套话什么“能得天下之望者得之”꫓,只得含糊的回答道:“天下大势,非凡夫俗子所能预见,以吾观関之,或为大仁大义者得之,或为大奸大恶者得之。”

      “此事我知道也!”众人失望之䣔间,突然有人尖着嗓子插话道,众人一看,说话的却是尖嘴猴腮的陈金斗。

      “前几日,我听说一童谣,正应于此賷。”

      顢 “是何童谣?”任辰不由转过来问道。

       “有人带长弓,夜间射天明;三百单八载,赫赫君威名!”陈金斗摇头晃脑的吟道。

      “此谣何解?”那李际遇突然问道。

      “有人带长弓,便是起兵造反呐;夜间射天明,就是灭了明朝。三百单八载,赫赫君威名。是说这人君威赫赫有名,创立的新朝共坐了三百零八年天下。”陈金㭗斗意气风发,这让他那贼眉鼠眼看起来更为滑稽了。

      “那到底是何諚人拈坐天下呢?ꋆ”任辰不由有彧些急了,却没注意身边张鼎神色有些不自然。

      马道长听了心中一动,正欲言时,却听那陈金斗说道:“庄主休急,听我细说。话说捹我前几天,正在午睡,懵懵懂懂之间,忽然有丈二神人自天上来,授我天书一卷。我打开刚看几页,忽闻吵闹声,乍然而醒,⍚也不知ᘈ自己读了什么内容,只是隐隐䵼约约记得诗歌四句。”

      这次陈金斗也不再卖关子了,直接吟道:“八只䎃牛来坐天下,木猴只余三十九;十八孩儿入京城,方知顺天有真龙。”

      “这‘八只牛来坐天下’,我倒是能解得,八牛既是朱也,言语朱明天下。只是这剩下三句解不得,第二句应该是时节,짆第三句应该是说真龙所在或者真龙出现的时机,第四句或为凑数。”陈金斗有点讷讷说道。

      只是陈金斗只顾显摆,没有看到,当他读到第三句的时候,旁边李ӳ际遇面色一动,当他读到第四句的时候,马道长和任辰倒是似有所悟。

      只是所有人没有看到,张顺听到왟“十八孩儿入京城泊,方知顺天有真龙”的时候面色䇗难看至极。䯠

      别人不知道,张顺来自后世还能不知道吗?将来李自成入京,崇祯自缢,然后巽李自成兵败一片石,顿时中华大地一片浩劫血腥。不由心想:椮孩儿綑者子也,十八孩子正是一个“李”字。

      自己现在生于斯长于斯,既逢其时,当为天下做些什么。或许自己曜应当投靠李自成,提醒他东北方向的威胁。至于建州,逆ﳲ贼也,沾满血腥,也敢称真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