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曝门视频

      明伯来到停车场,找到了等候半天的少爷。

      看见明伯到来的少爷,不经问道,“干嘛去了?”

      明伯忍不住笑道,“跟一个小孩打赌去了,哈哈”

      “打赌?”

      “小事,没什么的”

      “对了,明天周末你要不要跟我去一个玉石集会”

      “玉石集会?”

      少爷双眼放光,“对,上面有着各种各样的玉石,甚至还有原石,我们可以去试试手气,要是赌中好的原石,我们两个就发了!”

      “方正我没钱,去看看无所谓”

      看见明伯答应的少爷,心若狂喜,勾着明伯肩膀道,“我这不是有钱么,跟着我去见识见识,准没错,哈哈哈”

      明伯看着少爷这副神情,怎么感觉自己上了贼船一样,不过反正自己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倒也没去问少爷的贼主意。

      “明天我来接你,记得早点起来啊!”

      回到益木堂的明伯,开始了每天必做的科目,先是背熟医术,再去请教东老施针上的问题,到了晚上就是用暗金色小球,练起了身体。每天都是如此,虽然疲惫,但还算是有长进,明伯现在已经是能感受到空间中的炁的流动了。还是如以往一般,明伯倒在床上就是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清晨,还没睡醒的明伯,就是被少爷推开房门吵了起来。

      “伯,快起来了,我们要出发了!”,少爷推搡着还在睡梦中的明伯。

      有些懒床的明伯,牵起了铺盖捂着自己的脑袋,不想起来。

      少爷倒是直接,一下掀起了明伯铺盖,活生生把明伯冷醒了。

      坐起来的明伯,直瞪着少爷,没说话。

      少爷一个劲儿的,跑出房门,边走边叫,“我在车上等你!”

      万般艰难的才坐上车的明伯,没好气对少爷道,“出哪儿,要这么早”

      “我的大老板,我们要去滇市,不早点去不行啊!我今天专门换了一辆奔驰suv”,少爷装作委屈的对明伯说道。

      “滇市?靠近边境的城市?”

      “是啊,滇市靠近缅国,那里才是玉石之乡啊,国内的玉石都是从那进货的”

      “行!你好好开车,我再睡会儿!不准吵我!”

      “好的,我的大老爷!”

      就这样,两人走向了去滇市的路上。

      当少爷驶向出市的一条山路上,少爷看见了一个人,少爷停下来车,还是忍不住的推醒了明伯。

      “干嘛呀!我要生气了!”,刚刚睡着的明伯又是被吵醒

      “嘿嘿,不好意思,伯,不过你看那个人是谁?”,少爷满脸歉意的对明伯说道。

      明伯随着少爷的所指的方向望去,看见了一位朴素的少年,坐在一棵矮树上,悠闲的观望着树上的鸟儿。

      “咦?他在这儿干嘛呢?”,明伯不解的看着少年的一举一动。

      坐在树上的少年,正是明伯以前的室友。这个少年很淳朴,也是与明伯一样来自风市的一座小县城K县,他叫郭涵之。郭涵之在班上成绩名列第一,不过他话不多,班上可能就明伯与他说过话。不过郭涵之不同于付宏杰那种书呆子,每次明伯与他交谈,都能发现这个少年有着很有趣的思想,双眸之中像是蕴含着星辰。郭涵之一学期只有三套衣服,可是他每次穿着都是干干净净的,人显得十分精神。他很节俭,每次省下来的钱,都去买了有关动物的书,因为郭涵之从下立志成为着一位生物学家。

      明伯下车走到矮树下对着郭涵之打起了招呼,“涵之,你在这儿干嘛呢?”

      听见呼声的郭涵之,这才从刚刚那悠闲的状态脱离,看见来人是明伯后,朴实的笑了笑,“我在这儿观察鸟儿的生活习性呢”

      “你先下来吧,你这样太危险了”,明伯关心的对着郭涵之说道。

      郭涵之一个翻身就下了树,“没事,我从下就在我家那里爬树,这棵树根本难不住我,你们准备去哪儿”,看到明伯身后的少爷,郭涵之也是对少爷笑了笑。

      “我们准备去滇市,你要跟我们一起去玩玩不”,少爷对于这个从来没说过话的同学,也是发出了邀请。

      郭涵之,摇了摇头,十分抱歉的拒绝了少爷的邀请,“十分不好意思,我一会儿还要去这附近的河边观察小鱼,不能跟你们一起去了”

      明伯打断了少爷还想邀请的话语,“那行,你自己注意点儿安全,我们就先走了”

      “嗯,你们路上也慢点!”,郭涵之点头答应道,自己转身走向了山里。

      明伯两人重新坐上了车上,少爷有些不解的对明伯说道,“这郭涵之真是个奇怪的人,喜欢这些花鸟鱼虫”

      明伯拍了拍少爷的肩膀,也是有些感叹,“或许他才是现在世间难有的透净之人,刚才我看他离去的背影,他就像这山间的精灵一般。世人免不了俗,但终有清澈的灵魂!”

      少爷摇了摇头,“唉!我们继续走吧!”

      两人花了半天的时间,才是到了滇市。两人驶在滇市这座城市道路上。

      明伯稀奇的看着这座第一次来的城市,“少爷,这次你必须请我吃大餐,我不辞辛苦的陪你来”

      “行!我带你去吃当地美食!”,少爷豪爽的答应了明伯。

      少爷开车带着明伯来到了当地最出名的滇菜馆,两个人,硬生生的点了十个大菜。不过这些对少爷的小金库来说简直九牛一毛。

      舒舒服服的饱餐一顿的两人,才是懒洋洋的找了一家五星酒店,定了两个房间后,两人才是又回到了少爷的车上。

      “少爷,走吧,去会会你说的玉石集会”

      “好勒,咱们出发!”

      与明伯想象的不一样,他以为这集会会在一个露天的场所,而现实是这玉石集会在一栋商业大厦里面。

      少爷带着明伯,走到了这大厦门口。

      门口站着两位黑衣保镖,看见明伯两人上前,立马出手拦住了两人,“你好,先生请出示你的会员卡后你才能进入”

      少爷自信的笑了笑,掏出了怀里的一张金色的卡,上面没有花哨的图案,就一个繁体的玉字印在金色的卡片上。

      当两位保安看见这张卡时,态度一下变得恭敬了起来,这是最高级别的会员卡,他们都没想到眼前两个高中生大小的孩子竟然有这种会员卡,两人连忙做出邀请的姿势,“对不起先生,这里请进”

      少爷带着明伯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少爷,你可真牛!”,明伯也是有些震慑于刚刚两个保安的反应。

      少爷无奈笑道,“没办法,我家老爷子的卡,他有这方面的生意”

      明伯开着玩笑对少爷说道,“我都有些羡慕嫉妒恨了,怎么人与人之间差距怎么大呢?”

      “去死,别洗我脑,这都是我爹的,我对这些没什么兴趣,你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的”,少爷轻踢了明伯屁股一脚,有些无语道。

      明伯没再打趣少爷,再多说就是有点惹人嫌了。

      两人通过一座vip电梯来到一个大厦的顶层,这里很空旷摆着各种各样的玉石。

      这里几乎摆满了田玉、缅玉、玛瑙、珊瑚、大理石玉及其他意义上的宝石,不过更多的是翡翠。翡翠的八大种玻璃种、冰种、水种、芙蓉种、金丝种、糯种、豆种、干白种,这里都是应有尽有。

      明伯暗暗咂舌于这些玉石的价格,动不动就达到了十万级别,明伯从小到大还没见过十万块长什么样呢。

      “走,伯,我们去原石区,赌几块原石”,少爷此刻露出了真实面目,坏笑着对着明伯。

      “你这家伙,零花钱不够花了么,要来这儿赌原石”

      “嘿嘿,谁会嫌钱多呢,要是我们今天赌中了几个大的,一年的伙食费我给你包了”

      “这可是你说的奥!我也不跟你这个富二代客气了”

      两人都是搓着手来到原石区。

      可一走进这里,明伯身体里的经脉不知觉的舒张了一番,明伯隐约感受到了炁的气息。明伯有些惊奇,难道这些玉石原石里蕴藏了炁?这是因为这是天地的产物吗?

      而少爷走进这里倒是自己独自去选原石了,明伯没有去,为了印证心中的想法,明伯去了开原石的地方。

      明伯拼命的挤过一群大人,站着了切石的最前面。经过十人切割原石后,明伯终于下定了结论。原石里面有着炁的存在,一旦切开,里面的炁就回归了天地,而原石里炁的多少好像决定了里面出的翡翠的大小。反正也不懂翡翠的明伯这下是掌握到了一些规律。

      走出人群的明伯兴奋的准备找少爷,而少爷此刻却垂头丧气的回到了明伯身边。

      “真是倒霉,花了十万块钱,一点东西没开出来,伯你要去试试手气不?”,少爷吐了一口唾沫,气鼓鼓的对明伯说道。

      明伯左右观望,看见没人后,才悄悄咪咪对少爷说道,“少爷,今天我们必发!”

      “真的吗?”少爷十分不愿相信。

      “跟我走吧”

      明伯带着少爷,逛了原石区整个区,最终明伯看上了一个在这里面炁最多的原石。

      少爷指着一个拳头大的原石,上前问道。“老板,这个价格多少”

      摊后老板连头也没抬,“二十万!”

      “二十万!”明伯惊呼,他知道这里面肯定会出翡翠,可是他根本不了解翡翠的行价,这要是开出来不值二十万,他岂不是让少爷亏了二十万。

      “行!我买了”,少爷倒是豪气的掏出了自己的卡。

      明伯连忙阻止,“少爷,太贵了!”

      少爷却是毫不在乎道,“没事,输了算我的,赢了是你的,今天就图你一个高兴儿”

      明伯还想阻止,可摊子老板已经黑心的刷好了卡,可能老板心里还笑骂着眼前这两个什么也不懂的小毛孩。

      最终,明伯还是收下了这颗原石,在少爷的陪伴下走向了切石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