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性chinese中国

      ⻅ 空间意识对于徐㓌青玉来쓣说是自己人✆,自己人造了孽,自己有能力还ꮀ是帮她赎赎罪吧。看到徐瑛伤心至极的样子,她心里替他难过,྅也替原主㛊惋惜。

      ﹽ 二人形成合作关系,原因有二,一是徐青玉爬高位、保护孩子、长寿的目标龹,和徐瑛匡扶大麓、振兴徐家的任务是相辅相成的;二是两人都要追查原主死因。

      俩人单浢独说话也有两刻钟了,ิ再不出去哪怕是兄妹也要被人说嘴。

      走出偏殿,徐瑛来正殿告辞,皇上很好奇,这徐爱썶卿眼眶怎么红红的,须知‘男儿有泪不轻≳弹’,心里想着,嘴上룦也就问了。玒徐瑛说:“妹妹迟迟未见喜讯,想到小时候臣曾带着妹ై妹出去玩耍,不小心让妹妹掉进了池矰塘,担心因此才妨碍了妹妹的身体,深感愧疚。”

      皇上不赞同的看着徐爱卿,他也很想要个沁嫔生的孩子,这徐瑛也真是的,怎么可以带妹妹去这么危鑭险的地方ⴋ玩……

      一转眼就到了腊月,天气越来越冷,白雪中红梅开得娇艳。

      距离御书房偏殿的谈话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徐青玉有个残忍的消息不知道怎么和徐瑛说,对于徐࿑瑛这种胎穿的任务者,是䰬把任务世界当成自己ꔦ的一辈帡子来过的吧,从小带到大的妹妹,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到来而去世……

      ᯼ 近来才想起晴芳华曾经说过,徐沁玉活的时间很长,这一世却是早亡,这若个世界的变数有三个:徐青玉、胡晴、徐瑛。

      徐沁玉在她来之前就死了࣌,跟她无关,晴芳华只是一个深宫妇人忺,哪怕上辈子她是皇쐊后뛺,她的眼界和手腕都有限,这样好的“毒”她应쇥该留着谋害重要妃嫔,甚至皇上、太后才⏮对,她霢对徐青玉没有敌意,这个不难看䋲得出来。 ẘ

      ⋜뫿更有可能的是徐瑛的到来使剧情发生了一些ꠏ变化,他的影响力最大。比如他碍了别人的事,别人要通过他妹妹来对付他,不虨然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妃嫔还配不上这酒一样的“毒”。这是ᏹ徐沁玉去死才䁼能完成的计划啊,不知道还会不会对她这个后来者出手,抓住复这些人的小尾巴,掀开蹠底下那块布,有可能是怜一个惊天大阴谋!

      璫过了腊八就是年,今年过年华格外的冷。

      坐在往安晏殿方向칶前进的四抬轿子上,徐ꗤ青玉舒服得快睡着了。

      徐青玉穿了保召暖的细棉ꈷ布当里衣,披上外衣之挽后再上一层狐狸毛边厚夹ᆱ袄,出行时又披了一张又长又大的白虎皮斗篷,手里揣着一个精致的手炉,脚下是一个温撻热的汤婆子,一点也不感觉冷,她宁愿要温度而不是要风度。

      转过一道门,和刚从对面另一道粵门出컴来的轿子碰了个头,对ⲏ面的大宫女俏生生问道:“倍敢鎭问对面是哪位娘娘鲺,这是储秀宫文修仪的轿子。”

      沁嫔吩咐自己人退后,主子没发话,底下人也没一个粴理对面那丫头,文修仪的宫女看似客气,却连让人报名头的时匟间都没有,搬出了文修仪,有以势压人的意思。沁嫔离九嫔也就一步,樆她礼让文修仪是规矩使然,而不是怕她或者忌惮她,文修仪就是一个病秧子,瞧,身边的宫女多么神气啊,活像奴大欺主。

      见沁嫔方不回答,那⢡个宫女居然还多问了一句:“怎么不回答,你们是쵶……”

      “沁嫔,本宫是沁嫔,这位姑娘可满意了?”

      春芽慌忙请罪,跪在冷冰冰的宫道上不敢再说橣一句不恭敬的话。文修仪咳了好几声才开口:“妹妹你就饶了春芽吧,也怪我宫里的人眼拙,不识妹妹的仪仗土,春芽她尽心尽力伺候我……咳咳……”

      “文修仪,身体不好怎么不在储秀宫好好修养?本宫怕在此地待久过了寒气,这就先走了。”沁嫔吩咐仪仗起驾,远远的把储ƒ秀宫的人马甩在了后面。大过年的真是晦气,这宫里连个病秧子都是白莲花,阴阳访怪气让人心烦。

      春芽站起身:“娘娘——”

      “起驾。”文修仪的声音冷如寒冰。

      好巧不巧的,这次李昭媛照顾갊生病的二皇子没来。位置的安排分别是貭皇上的主桌눌,主桌左手第一位是贵妃,右手第一位是莲妃,文修仪坐贵妃下手,沁嫔坐莲妃下手。

      瀖“杫本宫要敬一杯酒给沁嫔娘娘,刚刚在宫道上是我的大宫女春芽不对,冲撞了沁嫔娘娘,我代她像娘娘道歉,这杯酒饮下긚,就不麀要计较了吧。”文修韂仪一身月白色的秋裳,衬得小脸越加苍白羸弱,弱质芊芊的惹人怜爱。

      陴徐青玉做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文修仪娘娘,你怎么会替一个宫女道歉,到底她是主子还是你是主子,你明明位份比我高怎么一口一个‘娘娘’的称呼我,大家都是皇上的妃嫔,ଆ文修仪娘娘可不要妄自菲薄啊。”굇文修仪双颊通红,抬眼偷偷힐看向皇上。 ╚

      “妹妹你可是误会我了……”

      묕“够了。”皇上面色阴沉。

      ꤇文修仪一喜,皇上怜惜她生养二公主坏了身子,平日里多有偏袒,今日这情形显得沁嫔不近人情,而她却是体贴下人,숯嘴角正要勾起,突然——

      “文修仪,你在这除夕宴,提一个奴才做什么,你的奴才也配同麚朕的爱妃较长短?ⴌ便是打杀了又能如何,做了这么多年的妃嫔,还是䣾学不会享受现在的地擜位吗?”皇上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她,仿佛她只是一个不讨喜的蝼蚁,文修仪整个人都瘫倒在地。

      皇上手一挥,“文修仪身子不适,送回储秀宫修养吧。”这就是掌握生杀大義权的皇上啊,那么无情,那么……

      文修仪生了二公主以后,皇上下令全宫上下不许提文修仪的出身,殅因此穅徐青ἳ玉这一批新进的都不知道高高在上,生养了公主的文修仪,居然曾经是奴才,냲今儿皇上自己提了,可见他有多恼怒。

      文修仪自己小家子气,二公主也教得不好,趁现Ꞵ在还小,交ﲆ给ᮺ太后抚养还来得及,况且她居然纵容宫女挑슙衅阿沁,皇上忍不了了……

      ﯋ 除夕宴最让人期待的是封ῄ赏环节,除了孕育ը皇嗣、伺候皇上有功、侍疾有功以及家族有功之外,只有过年才有晋位机会,熬资历的也在苦等除夕宴。

      从下往上,两为宫女子晋为九品采女,周采女晋为八品宝林,王采女晋为七品常在,赐封号‘柔’,㻾朱美人晋ꌻ为五品贵人,两位熬资历的郭贵人的罗贵人双双晋鷤为从四品芳华,芳贵人晋位⩴从四品芳容华,晴芳퀄华晋为正四品晴껏贵姬,刘沁嫔晋位九嫔之第七位沁充仪,李৭昭媛晋从一品慈妃。

      今年有封赏的恰好是十位,这十个人自然欣߱喜,也有的人很是失望,郭贵人和罗贵人成功进入高位圈,同样是熬綑资历,张嫔和杨嫔却始终迈不出那一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